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二十八章 诡异

不让江山 知白 708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除了赫连上之外,还有几个人也在外边打探消息,其中两个就是扶着赫连上回来的人。

这支队伍里的人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互相熟悉,哪怕是如赫连上和赫连下两人对方诸侯那般尊敬,其实对方诸侯也不是了解很多。

他们只是无比敬重方诸侯的为人,事实上,豫州城的江湖中不管白道还是暗道,没有几人不敬重方诸侯。

这支队伍是拼凑起来的,串联起来这支队伍的人就是世元宫内侍总管甄小刀。

而如今这支队伍里,最了解所有人的,便是甄小刀指派的曲南怀。

现在曲南怀就这样死了,赫连上也已经死了,队伍一瞬间就被一种奇诡也悲愤的气氛笼罩。

赫连下跪在那已经哭的上不来气,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兄弟二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再苦再累再危险都熬了过来,却在刚进豫州城的时候大哥就死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过要同生共死的话,但两个人都知道,这个世上只有彼此可以相依为命。

“你们可是看清楚了?”

方诸侯问。

回来的两个人,一个叫邓鹿,一个叫谢亭台,两个人都是大兴城里小有名气的人,只是彼此似乎也不太熟悉。

邓鹿是大兴城赌场行业的霸主高爷手下最强的打手,谢亭台则是一个习惯了独行的剑客。

“本来曲南怀就安排我们两个盯着那个叫松鹤楼的地方,我们查到了宁王的人可能要在松鹤楼准备些什么,而且也在一早看到了宁王李叱进入松鹤楼。”

谢亭台道:“曲南怀交代我们两个留在那条街上盯紧一些,大概一个多时辰后曲南怀回来,问了问我们有没有什么异样后,就说要去采买一些干粮。”

他眼神里也都是不可思议,似乎到了现在他还没能接受这样的事。

谢亭台继续说道:“结果他往前走没多远,正好遇到几个从松鹤楼里出来的人,见曲南怀身上背着包裹便拦下来查问,我们两个没敢贸然过去帮忙,一直都在后边看着。”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几个人突然动手,曲南怀打翻了其中两个转身要走,从......从松鹤楼里飞出来一把刀,直接将曲南怀刺穿。”

方诸侯皱眉:“没见到人,是飞出来的刀?”

邓鹿点了点头:“没有见到人,只见到了刀飞出来。”

方诸侯又看向已经死去的赫连上:“他是怎么被杀的?”

这次邓鹿和谢亭台同时摇了摇头。

谢亭台道:“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他怎么被人打伤的,见曲南怀被杀,我们两个又不能过去帮忙,于是打算找地方躲起来,看看能不能有机会把尸体带回来,进一条巷子的时候,就看到他倒在那了。”

邓鹿补充道:“他那时候还能说清楚话,告诉我们说是穿黑色锦衣的人偷袭他。”

方诸侯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廷尉军的人?”

他沉默片刻后扫向众人:“把人掩埋后,你们就离开这去曲南怀说的第二个藏身处,在我回去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外出。”

说完后,人一闪身就出了院子。

曲南怀在来的时候告诉他们,这次来豫州,甄小刀一共安排了三处藏身的地方。

其中一处是这里,曲南怀的旧宅,还有两处,都是朝廷安排在豫州的密谍住处。

曲南怀说过,陛下曾经安排不少人潜入各地打探消息,在豫州城里就有。

在他们来之前,甄小刀甄公公已经提前派人来联络好,会有人在藏身处接应他们。

才刚刚到豫州城就损失了两人,其中一个还是负责这次行动的曲南怀,所以这就难免的让每个人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赫连下没有阴影,只有血影,他想报仇,他要报仇。

他默默的把赫连上的尸体抱起来,走到院子一处比较干净的地方,放下尸体后用他的兵器挖坑。

赫连下已经不再哭泣,也不说话,只是一下一下的挖着。

众人过去想要帮他,赫连下却不许,一个人挖了土坑,然后将赫连上的尸体埋进去。

他站在那许久,只说了一句话后转身离开。

“杀了宁王后我会带你回家。”

与此同时,松鹤楼。

李叱站在门口看着大街上的血迹,眼睛眯着,似乎是在沉思刚才的事。

松鹤楼如今内外都是曹猎的人,暗中不少人在盯着四周,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察觉。

可就是在这样严密监视的情况下,就在松鹤楼不远处死了人,而且死的莫名其妙。

一个外乡人被偷袭砍死,尸体就倒在距离松鹤楼正门不到二十丈远的地方。

而在距离松鹤楼大概四十丈远的一条巷子里,也发现了不少血迹,却没有看到什么人的尸体。

曹猎走到李叱身边:“不对劲,这事有些诡异。”

李叱点了点头。

当然不对劲。

曹猎一早让人放出去消息,结果才过了两个时辰左右,就有人在松鹤楼外边被杀。

杀人者和死者,都不知道身份。

曹猎道:“我让人检查过了,死者的身上的身份凭证应该是假的,从过关路引上来看人是从青州过来,不过我们能看到的都不会是真的。”

李叱转身看了一眼在松鹤楼正堂地上放着的那具尸体,人是刚刚才抬进去的,总不能在大街上放着,过往的百姓还不要被吓坏了。

“除了这些之外,身上还有别的东西吗?”

李叱问。

曹猎道:“有些散碎银子,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两,背包里有干粮,所剩不多,没有兵器,暗器,没有毒药。”

就在两个人说着这些的时候,方诸侯已经迈步走进松鹤楼对面的另一家酒楼。

进来之前他没有往松鹤楼看一眼,进了门之后就要说要请人吃饭,让掌柜的安排一个临街的二楼雅间。

小伙计引领着方诸侯到了二楼,方诸侯说自己先要等一会儿,等到朋友们到了再点菜,小伙计自然也不会怀疑什么,客气了几句随即下楼去了。

站在窗口,方诸侯看向松鹤楼那边,只隔着一条街,他一眼就看到了松鹤楼里躺着一具尸体。

在看出来那就是曲南怀的尸体后,方诸侯的眼神里已经有少见的杀气外泄。

“是我错了吗?”

方诸侯自言自语了一声。

然后他就看到了松鹤楼门口有个身穿黑色锦衣的年轻人,正在看向他这边,片刻后,他又看到那个年轻人和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什么。

又片刻,方诸侯注意到,从松鹤楼两侧,都有人朝着他这边移动过来,看似都是漫不经心的路人,可实则应该都是高手。

方诸侯不在乎什么高手,从来都不在乎。

岑笑笑从另外一侧靠近,其他人都是在为他打掩护。

从松鹤楼里两侧过来的人,只是想让方诸侯的注意力在他们身上。

宁王说,对面酒楼上那个站在窗口的人有问题,岑笑笑的战意就从心里升了起来。

余九龄也是他的朋友,他们不久之前刚刚一起在杨玄机的地盘上出生入死。

方诸侯看到了那些人,沉默片刻,最终还是选择先离开。

他从雅间出来后,走不了几步就是二楼的回廊,进回廊后再走几丈远就是楼梯。

他刚刚进入回廊就看到楼梯口站着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的眼睛里有杀意。

下一息,一把剑刺到了方诸侯身前。

这个年轻人的剑快的离谱,方诸侯在大兴城里见过许多很不错的年轻高手,赫连上和赫连下就是他比较欣赏的年轻人。

那兄弟两个出手都很快,可是比起面前这个突然出手的年轻人来说,好像还差了些。

差的不是速度,而是一击必杀的气势和狠厉。

那一剑瞬息之间就到了方诸侯咽喉前,可是瞬息之间方诸侯就在岑笑笑的眼前消失。

下一息,岑笑笑猛的回身一剑扫出去,又扫了一个空。

在看时,那一袭青衫的中年男人已经从后窗掠出去。

岑笑笑站在那,保持着握剑的姿势好一会儿都没有动,等其他人从正门冲进来后,岑笑笑才回过神来。

他低头看了看,他的衣领上插着一根筷子。

如果刚才那个人想杀他的话,此时这根筷子应该是卡在他的脖子里。

就是在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岑笑笑后背的汗水就一下子冒了出来。

岑笑笑很自负,有人说他是曹猎的影子,曹猎说他是比曹猎还要强的影子。

曹猎学过的他都学过,曹猎没学过的他也学过,以曹家的财力物力人力,请了许多许多的师父教他,他不是继承了谁的本事,而是融汇了多家所长。

可是在刚刚那一刻,这多家所长的本领,都没有任何意义。

不久之后,李叱和曹猎也到了这家酒楼里,曹猎看到岑笑笑的时候,那根筷子还在岑笑笑的衣领上。

所以曹猎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你躲的?”

他问。

岑笑笑摇头:“不是。”

曹猎看向李叱,李叱的视线也在那根筷子上。

看着这根筷子,李叱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余九龄身上的伤口,如果那个人想杀人的话,余九龄怎么可能会不死?

先是一根铁钎刺穿余九龄,却精准避开了所有脏器,现在又用一根筷子告诉岑笑笑......你的命只是我不想取。

曹猎沉默了一会儿后问李叱:“武技,有止境吗?”

李叱道:“也许,很快我们就会见到止境了。”

一刻之后,廷尉军千办早云间从外边回来,到李叱身前后俯身一拜:“主公......跟丢了,不,是跟不上。”

四位最年轻的千办中,早云间的轻功身法最好。

在距离这里大概三里远的地方有一座道观,道观中有一座石塔,算是豫州城里比较高的地方。

石塔最上边那一层,一个斗篷几乎遮盖了全身的人举着千里眼看向这边。

他嘴角带着笑,有些阴测测的笑。

在他身边,靠墙放着一把长刀,刀身上还有一丝血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