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够彻底

不让江山 知白 767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子夜的时候,七当家闯进了一己堂。

天快亮的时候,夏侯琢闯进了一己堂。

两者不一样的是,夏侯琢显然更直接一些。

他听俞先生说到王登这个名字,转身看过去问道:“那么,谁是王登?”

此时此刻,王登的腿都已经软了,他下意识的想往后缩,可是他根本躲不开,因为他身后的人把肩膀挤在一处不让他往后缩。

谁都清楚,他走了,别人可能会死,现在已经没有人去敢恨夏侯琢,反而是恨王登,为什么要接这一单生意。

俞先生指向王登说道:“他是王登。”

王登一转身,朝着夏侯琢普通一声跪下来,哪里还有往日那种趾高气昂的气质,一己堂的人都自觉高贵,眉眼之间满满都是那种瞧不起人。

“夏侯公子你听我解释。”

王登跪在那说道:“我也是被人骗了,不知道李叱是公子你的至交好友,我......”

噗!

夏侯琢根本就没打算听他说什么。

一刀把王登砍死,夏侯琢转身走到宋先生面前,看着这位在暗道上能翻云覆雨的大人物。

“宋先生,现在这件事可以两清了吗?”

夏侯琢问。

宋先生眼睛里都是血丝,他压制着心中的怒火,声音很冷的说道:“夏侯公子,你们的人夜里来杀过一次,现在你又来杀过一次,你问我两清了吗?呵呵,我有什么资格说两清了吗?”

夏侯琢点了点头:“看来还没有两清。”

他猛的一转身,距离他最近的人毫无反应就被他一刀砍翻在地。

夏侯琢问:“两清了吗?”

宋先生的眼睛骤然睁大:“夏侯琢!”

噗!

又一个。

夏侯琢问:“两清了吗?”

宋先生牙齿都咬的咔嚓咔嚓响,那怒火可想而知。

然而这就是现实,因为在他面前杀他的人的这个人是夏侯琢,是羽亲王的儿子,所以他就算把牙齿咬碎了也无济于事。

“还没有吗?”

夏侯琢走向俞先生,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知道你们有分拨堂有执行堂,分拨堂的堂主是谁?”

俞先生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宋先生:“大主事!两清了吧!”

宋先生依然咬着牙,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自己认了,一己堂也就废了,可是如果他不认,一己堂难道就不会废?然而这就是骑虎难下,他是大主事啊。

“我跟你拼了,反正是一死!”

就在这时候,有人熬不住这压力,也熬不住这愤怒,抓起长刀朝着夏侯琢冲了过来。

此时此刻,这些人被压的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夏侯琢看向那个冲过来的人,面对着,没有动,也没有举刀,他就是故意在等,看看这些一己堂的人有没有胆子让他夏侯琢在这里受伤。

噗!

这次出手的是俞先生,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只会乱发脾气,实则一点儿本事都没有的俞先生,袖口里有一柄软剑激射而出,噗的一声刺穿了那个动手的刺客咽喉。

“夏侯公子,一己堂平时是我主事。”

俞先生上前一步,对夏侯琢俯身道:“所以这件事理应由我来负责,我当时只知接了这生意,并没有让人去查清楚李叱和夏侯公子是什么关系。”

他把软剑扔在地上,走到夏侯琢面前道:“夏侯公子若是还没有出够气,一刀砍死我,这件事也就两清了。”

夏侯琢是以退为进,他何尝不是 ?

贪小利而毁基业,这种事在商人行当里出现的次数难道还少了?尤其是他们做杀手这一行生意,接了银子杀人,只要事情没有真凭实据,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认。

可他们做的就是这个生意啊?如果有生意不接,一己堂就更加难以度日,大主事不管日常,也不管有没有生意,可他要管。

然而俞先生确实后悔了,因为他后来也知道李叱和夏侯琢是好友,但他觉得这没什么,只要不泄露出去,天知道李叱是因为什么死的?

一己堂更大的弊端在于,一己堂和官府层面走的太近了,这种方式是一把双刃剑,他们可以为官府做事从而谋利,在官府要想对付他们的时候,他们又显得无能为力。

俞先生想着,夏侯琢刚才故意不动不还手,就是逼着他们一己堂给个态度出来。

现在他自己站在夏侯琢面前,这个态度已经给了。

两个人的做法,其实一模一样,只是路数略显不同。

“哦。”

夏侯琢哦了一声,然后一刀把俞先生砍翻在地。

路数确实不同。

“你以为你的身份够?”

夏侯琢看了看倒下去的尸体,四周的人都已经吓得面无血色,谁能想到,以俞先生的身份主动上前道歉,他居然把俞先生一刀砍死了。

夏侯琢看向宋先生问道:“现在两清了吗?”

宋先生的牙齿都已经咬出了血。

“夏侯公子,你走吧,一己堂以后再也不会接和李叱有关的生意。”

最终,宋先生低头。

夏侯琢走到宋先生面前,近在咫尺的站在那,他看着宋先生的眼睛问了一句,更加咄咄逼人。

“我不是很理解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不是两清了?”

宋先生猛的抬头看向夏侯琢的眼睛,对视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宋先生缓缓吐出一口气,他点了点头道:“是的,夏侯公子,两清了。”

夏侯琢道:“那就好,不为难吧?”

宋先生回答:“不为难。”

夏侯琢把长刀随手一扔:“刀留在你们这把,找地方挂起来,随时都能看看,这把刀在这,你们还能有个警醒,下三滥的生意就是下三滥的生意,装的再有格调,也是下三滥。”

他大步出门。

果不其然,门外武备军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多,而此时,得到消息说夏侯琢进了一己堂并且开始杀人,武备将军府的姜将军已经在骑马赶来的路上。

夏侯琢出了门后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天色已经亮了起来,那红彤彤的朝阳一点儿都不温暖,早晨的寒气那么重,可是他却不觉得寒冷,四周的人看向他的眼神,仿佛在说这寒气是来自于他。

夏侯琢登上马车,坐下来,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真的不想以羽亲王儿子的身份做什么事,可是他发现最终还是这个身份管用,而这样做事的方式,就是他父亲羽亲王杨迹形做事的方式。

夏侯琢的马车离开,一己堂里一片寂静。

许久之后,一己堂里传出来一声嘶吼,撕心裂肺一般的嘶吼。

往日里看起来风度儒雅,甚至又三分仙风道骨的宋先生啊的喊了一声,额头上的青筋都绷了起来。

“大主事......”

一群人看向宋先生,有人张了张嘴,可是后边的话却说不出口。

还能说什么?

这是一己堂从建立以来的奇耻大辱,他们被屠杀了两次,可是现在却不得不低下头,认了。

“大主事......”

宋东竹小心翼翼的过来,尽量声音很轻 的说道:“你,回屋去歇歇吧,这里我们来处理。”

“你们来处理?!”

宋先生抬手在宋东竹的脸上扇了一下,这一下势大力沉,直接打的宋东竹半边脸都红了起来。

“为了蝇头小利,不计后果,我就不该把堂口的事交给你们!”

宋先生喊了一声。

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良久之后,宋先生一摆手:“都散去吧,以后没有一己堂了,我没有脸,你们也没有脸,自此之后,你们各自求生。”

他颓然转身,想着这一己堂不要也罢了,大不了以后重整旗鼓,再造一个一己堂就是。

他看了一眼地上尸首分离的俞先生,想着你为何如此的白痴?我把生意交给你打理,你为了这区区四百里银子,却把我的堂口都搭进去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迈步要离开。

就在这时候,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从外边传来,然后就看到原本在外边大街上戒备着的武备军士兵开始迅速撤离,武备军的身影才刚刚离开,一队一队整齐肃穆的大楚府兵就到了。

这些府兵迅速的把一己堂前后围起来,两侧的大街也都已经彻底封住。

一辆马车在一己堂门口停下来,两个仆人迅速的弯下腰,扶着马车里的人下来。

羽亲王刚刚进城就得到了这消息,他下令大军直接开到一己堂。

在羽亲王身后,节度使曾凌同样一脸阴沉的跟着走进来。

羽亲王进门之后看了看,宋先生立刻就跪了下去。

“草民拜见王爷。”

仆从过去搬了两把椅子过来,羽亲王和曾凌坐下来,这不算进了正堂,因为他俩是在门口坐下来的。

“我儿刚过来过?”

羽亲王问。

宋先生不敢不回答,跪在那说道:“是,是的......夏侯公子刚过来过。”

羽亲王又问:“他是来杀人的?”

宋先生连忙回答:“是,杀了一己堂内不少人,堂内主事俞严也被夏侯公子所杀......”

羽亲王再问:“听说你们还手了?”

宋先生的头皮一下子就炸了。

他跪在那不住的磕头,像是之前王登给夏侯琢磕头的时候一模一样,他一下一下的磕,每一下都撞在地板上。

“王爷,没有啊王爷,夏侯公子来,没有人敢阻拦,更没有人敢还手。”

羽亲王看了看他,闭上眼睛。

节度使曾凌立刻明白了羽亲王的意思,他伸手往前指了指:“屠了。”

“杀!”

大群府兵甲士冲进一己堂内,羽箭,连弩,好像暴雨一样泼洒出去,堂口里的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还会有一次屠杀,而这次才是真真正正的屠杀。

数不清的甲士碾压向前,羽箭开路,长刀席卷,这些杀手往四面八方逃走,然而怎么可能逃走呢?

整个一己堂都已经被府兵围的水泄不通,跳墙出去的,还没有落地就被射成了刺猬。

府兵开始在一己堂内见人就杀,不管是杀手还是伙计,就算是后厨的人也一样,没有一个能逃出屠杀。

足足半个时辰,府兵在一己堂里来来回回又搜寻了几遍,确定一个活口都么有这才整队撤出去。

羽亲王起身,看了一眼被射成刺猬的宋先生,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儿做事,还是不够彻底,可以不做,但做了就要杀绝。”

他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曾大人,一己堂这地面,收了吧,所有账册存银,都送到王府。”

曾凌俯身:“尊王爷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