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二十四章 心有所感

不让江山 知白 734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烹茶不烹茶的不重要,大家都有茶可以喝才重要,而沈如盏也并不是认输了。

若以为她认输了的人,大概没有想明白,她在和高希宁这一番谈话中精妙的故技重施。

她之前对李叱的态度就是刻意冷淡,等到关键的时候再表现出关键的作用。

用她自己的话说,这种策略叫做欲扬先抑。

刚刚,她只是又做了一遍而已。

先用一种看起来稍显冷淡,也有些尖锐刻薄的话去讥讽了一下李叱。

于是有了高希宁对她说的那番话,这是一种很必然的反应,都在她预料之内。

然后她用沉思来表现出自己醒悟过来,然后用一句好在我也读过烹茶的书,来对高希宁表示认可。

这是比两个人见面后,上来就直接谈条件说事情的态度,会让人觉得更好一些。

沈如盏一直都在说自己是一个商人,所以她总是用经商的眼界来看待问题。

比如谈合作。

一上来就表现出一种......好吧,我很愿意的态度,其实远远不如表现出一种......好吧,你争取到我了的态度。

一上来就表示我愿意,你的谈判对手会觉得太轻松,让人觉得轻易得到的,也许会不被重视。

而让人觉得是你争取到了我,这就给对手一种满足感,让对手以为是对手自己的能力。

所以沈如盏离开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开心,而高希宁看起来也很开心。

沈如盏离开车马行之后不久,夏侯玉立就出现在高希宁身边,她是比较担心高希宁不安全,因为高希宁的武艺确实......那样吧。

所以整个过程,夏侯玉立就一直都在茶室里屋坐着,两个人的对话她都听到了,可以说一字不漏。

“你真厉害。”

夏侯玉立道:“居然让沈如盏这样的女人哑口无言。”

高希宁笑了笑道:“她才是很厉害,哑口无言是她故意装出来的,她是想让我觉得,她一开始不愿意,后来愿意,是被我用实力说服才愿意的。”

夏侯玉立一怔,她是实在没有听出来。

高希宁挑了挑眉,笑道:“我也很厉害,因为我让她信了,是我争取到她的。”

夏侯玉立眨了眨眼睛,她仔细回忆了一下高希宁和沈如盏的对话,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这么多。

她自言自语了一句:“你们都是神仙吗?”

高希宁背着手,甩着马尾辫往前走。

她笑着说道:“就算我们都是神仙,我也是比较年轻的那个神仙。”

夏侯玉立跟着笑起来。

“噫。”

她说:“谁还不是了。”

车马行外,沈如盏登上马车,而她的护卫吕青鸾则坐在了车前边,一甩马鞭,马车缓缓启动。

走在半路上,吕青鸾忍不住问了一句:“东主,还顺利吗?”

马车里的沈如盏笑了笑道:“事情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了好玩的人,我喜欢那个聪明到了极致的小姑娘,她真的太招人喜欢了,她知道怎么让人心里舒服起来,而且还表现的很自然。”

沈如盏闭上眼睛,嘴角却依然带着笑。

“我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很轻松,彼此也会都很满足......回去之后你告诉伙计,准备出来一批伤药,最迟明天下午就要送到车马行来,送过来的人要说清楚,这是我给我妹妹高希宁补的见面礼,另外,我昨天刚买回来的那一对金饰也给她送过来。”

沈如盏从来都不会买玉器之类的东西,她若要买首饰,只买金的。

在她眼里看来,不管是古玩玉器,还是珍珠宝石,又或是其他什么看似名贵的东西,都不如黄金,黄金可以带给她的快乐,其他东西完全不可能带来。

人笑她庸俗,她笑人无知。

吕青鸾从沈如盏的语气中就听得出来她的愉悦,所以也跟着笑了起来。

“东主,好像是遇到对手了。”

“不是对手。”

沈如盏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道:“是同类,迄今为止,我发现的第一个同类。”

与此同时,罗境的将军府。

这个战场上所向无敌的少年将军,坐在校场上看着士兵们在烤羊,气味已经远远的飘了过来,让人觉得很有食欲。

罗境却在沉思之中,他该怎么做才能应付曾凌?

曾凌必然会有所举动,可是这个举动以罗境的心智还猜不到具体会是什么,又会在什么时候来。

他现在想的是,罗境会不会直接撕破脸,如果此时此刻罗境调集冀州军围攻他的虎豹骑,那么自己也许根本杀不出去冀州城。

他的虎豹骑在平原上可以纵横驰骋,杀敌如砍瓜切菜,可是在冀州城里,大闷罐一样的地方,虎豹骑会被无数倍的冀州军按住打,再凶悍也挡不住围杀。

就在这时候,外边当值的士兵快步跑过来,手里拿着一封信,跑到罗境身前后行了一个军礼。

“将军,有人送来一封信,说是永宁通远车马行的当家李叱派他送来的。”

罗境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睛就亮了起来,他就知道,李叱一定会找他。

对手的对手,可能是朋友。

他把信打开之后看了看,于是眼神里的那种光亮就越发明显起来。

“来人。”

罗境吩咐了一声:“分派两个任务,第一个,派人去车马行,就说我明日要去登门拜访,第二个,派人去采买一些礼物,贵重一些的。”

说完后他起身,舒展了一下双臂,觉得浑身上下都轻松了许多许多,迈步朝着士兵们烤羊的地方走了过去。

车马行里。

夏侯玉立和高希宁两个人从后院过来,离着还远就看到李叱和唐匹敌勾肩搭背的跑了,像是刚刚把余九龄怎么样了,占了便宜就跑的那种。

余九龄则一个人蹲在那看着脚边,九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好像被人往脚上洒了一泡尿似的。

神雕扭着它那傲人的屁股走远了,应该是对余九龄也有些嫌弃,还挺明显的。

如果此时高希宁她们俩知道确实是神雕在余九龄脚边撒了一泡尿的话,大概会想到一定是因为余九龄说了些什么。

李叱和唐匹敌都嫌弃的跑开了,而神雕对余九龄的话并不是很在意,并且撒了泡尿。

就在这时候苑佳蓓和刘英媛也从外边采买东西回来,看到高希宁和夏侯玉立之后,两个人顿时笑着跑过来,像是两只快乐的小燕子。

高希宁的好朋友若凌刚刚把燕先生留在这的衣服洗了一些,怀里拿着洗干净的衣服准备放到燕先生屋子里去。

走到这,看到那四个小姑娘站在那看着远处李叱和唐匹敌勾肩搭背的走,还都在没心没肺的笑,于是若凌姑娘心有所感。

“鸳鸳相抱何时了,鸯在一边看着笑。”

若凌摇了摇头,抱着衣服走了。

她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还是四只鸯。”

与此同时,四页书院。

高院长的书房里 ,燕先生规规矩矩的站在那等着高院长说话,而高院长似乎是在想该怎么开头。

“青之。”

“学生在。”

听到高院长开口,燕青之连忙应了一声。

高院长笑了笑道:“别那么拘谨,坐下来聊,也不是很严肃的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所以想问问你的态度。”

燕先生在那一瞬间想着究竟是什么事,让高院长这样欲言又止的,难不成......和我有关?

燕先生又想到,能是什么和我有关的事?还要高院长亲自过问,那是不是和高院长也有关?

总不能是......总不能是高院长大概听说了若凌姑娘的事吧。

若凌姑娘确实很贤惠温柔,但是他和若凌姑娘也真的是没有什么事呢啊。

他此时心里一遍一遍的念叨着,院长大人啊,别提若凌,别提若凌,别提若凌。

“关于宁儿......”

高院长一开口,燕先生立刻就松了口气,特别明显的松了口气。

燕先生连忙接了一句:“怎么了?”

高院长道:“虽然李叱自己当面向我提亲了,可终究还是要有媒妁之言才显得正式一些,所以我在想......”

燕先生立刻就懂了:“先生的意思是,让我来做这个媒人,由我来张罗一下正式提亲的事,还有之后定亲和成亲的事。”

高院长点了点头道:“你也看得出来,那两个小家伙,大概已经是一个非她不娶一个非他不嫁,可是人言可畏,若还没有一个正经名分,外人知道了宁儿一直都在车马行里住着,还是会说三道四。”

“学生明白了。”

燕先生道:“我今天还有几堂课,等晚上回车马行的时候,我和他们两个把这事好好说一说。”

高院长点了点头:“那就好了,有你操持,我心里也就踏实下来。”

高院长也显然松了口气,特别明显的松了口气,他心里很开心,因为......没提若凌,没提若凌,没提若凌。

两个男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然后都笑起来,于是都觉得,正事谈完了,若是此时不闲聊几句就会显得稍稍尴尬了些。

所以轻松下来的高院长,用很轻松的语气问了一句。

“我听闻,若凌似乎对你很好?我这几日在车马行里住着也看的出来,她对你极为照顾,连你的衣服都是她经常拿去洗了?”

燕青之:“......”

此时此刻,燕青之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把这个话题遮掩过去?

而且这种遮掩,必须要快准狠,如果不能一击命中的话,可能高院长很快就会把话题转移回来,毕竟在高院长看来,若凌姑娘也是他的家人。

高希宁和若凌一直都在一起,说是差不多同时长大的也不算太过。

那两个女孩子情同姐妹,高院长自然也清楚。

所以燕青之沉默了片刻后,忽然抬起头看向高院长问道:“院长大人,你有没有打算过续弦?”

果然,高院长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你这是胡说八道什么!我都什么年纪了,哪里还有这样的心思!”

燕青之一看到高院长这个反应就开心了,特别开心。

“其实院长大人年纪也不算很大,身边若是有个人照顾你,不管是学生,还是晚辈,心里也都会觉得踏实些。”

高院长眼睛微微一眯,他问:“你是因为最近有若凌照顾,所以心有所感?”

燕青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