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七十八章 你走慢些我来了

不让江山 知白 886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方洗刀右肩的伤口还在不停流血,被铁环击穿的伤口看起来格外恐怖。

他身后是吕无瞒,身前是周启喜,在这一刻,方洗刀有些淡淡的悔意。

不是后悔来了此地,而是后悔自己应该更稳妥一些。

刚罡已经死了,可以想象的出来是如何被抓住的。

如果周启喜找到刚罡,假意说是宁王担心他们应付不来,派人传信,让周启喜带人过来支援。

一个刚刚被宁王提拔为三州巡按的人,一个和本案有直接关系的人呢。

在那么一个瞬间,刚罡绝对会有所松懈。

对于这样的高手来说,刚罡一个瞬间的松懈,就足够他出手了。

“千办大人。”

吕无瞒深吸一口气后说道:“其实到了现在,你依然有两条路可以走。”

方洗刀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仔细的思考了前因后果。

希望陈大为没事,刚刚在前边赌场里的时候,他示意陈大为先走,去外边等。

以陈大为的机灵,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在那个时候方洗刀就预料到了事情会变得复杂起来,他让陈大为出去等,就是不想两个人都陷在这。

如果陈大为能脱身回到县城,有两百廷尉军黑甲铁骑在,最起码可以保他退出惯县。

这一刻方洗刀也明白过来,其实之前吕无瞒还是说了不少谎话。

比如画像的事,画像应该不是什么所谓的画工在酒楼里以极短的时间绘制。

而是周启喜,谁也没有想到周启喜居然会是山河印的人。

还有就是,看周启喜的行事,和吕无瞒说话的态度,再加上他的武艺,此人在山河印中的地位,应该不低于吕无瞒。

这就是吕无瞒说的第二个谎话,他说他一年半之前才来,山河印在冀州的布置,一年半之前才实施。

周启喜是三年前孤身一人带着金州府衙门所有的印信,跪在城门口迎接宁军入城。

如此推算,最起码三年多之前山河印就已经开始在冀北地区布置。

这个周启喜到底是不是真的周启喜,怕是都要值得怀疑了。

吕无瞒的又一个谎言是......他不杀周启喜的原因是什么为了造福一方百姓。

这是一个连环计,目的是为了帮助周启喜确立身份,取得宁王信任。

不得不说,这个计划成功了,宁王也被骗了。

这种连环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如果不是吕无瞒有些贪心,还想拉拢方洗刀,方洗刀现在不可能知道这一切,因为吕无瞒只需要藏着不现身就足够了。

而周启喜,他若是今日不来,又有谁能知晓这一些?

吕无瞒对周启喜的出现应该也很恼火,这应该是计划之外的事。

“你们两个,似乎没有商量好。”

方洗刀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吕无瞒道:“周大人突然到了,应该是不想让吕先生一个人掌握全局。”

“哈哈哈哈......”

周启喜大笑起来:“你居然还想挑拨离间?这种手段,确实不怎么高明。”

他笑道:“千办大人不要枉费心机了,我今日出现在这,是计划之内的事。”

吕无瞒道:“你不应该露面。”

周启喜道:“是我错了,可是......事情有变,我不得不这样做。”

“为何?”

“先杀了这个人,再和你解释吧。”

周启喜看向方洗刀:“千办大人,走好。”

他一把抓向方洗刀的脖子,方洗刀立刻后撤。

在他后撤的瞬间,吕无瞒一掌拍向他身后。

瞬息之间,方洗刀立刻下蹲,哪里还管什么风度不风度,顺势一滚往旁边避开。

那两个人都落空,一前一后,还险些出手打到彼此。

周启喜见方洗刀翻滚着到了墙边,他在 地上扫了一脚,地上都是白色鹅卵石,犹如炸开了一样打向方洗刀。

方洗刀将铁钎抬起来格挡,却们全部挡开,一块石头打在他胸口。

巨力之下,方洗刀都窒息了一瞬。

他咬着牙起身,想掠出院墙,身子才拔高就被周启喜追上,脚踝被周启喜一把抓住。

周启喜冷哼一声,甩了一圈把方洗刀摔在地上。

半空中就有咔嚓一声轻响,方洗刀的小腿骨头被扭断。

方洗刀硬撑着站起来,铁钎支着地,手扶着旁边的桃树慢慢起身。

桃花正开。

他脸上身上血迹斑斑,仿佛桃花落满身。

“何必?”

吕无瞒道:“任命了吧,不要再挣扎反抗,最起码死的痛快些。”

他一掌朝着方洗刀的心口印了下去。

方洗刀此时重伤,后背是桃树,躲无可躲。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东西从吕无瞒背后打过来,其势如电。

而且那东西并不大,又尖锐,所以连破空之声都很小。

像是一根飞钉。

吕无瞒没察觉,周启喜却有察觉,一把将吕无瞒推开。

噗的一声,这飞钉打进了方洗刀的右肩,巧合的是,从他本来的伤口打穿过去。

方洗刀站不直身子,若是站得直,这飞钉就正中要害了。

就在三个人都有些茫然的时候,院子里忽然爆开了几团烟雾。

砰砰砰......

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飞来的东西,整个小院瞬间就被浓烟遮挡。

“死!”

吕无瞒在烟雾一出现的时候,就立刻回身一掌拍向那棵桃树。

他知道烟雾起,有人要救方洗刀。

砰地一声,他手掌击中了什么,紧跟就是一声闷哼。

烟雾动了一下,有什么从烟雾之中闪过。

见到烟雾飘动的轨迹,周启喜立刻一脚踹了出去,也是砰地一声,有东西被他踹飞了出去,应该是又重重的撞在墙上。

烟雾迅速的飘动起来,可是这小院里依然什么都看不见。

“起!”

吕无瞒身子转起来,双臂张开,两条大袖转动起来,像是巨大的风扇。

烟雾很快就被搅动,逐渐能看的清楚一些。

片刻后,吕无瞒停下来,他走到桃树边看了看,桃树上有血迹,应该是方洗刀的。

可是方洗刀不见了。

在另外一边,周启喜走到院墙边上,院墙上镶嵌着一具尸体,是被他一脚踹飞出去的人。

这人身子撞穿了院墙卡在那,正是之前被绑着的小贼赵克。

“有些心机。”

周启喜道:“动作也很快,应该是方洗刀另一个同伙,吕无瞒,你疏忽了,居然没有盯住。”

“梅无酒!”

吕无瞒怒吼一声:“你就不该来,更不该露面!门主大计,很可能就因此毁在你手中!”

周启喜叹道:“你也不该叫我这个名字......不过,好在他也跑不远。”

说完后他纵身一掠,人已经到了院外。

吕无瞒无奈的叹了口气,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跟着跳出了院子。

院外,陈大为扛着方洗刀大步飞奔。

“千办,你要撑住。”

陈大为一边跑一边说话。

“你让我出去的时候,我偷了他们一匹马,我手可快了,比刚罡还快呢......我把马藏在前边了,很快就到,你再撑一会儿。”

方洗刀咳嗽了几声,吐了口血:“你不该回来的,你应该先走。”

“先走......走不动啊,心里有个人拽着我,不让我先走。”

陈大为一边飞奔一边说道:“如果是千办的话,你应该也不会先走的吧。”

方洗刀沉默,片刻后回答:“我会,我是廷尉军千办,我当以任务为重,我......”

说到这,他又咳嗽了几声,嘴里往外流出来不少血,血又流在了陈大为身上。

陈大为道:“我才不信你的话,你若是能放得下同袍兄弟,那你也进不了廷尉军。”

方洗刀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很认真的说道:“大为,你下次一定要记住,不要这样任性,你能出去传递消息,宁王就会有所准备,就能剿灭此地贼人......”

陈大为脚步像是笑了笑。

“下次啊......好的,下次一定。”

他脚步踉跄了一下,像是绊了什么东西,但很快调整好。

陈大为奔跑速度奇快,毕竟也是有真本事在身的,他和刚罡从小一起长大,刚罡学的本事他也都学过。

其中盗门的很多本事,都是刚罡亲手教他的。

轻身功夫,在宁军之中,他们两个比起余九龄来说应该也不会差了许多。

冲过前边赌场,在一群人诧异的注视下,陈大为像是一阵风掠过。

一直又冲出养鸡场,对面就是一片林子,也是果木,不过应该是荒废了,无人打理。

陈大为跳进那林子里把方洗刀放下,手脚麻利的把绑在树上的马缰绳解开。

然后咬着牙把方洗刀抱上马:“千办速走。”

方洗刀:“为何你不一起......”

话没说完,这才看到陈大为的下巴上全都是血,粘稠的血液在下巴那往下掉落,整个胸前的衣服也都被血泡透了。

这一路狂奔回来,他一边跑一边吐血,也不知道怎么就坚持到了藏马的地方。

陈大为跌坐在地:“走不了啊......千办快走吧,那个家伙......”

在烟雾起的那一刻,吕无瞒一掌拍向桃树。

陈大为转身,用后背为方洗刀挡了一击。

“千办大人......快走吧,让宁王给我和刚罡报仇,咳咳......”

陈大为坐在那,一张嘴,血就往外淌,或是五脏六腑都已经受了伤。

“宁王可是答应了我们的,将来给我们封侯拜将,将来给我们造大宅子,将来还让我们做一件大事......”

“大事办不了了,替我和刚罡告知宁王,我们俩,先走一步了......”

远处,重新蒙了面的周启喜和吕无瞒大步赶来。

“走啊!”

陈大为嘶吼一声。

方洗刀眼睛里是血泪,咬的牙齿都已经溢血。

“啊!”

他一声嘶吼,然后想俯身把陈大为拉到马上,陈大为手里一甩,一根飞钉打在马屁股上,那马疼的往前一冲,飞奔出去。

不多时,吕无瞒第一个追了过来,看到陈大为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杀意。

“原来你也是个毛贼!”

他努叱一声。

陈大为声音很轻的说道:“老子......是大贼。”

吕无瞒俯身,一把抓向陈大为胸前衣服,陈大为的嘴里动了一下,也不知道他如何能在舍下藏了一个小小的刀片,牙咬着刀片一扫,就想切开吕无瞒的咽喉。

吕无瞒大惊,一把将陈大为推开。

陈大为张嘴啐了一口,那刀片刺入了吕无瞒的眼睛,吕无瞒疼的哀嚎一声。

陈大为看着那暴退出去的人,心里想着......刚罡,你看我牛-逼吗?

你教的。

陈大为摔倒在地,躺在那,看着天空,天空都是红色的。

“刚罡......走慢一点,你什么时候丢下过我,慢一点,慢一点,我来了......”

缓缓闭目。

......

......

【今天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在这一年经历了许多许多,明天就是新一年的到来,明天一切都会更加美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