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七章 师父也该很舒服

不让江山 知白 700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四页书院教习燕青之眼神冰冷的看着李丢丢回了一句:“因为你穷。”

片刻之后又说了一句:“还有问题吗?”

李丢丢虽然觉得心里很堵,但是却摇头说道:“没有,很合理。”

燕青之眉头微微皱了皱,李丢丢说出很合理三个字,似乎是在讥讽他。

“还可以更合理。”

燕青之往前走了几步,站在李丢丢面前俯视着他:“每天打扫两遍。”

李丢丢道:“有钱吗?”

燕青之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你知道每个人的院服和书册都是要花钱自己买的吗?你来打扫教室,权当是还账了,而你每天打扫两遍,我可以算你快一倍的还清账目。”

另外三个孩子都看着李丢丢,心说第一天就被教习这么羞辱你也是真倒霉,他们三个出身都好,自然不会明白拥有三两银子对于穷人来说有多艰难。

所以他们三个看着李丢度的时候没有什么同情,反而觉得好玩。

李丢丢听燕青之说完之后居然笑起来,没有一点点觉得难堪的样子。

他说:“先生这么说就更合理了。”

燕青之眼神变了变,似乎对李丢丢更为厌恶,转身走了,一边走一边说道:“明天开始正式授课,迟到一次,门外罚站一个时辰,迟到三次赶出书院,破坏书院其他规矩也一样。”

张肖麟被李丢丢揍过,现在鼻子还肿着,李丢丢被教习羞辱他当然开心,所以笑着走到李丢丢面前说道:“能打又怎么样呢?三两银子都拿不出来,要不要我借给你?你叫我一声师父,我可以送你三两银子。”

李丢丢耸了耸肩膀,没理会。

站在一边的周怀礼看不下去了,过来拉了李丢对一下:“咱们走吧。”

李丢丢点头:“是。”

周怀礼道:“刚才给你的院服上有木牌,是你住处的房号,大部分学生都不住在书院里,虽然管吃管住,可是他们还是会回家,毕竟家里更舒服......”

他看了看李丢丢,停顿了一下后说道:“你不要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将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丢丢忽然拦住了他:“周先生。”

“嗯?”

“这个给你。”

李丢丢把那个钱袋子取出来递给周怀礼:“书院让我打扫教室来还院服和书册的钱,这样挺好的,所以这些银子我就用不到了,还给你吧。”

周怀礼一怔,低头看着李丢丢,这个孩子白白净净的小脸上依然有些玩世不恭的神情,可是看着他的眼睛,周怀礼忽然觉得心里一阵阵的酸楚一阵阵疼,这个孩子啊,脖子好黑,脸洗的很干净,眼神更干净。

“你留着吧,送给你了,不用还,以后万一遇到花钱的地方,你也不至于两手空空。”

“不用。”

李丢丢把钱袋双手递给周怀礼:“管吃管住,花不着钱,我自己也能赚钱。”

周怀礼真的不想把钱袋拿回来,可是他在这个十一岁的小男孩眼睛里看到了两个字。

自尊。

“好,那我就拿回来。”

周怀礼把钱袋拿回来,想伸手拍拍李丢丢的肩膀,李丢丢却已经迈步走了出去:“周先生,我猜着你一定是把登雀台贴送给高院长了吧?”

周怀礼心里再次震动了一下,这个孩子......

“谢谢你周先生, 对不起周先生。”

李丢丢停下来,转身朝着周怀礼拜了拜。

周怀礼问:“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李丢丢歉然的笑了笑道:“因为我一开始觉得你不是个好......人。”

周怀礼觉得李丢丢说到好字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是把东西两个字换成了人。

“孩子,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好人坏人,大部分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没有好坏之分吗?”

“没有。”

周怀礼沉吟了片刻,有些失神的摇了摇头:“普通人,都是在好与坏之间的人,有时候会偏到这边有时候会偏到那边。”

李丢丢沉默片刻后,扬起笑脸:“周先生是个好人。”

“我以为你会说是个好东西呢。”

周怀礼的手还是在李丢丢的肩膀上拍了拍:“送到这里吧,我要回家去了,你自己去找你的住所,我帮你问过,被褥和书册都会放在你的住所,你明天早课不要迟到了。”

“记住了。”

李丢丢再次俯身一拜:“先生慢走。”

周怀礼走出去几步后又回头,笑了笑说道:“之前把登雀台贴送出去的时候觉得很心疼,你知道为什么人在送出去什么东西后会心疼吗?”

李丢丢想了想没敢回答,心说送给别人东西心疼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周怀礼见他脸上疑惑,于是笑着说道:“一开始送出去觉得心疼,是因为我认为你不值得和一篇登雀台贴相提并论,用一篇嵩明先生的真迹换你进书院,大不值,现在我不心疼了,李叱......你将来的价值最起码要超过那篇登雀台贴,懂吗?”

李丢丢仔细想了想,俯身道:“懂了。”

周怀礼转身要走,李丢丢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忍不住问了出来:“周先生,你说人的价值是用什么来衡量的,银子吗?”

这么小的孩子问出这样的问题,周怀礼都楞了一下,这个问题确实有些大,不是他不能回答,而是答案绝对不适合小孩子听,因为并不美好。

小孩子需要童话故事告诉他们真善美错与对,好坏分明善恶也分明黑白更分明,童话故事里没有那么多灰色。

“怎么跟你说呢。”

周怀礼转身看向李丢丢认真的说道:“你说的人的价值是相对的,比如你对我的价值现在远超那篇登雀台贴,如果真的要说价值,那么用银子比较直接,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很多人,这些人在你生命中是多大的价值,举个粗浅的例子,你能借给他多少钱?”

“假如你现在有三两银子,有的朋友开口跟你借一两银子,你为难不想借,那么这个人的价值在你心里就不到一两银子,有人借一两,你问他够吗?然后给了他二两,这就是对你很重要的人,有人跟你借一两,你把三两都给他了,这是挚友。”

周怀礼停顿了一下,看着李丢丢继续说道:“有人跟你借,你手里一两银子都没有,但你想尽办法去帮他,这是兄弟至亲,李丢丢,这个答案不适合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听,可是我相信你能理解,因为你有个好师父,你该知道他的价值。”

他走到李丢丢面前蹲下来笑着说道:“别去在意那么多你不在意的人,人会遇到很多一文不值的人,也会遇到无价之人,你有一个你的无价之人,你已经比很多人都富有。”

李丢丢点头:“原来是一个,现在是一个半。”

周怀礼笑起来,好奇的问了一句:“我是那半个?”

李丢丢再次点 头:“是,毕竟......还不熟。”

周怀礼哈哈大笑,揉了揉李丢丢的脑袋,忽然间明白过来为什么长眉道人那么喜欢揉这个小家伙的脑袋,真好揉啊,揉起来心里美。

“谢谢你。”

周怀礼再次拍了拍李丢丢肩膀,转身走了,他走出去几步又回来,伸手在李丢丢脑袋上又揉了揉,再揉了揉,感觉真美好,特别美好。

李丢丢站在那目送周怀礼离开书院,他甩了甩头发,心里想着是因为我头发比较好吗?师父愿意揉,周先生也喜欢揉......

已经走出去很远的周怀礼转身,遥遥的比划了一个揉脑袋的动作,朝着李丢丢喊:“这是代表喜欢你。”

李丢丢点头心说原来如此。

于是他抬起手在自己脑袋上揉了揉,我也喜欢我。

他没有向别人去打听自己应该住在什么地方,他抱着院服,手里拿着木牌,在一排一排的房子上找对应的,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找到住处。

在他进门的那一刻,隐隐约约的感觉背后有人看着自己似的,他猛的转身,可是身后什么人都没有。

远处,高希宁闪到大树后边,也不知道为啥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好像做贼了似的。

她是真的很好奇这个叫李叱的小男孩,个子比他矮一点,穷的连院服和书册都买不起,偏偏还想来四页书院求学,最主要的是,她听到了李丢丢和周怀礼的谈话,就更好奇。

教习燕青之对李丢丢说那些话的时候,高希宁几乎都要忍不住了冲出去和燕青之理论,然而就在她要冲出去的时候却被人拉住,她这才发现,原来她爷爷也在暗中看着。

李丢丢没有看到谁跟着自己,推门进屋,屋子里陈设简单,一桌一椅一床,一书架一盆架一花架,一木盆一小木桶一大木桶,再无他物。

可是李丢丢就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进来之后就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闻到了桌木香,闻到了书册香,闻到了崭新的被褥香。

他真想就这么把自己扔在那张看起来好舒服好舒服的床上,可是又怕自己身上的衣服脏了被褥,于是把手里的院服放下,拿了木盆去打水。

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好好洗过澡,他一桶一桶的拎水把大木桶灌的半满,关了房门,然后迫不及待的跳进木桶里,水花四溅。

是冷水,可是他觉得很爽。

师父也好久好久没有洗澡了,不过师父说要去冀州城里很大很有名的无为观,观主是师父的故交好友,应该现在也在洗澡了吧。

无为观。

长眉道人在门口俯身对开门出来的道人说道:“我道号长眉,曾与观主有旧交,特来投靠,还想请问能不能拜入观中求见。”

那中年道人上上下下的看了看长眉,那一身破衣烂衫让他皱眉。

“哪里来的野道人,你是想挂名?”

长眉道人连忙说道:“是是是,还请师兄通禀一声。”

中年道人伸手:“拿来。”

“什么?”

长眉问。

中年道人眼睛立刻就睁圆了:“钱啊,没钱你怎么挂名在无为观,没钱你想进门?”

长眉:“我......没钱,只想求见观主。”

“滚!”

中年道人回身关门:“滚远点。”

......

......

【收藏一千六啦,晚上之前收藏能到三千明天就加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