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一十七章 棋逢对手啊

不让江山 知白 75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你是谁!”

撞到了余九龄的那人一把推出来,将余九龄推开,应该是故意压着嗓音,所以一时间听不出是个女人。

余九龄被人推了一下,有些懊恼。

心说要是个女人也就罢了,你不就是个胸肌大的男人吗,你嚣张什么?

于是他也一把推过去:“你又是谁!”

这一把推过了之后,余九龄愣了。

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在那么一个瞬间,他以为自己病了,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饱满的错觉?

“休要无礼!”

蒂克花青的护卫首领月麦当时并没有想到其他什么,只是看到那黑衣人推了公主一把,他担心公主安全,所以绕到公主身前戒备。

余九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愣了,蒂克花青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也愣了。

李叱在这一刻甚至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因为连空气好像都变得安静下来,就他乐了。

“你们是什么人?”

余九龄反应多快啊,他只是楞了一下,立刻说道:“居然敢在凉州城里黑衣夜行,必然不是什么好人!”

蒂克花青在月麦身后垫着脚,她指了指余九龄身上的黑衣:“你就是什么好人了?!”

余九龄道:“既然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又谁都没有吃亏,就此各退一步,你我不相干,各走各的。”

“混蛋!”

蒂克花青怒骂了一句。

她是公主,平日里多骄纵,从来都是下人哄着让着,哪见过余九龄这么不要脸的,居然说的出谁也没吃亏这样的话。

她父亲曾经来过凉州城,与将军澹台器相聚多日相谈甚欢,互相引为知己。

回去之后还不止一次说过,澹台将军不管人品学识还是领兵能力,都让他钦佩。

老皇帝也曾说过,要想长治久安,就必须维持太平,太平才能养民,才能富民。

所以他坚持要与大楚修好,而且坚持让自己的孩子们,还有朝臣学习中原文化,亦在民间推行中原文化。

蒂克花青的中原话说的虽然有些许的拗口,但是混蛋这两个字骂的可清楚了。

余九龄第一反应是这个大胸的王八蛋居然骂我,必须骂回去才行。

片刻后醒悟过来,这家伙断然不是男人。

于是想着自己刚才怎么也算是触犯了人家,忍了就忍了吧,所以没有还嘴。

他要走,蒂克花青又怎么会让他走了,从月麦身后冲出,一抬手朝着余九龄的脸上扇了过去。

余九龄一把将蒂克花青的手腕攥住后说道:“你骂我,我忍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先推了我。”

蒂克花青被人直接抓住手腕,还错愕了一下,心说这个家伙的武艺居然非同小可。

她也没有反思一下,如果能对自己的武艺有那么一些真实的认知,也就不会觉得面前这个家伙身手不凡了。

她在宫里的时候,虽是月麦亲自教导,可她是公主,谁敢真的把她怎样。

她要与人比试,也都是让着她的,又为了照顾她自尊,那些对手输的时候也尽量装的逼真些。

以至于久而久之,她还以为自己的武艺很了不起呢,在皇宫的时候,她要伸手打人,被她打的人自然装作避都避不开。

余九龄又不会装作避不开配合她,这就让蒂克花青产生了那么一丢丢误会。

蒂克花青怒视着余九龄道:“你还不松开?!”

余九龄道:“我松开可以,但你不要再动手,不然的话我可不留客气了。”

蒂克花青道:“你先松手。”

余九龄随即把手松开,蒂克花青立刻又一巴掌扇过去,余九龄早就料到了,后撤一步避开,这一下就再次落空。

就在这时候,月麦却看清楚了那个被余九龄拖拽着的人,借着微弱月光,他在黑衣人的衣领上看到了飞云标徽。

“飞云渡?”

月麦立刻拉了蒂克花青一把,一遍后撤一边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余九龄看向李叱问道:“他说什么肚?”

李叱摇头道:“我也没听明白是什么肚。”

就在这时候唐匹敌等人也过来,两边这互相戒备的形势就越发严峻起来,随时都可能动手。

唐匹敌走到李叱身边,先是低头看了看那个被打晕了的飞云渡杀手,然后又看了看蒂克花青等人。

他问:“都是同伙?”

李叱道:“不像是,但应该认识。”

唐匹敌淡淡道:“拿下再问就是了。”

李叱点了点头:“也好。”

这两个人往前一走,蒂克花青还觉得他们俩是在吹牛皮呢,心说这中原人也有这般不知好歹的,两个人还以为能怎么样?

她并不知道,这两个人出手的话,其实已经算是大半个顶级配置了。

“等一下。”

月麦道:“你们和他不认识?”

他指了指飞云渡的杀手。

不等李叱回答,他继续说道:“这些人是我们的对头,他们是来找我们的,而我们也在找他们。”

唐匹敌随即明白过来,这个黑衣人不是在监视宁军队伍,而是刚巧遇到了。

余九龄也反应过来,立刻有些嘚瑟的指了指那飞云渡杀手问月麦道:“想要吗?”

月麦点了点头:“还请诸位好汉把他交给我们。”

余九龄又指向蒂克花青:“想要的话,让那个家伙过来跟我道歉。”

蒂克花青:“你这狂徒找死!”

她一怒就要过来动手。

余九龄立刻蹲下来掐住那个飞云渡杀手的脖子说道:“你要是再敢乱来,我就掐死他。”

此时此刻,若那飞云渡杀手清醒的话,大概应有一句什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月麦再次伸手拦住月麦,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殿下切莫冲动,这些人来路不明,而且轻易就能制服飞云渡的神舍杀手,显然他们的武艺都非同小可,所以还是不要急着动手。”

余九龄见他们不敢过来,又得意了几分,掐着那神舍杀手的脖子继续说道:“乖乖的过来道歉,我就把人给你们。”

月麦道:“我替她道歉可行?”

余九龄道:“你不行,又不是你得罪了我,冤有头债有主,让她过来说。”

蒂克花青怒道:“我就算是跟狗道歉,也不会在你面前低头。”

余九龄道:“行,你狠。”

他看向李叱说道:“当家的,咱们走吧。”

李叱和唐匹敌对视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道:“回队伍里去,不要再多说话了。”

余九龄点头道:“明白,她能跟狗聊上话,让她去聊呗,还想跟狗道歉呢。”

“你是不是找死!”

蒂克花青暴怒起来,若不是月麦拦着,她早就已经冲上来了。

“等下!”

眼见着余九龄他们要走,蒂克花青忽然喊了一声:“我和你打一场,若我赢了,你把人留下,若我输了,我给你钱!”

一听到钱这个字,余九龄的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在他眼里那不是钱,那是畅游。

李叱道:“咱不缺钱,走吧。”

余九龄道:“谁嫌钱多。”

他转身看向蒂克花青道:“要打也可以,先说好了,不许仗着自己是女人就胡搅蛮缠,输了就要认,而且还要先说清楚,我若赢了你,你给多少钱?!”

蒂克花青其实又不是真的只剩下冲动,她很清楚抓住一个飞云渡的杀手对她们来说意义重大。

她要杀伞丁,先抓住一个神舍杀手逼问,就会查清楚伞丁身边的情况。

所以她略微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你说要多少?”

余九龄低头看了看那神舍杀手,心说自己一砖头就撂倒的这个鸡脖玩意,应该也值不了多少钱。

于是他对蒂克花青伸出一根手指,意思是一百两就行,可还没有张嘴呢,蒂克花青道:“一万两就一万两!”

这句话一出口,余九龄懵了,站在蒂克花青身边的月麦也懵了,他试图拦住蒂克花青,奈何根本拦不住。

月麦在蒂克花青身边低声提醒道:“咱们现在哪有这么多银两。”

蒂克花青一把拨开月麦的手大步向前,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怎知我会输给他!”

她这武艺,却有自负。

余九龄心说刚才我都能抓住你手腕,你又能强到什么地方,自然也不担心什么,迈步迎了上去。

李叱和唐匹敌都没有去管,是因为他俩也都看得出来,那个女人的武艺确实......也配得上九龄出手。

这俩人打在一起,你来我往,拳脚相加。

看起来,蒂克花青的武艺招式要更好一些,颇有章法,好歹也是月麦亲自教的。

而余九龄根本就没有怎么仔细练过功夫,他全在一个快字,身法足够快,也就全都能避开。

就这样打的好像很热闹的样子,旁边看着的人都一愣一愣的,唐匹敌举头看天,觉得自己这是在浪费时间。

月麦那边也想捂脸,他看着公主殿下那颇为拙劣的攻防技巧,再看看余九龄,想着打的难看成这样,也不能都怪对方。

他又看向李叱那边,虽然隔着有点远看不清楚对方脸色,但是他居然察觉到了,对方可能也是这么想的。

就这样打了好一会儿,蒂克花青打了能有几百拳,硬是一下都没有打到余九龄。

余九龄有意卖弄,又因为对方是女人,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真的把人打的怎么样。

所以这一来二去,打的时间确实有点久,以至于月麦实在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朝着李叱他们那边抱了抱拳。

李叱回礼,也抱拳,两个人这样四目相对,谁也看不清楚谁,可是都似乎从对方脸上看到深深的愧疚。

终于,余九龄似乎是觉得差不多了,有些风度的后撤一步说道:“你这武艺还算不赖,咱俩就算是平手了吧。”

他终究还是要讲究一些风度,毕竟他是男人,对方是女人,若真要如何,显得他很没有男子气概似的。

蒂克花青打了那么久,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却一下都没有打到对方,所以也由衷的佩服了一句:“你也挺细的,居然都避开了。”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都觉得对方顺眼起来。

而唐匹敌听到这俩人对话,抬头看天空抬的更高了,脑袋都往后仰。

月麦听到这俩人对话,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低的都快把腰弯下去。

就李叱,笑的跟二傻子似的,还跟那鼓掌,一边鼓掌一边说真是棋逢对手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