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再战!

不让江山 知白 477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豫州南,河岸。

天命军开始在搭建渡桥,七座渡桥齐头并进,从这一点就足以看出来这次领兵之人的决绝。

夏侯琢依然为宁军这一战的主将,澹台压境为副将,李叱也依然站在远处观战。

澹台压境回头看了高坡上的李叱一眼,然后笑着问了夏侯琢道:“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让他学会站在远处看着的?”

夏侯琢道:“罚钱,他敢往前站一次就罚钱一次。”

澹台压境眼睛眨了眨,然后不由自主的赞道:“这一招我就怎么想不到呢,除了这一招外,大概再没有一招能管用了。”

夏侯琢道:“其实有。”

澹台压境道:“请赐教。”

夏侯琢笑了笑后说道:“要想让他听话,第一是提钱,最管用,第二是把高希宁喊来,也管用,第三是把那三位老人家喊来,如果不管用,就撺掇那仨老头揍他。”

澹台压境长叹一声:“早就应该向你请教的。”

夏侯琢道:“以后日子还长,对付他还有的是机会。”

澹台压境赞叹道:“你回来了,我们也就多了主心骨。”

若李叱听到他们这几句话,也不知道会扣余九龄多少俸禄。

是的,都赖余九龄。

如果不是因为有余九龄,这宁王之下,哪有那么多反贼......

李叱站在高处用千里眼看着对岸敌军动向,看着七座渡桥齐头并进,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

敌军兵力未见有增加,而宁军这边却得援兵数万。

一万多人打十万人的时候都没有怂过甚至是压着敌人打,现在有四万多战兵在,这一仗何须他来操心。

余九龄却紧张,毕竟他确实很少参与如此规模的战争,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在另外一种战场上与敌人周旋。

不,是在另外两种战场上与敌人周旋。

操心费力的。

“当家的。”

余九龄有些担心的问:“看起来敌人好像来势汹汹的样子啊,瞧着确实比咱们这边人多不少呢。”

李叱道:“带钱了吗?”

余九龄心里都抽抽了一下,李叱问他带钱了没有,那还能有什么好事!

李叱笑道:“这次我绝对不坑你,咱俩公平的打个赌,就赌一会儿打赢了之后,是澹台先杀过对岸,还是夏侯先杀过对岸。”

余九龄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若说一个人的能力均衡,那自然要数得上夏侯琢,不管是武力还是智谋,夏侯琢都不虚。

但要说攻过对岸,武力上占优势的人自然也更有优势,相对来说,还是澹台的武力更强一些。

在脑海里经过无数次的盘算,无数次的比对,无数次的论证之后,余九龄最终还是有把握确定,必是澹台先攻过对岸。

于是他看向李叱坚定的说道:“我不赌。”

李叱:“?????”

余九龄:“哎,我就不赌,当家的你就算说出花儿来我也不赌,我现在不贪,我就捂紧了我自己的钱,我只要不贪,我的钱就不会变成当家的你的钱。”

李叱看了他一眼:“你变得不好玩了。”

余九龄道:“你们把我都玩成什么样子了,这会儿说我不好玩了?”

李叱哈哈大笑。

对面,天命军搭建渡桥的速度并不慢, 而且是越来越快,越熟练,速度就越是惊人。

在这大河之上,七座渡桥齐头并进的场面,看起来也着实有些壮观。

宁军这边的打法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在敌人的渡桥搭建过了河道正中之后,差不多就进入了抛石车的射成。

随着夏侯琢那边号角声响起,后阵,几十架抛石车开始发威。

巨大的石头飞上半空,然后朝着河道迅速落下。

只一瞬间,河道上就砸起来不少水柱,那场面就变得更为壮观起来。

下一轮抛射比第一轮要精准不少,调整过后,石头砸在渡桥上的数量明显增多。

然而诚如李叱推测的那样,这次抛石车对于渡桥的破坏程度,比起上次来说差的太远了。

渡桥比上次宽一倍左右,石头有很大的概率从横梁之间的缝隙中落进水里。

就算是砸在其中一根横梁上,对于桥身的破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因为天命军根本就没有铺设木板,而是一直都在架梁,他们是打算桥梁即将到对岸之后,队伍才会带着木板上来。

在岸边集结的天命军士兵,两个人抬着一块木板,已经在等待号令,哪怕他们今天可能用不上,也必然会准备妥当。

搭建桥梁的速度说是快,可毕竟那不是随随便便摆在那几根木头就可以用的。

第一天的时候,桥梁过了河道正中之后不久,天命军那边忽然传来了号角声,他们停止了继续往前搭建。

到了夜里,天命军却再次行动起来,他们的辅兵趁着今夜月色明亮,叮叮当当的继续建造。

这次,指挥天命军的人显然比以前要稳重的多,思谋的也多。

夜里,如果宁军不停的用抛石车攻击的话,到了第二天,宁军的抛石车可能会损失七八成以上。

而如果宁军不以抛石车阻拦的话,天命军就能一夜之间把渡桥搭建到距离北岸不远的地方。

夏侯琢一夜没睡,一直盯着天命军的辅兵造桥。

抛石车在砸了一阵之后就停了下来,意义不大,自损又重,所以最好还是留到天亮后,把射程调整到靠近岸边的位置。

那个地方,才是战争最惨烈之处。

到了天亮的时候,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也缓缓的从红色变成了金黄。

天命军的渡桥距离北岸已经只剩下十几丈,而在这十几丈距离,他们损失的兵力几乎不可计数。

十几丈的距离,早就已经到了宁军箭阵的覆盖范围。

最主要的是,宁军不缺箭矢。

还在往前搭建渡桥的辅兵,一个一个被射落河中,一个一个的递补上来,他们只能用嗷嗷的叫喊声来为自己鼓劲儿,也像是在保佑自己不会被宁军的箭射中。

战争这种事,神都不会庇佑谁,喊又有什么用?

到了这个距离,渡桥每往前前进一尺,都会有不少人被乱箭射死。

付出了不知道多少生命之后,渡桥距离岸边大概只剩下了不到十丈。

而此时,指挥天命军的谢狄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十丈左右的距离,水已经不是很深,士兵可以蹚水过去。

一边进攻一边继续把渡桥往前推进,不然的话损失简直不可估量。

战鼓声起,天命军的士兵开始登上渡桥。

大量的士兵抬着木板上来,一边往前铺一边缓缓前行,他们这样做看起来是比提前铺好木板速度慢不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