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三十六章 平分秋色

不让江山 知白 718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高希宁小跑着到了兮若姑娘身边,这是她的本能反应,因为她觉得这小姑娘走路确实有些艰难,一瘸一拐的样子也让人心疼。

兮若本来觉得那贼公贼婆也必然都不是什么好人,也本能想要拒绝这个贼婆假惺惺的好意,贼婆的好意,当然是假惺惺的。

可是当她看到高希宁的那一刻显然楞了一下,她看着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就突然觉得,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贼婆呢?那是多没天理的一件事。

这么好看的小姐姐,又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谢......谢谢。”

明明心里还稍稍有些抗拒,可是看到高希宁伸出来的手,兮若就下意识的也伸出去手让高希宁扶着她。

“你的脚怎么了?”

高希宁问。

小姑娘忽然间醒悟过来,我的脚怎么了?

她抬起头看向对面小吃铺子里那个渣男,那家伙好像一脸玩味的也在看她,从他那不要脸的表情就可以分析的出来,这个漂亮的小姐姐一定也是被那个渣男骗了,这个小姐姐真可怜。

小姑娘还觉得自己此时应该有几分得意,虽然自己是第一次闯荡江湖,但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那渣男的本质。

所以她觉得自己这样的侠客,应该能救一个是一个。

“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兮若没有回答高希宁的话,而是小声问了一句。

高希宁回答道:“我叫高希宁,高兴的高,希望的希,宁静的宁,你呢?”

“我叫夏......兮若。”

兮若觉得这个小姐姐笑起来可真好看,好看的像是春风,像是夏花,像是秋月,像是冬雪,像是一年四季中所有的最美。

这样的小姐姐,居然都被那个渣男给骗了。

“好听,好好听的名字。”

高希宁由衷的赞叹了一声:“和你的声音一样好听。”

两个都漂亮的小姐姐第一次见面,第一次交谈,就开始有了一种天生的可以互相彩虹屁的亲近感。

“嘿嘿......名字是我师父取的。”

夏兮若说完这句话之后脸色明显变了一下,心里暗叫一声坏了,我怎么能说是师父取的呢?我现在的身份可是一个弹琴唱曲的人啊。

“是......教我弹琴的师父。”

她连忙补充了一句,并且想为自己的智慧和反应能力点赞。

“李叱也会弹琴,弹的可好了。”

高希宁对这个小姑娘并没有什么戒心,这是一种很自然的态度,因为这小姑娘是孙夫人的人,在这小姑娘之前,是李叱在云斋茶楼里撑起来一片天空。

就算高希宁不说李叱的名字,孙夫人也会说。

“李叱是谁?”

夏兮若立刻问了一句。

高希宁看向坐在小吃铺子里和孙夫人聊天的李叱,指了过去:“就是那个看起来有点丑的家伙。”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是一种很自然的态度,自己家里的给别人介绍的时候,如果是说你看那个帅帅的家伙,岂不是显得有些很不矜持。

所以一般对外人介绍自己家里人的时候,难免要自谦一下。

哪想到夏兮若的回答是:“确实有点丑。”

高希宁觉得这个小姑娘更加可怜了,脚崴了没什么,养养就能好,眼崴了,这可不 好治,李叱那么好看的人,她怎么能觉得是有点丑呢?

到了小吃铺子里,孙夫人笑呵呵的给李叱介绍道:“只是兮若姑娘,你说是不是巧了,那天你刚离开茶楼不久,兮若姑娘就到了,问我能不能留在这做事,我听了听她的琴曲,真的惊为天人。”

李叱哦了一声,连点最起码的表示都没有。

孙夫人道:“我觉得兮若姑娘的琴技,和你的不相上下。”

李叱道:“这怎么能比呢?”

夏兮若哼了一声后说道:“我谢谢你的夸奖。”

李叱理所当然的说道:“别客气,不过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和我比呢?”

夏兮若眉角一扬。

连孙夫人都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还以为是自己夸了兮若姑娘李叱不开心了,可是她没觉得李叱是这般小心眼的人,今日这是怎么了?

夏兮若忽然笑了笑:“我道是谁,原来是这云斋茶楼里以前人人都喜欢的小先生,我虽然才到,可是已经听过你的名字无数次了。”

李叱道:“不客气。”

夏兮若道:“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了,以后云斋茶楼里的小先生是我。”

李叱:“二代。”

高希宁觉得这俩人之间有一种谁都恨不得打谁一顿的怨念,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隐隐约约有些期待是怎么回事。

于是她说了一句:“要不然比比吧。”

李叱和夏兮若同时看向高希宁,高希宁吸溜了一根米粉,然后不好意思......确切的说是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比比好,比比好。”

孙掌柜敏锐的发现了商机,立刻回头对云斋茶楼那边的小伙计喊:“快去敲锣打鼓,就说两个小先生要比试琴技!”

孙夫人立刻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敲个屁!”

她看向李叱和夏兮若说道:“当着众人的面比试多伤和气?比试这种事......当然还是要的,不过还是私下里比比吧。”

她笑着说道:“今天算是缘分,茶楼歇业一天,关门比试。”

孙掌柜心说那得少赚多少银子啊,这个败家娘们......敢怒不敢言,怒也是假怒。

李叱看向高希宁,高希宁吸溜,吸溜,吸溜......

一刻之后,云斋茶楼。

门板都已经封了起来,外边挂上了今日歇业的牌子,可是这茶楼里的人一个个都兴奋的跟八婆似的,都想看看是一代小先生厉害还是二代小先生厉害。

李叱往四周看了看,心说自己跟一个小姑娘比这个干嘛,多无趣,于是有些遗憾的说道:“我的琴没有带来,下次再说吧。”

“我都有。”

夏兮若回头看向那个妇人说道:“云姑,把咱们的东西都拿过来。”

云姑也是叹了口气,心说少主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非要和一个男人比琴技,赢了也没有什么好得意的,少主这几年来在门主的教导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武技也是突飞猛进,门主都说过,少主是宗门数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

“云姑,快去吧。”

夏兮若道:“这位小先生大概是觉得我们的东西不齐全,咱们可不能露了怯。”

云姑无奈,回到后院去把所有乐器一样一样的搬了过来,李叱看了一眼都懵了,心说这个家伙难道是自己的分身不成?不但各种琴都有,还有笛笙之类的乐器,甚至还有鼓。

“我出曲牌吧。”

高希宁一脸绝对不会嫌事大的样子。

李叱心说罢了,就随便让那小丫头服气就好,于是说道:“也好,你出曲牌,我与她合奏。”

夏兮若轻轻哼了一声:“尽管出题。”

高希宁出曲牌,李叱伸手拿了根长笛,小姑娘坐下来怀抱琵琶,笛声先起,琵琶跟上,两个人第一次合奏,居然毫无间隙配合默契。

李叱换了琴,小姑娘就就去击鼓,李叱去吹笙,小姑娘就换古琴。

几首曲子下来,众人都已经听的懵了,两个人时快时慢,但两种声音自始至终都没有冲突,明明是在比试,可却又完美的融合一处。

若高山翠竹清风拂过,如碧空之上行云流水。

“好厉害啊。”

若凌姑娘看的都呆了,第一次觉得小姐看上李叱这个笨蛋并不是那么眼瞎,原来这个家伙这么有本事。

足足半个多时辰,两个人把所有乐器都分别用了一遍,这样当然算是不分上下。

小姑娘一脸的惊讶,她也没有想到李叱居然这么厉害。

可是她的第一反应是,现在做贼要求这么高?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如此雅致的贼?

李叱想的是,这个酒疯子居然有点本事。

“不分上下,精彩绝伦。”

孙夫人连忙说道:“确实是难得一见,要不然我做东,咱们找一家好馆子去喝些酒?”

站在后边的云姑连忙说道:“别别别,兮若不能喝酒。”

李叱眼睛微微一眯。

不能喝酒?

夏兮若道:“你可懂棋艺?”

李叱道:“勉强入门。”

于是两个人又摆下一盘棋局,你来我往,又是半个时辰才把这盘棋下完,最终是个和棋,谁也奈何不了谁。

小姑娘显然好胜心已经被激了起来,她问:“可会作画写字?”

李叱点头。

于是俩人又铺开宣纸,各自作画写字,李叱作画上比那小姑娘稍逊一筹,可是写字上那小姑娘又比李叱差了些,所以这比试,又算是不分胜负。

要知道李叱写登雀台贴,连他师父都觉得难辨真伪。

小姑娘问:“你还想比什么?”

李叱道:“除了打架之外,都可以。”

小姑娘想了想,像是做了个很艰难的决定似的说道:“你可通药术?”

李叱一怔。

这医药救人的事,李叱确实不太擅长。

小姑娘说出这句话后显然有些后悔,连云姑的脸色都变了,她连忙劝说道:“你怎么能胡乱吹牛?明明不会的事,却非要比。”

夏兮若也是真的后悔了,哼了一声后说道:“我不会,他也不会。”

李叱觉得这里边有问题。

云姑道:“不用再比了,都是孙夫人的朋友,再比就真的伤了和气,还是就此打住的好。”

夏兮若点头道:“不比就不比了,我又不是输给了他,最多......勉强算是平手。”

李叱笑而不语,他越发觉得这小姑娘突然出现在云斋茶楼有问题,一个年纪如此之小懂得如此之多的小姑娘,如果说没有所图,怎么可能会屈居云斋茶楼?

她又不是看起来缺钱的那个,那些乐器,每一种都价值不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