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九十九章 合理

不让江山 知白 763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周掌柜出手的时机好的似乎完全防不住,而他的表演也格外精彩。

哪怕就是张汤,在某个瞬间,也有了动摇,在思考这个周掌柜是否真的与山河印无关。

在县令胡南昇怒斥周掌柜不许他胡乱发问的时候,周掌柜还在唯唯诺诺。

可下一息,他袖中所藏的短刃已经刺向张汤的咽喉。

张汤足够狠,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己。

但他的武艺,不能说稀松平常,可以说是一点儿不会。

电光火石之间,一剑寒芒。

剑光在张汤的咽喉前边亮起来,像是一朵电光梅花。

璀璨,夺目,甚至让人错觉虚幻。

当的一声,短刃被一剑荡开。

紧跟着,这电光梅花往前一抖,直奔周掌柜的咽喉。

周掌柜显然知道早云间的实力,所以在出手之后立刻后撤,连续翻了几个跟头,人已经在数丈之外。

他停下来,再看时,眼睛骤然睁大。

张汤还坐在那把椅子上,书册还在他手中,可是一把匕首刺中了张汤的脖子。

县令胡南昇的手握着那把匕首,他站在张汤不远处,表情有些奇怪。

因为他的心口多了一把剑。

在早云间出手的一瞬间,他就出手杀张汤。

本以为早云间会追击周掌柜,谁想到,早云间在一剑逼退周掌柜后,下一剑刺的就是胡南昇的心脏。

如果再发一分力,匕首也会刺穿张汤的脖子,可是只差了这一分力。

在心口被刺穿的那一刹那,胡南昇的力气一空。

早云间一剑刺中,然后如蹬墙后翻的动作一样,一脚踹在胡南昇心口,身子后翻回来,又护在张唐山身前。

胡南昇被踹飞了出去,剑也顺势抽了出来,在身体和剑分离的那一瞬间,剑尖上的一滴血还挂在那,没有马上掉下去。

早云间道:“请大人暂避。”

张汤往外边看了看,自然是看不到院墙外,可是却听的到嘈杂的脚步声。

“避不开,是我大意了。”

张汤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们早就在这给我挖了坑,这芦县就是他们为我选好的坟。”

他看向早云间:“给我一件兵器。”

早云间从腰畔摘下来一把短刀向后递给张汤,张汤伸手接过来看了看,这刀鞘上的廷尉字样,显得那么迷人。

他的手在刀鞘上轻轻的抚过。

无论如何,他一个茶楼的小伙计,也到过这般高度,也曾让人如此敬畏。

“世上那么多人要杀张汤。”

张汤笑了笑:“这是张汤的荣耀。”

早云间手指上扣着一个响笛,屈指一弹,那响笛随即飞上高空,发出极尖锐的声音,能传出去很远。

如今廷尉军黑甲大部分在县衙那边,胡南昇的家里只有十几个护卫在。

院子外边,声音越来越大,院子里的廷尉军士兵往四周看着,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他们全都一样,面对院墙之外,左手拿着连弩,右手握着横刀。

就在这时候,院墙外边忽然传来呼的一声,沉闷且急促。

“小心!”

有人立刻喊了一声。

无数点燃了的火把朝着院子里扔进来,飞的到处都是。

廷尉军纷纷用刀将火把劈开,可是飞进来的火把实在太多,有的人被打中,身上立刻冒起来一层火星。

火把飞进来至少有数百,已经有地方被点燃。

在烟雾中,院墙外边数不清的黑衣人翻进来,都用黑巾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片刻之间,十几名廷尉军立刻收缩防御的范围,十几个人在张汤身前组成一道防线。

黑衣人手里的装备也不弱,他们见廷尉军后撤设防,立刻将背后挂着的连弩摘下来,朝着人墙点射。

廷尉军用连弩还击,弩箭在半空之中往来交织。

黑衣人在一个一个倒下去,廷尉军也在一个一个倒下去。

持续了片刻,双方的连弩都已经打空,院子里倒下了一地的黑衣人,死伤数十。

只有周掌柜躲在最后,没有被连弩击杀。

而十几名廷尉军也都倒了下去,每个人身上都中了不止一箭,有四五个中箭未死,还强撑着想要起身。

就在这时候,院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边推开。

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男人缓步进来,天气还冷,他身上穿了一件月白色的长衫,似乎有些单薄。

可是看起来,寒气对他好像没有任何影响。

他穿过满地的尸体,看了看周围倒下去的那些刺客,眼神里有些淡淡的敬意。

“廷尉军,名不虚传。”

中年男人走到距离张汤大概三四丈左右停下,他抱了抱拳:“陆陵人慕风流,拜见千办大人。”

在他身后,大批的黑衣人鱼贯而入,很快就把院子都要挤满了。

这些黑衣人进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地上受伤未死的黑衣人杀了。

这里人数如此众多,所以从现在来看,留在县衙那边的廷尉军黑甲,怕是也支援不过来。

张汤道:“为了杀我张汤,真的是辛苦你了。”

慕风流道:“实在是不敢大意,不杀张大人,冀州治内多少人都睡不着觉。”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赞叹道:“大人名不虚传,虽然情报上已经写的清楚,大人还未到弱冠之年,且出身不过一茶楼小二,但今日一见,还是让我很吃惊。”

张汤看着他问:“你们为了杀我,动用了多少人手?”

慕风流道:“这边调集过来的人,大概有五百余,县衙那边还在围攻,暂时不可破,不过那边不重要,只要堵着黑甲无法过来救援即可,那边动用了能有千余人。”

张汤思考了片刻,忽然笑了。

“这可算是一场战争。”

慕风流道:“张大人似乎有些得意?”

张汤反问:“不该得意?”

他看向早云间说道:“你可退去,以你武艺他们留不住,回到冀州之后,在我王面前替我禀告,张汤虽只行权两月余,但已尽臣下之责。”

他起身走向慕风流:“你们现在可以动手了。”

早云间横跨一步,将张汤挡住。

慕风流笑道:“不急,我想试试。”

张汤淡淡的问道:“想试试能不能收买我?”

慕风流道:“张大人可能还不是很了解山河印的能力,我在这里给你大概解释一下。”

他扫视了一圈的尸体,笑了笑道:“死了很多人,但是如果张大人愿意,这些人会和没死一模一样,这里的事,也可以完全没发生一样。”

张汤摇头道:“你这话说的毫无逻辑可言,数百廷尉军战没,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吗?”

慕风流道:“自然不能,但可以让事情变得有趣起来。”

他看着张汤说道:“数百廷尉军战没,大人没死,而大人又不会武 艺,所以这就一定说不过去。”

“那么......”

他看向早云间:“如果这位廷尉军百办大人也没死的话,似乎就说的通了,他拼死保护大人杀出重围,只有两位九死一生的逃回冀州,宁王应该不会怀疑。”

张汤想了想,点头:“确实不会怀疑,但你如何说通我,又如何说通他?”

慕风流看向早云间:“两个月来,百办大人为张大人破解刺杀数十次,手刃刺客数十人,这等本事,我格外钦佩。”

早云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慕风流。

慕风流继续说道:“所以我特意查了查百办大人,才得知百办大人身世坎坷,早年间,百办大人家境优渥,曾是岑州首富之家。”

“可是后来,百办大人家里的票号忽然间就破败了,百办大人父亲最信任的生意上的朋友,先是以做生意急需大量现银为由,从你家中票号借走几乎全部存银,说是半月归还。”

“然后这位朋友,怂恿大批商人来你家中取现,结果因为拿不出银子,百办大人的父亲被活活逼死。”

“家境一下子就坏了,你母亲带着你逃亡,东躲西藏,把你托付给你父亲的另一位旧友之后,就追随你父亲去了。”

“你父亲那位旧友为了帮你报仇,耗尽家财,请人教你武艺,可等你武艺有成,再去寻仇,却怎么都查不到那仇人去向。”

“家中的票号早已没了,连房屋都已经废弃,你穷尽心思,却无能为力,所以你投入廷尉军中,应该是想借廷尉军的力量帮你调查。”

说到这,慕风流回头吩咐道:“让郭竹年进来。”

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脸色惨白的进来,因为害怕,走路的时候都在发抖。

慕风流指了指后-进来的这个人:“百办大人,你离家逃亡的时候大概七八岁,应该已有记忆,所以不会忘了仇人模样吧?”

“这个人,和你父亲称兄道弟,你父亲把他视为知己,他经常到你家中吃饭,那时候你对他,也极为信赖吧。”

当早云间看向郭竹年的时候,眼睛里的杀意已经快要溢出来一样。

“如果......”

慕风流笑着说道:“如果张大人体恤属下,应该替早云间也多想想。”

他指向郭竹年:“你只要愿意成为山河印的人,不管你想得到什么,都能得到,最主要的是,不会让你去谋害宁王,反而还会不遗余力的支持你辅佐宁王。”

“杀了郭竹年,百办大人大仇得报,张大人你们两个互相帮助,宁王又岂会怀疑?”

张汤看向早云间:“你......”

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说不出口。

那是杀父大仇,他没法去劝。

早云间用剑指了指慕风流:“你把郭竹年送过来,其他人不准靠近。”

慕风流就知道早云间抗拒不了这种事,于是推了郭竹年一把。

“走吧。”

郭竹年的表情,显然是绝望到了极致,可是又不敢反抗,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被人攥着,比他生死还要重要。

慕风流推着郭竹年走到早云间面前,早云间极力压制着情绪问道:“为何?”

郭竹年下意识的看了看慕风流,没敢回答。

早云间连续深呼吸几次,然后看向慕风流道:“我了解张大人,他无欲无求,你们收买不了,威胁不了。”

慕风流道:“所以呢?”

早云间忽然出手,一剑扫过杀父仇人郭竹年的咽喉,然后猛的回身,又一剑刺穿了张汤的身体。

“所以他们都死了,我自己回去更合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