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五十五章 说好了的先不打

不让江山 知白 706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不出曾凌的预料,在燕山营大军到了之后的第三天,城外的混战就停了下来。

罗耿先后派人联络了虞朝宗等人,约定好在城东空地上,四方势力的首领商议战局。

为了公平起见,四方势力全都后撤,把城东的空地让出来,每个人只可带一百名亲兵。

到了约定好的时候,为了表示诚意,罗耿带着一百名骑兵率先到了地方等待。

第二个来的虞朝宗,他见到罗耿之后就上前行礼,随便寒暄了几句,两人便分开,各自回去坐着。

然后来的是青州节度使崔燕来,最后来的是豫州节度使刘里,他一看到崔燕来,眼睛里的火就开始往外冒,离着还远,就朝着崔燕来啐了一口。

崔燕来一怒,骂了几声匹夫。

“诸位,先坐下。”

罗耿把手往下压了压。

每个人都好像提前商量好了似的带来了椅子,四个人距离大概有三四丈远,谁也不挨着谁。

“这样下去,只会让曾凌笑话我们。”

罗耿沉声说道:“到最后,冀州没有打下来,我们自己打的不可开交尸横遍野,曾凌坐在城墙上看戏,还要笑我们都是白痴。”

豫州节度使刘里冷哼一声道:“我带兵拼了命的攻城,城门破开,然后就被人从后边捅了一刀。”

崔燕来讥讽道:“谁还不了解谁?大家是怎么想的,心照不宣,何必说的那么无辜?”

刘里看向他:“要不然你我都别争什么冀州了,把队伍拉开,你我先打一仗?”

崔燕来道:“难道我还怕你,只是不屑于和你这样的白痴打,我哪里有那么多时间来陪你玩过家家。”

罗耿微微皱眉:“能不吵架吗?”

崔燕来看向罗耿说道:“你少在那装蒜,你在我背后捅了那一刀,我还没忘呢!”

罗耿语气平静的说道:“打完这一仗之后,我可能还会在你身上捅一刀,如果我开心的话,可能会是两刀,三刀。”

崔燕来道:“你以为别人说你北境无敌,你就真的是北境无敌?上次你偷袭我才占了些便宜,下次我不会让你从我大军阵前活着离开。”

罗耿道:“如果你这么想打的话,咱们现在就散了,我回去之后和刘大人联手,我们两个打你一个。”

虞朝宗道:“三个。”

崔燕来一怒,看向虞朝宗道:“你一个粗鄙之人,叛贼之首,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

虞朝宗看起来倒也不生气,笑了笑道:“我是个粗鄙之人,叛贼之首,但我有十几万兵。”

崔燕来怒视着他,却不再说什么。

罗耿道:“不想吵了,那就听我说几句。”

崔燕来哼了一声:“你愿意说就说你的,谁还求着你了?”

罗耿也不理会他,整理了一下措辞后说道:“与其我们之间这样争斗,不如先把话都说清楚......我先表个态,我可以不要冀州,但是冀州粮仓里的粮食,我要运走一半,从冀州往东北一直到幽州,州县尽皆归我。”

崔燕来道:“凭什么?!”

罗耿起身:“那就回去准备开战吧,我们三个联手先把你的人杀光,然后再坐下来商量一下怎么分。”

崔燕来扭头不看他。

刘里道:“大将军,还是先坐下来好好说,总不能真的让曾凌那厮看了笑话。”

罗耿点了点头后坐下来继续说道:“那就说明 白,我的兵马攻打西城也好,南城也好,随便哪一城都好,破城之后,我的兵马只到粮仓。”

虞朝宗道:“我可攻打北城,若可破城,我的兵马只驻扎于北城内外,我也可以不要冀州,但是从冀州往北,往西,一共十一州二十三县,这些地方我都要了,另外,冀州城破,若与我攻打的北城无关,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以后凭本事抢,但如果最先破城的是我,不管冀州军有多少降兵,我都要一半。”

崔燕来刚要说话,虞朝宗的视线已经看向他,罗耿的视线也到了他这边。

他本是想说虞朝宗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在座的四个人,三个都是朝廷大员,两位节度使一位大将军,你算什么东西?

可是他没说出口,因为他也知道适可而止。

“说你要的。”

罗耿看向豫州节度使刘里。

刘里沉思片刻后说道:“我也可以不要冀州,但从冀州往南,现在已经有七州十六县在我手中,我再要二十个县,冀州军投降的士兵,我也要一半。”

说到此时,只剩下崔燕来没说,可是说来说去,好像最后这冀州就落在他手里了。

所以崔燕来一怔,他看了看那三个人,眼神变得闪烁起来,他不信这三个人真的不要冀州。

“你们说的好听,现在一个个都道貌岸然,这个说不要冀州,那个也说不要,我会信了你们?”

罗耿听完崔燕来的话后语气平淡的说道:“现在是四个人议事,也可以变成三个人议事。”

崔燕来道:“除非你们能有保证,有制约,不然的话,大家都说的那么漂亮,说的那么慷慨,最后还不是要打的不可开交。”

他站起来说道:“我才不想掩饰,更不想那么虚伪,我就是来抢冀州城的,我的青州丢了,冀州我必须抢过来,谁和我抢我就和谁拼命,大不了谁也拿不到手,我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得到。”

罗耿道:“冀州是你的了,只要你答应我们的条件。”

如果按照他们三个说的话,恰好是把冀州一分为四,崔燕来算了算,罗耿已有幽州,再加上他要的地盘,几乎就是冀州治下的四分之一。

虞朝宗说的,刘里说的,大概也都是冀州的四分之一,给他剩下的地盘虽然相对来说少了些,但有冀州城在。

所以崔燕来沉思片刻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约定,我攻东门,罗大将军攻西门,刘大人攻南门,那个......虞大当家攻北门,各自为战,不得干涉。”

罗耿道:“那就说定了。”

他起身道:“我现在就回去调动人马回西城方向,我先做表率。”

说完后抱了抱拳,转身离开。

虞朝宗道:“我现在就去把东城方向让出来,拆掉大营,转向北城。”

刘里起身,瞪了崔燕来一眼,话都懒得说转身便走。

他之前吃了大亏,青州军和虞朝宗的燕山营夹击之下,他的豫州军损失超过两万人,当时如果不是撤出去的足够快,损失只怕更大。

相对于怨恨虞朝宗,他更怨恨崔燕来。

因为在他们这些做官的人眼中,就算自己再怎么样,混的好与不好,和燕山营叛军也不是一路人。

刘里和崔燕来他们才是一路人,而这一路人打了一路人,当然怨恨更重。

崔燕来见刘里瞪他,不甘示弱的回瞪了过去,刘里却懒得理会,已经上马走了。

四个人回去之后,四军大营都开始调动起来,燕山营果然开始拆掉已经建好了大半的营地, 队伍开始集结。

罗耿的幽州军大营里号角声连绵不断,眼看着帐篷一顶一顶的拆下去。

崔燕来知道他们都在说谎,这次会面,只不过是划分出来谁打什么位置,暂时互不干涉而已。

真到了破城的时候,谁先破城谁都会拼了命的往城里冲,能夺下来冀州谁会让出去?

失心疯了吧。

崔燕来心里想着,就算那三个家伙跪在自己面前说,他也不信。

回到自己大营里之后,崔燕来也调动军马,只等燕山营把地方让出来,他就率军堵住东城方向。

此时刘里的大军距离冀州城最远,之前一战,豫州军退出至少数十里。

青州军的士兵们也开始收拾东西,他们的大营在南城,十几万人的营地,才建起来没多久,马上就要拆掉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拆完的。

大概三个时辰之后,豫州军从南边开了过来,他们是临时撤走的,根本就没有在远处搭建营地,所以来的反而最快。

就在豫州军到来后不久,罗耿的幽州军大营里,北边的燕山营大营里,几乎同时传出进攻的号角声。

三方合围。

豫州军率先发起攻势,从青州军的背后狠狠的往前挤压,就好像那天青州军在豫州军背后捅了一刀一样。

崔燕来闻讯之后暴怒,亲自率领中军去迎战。

他才过去,燕山营大军从北边铺天盖地的杀了过来,而罗耿的幽州军则从西侧杀来。

崔燕来知道那三个人都靠不住,却没有想到他们三个居然真的联手了。

议事的时候,那三个人还说起,要联手先灭了他,崔燕来根本没信。

这联手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崔燕来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三人联手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在他的青州军被击败之后......

这一场厮杀,卷进去数十万大军,豫州军进攻的时候已经下午,三军对青州军形成合围就已到了晚上。

然而进攻并没有因为夜晚到来而停止,三方围攻从一开始就没有试探,他们的目标就是尽快把崔燕来的青州军解决掉。

夜幕下,城墙上。

曾凌举着千里眼看向城南方向,拿着千里眼的手都在不住的颤抖。

他很激动,也很兴奋。

“我就知道他们不可能真的同心同德,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先拿崔燕来开刀,我以为是虞朝宗。”

因为兴奋,他的脸都有几分扭曲,所以看起来便有些令人畏惧的狰狞。

“打......狠狠的打。”

曾凌不停的自言自语。

“四条狗咬在一起,咬死的越多越好。”

太阳落下月亮升起,再到月亮落下旭日东升,这一场厮杀还没有停下来。

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兴奋了一夜的曾凌站在城墙上看清楚了战局......

青州军已经被挤压在那,三面合围还在缩小包围。

到了下午的时候,厮杀结束了。

杀红了眼睛的崔燕来不停催促手下人反攻,有人劝说,他就一刀砍死,结果因为接连砍死了三四个手下将领,被他手下另一名将军偷袭,从背后一刀捅死。

这些青州军的将军们决定投降。

青州军被迅速的瓜分,好像一头巨兽的尸体,被人血淋淋的砍下来一块又一块,都在争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