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计不成

不让江山 知白 613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成材被乱棍打死,人都被打成了一摊泥一样,许家上下全都站在院子里看着,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

许青麟被罚不准吃晚饭,就在屋子里面壁思过。

许生从羽亲王府回来之后没多久,许家的那位老太爷就亲自过来了,以往有事都是派人来把许生喊过去,这次老太爷直接过来,可想而知许家上下因为这件事都被惊动了。

许生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说道:“爷,是孙儿教子无方,这件事若有什么牵连,孙儿这边一家来扛,绝对不会做出连累整个许家的事。”

老太爷已经快百岁,眼不花耳不聋,一头白发,却精神矍铄。

“不碍事。”

老太爷笑了笑说道:“你见我亲自过来,是不是觉得我很生气?你是急糊涂了,我没生气。”

他看向许生说道:“不会做事的人,会把事情的两面看成一面好一面坏,会做事的人会把事情的两面都做成好的,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会做事的人,今天看来,确实如此。”

老太爷道:“你想想,如果我们突然间自己跑过去和羽亲王表忠心,那就显得太过生硬,而且显得我们的功利心太直接,我们自己的脸面也不好看。”

他看向许生说道:“你是明白的,羽亲王为什么不大张旗鼓的去查一己堂的案子?他就是在等你去。”

老太爷道:“我过来是给你安安心,你家里出了十万两银子,这算家族出的,我让人把银子给你补过来。”

说完后老太爷起身,看了一眼书房那边:“青麟,却需要好好调教调教了,这等心性,难成大事。”

许生心里一疼,老太爷这么说,青麟的前程就已经毁了一多半,老太爷在家族里的权威毋庸置疑,他一句需要好好调教,这个调教就是按下去,按下去,就怕是再也起不来。

家族里那么多年轻人排着队等着老太爷提拔,老太爷又何必在青麟一个人身上下注。

“孙儿知道,孙儿定会好好调教,青麟其实......”

不等许生说完,老太爷一摆手道:“我都知道,你安心就是,我要回去歇着了,羽亲王那边因为你这十万两银子,已经把咱们许家排在最前边,哪怕后来再有人出的银子比咱们多,咱们也是在最前边。”

说完后老太爷就走了,许生总算是能稍稍松口气。

老太爷阅历那么深厚,他说没问题就肯定是没问题了,想想也是,羽亲王要化家为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冀州城里各大家族的表态。

表态这种事,嘴巴上说说有个屁用,还是要真金白银的拿出来,谁最先,谁最多,那在羽亲王心里的分量自然就更重一些。

可是因为这件事,许家出了十万两银子,他儿子的前程还可能因为老太爷一句话而被按下去,银子事小,他儿子前程事大啊。

就算是老太爷说,那十万两银子由家族里来出,会补给他,可他还是亏了,很亏。

因为家族利益不是他这一家的利益,他这一家的利益,未来都在他儿子许青麟身上。

老太爷在乎的不是他这一家,也不是一个许青麟,而是整个家族,老太爷说的安心,是家族可以安心,不是他。

就算到时候羽亲王真的称帝了,许家在羽 亲王那边可以分得更多利益,那也是家族分得的,到他手里能有什么?

这相当于用牺牲他儿子许青麟的前程,来为许家换一个前程。

越想越气。

尤其是老太爷走了之后,他夫人在旁边哭哭啼啼的,这就更让他烦躁起来。

“你别哭了!”

许生瞪了他夫人一眼后说道:“老太爷不是说了吗,不会有事了,青麟也不会有事,将来羽亲王那边我多走动走动,青麟该如何还会如何。”

夫人埋怨道:“你真当我是傻的?家族里,其他各家都盯着呢,青麟这一出事,其他各家巴不得再踩一脚把青麟踩下去,唯有把青麟踩下去了,其他家里那些不如青麟的孩子才能往上爬。”

许生怒道:“你说的这些,你是当我不知道?我想的难道还不如你多?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还能让我怎么样?如果不是我先一步出了十万两银子,老太爷能是今天这个态度吗?别说青麟,你我都得被老太爷处置!”

夫人被他吓的往后退了退,也不敢再埋怨了,只是还忍不住的哭。

“老爷,这可怎么办啊,青麟要是这样没法出头了,咱们家不也就毁了吗?”

她又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道:“总不能,青麟的前程毁了,那个叫李叱的野小子却日子过的越来越好,我咽不下这口气啊。”

许生长长吐出一口气,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不用你说......我刚刚就在考虑,十万两银子,一个家族的鼎力支持,如果再不能换来那个野小子的命,这确实是太亏了。”

他看向夫人说道:“羽亲王要的,我已经给了,我要的,如果羽亲王觉得许家比一个李叱更重要,那应该就不会再过问,现在我比较担心的是夏侯琢,如何能绕开夏侯琢......”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这个夏侯琢对李叱实在太好,如果还把他招惹了,羽亲王不会因为李叱而动怒,但会因为夏侯琢而动怒,不好办啊......”

他往后靠了靠,闭上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得想个法子,让李叱死在冀州城外才行,而且还不能和咱们家牵扯上,最好是和咱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概一刻之后,他猛的睁开眼睛,看向夫人说道:“我前阵子是不是收了一个门客,是玉明先生的弟子,因为走投无路过来找到我的。”

“是啊老爷。”

夫人道:“玉明先生出事之后,他就跑过来投靠了,因为他父亲和老爷当年算是同窗,老爷就一时心软把人留下了,为这事我还和老爷你吵了一架。”

许生问:“人呢?”

夫人有些胆怯的说道:“我......我把人放到后院去劈柴养马了,老爷,我也是为你好,万一被人查到了......”

“没事!”

许生站起来道:“只要人还在这就好,你去把他找来。”

夫人连忙点头:“我这就让人去找他。”

第二天,四页书院。

李丢丢正在喂神雕和狗子的时候,高院长背着手走了过来,在他身边跟着的居然还有燕先生,燕先生和李丢丢是一块回的书院,他去自己那个小院说收拾一下,没想到竟然和高院长一块过 来了。

李丢丢连忙站直了身子,然后俯身一拜:“拜见院长大人。”

高院长一脸清寒,他似乎是对李丢丢充满了厌恶,那张脸上都写的清清楚楚。

李丢丢知道这都是因为自己和高希宁走的亲近,高院长不喜欢他,大概是觉得他配不上高希宁。

高院长看了看那头野猪和那只矛隼,哼了一声后说道:“玩物丧志!”

李丢丢就弯着腰听着,心说如果高院长若不许他在书院里养这两个小漂亮,那就带回家里去养着。

“有件事......”

高院长缓和了一些语气后说道:“昨天下午,玉明先生的弟子高良过来见我,他这段日子躲躲藏藏的也过的辛苦......”

高院长往后看了看,确定四周没有别人后继续说道:“他跟我说,玉明先生有一些藏书,还有他自己的作品,在玉明先生出事后,高良把这些东西偷偷取了出来,藏在唐县一处地方。”

“他说不敢带着那么多东西直接来冀州,怕被盘查,但那些东西都是玉明先生的心血,若是就这样毁了,着实让人心疼。”

高院长道:“书院里已经放假,教习们多不在,弟子们也多不在,距离过年还有五天,你和燕先生去一趟唐县把东西带回来,就说是我采买的东西,城门口也就会放行了,快的话,来回三天足够了。”

李丢丢道:“学生会把东西运回来。”

高院长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说道:“玉明先生有治世之才,他所著之书,你也可多看看。”

说完后转身走了。

李丢丢看向燕先生问道:“这事怎么来的这么突然?”

燕先生耸了耸肩膀道:“那个高良,我回忆了一下,咱们还见过,当时在唐县县城里,玉明先生确实吩咐他回去想办法把书册都偷出来。”

李丢丢道:“我也还依稀记得这个人,瘦瘦高高,好像手无缚鸡之力似的,不过当时好像不是玉明先生吩咐他去做的,而是他主动提出来要去做的。”

燕先生摇了摇头道:“记不太清楚了,不过事情是有的。”

李丢丢嗯了一声:“那咱们明天一早出发?顺利的话,二十九就能回来,不耽误过年。”

燕先生道:“要不要告诉夏侯一声?”

李丢丢想了想道:“告诉他一声也好,昨夜里咱们去他家吃饭,谁想到羽亲王居然在他家里,幸好咱们看到了羽亲王的车驾,不然就太尴尬了......这大过年的见人家长辈,你说是要红包还是不要,人家要是给,接还是不接,想想就好为难啊。”

燕先生:“......”

李丢丢笑了笑后继续说道:“看起来羽亲王似乎是在夏侯家里住几天,应该是要陪着夏侯和他母亲到过年,咱们跟夏侯说一声,就别拉着他一起去了,这些天就让他好好在家里陪着爹娘吧。”

燕先生点了点头道:“也好。”

他停顿了一下后说道:“带上兵器。”

李丢丢嗯了一声:“有备无患。”

燕先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带上庄无敌。”

李丢丢笑道:“好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