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五十三章 爹走了

不让江山 知白 817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天亮,阳光不错,微风正好,这本该是多美好的一天。

可对于大楚皇帝杨竞来说,这一天只是有多了些糟心的消息,让他更为烦躁。

经过一夜不停的清点,大理寺的人清点出来的库存现银还剩下不到七万两。

二百八十万两大楚如今赖以续命的银子,就这样被人家掉包换走了。

曾经的大楚,最兴盛时候,大楚的户部银库里,存银多到数都数不多过来。

要数的话,也是数以亿计。

消息送到御书房,这位年轻的帝王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三十岁,整个人都苍老了,让人看着像是一位暮年老者。

皇帝张了张嘴,或许是想说什么,可最终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他甚至连发怒都不发怒了,也没有力气发怒了。

扶着桌子坐下来的那一刻,看向皇帝的人们,心疼的都想过去扶他一把。

良久之后,皇帝问了一句:“归元术去什么地方了?”

“回陛下,大理寺卿去了罪臣姚之洞的家里,此时应该正在查抄。”

回答皇帝的是内侍总管甄小刀,说话的时候,他每一个字都不敢太大声。

“知道了。”

皇帝点了点头,再次沉默下来。

御书房里一下子就安静了,连众人呼吸的声音都显得大了起来,于是人们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甄小刀在心里一个劲儿的祈求上苍,可千万不要再来什么坏消息了,再有什么坏消息,陛下可能都要撑不住。

然而坏消息还是来了。

有从英雄大会那边赶过来的礼部官员,急匆匆的到了御书房外边,喘息的声音连在屋子里的人都听到了。

“陛下......”

甄小刀试着叫了一声。

眼神有些木然的皇帝抬起头,看向甄小刀:“什么事?”

“礼部侍郎杨晚,杨大人求进。”

皇帝点头:“叫进吧。”

礼部侍郎杨晚连忙进来,俯身跪倒在地:“陛下......”

皇帝问:“又是什么坏消息?”

杨晚抬起头看了皇帝一眼,又立刻低下头,声音微微有些发颤的说道:“昨夜里,有大理寺的官员连夜在营地那边抓捕了数十人。”

皇帝一怔。

归元术昨夜里不是整夜都在户部银库那边吗?一夜没睡,又赶去了姚之洞家里查抄,还有时间分派人去英雄大会营地那边抓人?

皇帝问:“抓的都是什么人?归元术怎么没有上报?”

甄小刀也愣了,他俯身回答道:“大理寺卿的人手,没听说有分派去营地那边的,光是银库那边他们的人手都不够用,又去了姚之洞的家里......”

杨晚也是皇族出身,身上有封爵,所以在皇帝面前,好歹还不至于吓得连话都不敢说。

他跪在那说道:“臣现在想着,昨夜里到营地的或许根本就不是大理寺的人。”

皇帝微微皱眉:“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杨晚将昨天夜里英雄大会营地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昨天入夜之后不久,有一队大理寺的人到了营地,持大理寺卿归元术的令牌,说是要抓人问案。

杨晚当然知道陛下在让归元术调查案情,所以根本就没有怀疑。

况且那些人身上的官服,配饰,兵器,甚至腰牌都绝对看不出是假的。

这些大理寺的人,进了营地之后就开始按照名单抓人,没多久就抓了有大几十人。

然后就下令击鼓,召集所有住在英雄大会营地的人,立刻到校场上集合。

数万人在大街上闹了一天,趁乱打砸抢的不计其数,许多人都是才回到营地不久。

他 们不管情愿还是不情愿,被召集到了校场上等待,不久之后,大理寺的人就在高台上当众审理那些被抓的人。

结果杨晚越听越害怕,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被抓的人在用刑之后很快就有人招供,而且招供的很详尽。

可就是这招供出来的东西,把杨晚吓得当即就劝说大理寺的人暂时停止审讯。

可是大理寺的人完全不给他一点面子,继续审问。

其中一个招供的人当众说出,他是户部尚书郑拓海的人,被安排进英雄大会,说是会参加比试,其实都已经内定了他将来会得到什么职位。

这样的人若是一个两个还好,被抓的几十个,不是郑拓海安排的,就是宰相姚之洞安排的。

他们的供词几乎一模一样,因为他们来英雄大会的任务本就一模一样。

杨晚本以为大理寺的人到此就会结束,可是没想到,大理寺的人当场要求那些被抓的人,指认还有谁是他们的同党。

这下可好,当场指认出来的能有一百多人,其中还有多少没被指认出来的鬼才知道。

这些人,都是朝廷里的大人物们安排进英雄大会的,而且毫无例外,都已经内定了职位。

也就是说,这英雄大会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公平公正可言,不管那些从外地赶来大兴城的江湖客有多厉害,比试的时候成绩如何,最终他们也都只是能当个兵而已,所有的军官,都被内定了。

这一下子,营地就炸了。

此时已经快到天亮的时候,也是最黑暗的时候。

而导致这场面失控的那些大理寺的人,很快就消失不见,好像鬼魅一样凭空就没了。

那些愤怒的江湖客绿林客好像蔓延出去的火海,先是一把火烧了营地,然后涌上街头,四处打砸。

而十三门提督刚刚被杀,巡城兵马司无人指挥调度,场面无法控制。

杨晚连夜赶到了世元宫要求见皇帝,可是到了宫门口,却因为没有召见的旨意而不得入内。

他好说歹说,守门的人也不给开,说是不敢担责。

好在是等了半个时辰不到,到了开宫门的时间,杨晚这才能进来禀告消息。

“陛下,还请迅速调集禁军平乱,数万人涌上大街,到处都在打砸,再晚一些的话,怕是京城里整个都要乱了。”

皇帝听杨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

这英雄大会,还能指望着开?

那七八万人,本该成为皇帝杨竞手里的一张大牌,会成为一支军队,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七八万的叛军。

这个原本还能勉强保持平静的都城,一瞬间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你们......你们是想气死朕啊!”

皇帝一口血喷出来,人直接就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御书房里,一片惊呼。

皇帝突然昏迷不醒,满屋子的人惊慌失措,而大兴城里这混乱的局面谁来收拾?

这个时候人们才惊恐的发现,没有人能站出来收拾局面。

宰相姚之洞,在那七八万人乱起来之前被查办,时间似乎掐准了似的。

兵部尚书?

兵部尚书赵尽忠已经被那些人打死了啊......兵部侍郎蒋千能,已经逃走了啊。

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郑拓海也被那些人打死了啊......还有十三门提督也被他们打死了啊。

有能力出面的人,一下子都没了。

这个时候,连内侍总管甄小刀都反应过来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可是此时才反应过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无人主持大局,大兴城里的乱就会持续下去,哪怕最终那些人会在暴-乱之后逃离大兴城,可大兴城岂不是已经被祸害的千疮百孔。

而所谓的英雄大会,彻底变成了一个闹剧。

御医紧急诊治之下,皇帝在一个多时辰之后终于醒了过来。

强撑着精神,皇帝下令禁军立刻出动,维持都城治安,他环顾四周的时候才发现,作为大楚皇帝,他竟是快无人可用了。

看到大理寺卿归元术跪在不远处,皇帝的眼睛骤然睁大。

然而在这一刻他也明白过来,那些导致如此局面的大理寺的人,不可能是归元术派去的。

有一只手,在暗中左右了这一切。

把他这位大楚帝王都攥在了手心里,被人家随随便便的拿捏,而那只手的主人,云淡风轻。

“不用跪着了,朕知道与你无关。”

皇帝缓了一口气后说道:“你尽快去处置内乱的事,安抚百姓,恢复秩序......朕现在,朕现在只能靠你了。”

归元术连忙叩首,然后起身快速离开。

而此时此刻,归元术也已经差不多有两天两夜都没有睡过,看起来脸色都有些灰暗。

“惠春秋,你跟他一起去。”

皇帝又吩咐了一声,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连忙答应了,跑出去追上了归元术。

“归大人。”

惠春秋追上来后问:“你有没有头绪?我怎么感觉所有的事,现在已经可以串联起来了。

归元术苦笑一声:“我也才醒悟过来,看起来是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可是从一开始,就有人想把英雄大会毁了......”

惠春秋点了点头:“这个人会是谁呢?”

他看向归元术,归元术再次苦笑。

会是谁?

还能是谁呢?

这所有的事,都是在那个人来了之后才发生的,而在所有人眼中,那个人只是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

也许,此时归元术站在满朝文武面前宣布,此事就是曹度所为,满朝文武都没有几个相信归元术的。

甚至还有人会说,归元术,你是不是实在查不出来这个人,所以随便指给那个败家子?

谁又能相信,曹度在暗中筹谋了这一切,一步一步,机关算尽,如同雕刻出来一件巧夺天工的珍玩,毫无瑕疵。

而最让归元术无法说出这个名字的原因,是因为他手下的几个最好的兄弟,都拿过曹度的好处。

这案子如果再查下去,真的被他找到了证据证明是曹度所为,那结果是什么呢?

“惠大人。”

归元术看向惠春秋:“我有事要先回大理寺一趟,你到禁军中等我,我稍后就到。”

惠春秋点了点头:“那你快些,我先去见禁军将军。”

归元术应了一声,然后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他出了世元宫,看到郑顺顺赵山影他们四个还在等着,四个人都是一样的憔悴。

“跟我去一趟官驿。”

归元术上马,四个人也都跟着上马,他们互相看了看,都觉得事情不大对劲。

等他们到了官驿的时候,哪里还能找到李叱他们,官驿已经空了。

问官驿的人,回答说小侯爷他们一早就出门了,说是要去看看热闹,所以谁也没怀疑。

张有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找不找?

归元术叹道:“此时,大概早就已经出了城门扬长而去了吧,怕是走的时候还会得意的大笑三声。”

他缓步走进李叱住的那间屋子,然后看到桌子上有一封信。

他有些急迫的将信打开,信纸上却只有短短几行字。

【这些天一直都在坑你,我心里实在是,也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并且还很快乐,不过我还记得,答应过给你换新衣,若你肯来冀州,廷尉服与将军甲,你可任选其一。】

落款......你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