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四十四章 发大招吧

不让江山 知白 497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听到韩画眉说出给了这两个字之后,表情就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他笑着对韩画眉说道:“贵宝行真的是实力雄厚。”

韩画眉听到这句话后忽然间反应过来,这么多银子直接拿出来的话,确实显得有些张扬。

可是,第一这些字极有可能真的是他师门前后七代的真品,如果是的话,那绝非是用多少银子可以衡量出来的价值。

其次是因为他倒也不怎么担心十几万两银子出去,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运宝斋可以说是豫州城里字画行业的翘楚,但经营的范围也不仅仅是字画。

运宝斋里那三十几位先生,其中有小一半的人负责的是其他东西的鉴定。

各种珍玩物品,拿到运宝斋来鉴定同样也是权威。

比如你有一件东西要出手,你说是诸国战乱时期的,可是买家看了看就说是周朝末年的。

两个人僵持不下怎么办?豫州城里,能让买卖双方都能服气的地方,就是运宝斋。

这个行业的暴利,寻常百姓并不了解。

比如还是这件东西,如果是周朝末年的,大概值一万两银子,如果是诸国战乱时期的,最少也值十万两银子。

这种东西的差别就是如此之大,而运宝斋具备这样的权威地位,所以可以认为,运宝斋说值一万两那就是一万两,说值十万两那就是十万两。

但是,不管是一万两还是十万两,运宝斋都要收一成的鉴定费用。

所以这种东西当然是越贵越好,越贵运宝斋的收入就越大。

如果你是一个卖家,你手里的东西按照市面价值也就是一万两左右。

但是你托人找到运宝斋这边的鉴定先生,许诺说只要卖出去十万两,我就拿五万两,另外五万两都可以给运宝斋,而不是给一成的鉴定费用。

那么你猜,运宝斋的鉴定先生有几成可能会不顾职业道德?

而运宝斋在豫州城里也直接收这些珍宝,如果财力不雄厚的话,怎么可能收的起。

而这正是缉事司当时做出的一个还算巧妙的安排,用运宝斋来洗干净他们的财产。

当然,这和运宝斋如何鉴定宝物就是两码事了。

打个比方,就说缉事司在豫州的大头目雁北城,如果他想把缉事司获取来的财产转移成自己的,那么该如何操作?

就突然有一天吧,雁北城很幸运的在大街上碰到了一个邋里邋遢的叫花子。

但他就发现这叫花子要饭的那个碗有点意思,于是抱着试试看碰碰运气的心理,花了五两银子把这饭碗买了下来。

叫花子一个破碗卖了五两,自然欢天喜地。

然后雁北城拿着这个碗到了运宝斋请这里的先生坚定一下,先生看了一眼就大为震惊,表现出不可思议的样子。

他似乎是不敢一个人做决定,立刻请来运宝斋中其他的鉴定先生一起过目。

这时候,几位德高望重的先生在看过之后脸色全都变得凝重起来,然后还要凑到一起窃窃私语一阵子,说话的时候最好再时不时的看看那碗,看看雁北城。

最终他们经过商量后得出结论,这个碗,居然是上古神话时期的东西,无法估算其价值。

雁北城当然喜出望外,于是就顺口问了问,这东西运宝斋收不收。

运宝斋当然想收,如此宝物,不想收才怪。

可是几位先生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了一会儿,一脸心疼又遗憾的表示无能为力。

因为什么呢......因为运宝斋财力不足,确实收不起。

这时候雁北城就显得有些失望了,于是运宝斋的人就给他出了一个主意。

这东西价值连 李叱道:“说计划。”

李叱连忙嗯了一声后说道:“现在已经足以证明,韩画眉对于嵩明先生的东西,已经到了近乎痴迷的地步,所以只要一直能打出嵩明先生的牌,咱们就能一直从韩画眉手里骗银子出来。”

夏侯玉立问道:“为何不直接安排廷尉军的人把那运宝斋抄了,如此费事,莫非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李叱笑道:“运宝斋这样的地方,有现银二十万两左右,我觉得已是极限。”

他拍了拍屁股下边的大箱子:“可是雁北城在豫州被咱们拿下之后,他那样谨慎小心的一个人,为了自保,也断开了和运宝斋之间大部分联络。”

“所以其实雁北城也不是很清楚,运宝斋到底有多少存银,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人都是有私念的。”

夏侯玉立:“这和人都有思念有什么关系?雁北城思念谁?你......思念过谁?”

李叱:“私心,私心,是我用词让你误会了。”

夏侯玉立的脸又微微红了一下,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别的地方。

李叱这个白痴,如果他是个真正的渣男,此时一定会对夏侯玉立说,在某人离开冀州去了幽州之后,我确实是有那么一丢丢思念。

若他说了这句话,以夏侯玉立现在的防御力,怕是已经被攻破了。

如果把渣男分成两种,一种可以叫做花心渣男,一种叫做痴心渣男。

李叱就是后者,因为自身过于出色而触发了被动渣的技能。

当然李叱才不会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只想搞两件事,搞钱和搞高希宁。

李叱继续解释道:“运宝斋里有一个人,身份地位只比雁北城低一些,这是刘崇信做事的套路。”

“他安排了雁北城来豫州城里监视曹家,但他又担心雁北城也被曹家收买,所以安排了一个很神秘的人到运宝斋里做事,这个人是谁,连雁北城都不知道。”

“所以雁北城确定,运宝斋里的大部分钱财,其实都被这个神秘的人给转移藏了起来。”

李叱看向夏侯玉立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我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的那个想法,这个神秘的人不挖出来终究是隐患,他一定藏的很深,比雁北城要深。”

“想把他引出来,钱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如果我此时再拿出来一件嵩明先生的东西,比那些字更有价值,但是运宝斋里韩画眉已经拿不出多少银子的情况下......”

夏侯玉立眼睛一亮:“韩画眉就会想办法去联络那个藏起来的神秘人,请求他把银子分过来一些。”

李叱点了点头:“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就能把那个神秘人挖出来,也能把银子都挖出来。”

夏侯玉立好奇的问李叱:“可是你还有什么,是比那些字更能让韩画眉痴狂起来的东西?”

李叱走到桌子那边,拉开抽屉取出来一个木盒。

这个客栈是他来之前就布置好的,抽屉里的东西也是他安排人提前就放在这的。

他回头看向夏侯玉立:“你应该知道,我有一件嵩明先生的印章,传世的唯一一枚印章,就在这里。”

夏侯玉立的脸色微微一变:“这个诱饵太大了,万一有什么意外.......”

李叱摇头:“不会有什么意外,就算是有什么意外,损失的价值一定是在我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他把盒子递给夏侯玉立。

夏侯玉立打开看了看,然后眼睛就眯了起来。

印章就在这盒子里,一模一样的,也就三十来个吧。

李叱耸了耸肩膀:“人总会有无聊的时候。”

别人无聊的时候可能会发呆,会胡思乱想,李叱无聊的时候大概会想着,随便干点什么搞钱用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