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二章 安阳那边可能有坑

不让江山 知白 821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件事,不管豫州军那边之后会有什么态度,反正和那些豫州药商的梁子是肯定结下了。

药商这个行业本就抱团,所以李叱代表冀州药商出头,连丁胜甲也不会怀疑什么。

所以要是到了人家豫州药商的地盘上,李叱他们会遇到什么,也可想而知。

人家在你这地盘被你压了,你到了人家的地盘还能把你当祖宗?

所以李叱坐在那,认认真真的对余九龄说道:“到了安阳城之后,咱们肯定会被欺负。”

余九龄道:“那就跟他们干!”

李叱一拍大腿,拍余九龄的大腿。

疼的余九龄一激灵。

李叱道:“就该有这样的气概,所以到了安阳城之后,对外就说你是沈医堂的老大。”

余九龄:“......”

叶先生在旁边翻找什么东西,听到这句话楞了一下,回头看向李叱,心说原来你还能更不要脸。

余九龄道:“当家的要不然你直接弄死我吧,死在自己人手里应该还好点。”

李叱道:“净瞎说,你怎么能死呢,你还得好好活着到安阳城给我们挡枪呢。”

余九龄:“......”

李叱道:“涨工钱。”

余九龄道:“不是我不想来,人家都知道你是老大了,我再去装也没用啊。”

李叱道:“能骗一个是一个呗。”

余九龄:“我不......”

李叱叹道:“我听说安阳城那边的青楼行业,比起冀州来要繁华兴隆的多,我还想着,你假扮当家的,这方面的支出那部分肯定是要走账报销的才对。”

余九龄:“工钱不工钱的放在一边,我死心塌地为咱们大家做事,你跟我提工钱不是见外了吗。”

他拍了拍胸脯说道:“主要是我富有仗义的品格,和冒险的精神。”

李叱笑起来:“那到了安阳城,你就是我们沈医堂的大掌柜了。”

余九龄道:“场面上的事,只管交给我。”

叶先生还在翻找东西,听到这里,叶先生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世风日下。

李叱问:“先生你在找什么?看你已经找了许久了。”

叶先生不理会他,转身上楼。

到楼梯口遇到了吕青鸾,叶先生压低声音问:“有烫伤膏吗?”

第二天,大雨停了下来,来自豫州的商人在天一亮就走了,走的很快。

他们走的时候一定是满腔愤恨,这亏吃了,也只能暂时忍了。

但他们一定已经知道了沈医堂的人要去安阳,所以他们回去就必会在安阳城给李叱他们挖坑。

李叱他们采买了足够多的药材,一百多辆车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往安阳方向进发。

余九龄坐在马车药材堆上,晃着腿问李叱道:“当家的,咱们采买了这么多药材,真的要都送给安阳城的豫州军?”

他不理解的问:“你之前不是说过的吗,这些药材,就是豫州军攻打咱们冀州的时候,他们所备的伤药。”

李叱嗯了一声:“没错,这就是备战用的,不过不是送,自然是卖。”

余九龄:“就算是卖给他们,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啊,为了打探消息,却搭进去这么多药材。”

李叱笑了笑道:“到了前边就有安排了。”

余九龄好奇:“前边什么地方?”

李叱道:“桃花盛开的地方。”

还真有这个地方。

往南走了四天后,队伍到了桃源镇。

这个地方,这个季节,来的恰到好处。

桃源镇内外,到处都是桃树,这里的百姓们以种桃树为生。

整个冀州,再没有一处的桃子能与桃源镇的桃子相比,肉肥水蜜,香甜美味。

四月桃花开,那漫野的粉红,别说是女孩子看了,就算是男人看了都会生出几分少女心。

看那余九龄,眼睛看的是桃花,眼里都是桃心。

在云隐山,沈如盏她们这些天下行走归来隐居的地方,也有很多山桃树。

山中气候稍微冷一些,山桃树开花的时候也晚一些。

每年山桃盛开的时候,沈如盏就喜欢坐在山顶,俯瞰花山花海。

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奇怪,十几岁的年纪就不喜欢这些,觉得粉嫩太过幼稚。

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却忽然觉得那粉红格外好看。

也许是因为怀念了云隐山的桃花,到了这,连沈如盏都忍不住到桃园中走走看看。

若是别的女子穿了这样一身随随便便的麻布衣服,走在桃园间,便像是农妇。

可她穿了这样的衣服,走在桃园间,便像是种树的桃花仙。

队伍在桃源镇停留了大概两天时间,流连于此地美景之中,着实让人心旷神怡。

就连沈如盏这般挑剔的人,也觉得此间的桃花酿滋味不俗。

两天后,他们才有些不舍的离开,队伍继续出发。

又十天。

昨天回到了安阳城后,丁胜甲先去见了将军孟可狄,把这次遭遇的事说了一遍。

孟可狄见丁胜甲提起那名字奇怪的年轻人都有些兴奋,便知道那少年必然真的令人惊艳。

丁胜甲在武艺上从不服人,在饭量上,更没有服过谁。

回来后,非但没有因为采买药材不利而懊恼,反而对那少年赞不绝口。

当时丁胜甲就对孟可狄说,若此人可留在军中效力,最起码与我相当。

能得丁胜甲如此评价,这还是第一个。

所以当时坐在旁边的薛纯豹都好奇起来,也好胜起来。

薛纯豹与丁胜甲两人,谁也不服谁已经那么多年。

时至今日,丁胜甲都没有说过一句薛纯豹与他相当。

却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少年郎如此推崇,薛纯豹心里自然不服气。

就因为知道有这样一个英雄少年,又知道冀州最大的沈医堂会带着大量的药材前来,所以孟可狄也没有动怒。

若是能把沈医堂控制,就相当于在战前多了无数眼线。

这对于攻打冀州来说,绝对是好事。

就算是不攻打冀州,若和沈医堂关系亲近,便随时都能知冀州动向。

安阳军,大营。

昨日汇报了消息后,丁胜甲回家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到军营里来练兵。

安阳军是实打实的府兵,但和其他府兵有些不同。

大概这不同用两个字就能形容出来......匪气。

这些有着超强战力的大楚府兵,因为领兵之人的缘故,更多了几分匪气。

他们的匪气不是军纪散漫,而是杀气更重。

这些安阳军士兵,轮番假扮成水匪,在南平江上做劫掠客商的事,杀人如麻。

也正是因为如此,安阳军很富有,富有就不缺装备。

正在练兵,有斥候归来。

斥候跑到丁胜甲面前,俯身一拜:“将军!”

这些斥候是丁胜甲留在沿途监视沈医堂队伍的,他是领兵之人,留斥候监视,这是最正常的安排。

“说。”

丁胜甲只说了一个字。

斥候道:“属下归来的时候 ,沈医堂的人已过桃源镇,后边的兄弟会继续在沿途盯着。”

“他们在桃源镇停留了两天,没有异常举动,那个叫李怼怼的人,还有他的家眷随从,两日都在游园,似乎格外喜欢桃花。”

丁胜甲点了点头:“知道了。”

他心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爱什么桃花。

到了他这般年纪,哪里还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不过话说回来,那李怼怼产业巨大,不缺钱,日子自然过的逍遥。

“你退下吧。”

丁胜甲吩咐了一声,继续盯着队伍操练。

到了下午的时候,有传令兵来,让丁胜甲到将军府。

将军孟可狄站在院子里,他院子里也有一株桃树,这桃树也是满树的粉红。

丁胜甲进门,看到孟可狄就在院子里,连忙上前几步俯身行礼。

“有消息了吗?”

孟可狄问。

丁胜甲道:“斥候刚刚回报,沈医堂的队伍已经过了桃源镇,算日子是十天前了,陆续会有斥候回报,所以最多再有十天就能到安阳。”

孟可狄嗯了一声,他语气平淡的说道:“我找你来,是有件事和你说一声。”

他看了丁胜甲一眼道:“杜庆腾他们回来,在我面前,可是没说你什么好话。”

丁胜甲哼了一声:“一群废物。”

孟可狄道:“兴盛德,给队伍资助甚重,所以我也要对他们留几分客气,换做别人在我面前说你,我早就已经让人叉出去打几十军棍了,打死勿论。”

丁胜甲俯身道:“属下明白。”

孟可狄又道:“杜庆腾不过是个小角色,不必理会,杜庆腾的东家,毕竟还有那层关系在。”

杜庆腾不过是兴盛德十二个分号掌柜之一,充其量只是个管事。

然而兴盛德的东家姓曹,曹家的人在豫州向来都不张扬,然而就是没人敢惹。

因为武亲王的妻子姓曹,这曹家,就是武亲王妃的娘家。

孟可狄轻轻叹了口气,看向丁胜甲道:“若是......若是小侯爷来找你麻烦,你且忍忍。”

那位小侯爷是曹家的公子,武亲王妃的内侄。

如今曹家做主的,是武亲王妃的弟弟曹亭满,身上有侯爵封号。

他先后有了五个女儿,到四十岁才有了这个儿子,曹猎。

这个小侯爷也说不上有什么跋扈的,平日里也确实如其他曹家人一样不张扬。

可他护短。

若是杜庆腾等人跑到曹猎身边说几句什么,怕是那位小侯爷就要来安阳军中讨个说法。

丁胜甲想到那个小侯爷,也觉得格外头疼。

孟可狄道:“我已经派人给小侯爷送去了些小礼物,希望他能看我面子不为难你。”

丁胜甲俯身:“多谢将军。”

“你小心些就是了。”

孟可狄抬起手揉了揉眉角,确实很头疼。

那个小侯爷,几年前就敢一把火烧了豫州节度使刘里的马车。

当时节度使大人也要忍了,还要哄孩子似的好好哄劝。

“别的倒是不担心。”

丁胜甲道:“就怕杜庆腾他们在小侯爷耳边胡言乱语,等冀州沈医堂的人到了,小侯爷他......”

孟可狄听到这句话,更加头疼了。

他摆了摆手:“这事你知道了就好,回去继续练兵吧......等......等沈医堂的人到了,你告诉那李怼怼,小侯爷真找上他,让他忍着吧。”

......

......

【如果这个月的礼物还要卫衣,请扣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