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四十一章 快活啊

不让江山 知白 832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在看到程无节杀了遏轲摩之后,远处的澹台压境将手里的弓箭放了下来。

虽然一开始他要瞄准的,其实是程无节,后来才发现不对劲。

这也是半年来,澹台压境第一次见到程无节,以至于在刚刚那一刻,他也一样没有认出。

半年来,程无节瘦了一半,原本一个富富态态的二百多斤大胖子,如今只剩下一百二三十斤。

所以显得瘦高,骨架还大。

如果不是程无节在动手之后喊起来,澹台压境都不可能猜到这人就是他。

把弓箭递给身边的亲兵,澹台压境迈步向前。

程无节仰天一声嘶吼之后,又蹲下来嚎啕大哭。

就蹲在遏轲摩的尸体旁边,哭的像是个孩子。

澹台压境走到程无节不远处停下来,他没有去打扰,只是静静的等着。

他体会不到程无节有多痛苦,可是他知道那一定特别特别难受。

程无节哭了好一会儿之后,回头看了一眼洒落在地上的那些食物。

那些凉州军士兵也没走,就在一侧看着他。

见程无节不再哭了,其中一个凉州军士兵过来,把程无节之前递给他的军牌还给程无节。

这军牌是程无节不辞而别之前,向澹台压境讨要的。

他在得知李叱攻打五峰山,虽然全灭了贼兵却没有抓住遏轲摩后,就抱定了决心要自己去找。

他养伤一个月,向澹台压境要了一块军牌。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程无节的是小六小九和遏轲摩,最了解遏轲摩的是程无节。

他猜到了遏轲摩一定不会远走,那是一个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人。

他就猜到了遏轲摩会故意留在西北,因为遏轲摩会觉得,越是留在近的地方,其实越安全。

而在西北这边,最安全的地方是哪儿?

自然是凉州军的军中。

当然这不是程无节那会儿就立刻想到的,而是在他追查了几个月后才醒悟过来的。

澹台压境给程无节的就是一块凉州军的军牌,所以那些凉州军士兵才没有动手。

原本要这块军牌是为了在西北行走方便些,并没有想到会在凉州军面前用到。

“以前咱们四个,为了一口吃的争命。”

程无节回头看向卖熟食的老板:“帮我再做四份吧。”

老板吓的够呛,又不敢走,连忙给程无节做了四份。

程无节盘膝坐在地上,面前放了三份,在遏轲摩尸体旁边放了一份。

“我请你的。”

程无节朝着遏轲摩的尸体说了一句。

然后深呼吸了几次,努力的让自己笑起来,他低头看了看胸膛上的刺青人像。

“咱们仨吃饭。”

他坐在那大口大口的吃,连吃了三份。

吃完之后起身,正好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澹台压境,他笑了笑:“你吃了吗?”

澹台压境摇头:“你的钱还够再请我吃一份的吗?”

程无节摇头:“说实话,我连这四份的钱都不够。”

老板站在旁边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算我请你吃的。”

程无节道:“那自然不行。”

他打开那个巨大的包裹,从里边取出来他的铁锤,回头问老板:“我用这个顶账可以吗?”

澹台压境轻轻叹了口气:“你实在是有些......看不起我。”

程无节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那你帮我结账,等我回去后,下次发了军饷,我再请你。”

澹台压境点头:“那可说好了,你若是忘了,我就让宁王出面做主,到时候你怕是还要连他一起请了,你该知 道宁王的性子。”

因为这句话,程无节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又一个半月后,冀州。

李叱坐在窗口看书,看的是李先生留给他的那些书册,这些书他每一本都已经翻了无数遍。

可是他每次看,都觉得自己能有新的感悟。

他总是想着,李先生大概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来指点自己的。

如果李先生知道他想的这些,反应大概是......屁噢,老子要是神仙早就跑了。

就在这时候,唐匹敌和罗境并肩从外边进来,一进院,罗境就喊了一声:“那个家伙,我们来蹭饭吃了。”

李叱看向窗外,摇头道:“你为何总是想挑战这么难的事?”

唐匹敌噗嗤一声就笑了。

想从李叱这蹭饭吃,那可真不是容易事。

罗境一进门,李叱就白了他一眼:“你怎么还不走?已经赖在冀州七八个月,怎么脸皮这么厚的。”

罗境瞥了他一眼到:“我要是真的脸皮厚,像你这样,我就已经回幽州去了,何必让你在这奚落我。”

他在李叱对面坐下来,看向李叱道:“幽州我是肯定不会回去的,第一是没脸回去见幽州百姓,怕被笑话,第二是若真回去了,以后再见了你,我会觉得自己心里有愧。”

他笑道:“现在多好,我在冀州整日蹭吃蹭喝,还不觉得亏心,完美。”

李叱叹道:“好端端一个人,非要留在这,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快跟我一样了。”

罗境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罗境道:“这七八个月来,冀州城里能蹭到的饭,我大概都已经蹭了两遍,唯独你,抠门的要命。”

他认真的说道:“今日你不请我吃饭,我是不会走了。”

李叱看向唐匹敌:“你就是他请来的帮凶?”

唐匹敌摇头道:“我和你们又不是一样的人,我岂会陪着他来蹭你一顿饭?”

他也认真的说道:“他蹭他的,我蹭我的,两码事。”

罗境道:“坦荡!”

唐匹敌道:“这顿要是蹭上了,算你的,下顿蹭上了,算我的。”

罗境道:“磊落!”

李叱叹了口气:“你们俩最近就是太闲了啊......要不然你们俩出兵去打个谁吧。”

唐匹敌道:“应该找人记录下来,宁王因为舍不得请罗境与唐匹敌吃饭,所以指派这两人去攻城略地。”

罗境道:“就因为如此,唐匹敌与罗境攻克多地,却无人相信,宁军出兵的理由是因为宁王抠门。”

李叱道:“你们俩这话说的,我怎么就听的嗨了起来。”

他笑道:“想吃什么说吧,吃完了就给你们俩安排点军务事做。”

“吃什么随意。”

罗境道:“只要是你请。”

李叱道:“走走走,今日就豁出去了,请你们一顿就是。”

正说着话,外边,澹台压境和程无节两个人进来了。

程无节一边走一边笑着喊道:“宁王,老程回来了,半路上还赚了些银子,特意来请你喝酒!”

李叱道:“你看这事多不好意思,那今天就先吃老程吧。”

罗境看向唐匹敌,唐匹敌摇头叹息一声:“都是天意。”

吃饭的时候,罗境听闻程无节已经报仇,他心里都松了口气。

他之前已经知道程无节的事,对这个汉子也颇为敬佩。

所以他端起酒杯说道:“这杯酒我敬你,这顿酒,也该是我们请你喝才对。”

程无节看向李叱,眼神里的意思是这样不大好吧。

李叱回了他一个这有什么不好的眼神,然后笑着说道:“那就算他们的。”

程无节:“好嘞!”

唐匹敌抬头看着屋顶:“我没说,算他的。”

罗境:“我.....凑?”

半个时辰之后,四个人的交谈已经从闲聊变成了军务事。

罗境道:“我和老唐找你之前,就已经商量了一会儿......如今又已休整一年,兵精粮足,正可进军。”

李叱笑问:“那你和他商量着,要去祸害谁?”

罗境道:“老唐说,上策伐安阳,斥候回报消息,杨迹句那老贼已经南下,江南大寇李兄虎的队伍已经要打入京州,老贼在安阳坐不住了。”

李叱点了点头。

罗境继续说道:“中策,攻青州,青州那边大大小小几十个王,互相征伐,已经打了一年有余,兵力分散,又不团结,正好可以进兵取之。”

李叱又点了点头。

罗境道:“下策,伐兖州......如今兖州那边,白山军离不开射鹿城,所以导致其他各家叛军争抢地盘,以至于兖州也被分割,也可进军。”

李叱思考了一下,这上中下三策,其实他已经想过。

之所以打最近的兖州反而是下策,是因为那地方打与不打,意义并不是很大。

夺下兖州,还要分兵固守,可谓得不偿失。

以宁军现在的兵力,只可选一地攻打。

若是拿下兖州之后,这支队伍就要留守在最东北的地域之内,再没有余力南下。

中策青州,是因为那边虽然号称大楚粮仓,可是这几年各路叛军互相征讨,打的天怒人怨,哪里还是什么粮仓,也是饿殍遍野。

但是好就好在,青州土地肥沃,又临东海,所以得了青州之后,只要经营起来,宁军就能很快积累实力。

“杨迹句南下,在扬州与京州交接之处与李兄虎对峙,一时之间难以分身。”

唐匹敌看向李叱说道:“明年开春进军安阳,是最好的时机。”

李叱道:“那就攻安阳。”

罗境忽然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后撤两步,朝着李叱抱拳道:“我请求为先锋。”

李叱一怔:“你......”

罗境道:“我是个愿赌服输的人,当初和老唐打赌的事,我还没有忘记。”

“既然我输了,那就履行赌约,我罗境以后就在你李叱的帐下听令,绝无怨言。”

李叱叹道:“你......”

罗境道:“不用感动。”

李叱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是就这么草率的决定,打算一直都在我这蹭饭了?”

罗境:“......”

程无节道:“若是罗将军为先锋,我愿为先锋军的先锋,愿到罗将军帐下听令。”

李叱道:“我这是又亏了一个?罗境你留下不走了,天天吃我的喝我的,如今我的人还要跑去你那边给你做手下。”

罗境问唐匹敌道:“这个装的不怎么样吧。”

唐匹敌点了点头:“嗯,不太好,生硬了些,而且从语气之中,就已经听出他内心中的快乐。”

李叱道:“我内心中的快乐你都听到了?”

他问罗境:“那你听到了吗?”

罗境撇嘴。

李叱道:“我笑给你听啊......哈哈哈哈,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真的是好快乐啊,哈哈哈哈哈......”

罗境叹道:“要不然我反了吧。”

程无节都笑起来。

忽然间发现,原来在宁王这边做事,真的是很快活的一件事。

......

......

【画师已经把唐匹敌的画交给我了,不久之后在公众号发布,大家可以尽快关注一下我的公众号,搜作者知白关注,这画,价值六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