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九十六章 死仇

不让江山 知白 707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没有找到那个方玉舟。”

柳戈对李叱说道:“询问了不少人,说是那个神使在咱们攻破中军的时候就跑了,猜测应该是逃回了东陵山。”

李叱点了点头:“不跑才怪。”

他看向远处那些狼狈散去的灰袍神兵,眼神很复杂,这些人可恨也可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杀了其实也不是不行。

然而都杀了,又有何意义?

柳戈道:“城中搜出来的粮草不算很多,可见他们不久之后就要对别的地方动手,不然的话他们熬不过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

他看向远处说道:“咱们来的还算及时,不然的话,周围几个县的百姓就要遭殃了。”

李叱道:“安排人张贴告示,就按照老唐说的那样写,告诉百姓们等秋天到了我们就会来收粮,留下一千人在这驻守,把缴获的粮食都给百姓们分发下去,这是粮种。”

柳戈抱拳:“我这就去安排。”

李叱看向远处,唐匹敌正在看着李叱之前画的地形图。

“东陵山他们守不住。”

唐匹敌看到李叱过来,指了指地图上东陵山的位置说道:“山不高,也不是很险峻,就算他们还有几千兵力也无济于事。”

“所以我推测,那个逃走的方玉舟未必就是回了东陵山,可能会带着一些残兵逃往别处。”

他起身道:“兵贵神速,你带着大队人马在后边跟上来,我带骑兵马上动身,不然的话,东陵山的黑武人可能也会逃走。”

李叱点了点头:“让澹台跟你。”

唐匹敌嗯了一声,然后对李叱说道:“现在局势不明,兖州周师仁早晚都会来攻冀州,若罗耿故意放他过来,潘诺守不住冀州。”

“打完了这边,咱们就得尽快赶回燕山......”

唐匹敌说到这的时候,眼神有一些担忧。

他看向李叱继续说道:“我担心的不只是兖州军入冀州,罗耿也不会老实,经过上次的事,我猜罗耿已经对皇帝失去耐心了。”

皇帝本来要给罗耿封王,却又把罗耿耍了,罗庚那般睚眦必报的性子,怎么可能就这样忍下来。

如今罗耿被皇帝戏耍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经过半年之久,整个冀州的人可能全都知道了。

还有传闻说罗耿已经病了很久,都说是被皇帝和武亲王气的,幽州大将军府里曾经派出不少人寻名医。

这件事李叱他们知道的稍微清楚些,因为幽州城里也有沈医堂。

沈如盏派人把消息送到燕山营,说罗耿确实病的很重,心有郁结,这口气若是出不来的话,罗耿的病怕只能是越来越重。

所以唐匹敌推测,罗耿必有动作,也绝不仅仅是要拿下冀州一地。

罗耿要做的可不是什么幽州王,他一心要做北境王,唯有控制整个北境,才有和朝廷对抗的资本。

也唯有拿下整个北境对抗朝廷,罗耿才能让那个欺辱了他的大楚皇帝难受。

皇帝欺辱了他,他就要欺辱回去。

唐匹敌道:“咱们现在要防备着罗耿,那个家伙多半已经疯了,此时春暖,到了适合动兵的时候,罗耿现在巴不得整个北境都乱成一锅粥。”

李叱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他这样做有两个目的,其一......若是北境乱起来,兖州军攻打冀州,白山贼又在兖州作乱,或是趁机也进入冀州,直接抄了周师仁的后路,北境就真的混乱不堪,之所以是在这个时候,还不是因为武亲王大 军已经南下。”

“武亲王大军不在,能平定北境的也就只剩下罗耿一人,皇帝若是向罗耿服软,给罗耿封王,罗耿便会出手救援潘诺。”

“其二。”

李叱继续说道:“若是皇帝不肯服软,宁愿北境彻底乱起来也不给罗耿封王,罗耿索性就直接占据整个北境,他的念头便是......你不给我幽州王,我便做北境王。”

唐匹敌点了点头道:“上次大战,罗耿虽然被气的吐血,可是他得利最大,现在兵精粮足,若再驱使周师仁攻冀州,最后得利的还是他。”

他对李叱说道:“我推测,周师仁攻冀州,罗耿会提前派人给都城送信,他需要皇帝一个态度,也许数月之前这份奏折就已经到了都城。”

李叱摇头道:“从当今皇帝的行事风格来看,他是断然不会对罗耿低头的,若开先例,各地节度使怕是都要效仿罗耿。”

唐匹敌沉思片刻后说道:“所以还是尽快解决了这边的事,咱们宁军现在只有一万余人,罗耿不会等咱们发展起来再动手,他既然要做北境王,就不会容得任何人一人能与他抗衡。”

两人商量了一会儿,唐匹敌便让柳戈整顿队伍,带和所有骑兵赶往东陵山。

本来他和李叱商议的的是,他先带骑兵过去,李叱带着五千步兵跟上。

两人推测了一下冀州形势,家里只剩下几千人马,心里不踏实,于是李叱带着五千人提前返回燕山。

两天后,燕山下。

白山贼大当家劳水泽抬起头看了看山腰处连绵起伏的营寨,忍不住冷笑了几声。

“曾几何时,燕山营可是冀州最强的队伍,绿眉天王虞朝宗之名天下人皆知。”

劳水泽笑道:“可惜,虞朝宗只是个软蜡枪头,中看不中用,这般好的局面却被他下成了臭棋,现在这燕山上不过一群猴孙,但我们拿下此地,也可扬名,世人便皆知,是我白山军灭了绿眉军。”

他伸手往上一指:“攻!”

而此时,李叱的队伍还在两三百里外。

半日之后,从南边来了一支几十人的骑兵队伍,他们本来是要进燕山,可是却无法再向前行进。

罗枝节一摆手,手下人躲进不远处的林子里,罗枝节举起千里眼看了一会儿,眼神里闪过一抹遗憾。

“不是我不帮这个忙......已经晚了。”

罗枝节一摆手道:“咱们回去吧,若是再做停留,说不定把咱们性命也搭进去。”

他叹了口气,心说李叱啊李叱,这可怪不得我们少将军,少将军是真心想帮你,奈何......

罗枝节翻身上马:“咱们走!”

几十人跟着他,调转方向,朝着南边返回。

燕山营城墙上,庄无敌已经杀的红了眼睛,他身边有不少白山军的尸体。

之前斥候发现有大批敌军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

那时候,白山贼距离燕山已经不过几十里远,只来得及做出防卫部署。

好在燕山营构建多年,防御上还算坚固,可是贼势实在庞大,燕山营又只剩下几千人在,从一开始就极为艰难。

白山贼有备而来,又是罗耿故意挑唆,从幽州军中借给劳水泽大量的工程器械。

罗耿有心把冀州之内所有对手铲除,自然是不遗余力,还派出不少人协助劳水泽,指点白山贼如何进攻。

在这些幽州军将领的指点下,白山贼的进攻并不是只靠人多,而是极有章法。

“老二。”

虞朝宗急匆匆赶来,看到浑身是血的庄无敌吓了一跳:“你有没有事!”

庄无敌连忙扶住虞朝宗道:“大哥放心,我没有受伤,都是敌人的血,刚刚被敌兵冲上来,我带人又给压了下去。”

虞朝宗听庄无敌说没受伤,心里这才踏实了些。

“怎么会突然有如此众多的贼兵攻来。”

“看旗号,竟是兖州的白山贼。”

庄无敌摇头道:“白山贼原本距离咱们有至少三千里路程,断然不可能攻打咱们山寨,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会突然来,确实很蹊跷。”

“能不能扛得住?”

虞朝宗问道。

庄无敌沉默下来。

他不回答,虞朝宗其实就已经知道是什么意思,哪怕他不问,他心中也差不多知道答案。

山寨经过大乱之后,一把火烧毁了不少,虽然李叱他们接手之后经过修缮,可这本就不是城防坚固不坚固的问题,兵力不足才是最大的难处。

燕山营规模很大,几千人,根本防守不过来。

“老二......”

虞朝宗看向庄无敌,一把拉住庄无敌的手说道:“你现在仔细听我说......”

“大哥!”

庄无敌眼睛都有些发红,他当然知道虞朝宗要说什么,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虞朝宗打断。

“我还是你大哥!”

虞朝宗急切道:“你听我说......你现在带着人,保护老三的家眷亲人突围出去,后山出路狭窄,必须现在就走。”

“我不走!”

庄无敌红着眼睛说道:“你带高姑娘和高院长他们走,我来断后。”

“老二!”

虞朝宗微怒道:“你怎么如此糊涂!若是下山之后,于平原上再遇敌兵,我能保护他们杀出去吗?我不能,你能。”

他指了指后山方向说道:“现在敌兵正在合围,不出一个时辰,后山的出路必会被堵住,后山小路那么狭窄,人依次而过就需要不少时间,你再耽搁,是想看到大家都要死在这吗!”

虞朝宗一把攥住庄无敌的手:“我是做大哥的,这次我来挡,我死之后,你就是大哥了,下次你来挡......如果做哥哥的不能为你们做这些事,那还有什么脸做哥哥?”

他的手紧紧的攥着庄无敌的手,嗓音沙哑的说道:“老三年纪最小,却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们,现在情形危急,我们必须保护好老三的家眷亲人......你听我说,以后也要记住,这次是我来,若再有凶险,下次你也要如我一样!”

“大哥......”

庄无敌啊的喊了一声,眼泪直流。

“去吧。”

虞朝宗道:“我不说什么为天下苍生,我只为我两个弟弟,你们以后都要好好活着,我不会再辜负兄弟了......”

虞朝宗缓缓吐出一口气,而后傲然道:“大哥还有一战之力呢,我掌中剑在,便还是绿眉天王。”

是日,绿眉天王虞朝宗率军死守燕山营,且战且退,山门被白山贼攻破之后,他率军堵住后山小路,战至最后一人。

身中三十余箭,依剑而立,虽死不倒。

天王陨落。

......

......

[今天家里有些事要忙,下一更可能会在晚上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