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五十八章 老狐狸与老狐狸

不让江山 知白 753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已经有十几日城外并无攻势,可越是这样,城墙上的守军越是觉得阴云压顶。

曾凌想起来之前柳戈说过关于唐匹敌协助夏侯守冀州城的事,于是决定效仿,让人在城墙上搭建了帐篷,他就在城墙上住下。

可此时此刻,冀州军每一个士兵们的心境,必定都和那时候不同。

那时候虽然冀州城内兵少,可先有一场胜仗提升了士气,也不似现在这样被四面合围。

曾凌坐在城墙上抬头看着月色,忽然间听到城中有人唱歌,这静夜中,粗糙苍凉的歌声飘荡出去很远。

很多人都听到了,有人起身,走到城墙内侧往下看,试图找到是谁在唱这一首冀州百姓几乎人人都会的民谣。

“十月里刮秋风,树上挂了红灯笼,要问那灯笼是什么,原来是满树柿子红......”

这曲子本来有些小小的欢快,可是此时被人唱起来,也不知为什么就竟然让人心里满是悲意。

十月深秋柿子红,城上城下血更红。

曾凌坐在那听着,不知不觉间想了许多许多,他起身走到城墙边缘处,手扶着城垛往外看。

“歌者歌未绝,愁人愁转增。空把琅玕枝,强挑无心灯......”

曾凌自言自语了几句,忽然间惊醒过来。

他转头吩咐道:“去看看是谁在那里唱歌,把人给我抓过来!”

手下亲兵一怔,不知节度使大人是何意,但还是立刻转身跑了出去。

不多时,一名看起来已经有四五十岁的老兵被带到城墙上来,他看起来格外惶恐。

见到曾凌,这老兵连忙跪倒在地。

曾凌怒道:“你是受何人教唆在此间唱悲歌扰乱军心?”

老兵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大人,我没有受人教唆,这柿子红是咱们冀州的小曲儿,不是悲歌啊,只是刚刚在城下当值,抬头看到柿子树上柿子红了,所以......”

曾凌哼了一声:“修要诓我,此时大敌当前,你却在将士们身边唱这样扰乱军心的悲歌,若无人教唆指使,你如何能做得出来?”

老兵一边磕头一边说道:“大人,我在冀州军已经十几年了啊大人,我怎么可能会扰乱军心......”

就在这时候柳戈从城下上来,看到这一幕后连忙问了问怎么回事,有人把事情大概和他说了一下,柳戈上前劝道:“大人,这柿子红确实是咱们冀州百姓人人都会的小曲儿,他应该也是无心之失。”

“你闭嘴。”

曾凌道:“我刚刚听闻这歌声,忽然心生悲意,这才醒悟,是有人要用这种手段乱我军心,其心险恶,如我所料不差,此人必是被李叱或是罗境收买。”

他一摆手:“把他拉下去用刑逼问,一定要给我问出来到底是受何人指使!”

柳戈道:“大人,我认识他,在军中十几年,大人才来冀州的时候他就在了。”

曾凌皱着眉头看向柳戈说道:“你是在说我错了?”

柳戈连忙俯身:“属下不敢,大人......不如将他交给我来审问,我来问个清楚。”

“你?”

曾凌道:“你这十几日又做了些什么?我听闻,你每日下城,只是让手下在城中闲转,而你却每日都找地方睡觉,你当我不知道?”

柳戈抬起头看了曾凌一眼,又迅速的把头低下去。

“属下......知错。”

曾凌指向那老兵吩咐道:“把他拉下去严刑拷问,若他不肯说,打死勿论。”

“是!”

他 手下亲兵应了一声,拖拽着那老兵下去,老兵一路哀嚎哭求,可却并没有什么意义。

“柳戈。”

曾凌看向柳戈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若你再这样敷衍,那你和你的部下,就都回城墙上来吧,外面敌军进攻之际,你和你的人,第一批上。”

柳戈再次抬起头看向曾凌,曾凌目光怒视着他,两个人的视线相对片刻,柳戈垂首道:“属下明日带上所有人手去查,在城中挖地也要把人找到。”

曾凌缓了一口气,语气也缓和了不少,他看着柳戈说道:“如今城中我最信任之人便是你,所以把这件事交给你做,你莫要再让我失望了。”

柳戈应了一声,一时之间心情复杂,也不想再留在这,于是请罪告辞。

城下没了歌声,只有鞭笞声和哀嚎声。

那声音也不再是粗犷苍凉,而是尖锐的嘶哑,不经历过的人,也许不明白为什么声音可以有尖锐的嘶哑这么矛盾的表示。

回到城下营地里,柳戈在自己的军帐中沉思了很久很久。

十几天前他在巡城的时候遇到了唐匹敌,临别时候,唐匹敌的话到现在还时不时的在他脑海里冒出来。

将军有忠节, 生死可不顾。

麾下数千命, 将军顾不顾?

当时他给唐匹敌的回答是,再给他一些时间,他没有对唐匹敌说明,他只是想最后再帮曾大人做些什么。

找到罗境,就能给曾大人找到一条活路,这条活路不知道有多长,好歹是眼前的活路。

然而此时此刻,柳戈不打算再找下去了。

深夜之中,柳戈起身出了军帐,门外的亲兵连忙行礼,他也没说话,迈步走进夜色之中。

大街上,沉默着往前走的柳戈忽然就扯开嗓子吼了起来,声音粗犷苍凉。

“十月刮秋风,树上挂了红灯笼,要问那灯笼是什么呦......是那满树柿子红。”

又十天。

从燕山营转移到了城北开始算起,已经过去二十几天的时间,燕山营打造了大量的攻城器械。

昨天一早,虞朝宗就派人给城南方向的刘里送信,说他这边已经准备得当,定在今日猛攻。

已经是十月底,再不攻城的话就要入冬,冀州这边的冬天有多难熬,虞朝宗比谁都清楚。

刘里当时就让送信的人回报虞朝宗,说只要燕山营进攻,豫州军也会同时进攻。

十月二十七,晴空万里。

虞朝宗洗了把脸精神了一下,昨夜里他一共也没睡多长时间,又把攻城的策略仔细想了两遍。

他出来之后,大帐外边,两侧都是在等他的燕山营将领,众人同时俯身一拜。

“常定舟。”

虞朝宗一边走一边说道:“第一阵交给你了。”

燕山营当家之一常定舟立刻笑了笑,抱拳道:“大当家,交给我吧。”

一个时辰后,战鼓声起。

数万燕山营士兵开始往冀州城压过去,他们用一切能用的东西打造出来无数一人高的步兵盾,组成一个一个的长方形盾阵往前移动。

在盾阵后边,巨大的攻城楼车往前缓缓平移,这些楼车下边垫着滚木,靠滚木移动。

每一座楼车上都能有数十名弓箭手立足,楼车的高度比冀州城的城墙还要高一些。

北城这边的守军将领立刻派人去通知曾凌,人还没有跑到南城方向,南城那边的号角声也响了起来。

这是一场战争,这也是一场 屠戮游戏。

从战鼓声号角声响起来的那一刻起,人命就变成了一种工具,而失去了人命的人却不自知。

一天,两天,三天......

这样的攻势持续不断,昼夜不停。

燕山营有十几万兵力,完全可以轮换攻城,不间断的给冀州守军施压。

距离冀州城大概还有七八十里左右,武亲王的大军已经停在这休整了二十余天,武亲王在等。

大军停下来的位置,是攻城军队的斥候绝不可能到达的距离,就算是有斥候来也回不去。

大军在这,可武亲王不在这。

这位大楚之内人人皆知的武神大将军,这几日都在冀州城外观战,而且只带了几十名亲兵。

冀州正北方向,虞朝宗大营的背后,武亲王就在这,像是完全没把那十几万燕山营绿眉军放在眼里。

在山坡上,武亲王杨迹句举着千里眼观看,这已经是他观战的第五天。

“冀州城快要守不住了。”

武亲王放下千里眼后缓缓吐出一口气,心里不得不对这个叫虞朝宗的大贼有些刮目相看。

虞朝宗的攻势并不急躁,每一天都在他的计划之内,虽然每天的兵力消耗都不算少,但所有的攻城楼车都已经到了位置,不出意外,虞朝宗很快就会下令总攻。

燕山营的士兵靠着盾阵冲至城墙,在城下堆积沙袋泥土,五天时间,那条坡道的高度已经快到了可用的地步。

“咱们走吧。”

武亲王把千里眼递给手下亲兵,转身就走。

手下人问:“大将军,咱们是回大营去吗?”

“不是。”

武亲王一边走一边说道:“咱们去拜访一下罗耿。”

亲兵们都吓了一跳,他们只有几十个人,大将军就这样去罗耿的幽州军大营?

“你们是在怕什么?”

武亲王上马,抖了一下缰绳:“出来了多日,想吃肉了,你们随我去罗耿军中吃肉喝酒,顺便再泡个热水澡。”

这老人一催马,率先冲了出去。

十一月初一,天空阴沉起来,看样子第一场雪也许马上就要到了。

这是燕山营和豫州军攻打冀州的第六天,一大早,武亲王杨迹句从幽州军大营的一座军帐中醒过来。

老人昨夜里喝了些酒,所以睡的很好。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走到大帐门外,幽州大将军罗耿已经在外边候着,见武亲王出来,罗耿连忙俯身。

“拜见王爷。”

“你怎么这么早?昨夜里你可是比我醉的厉害。”

武亲王笑了笑道:“看来是昨夜里你与我饮酒耍滑了,醉也是装醉。”

罗耿笑道:“卑职确实耍滑了,唯恐误了今天大事,昨夜里的酒,卑职偷偷啐掉了一多半。”

武亲王哈哈大笑道:“你这老家伙果然狡猾.....既然你没醉,那咱们就一起去看看,燕山营的大当家虞朝宗是怎么夺城的。”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下次喝酒,不许耍滑了。”

罗耿道:“下次喝酒便是庆功大宴,卑职必会陪王爷尽兴,王爷让我喝多少卑职就喝多少。”

武亲王道:“不是陪我。”

他回头看了罗耿一眼:“陛下来了。”

罗耿的心里一震。

武亲王笑道:“提前恭喜大将军,陛下可是要对你有重赏,你现在只需知道,陛下的重赏史无前例,大楚立国至今,你是唯一一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