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我也喜欢啊

不让江山 知白 696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梅园。

李叱说完了采买食盐的事之后,沈如盏这样聪明的女人,瞬间就理顺了其中的关键。

如果李叱不这样做,谢家后续怎么继续表现诚意?

所以她真的是对李叱佩服的不得了,一个如李叱这样年纪的男人,却好像已经把别人几辈子的人生经历都装在脑子里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说李叱像是一个老妖怪,在上一世就已经尝遍了人生百味。

她思考这些的时候,李叱已经走到客厅那边,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地图。

宁军已经占据的地方,都详细的在这地图上体现出来,包括荆州。

栾唐在来豫州时候没有献上的地图,在谢秀投靠过来之后,这地图也已经到了李叱手里。

“杨玄机不会看着谢家投靠过来。”

李叱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后回头看向余九龄:“加急,给在河南岸大营的夏侯送信,让他带三军兵力往谢秀那边靠一靠,让尉迟光明带他的两军兵马往天命军安暖所部的侧翼靠一靠,让澹台压境带他的两军兵力往安暖所部的背后切过去。”

余九龄有些吃惊:“为何突然就要打仗了?”

李叱道:“你派人去传令,夏侯自然明白。”

沈如盏不懂什么是兵法,也不知道仗该怎么打,以前在西疆的时候,她在乎的那个男人,每次说到如何领兵作战的那一刻都会显得那么神采奕奕。

可是她确实听不大懂,但她能理解男人的那种自豪和成就感。

此时李叱所展现出来的样子,是更为自信。

他人在豫州,可是视线已经放倒了荆州之内。

余九龄连忙安排人去给在河南岸大营的夏侯琢送信,他自己却不理解为什么突然要安排兵马动一动。

之前不是说过了么,这个冬天不会打的起来。

然而这战场上的事哪有一成不变的时候,今日这般,明日就那般。

李叱派人给夏侯琢传令的这天是大年初三,整个豫州城里热闹非凡。

前几天来的人就已经超过十万之数,过了年之后来豫州城里看灯会的百姓数量,怕是可能翻了一倍。

李叱这几日一直都住在廷尉府,每天到很晚的时候才能等到高希宁回来。

他会给高希宁准备好热水,准备好晚饭,准备好一个不能被那仨老头看到的拥抱。

高希宁一天下来处理的事情那么多,会很疲惫,可是每一次看到李叱在等她的时候,嘴角都会扬起那么幸福满足的笑。

那三位小姑娘看到了,反正是越看李叱越顺眼。

这天下哪有这样的男人,已经贵为一方霸主,坐拥中原半数江山,却每天都会为女人准备热水准备热饭。

第二天一早,李叱起床后在后院里练功,神雕就和他捣乱,他打拳,神雕围着他乱转,比狗还狗。

高希宁起来的稍稍晚了些,梳妆之后出门,却发现李叱如同有分身一样,已经端着吴婶早起为他们准备的早饭过来。

一万热乎乎的面条,飘着三两个油点,五六个葱花,点缀着那个圆圆扁扁的荷包蛋。

饭还没吃完,外边就有廷尉快步进来,俯身禀告说,一个叫谢怀南的人,求见都廷尉大人。

李叱噗的一声就笑了。

他不见谢怀南的这几天,这位谢家的二号人物在豫州城里,已经走动拜访了许多人。

高希宁问:“见不见?”

李叱道:“见一下吧。”

高希宁嗯了一声:“那我去客厅等他。”

她指了指自己没吃完的面,李叱把她的碗端起来三口两口吃了,然后一仰脖把碗里的汤也喝的一滴不剩。

坐在对面的长眉道人叹了口气,看向高院长,高院长不知道为什么也叹了口气。

两个人只是叹息,老张真人却自言自语了一句:“看把人家孩子馋的,从这碗剩下的面汤里找滋味。”

这就有些为老不尊了哈。

李叱白了那仨老头一眼,眼神里的怨念是那么清晰可见,那意思是......怪谁?

不多时,客厅。

谢怀南一进门,就朝着高希宁俯身施礼:“庭阳人谢怀南,拜见都廷尉大人。”

他身上自然是有功名也有爵位,他在谢家排行第九,但实际上是嫡三子,就算不能继承公爵之位,楚皇帝也会给他一个很显赫的侯爵。

然而这是宁王的地方,不是朝廷的地方,朝廷的册封在宁王这似乎也没太大的价值。

如果不是李叱喜欢极了那个宁字,大楚皇帝封的宁王李叱都不想要。

“谢先生请坐。”

高希宁起身相迎。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之后,谢怀南随即说明了来意。

“昨日得知廷尉府在查一桩命案,这事我知情,没能及时过来告知,确实很失礼。”

谢怀南道:“我到了豫州之后不久,杨玄机的谍子就跟了上来,在城南他们动手的时候,我手下护卫与他们打了起来,杀了一人,没来得及处理,就被巡城的官兵发现了。”

高希宁道:“原来如此。”

她就觉得死的个人有些蹊跷,在那人身上没有找到任何身份凭证,从死者的双手判断是习武之人,尤其是右手上,是常年练兵器留下的老茧。

谢怀南道:“我已经把人都带过来了,就留在廷尉府门外,都廷尉大人可以让人把他们押进廷尉府,人数不算少,所以需要多安排一些人手。”

高希宁看向门外:“蓓儿进来。”

最近一直跟着高希宁的苑佳蓓迈步进门,不得不说的是,这一身黑色锦衣,让她们几个女孩子看起来是那般的英姿飒爽。

苑佳蓓本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比起刘英媛来说性子还要温柔,肤色又白,长相娇小可爱。

偏偏如此,配上这一身黑色锦衣,真的是别有一番韵味。

“你带上人去把外边的犯人都带进刑房,请副都廷尉过来问话。”

苑佳蓓随即俯身:“是。”

她转身出门,一招手,带着她麾下的廷尉往大门外走了过去。

安排妥当之后,谢怀南起身道:“毕竟是命案,给都廷尉大人添麻烦了,死者虽然是杨玄机那边的密谍,但我也早该通报才对。”

他回身看向随从,随从立刻捧着盒子进门。

谢怀南道:“我从家里出发的时候,和我妻子聊起来,她知道我定会来拜访都廷尉大人,于是准备了一件礼物。”

谢怀南把盒子接过来,双手捧着放在高希宁的桌子上。

“大概在十三四年前,谢家里出了一位女将军,是我姑姑,官至正四品将军,领兵作战十年后才回到家里隐居,这盒子里边的东西,是我父亲那时候想尽办 法给我姑姑打造的一件凤麟甲。”

谢怀南把盒子打开,里边是一件散发着淡淡金属光滑的软甲。

其轻薄,就如同一件贴身的衣服一样,可是这件东西,刀砍剑刺都不可破。

此时李叱就在后边坐着,听到这些话后,他都忍不住在心里夸了夸这谢怀南。

此人行事,真的是滴水不漏,且不让人厌恶。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送什么礼物,皆有学问。

这件凤麟甲送给高希宁,就算是高希宁想婉拒,李叱都会把东西收下来。

李叱也给高希宁做了软甲,可是没有极好的匠人,暂时也没有绝好的材料,所以做出来的东西就显得稍显厚重了些。

女孩子爱美,不太喜欢穿。

在幽山国地宫里发现的玉甲,也很轻薄,但那是甲片组成,穿在衣服里边不好看。

女人们对于好看两个字的执念,简直不能撼动。

这件凤麟甲看起来如此的柔软轻薄,外边套上一件正常的衣服,完全看不出来。

李叱心里想着,这个谢怀南,真的是把送礼送到了一定的境界。

等到谢怀南告辞离开之后,李叱从后边出来,高希宁看到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于是后退了两步。

李叱走到门口,伸手从廷尉手中要过来一把横刀,将那件凤麟甲放在桌子上,一刀斩落。

凤麟甲上立刻就出现了一条笔直的刀痕,可是把凤麟甲拿起来抖一抖,那刀痕随之不见。

这般巧夺天工的东西,说是至宝也不为过。

“好东西。”

李叱把凤麟甲挂在衣服架子上,又要过来一把连弩,朝着凤麟甲一阵点射,十二支弩箭打完,凤麟甲上坑坑点点,可是把它取来一抖,那坑坑点点就又被抖平了。

高希宁看着李叱,抿着嘴儿笑。

又两天后,谢怀南接到宁王府派人送来的通知,说是宁王已经回来,问他何时有空去见一见。

谢怀南听到消息后连忙致谢,亲自把送信的人送到家门外。

他抬起头看向天空,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谢七兮问:“九叔,这次算是成了吧。”

谢怀南嗯了一声。

谢七兮有些不解的问:“九叔为何这样上心,我可知道的,咱们家里派人和杨玄机接触,九叔都没有想过去见一见,这次来豫州城,九叔这般事事亲力亲为......”

她话还没有说完,谢怀南就笑着反问了一句:“你在豫州城时间久,豫州城的变化你比我看得准,那你觉得是原来的豫州好,还是现在的豫州好?”

谢七兮立刻回答:“当然是现在的好。”

谢怀南笑了起来。

他转身往院子里走:“我也喜欢啊......走在路上,不会有山贼土匪拦你,走到街道上,再黑也不怕会有歹徒,小孩子背着书包从学堂里回到家,桌子上已经有热乎乎的饭菜。”

“我也喜欢啊,那戏文唱词里的故事,不再都是悲壮的,而是听了会让人觉得这人间真美,说书人的惊堂木一响,第一句词是......且说那外寇已有多年不敢入侵,可我朝廷兵马却准备打出去了。”

“我也喜欢啊......”

他看了一眼谢七兮:“少有所养,老有所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