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三十六章 回礼

不让江山 知白 68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柳戈白了夏侯琢一眼后说道:“你自己都要去北疆当大头兵了,你能把他提升到什么层次?你在冀州还好些,你明年一走,他能不能活下来都是未知。”

柳戈道:“你很清楚,哪怕你父亲回来了暴怒之下责罚你大哥,也不会杀了他,最多是一顿打,关几日了事,明年你离开冀州之后,你大哥没办法报复你了,还没办法报复一个李叱那样的人?”

夏侯琢道:“我打算让他进青衣列阵。”

柳戈一怔:“你想什么呢!”

夏侯琢道:“可他真的是一个好苗子。”

柳戈道:“事实上,可以让我们选的好苗子多如牛毛,你可想想,就算练武的资质有些不如李叱,可是别的方面非但可以弥补,对我们来说还大有裨益。”

他看向夏侯琢认真的说道:“我就打个比方,你不要生气......与李叱同时进书院的有个张家的小子,叫张肖麟,因为与我稍稍有些沾亲带故所以我知道。”

“他天赋确实不如李叱,可若是将来留下张肖麟,作为张家的长孙,他过来能给我们带来整个张家的实力,李叱能带来什么?”

夏侯琢沉默不语。

他没法辩驳,事实就是事实,诡辩无用。

柳戈道:“我知道你喜欢那小子,如果他识时务的话应该选择跟你去北疆,如果五年后你还不死,你能带他进边军,好歹是个照应。”

夏侯琢道:“我自己打算吧。”

柳戈被他这句话气的够呛,哼了一声后起身往外走:“你就这般执拗性子,谁劝都不听。”

夏侯琢笑了笑道:“你还不是那样的狗脾气,一言不合扭头就走。”

柳戈被他气的够呛,回头朝着他呸了几声说道:“呸呸呸,呸你婆婆一脸尿!”

然后大步走了。

夏侯琢笑道:“还说我幼稚.......”

躺在担架上,夏侯琢脑海里一刻也停不下来,他知道柳戈说的没错,以李叱的身份想要提升起来一个层次实在是太难了。

冀州城里这些上的了台面的人,就好像生活在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池里,池子里全都是锦鲤,早已经默认了彼此的存在,突然之间你往任何一个池子里扔进去一条泥鳅,就算他活在这个池子里,也始终会显得那么别扭。

“锦鲤......泥鳅。”

夏侯琢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就算明年那个傻小子不愿意跟着自己去北疆的话,也要好好为他把未来安排好。

书院。

院长高少为带着其他几位教习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李丢丢和燕青之两个人,郎中已经过来看过,燕青之处置的极好,所以郎中留下了一些伤药之后也走了。

“先生为什么会接骨?”

李丢丢好奇的问了一句。

燕青之道:“一个人独处的时间久了,就会有很多时间显得无聊,无聊的时候就会去想学很多东西,这样就能打发时间。”

李丢丢点了点头:“理解。”

燕青之看了他一眼:“你一直都有你师父,虽然日子过的穷苦些,可是你并不孤独,你哪有那么无聊,不需要打发时间,所以你又怎么会理解。”

李丢丢道:“我师父啊,他独处的时间久了,我就是他用来打发时间的。”

燕青之:“......”

说到此处,他忽然间醒悟过来什么,很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这一身所学都是你师父教授的?”

李丢丢点头道:“是啊。”

燕青之又问:“你师父的武艺有多强?”

李丢丢道:“他......他不怎么会,三脚猫功夫而已,对付个寻常毛贼还凑合。”

燕青之更好奇了。

他问道:“那你这一身武艺......”

李丢丢道:“我师父教的,但多不是他亲手教的,他这些年带着我游走于冀幽七县,结交了不少人,遇到一个会武的就让人指点我几招。”

燕青之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所以你所学有些杂乱,但正因为这杂乱,你从中自己悟到的是什么有用就用什么,反而不拘泥与招式。”

李丢丢道:“主要是人家教也是敷衍着教......”

燕青之笑道:“你以为那些人不敷衍的教你就能教出什么花儿来?这世上教人习武的所谓武师多半都是滥竽充数,他们自己也是三脚猫的功夫。”

他看向李丢丢问道:“你教高希宁习武的时候我看过,你的武技都很实用,没有一招是花架子,有的招式看起来别说不漂亮,甚至有些丑,可偏偏就能制敌。”

李丢丢眼睛都亮了:“那我能开门收徒吗?”

燕青之瞪了他一眼:“你就那么需要钱?”

李丢丢点头:“需要啊,不过现在不那么需要了,买宅子的钱已经足够,我回头把银子给师父送过去,让他自己去挑选。”

燕青之没有问李丢丢哪里来的银子,他只觉得这孩子绝对不会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你休息吧,右臂不要多动,没有三个月的修养不会彻底好。”

说完之后燕青之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看向李丢丢想说什么,李丢丢摇头道:“先生就别劝我离夏侯琢远点了。”

“不是。”

燕青之道:“离高希宁远点。”

李丢丢一怔。

燕青之沉默片刻后说道:“你知道为什么。”

李丢丢点头:“我知道。”

与此同时,冀州城一户民居中。

刚刚从书院回到家里的看门人刘梗急匆匆的进了屋子,人还在外边的时候就开始喊:“收拾家里的东西,明天一早咱们就离开冀州。”

屋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边走出来一个身穿青衫的年轻人,刘梗看到这个人后整个人都僵硬住,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祸......祸不及家人。”

刘梗道:“还请高抬贵手。”

青衫人叶杖竹点了点头道:“你夫人已经睡下了,刚刚我在她饮水中下了些药,她会睡到明日天亮。”

刘梗苦笑:“多谢了。”

青衫人道:“我来之前已经查过,如果你是被胁迫的,今日我稍加惩处便会放了你,毕竟青衣列阵的人不会滥杀无辜,可你不是,你就是贪图银子。”

刘梗张了张嘴,却没有什么能说出口的。

昨日孙别鹤找到他,给了他五百两银子,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五百两银子就是天降巨富,他在书院做看门人,一年下来也攒不下二两银子,这五百两是二百年都赚不来的钱,如何能不心动。

况且孙别鹤交代的清清楚楚,只 要他随便说个谎话就行,无需动手参与什么。

而且孙别鹤还保证,夏侯琢和李叱都会死,人都死了,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再找他报复。

叶杖竹道:“你可曾习武?”

刘梗点了点头:“练过几年。”

叶杖竹嗯了一声:“那你出手吧。”

刘梗深吸一口气,然后加速冲过去,一拳打向叶杖竹的脖子,叶杖竹还在原地,上半身侧开了一些,拳头便打空过去。

叶杖竹的右手捏住刘梗的咽喉,五指发力一捏一扭,脖子里传出咔嚓一声,刘梗的脑袋就耷拉了下去。

叶杖竹把尸体扛在肩膀上,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里还亮着的灯火,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

“为什么要有害人之心?到头来还不是害了自己。”

说完后掠出院墙。

半个时辰后,冀州城中一家客栈里,书院教习刘克达咕嘟咕嘟的灌进去半壶凉白开,喝完了之后觉得稍稍好受了一些,他看向坐在旁边的杨峰山,后者的脸色十分难看。

“不用太害怕。”

刘克达道:“明日一早我们从北门出城离开,出去之后就有人接应,到了地方之后就当是修养一阵子了,反正你我进书院也只是为了杀夏侯琢而已......”

杨峰山摇头叹道:“其实我还挺喜欢书院那个地方的,没有打打杀杀,安安静静的......”

他看向刘克达:“你不觉得在书院的日子很舒服吗?”

刘克达道:“我就知道这舒服日子是世子殿下给的,他随时都可以拿回去,我们有的选吗?”

杨峰山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绝大部分人活着都没得选,我们过的还算好的,躲躲就躲躲吧。”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敲门声之后有个人声音不大的问了一句。

“两位先生在吗?深夜上门,揉肩捏脚,可有需要?”

第二天一早。

羽亲王世子杨卓洗漱了之后在餐桌前坐下来,他脸色很不好看,昨夜里节度使的人直接插手干预了,这是他预料之外的事。

他没有想到夏侯琢居然和节度使那边的人有很深的来往,他本以为夏侯琢只不过是觉得好玩所以加入了青衣列阵而已。

“世子。”

门外有仆人俯身说道:“外边有人送来一口箱子,说是给世子的礼物,我问是什么人送来的,来人只说世子看了自然知道。”

杨卓摆了摆手:“抬进来放院子里,一会儿我去看看。”

仆人连忙走了,不多时抬回来一口大箱子放在院子里,杨卓好歹吃了口东西迈步出门,让人把箱子打开,他凑近了看了看,然后就啊的叫了一声,连续往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台阶上。

箱子里都是人头,最上面两颗是刘克达和杨峰山的。

“抬走!”

杨卓疯了一样的摆手:“快抬走!”

那些仆人也吓得够呛,连忙把箱子重新盖好,几个人抬起箱子往外跑,可是每个人的腿吓得都有些发软,一个仆人踉跄了下摔倒在地,那大箱子也跟着摔落下来。

砰地一声,箱子摔开了盖,人头在院子里滚了一片。

好几个人头面相着杨卓那边,好像死不瞑目的看着他一样,杨卓又是啊的叫了一声,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