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八十八章 他是个好人

不让江山 知白 689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两个人倒在地上,刚财的手还在陈有为的脸上,他多想多想帮老朋友把脸擦干净,可是他没能做到,这应该是他在人世间最后的一点遗憾。

被锁在屋子里的刚罡和陈大为两人跑到窗口那边想跳出来,刚到窗口就看到了这一幕。

“师父!”

刚罡嘶吼了一声,瞬间,那双眼睛就变成了血红色,白眼球全都是红的。

“别辜负了你们师父。”

尧不圣不只是守着门口,他一个人左右移动还把窗口守住,那把刀上都是血,刀身是血,刀柄上也是血,所以攥着刀的手就显得有些滑腻,攥不太稳。

刀刃上已经有不少缺口,他身上也已经满是血口,可是这个打算把命还回去的人,已经不在乎身上有多少伤了。

“他们俩是好人,你们俩也做个好人吧。”

尧不圣一刀将冲到面前的敌人砍翻,直起身子的时候,从侧面有个人冲过来,一把刀戳进他的小腹。

尧不圣一脚将那人踹倒,再一刀剁掉那人的脑袋,向后退了一步,一把拉开自己的上衣,刀往旁边地上戳了一下,迅速的用上衣勒住小腹,这样肠子就不会挤出来。

他再次提起刀,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然后发现刚罡和陈大为两人已经从窗户里边跳了出来。

“走吧。”

尧不圣有些不满的说道:“逞什么英雄?你们的师父不能白死。”

刚罡摇头:“如果我们走了,就不是师父教出来的弟子,师父不会走的,我们也不会走的。”

尧不圣道:“你们和我又不熟,没必要。”

陈大为道:“你和我们也不熟。”

尧不圣看向那两个倒在地上的人,释然的笑了笑后说道:“我和你们不熟,我欠他们的。”

敌人暂时没有再往前进攻,只是围住他们三个,水泄不通,在尧不圣面前的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尸体,稍稍冷静下来一些的那些敌人,他们看清楚了地上的尸体,心里也难免会有些惧意。

谁先上谁先死,刚刚是一群人一拥而上,所以没有想那么多,觉得上去就能把尧不圣剁碎了,可是没想到会死这么多人。

公叔滢滢从人群后边出来,看了看尧不圣他们三个,又看了看那战死的两个老者。

“把那两位前辈的尸体搬到一边,不要再踩着了,毕竟我们都是江湖中人。”

公叔滢滢说道:“我不是为了道义而杀人,但我不能杀了人之后没有道义,我杀不杀你们,和我尊敬不尊敬你们,是两码事。”

她手下人过去,把刚财和陈有为两个人的尸体抬着放在屋门边上,然后抬尸体的人戒备着退了回去。

“三位。”

公叔滢滢道:“事已至此,三位应该也看清楚了局面,三位今天必死无疑,我可以给三位一个全尸,我这里有几颗药丸,三位如果愿意的话......”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尧不圣已经笑了起来。

“娘们儿,就是磨磨唧唧的。”

尧不圣把手里的刀扔掉,那把刀已经缺口太多了,他弯腰捡起来另外一把刀,想着这些王八蛋怎么一个用剑的都没有。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笑着说道:“你们俩真走运,有这样的师父,如果我也有这样的师父该多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如果遇到个好人好好的教一教,应该都不会太差。”

“我和你们不 一样,我小时候家里很有钱的,我记得那时候吃的好穿的好,无忧无虑,可是我父亲是个混蛋,他吃喝嫖赌什么都干,从不会好好对我说话,若我犯了什么错,上来就是一顿打。”

“后来我去拜师,师父又是个混蛋,整天就知道喝酒,逼着我们这些孩子去给他偷钱,我以为我找了个功夫不错的好师父,结果被骗了。”

“他就是个骗孩子帮他偷东西的混蛋,孩子们出去若是空手而回,他就会拿皮鞭子打,打的皮开肉绽的,可是他的武艺确实还不赖,所以我忍了,忍到我能杀了他。”

尧不圣再次深呼吸,似乎心里的淤积很重很重。

“我这前半生,就遇到了两个好人,就是你们的师父。”

尧不圣侧头看了看那两具尸体,他忽然又笑了起来,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当年,他们俩救了我和我母亲,今天,我把这个恩还了。”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往左右两侧伸手,一边一个抓住刚罡和陈大为,双臂一发力,把两个人往上扔了起来,两个人一边戒备着敌人,一边听尧不圣说话,完全没有预料到尧不圣会把他们扔出去。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江湖阅历,虽然两个人的武艺都还算不错,却几乎没有与人动过手,两个老的,像是两只老母鸡一样把两个小的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风雨再大,打不破那翅膀,哪怕那翅膀上鲜血淋漓。

他们俩被扔到了房顶上,尧不圣仰天一声大吼。

“谁他妈的不想做好人?!”

然后朝着人群冲了过去。

一刀,一刀,再一刀。

他像是一头疯了的老虎,一边劈砍一边嘶吼。

“滚吧,给你们的师父留下传承,好人需要传承。”

后边一刀捅进他的后腰,他反手一刀把后边的人砍死,再一刀把前边的人脑袋削掉。

“哈哈哈哈......原来刀,也挺好使,老子开始有点喜欢刀了。”

噗!

一把刀砍在他的肩膀上,尧不圣左手抬起来压着自己肩膀上的刀,右手一刀把对面的人捅死。

剑光炸起。

一道匹练从人群后边飞过来,身材娇小的公叔滢滢在这一刻出手,她的长剑擦着一个手下人的耳朵刺过来,一剑刺穿了尧不圣的额头。

头骨很硬,可是这一剑很凶。

剑尖刺进了额骨,没能从后脑刺穿出来,剑就卡在那,公叔滢滢往后抽了抽,剑身在额头骨头上的摩擦声都显得那么清晰。

她的剑抽出来,尧不圣的身体往前扑倒。

屋顶上,两个眼睛里都要滴出来血的人看到了尧不圣死去,陈大为拉了刚罡一把:“走!”

刚罡摇头:“我不想走,我想把师父们的尸体抢出来。”

陈大为道:“这样死,不行,我们得先活下来,然后给师父报仇。”

“你们走不了的。”

公叔滢滢看着房顶上那两个人说道:“这院子外边也都是我们的人,你们不可能出的去,不如我答应你们一个条件,你们两个下来,我会派人厚葬你们的师父。”

就在这时候,院门忽然间砰地一声炸开了。

两扇门板往院子里飞进来,院子里的人都没有反应,被两扇门板拍翻了好几个。

公叔滢滢他们下意识的回头看,就看到院门口站着一个黑衣人,身材修长却并不单薄,脸上带着一张夜叉面具,这样的夜晚 ,这样的夜叉,突然出现在这,把人吓了一跳。

夜叉抬起头看了看屋顶上那两个人,然后喊了一声:“往后跳,没人拦得住。”

“你是谁!”

公叔滢滢立刻问了一句。

夜叉往前迈步,一边走一边说道:“挡我者死。”

院子里密密麻麻都是公叔滢滢的人,他这句话,那些人根本不害怕,随着公叔滢滢一声令下,那些杀手朝着夜叉冲了过去。

砰!

夜叉一拳打在第一个人的脸上,这一拳直接把脸打炸了!

那是一种何等的拳劲,一拳打在脸上,鼻子碎裂,脸凹陷,碎肉往两边飞溅。

夜叉跨步向前,那四个字第二次出口。

“挡我者死。”

第二拳,又是面门,毫无二致,一拳打爆了一个人的脸。

这两拳之后,那些还打算往前冲的人全都停下来,这两拳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公叔滢滢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又往两边看了看,这小院子两侧的配房屋顶上,都出现了黑衣人。

所以她没有丝毫犹豫,再一次迅速退到了人群最后边,趁着人不注意进了左侧的配房,然后打开后窗,却并没有跳出去,她脚下一点,身子轻飘飘的拔起来,单手抓住房梁翻身上去,披风裹紧自己的身体,那披风就是她在树林里隐藏自己用的那块很特殊的布。

院子里,夜叉继续大步往前走,那些杀手在停顿了片刻后再次往前冲,毕竟他们人多势众。

可是没有用,夜叉一拳打在身前敌人的太阳穴上,太阳穴立刻就沉下去一个坑。

再一拳打在第二人的眼眶上,眼眶爆开,眼球也爆开。

“一个不留。”

夜叉吩咐了一声。

从院子外边,黑衣人冲进来,他们的动作极快,杀人凶狠,院子里那些杀手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房子后边,刚罡和陈大为跳下来,这才看到屋子后边的过道上全都是尸体,几个黑衣人站在那看着他们俩,却没有动手。

余九龄从旁边跑过来,脸色歉然。

“对不住了两位兄弟,我之前是从车马行一路跟着你们回来的,本想看看找你们来车马行的人是谁,可是没有想到看到你们被围住,我一个人确实没办法救你们,所以我又回去搬救兵。”

余九龄知道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而在失去亲人的时候自己无能为力又是什么感觉。

只饮酒的掌柜,待他如自己儿子一样的掌柜被杀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感觉。

院子里,夜叉一路杀过去,根本没有动用兵器,一拳一个,在人群之中杀出来一条通道,从这头杀到那头,没有人能在他面前停留超过一息。

黑衣人风卷残云一样把那些杀人放翻,然后一个一个的检查,没死的就一刀剁在脖子上,杀人之凶厉让人头皮都会发炸。

余九龄带着陈大为和刚罡回到院子里,那两个人立刻就跑向他们师父那边,两个人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他们的师父?”

夜叉沉默片刻,吩咐道:“把人都带回去再说。”

手下人立刻过去,把刚罡和陈大为搀扶起来,又把两位师父的尸体扛在肩膀上。

“也带上他吧。”

陈大为看向尧不圣的尸体:“他是个好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