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二十一章 以力破力

不让江山 知白 782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正在检查酒坛的澹台压境看到他父亲朝着那金甲走过去,脸色顿时变了变。

今日之局面,谁和谁会勾结起来,其实根本无法确定,这些使臣,谁都可能有杀人之心。

之前的飞丁坦国和月氏国水火不容,然而随着老皇帝塔克里被杀,两国之间的局势必然会有变化。

所以澹台压境立刻就朝着那边冲了过去:“父亲,我来替你看看这金甲。”

一声喊过,澹台压境已经冲到澹台器身前,可就在他才一动,身边的酒坛也动了一下。

伞丁看到酒坛动了一下,所以大笑道:“我也看看,这月氏国的圣物到底是何等风采。”

一边说话一边将身上披风接下来,像是随手一甩,却正好把那个酒坛盖住。

所有人都注意着金甲那边,没有注意到酒坛微微动了,那酒坛里先是出来一只手,转了一下后脑袋随即露了出来。

这人动作很快,从酒坛里出来后,把腿上绑着的匕首抽出来,迅速靠近澹台器,匕首抬起,朝着澹台器的后颈狠狠刺下!

噗的一声。

一杆长枪从远处飞来,一枪将杀手的脑袋戳穿,长枪从一边太阳穴戳进去,从另外一边太阳穴戳出来。

一个人的脑袋被洞穿,枪杆卡在那,看起来就显得格外奇怪,也格外血腥。

听到闷哼声,澹台器却没有回头。

他看到了,在斜对面的唐匹敌一把将身边护卫的长枪拿过来,然后便是流光一闪。

就在这一瞬间,那金甲动了。

咔嚓一声。

金甲挣脱了木架,一伸手把旁边的弯刀摘下来,双手握刀,朝着澹台压境力劈而下。

这金甲套在木架上,看起来像是空的一样。

这一刀之重,似有开山之力。

澹台压境早有防备,他就觉得这金甲有问题。

这一刀落下,澹台压境手中长刀出鞘,刀与刀对撞在一处,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之后,澹台压境的刀居然应声而断。

金甲之下的人显然极为雄壮,他手中的弯刀,又是月氏国至宝,是神兵利器。

澹台压境的刀一断开,立刻就向后撤身,可弯刀的刀尖还是在他身上划了一下。

今日澹台压境披甲当值,那刀锋所过,居然把他的战甲都切开一条口子。

他的甲胄也非凡品,却依然挡不住这一刀之威。

金甲武士一步从木架那边迈过来,直接将木架拉断,可见其气力之巨。

这一步之后,弯刀横扫,直奔澹台压境的咽喉。

澹台压境感觉背后有一股力量传来,瞬息后就被人拉着向后飞了出去。

李叱自澹台压境身后过来,一把将澹台压境拽向后方,同时一脚踹在金甲武士胸口。

那金甲武士气力极巨,身材魁梧,可是灵活上就稍稍差了一些,避不开李叱这一脚,硬生生接了。

然而李叱这一脚踹中,那声音沉闷如塞住了的铜钟一般。

金甲武士往前一顶,把李叱弹了回去。

“保护大将军!”

将军府里的护卫此时急速冲过来,朝着金甲武士连连点射,不少弩箭疾飞过来。

然而那些弩箭打在金甲武士身上,叮叮当当的声音连成一片,可却无法击穿甲胄。

也不知道金甲到底是何等材质,看似黄金打造,却远比黄金要坚硬的多。

弩箭打在金甲上只留下一些淡淡划痕,火星四溅,金甲武士却毫不在乎,继续迈步向前。

不少将军府护卫冲上来,用长枪戳在金甲武士身上,长枪依然不能破。

六七个人用长枪顶着金甲武士,合众人之力,那人被推的向后退了一步,脚重重踩在地上后,脚下石板碎裂,下一息便挺胸向前。

咔嚓咔嚓的声音接连传出,长枪的枪杆断裂。

金甲武士失去前边的顶撞之力,往前疾冲,他微微压低身子,用肩膀撞在一名士兵身上,直接把人撞的倒飞出去。

“槊!”

澹台压境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有人将他断槊递过来,澹台压境一把抓住,向前疾冲,往前一伸手,槊杆在他掌心急速划过。

等到了槊杆尾端,他的手骤然攥紧,加上疾冲之力,断槊砰地一声戳在金甲武士心口。

这一下力度十足,金甲武士被戳的后腿几步,可是却依然没能破开他身上金甲。

他低头看了看,胸甲上被戳出来一个坑,随即发出一声咆哮,显然暴怒。

就在这一刻,月氏国的使者庞特狄飞身而起,在他两条胳膊上竟然藏了腕弩。

这种腕弩极为小巧,内藏的弩箭不过如长钉一样,威力有限,距离太远无法伤人。

庞特狄人在半空,弩箭飞出直奔澹台器。

“合!”

澹台器身边亲兵校尉喊了一声。

两面盾牌从左右过来,啪的一声对在一处,犹如死死关上了两扇门。

几支弩箭钉在盾牌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庞特狄半空中翻身,从腰带中抽出来一把软剑,犹如毒蛇般刺了出来。

“突!”

随着一声暴喝。

在澹台器身前的亲兵同时跨步向前,手中长枪戳向半空中的庞特狄。

庞特狄眼见着无法近身,软剑变势,一扫将几杆长枪的枪头扫掉。

人刚落地,他又听到了一声喊。

“进!”

澹台器亲兵校尉伸手一指,十几名亲兵成锐形阵向前,他们这次出枪并非同时,而是极为默契的有先有后。

第一杆长枪戳过来,被庞特狄一剑荡开,第二杆长枪已经到了,庞特狄大惊失色,再一剑勉强把枪压下去。

第三枪又到了,每一枪之间的间隙,不过一息上下,这些亲兵的配合之默契,令人惊叹。

第三枪又来,庞特狄一脚将枪杆踢开,第四枪已经到了近前,被他左手一把攥住。

第五枪噗的一声戳在庞特狄的心口,可是枪头居然没能戳进去,应该是庞特狄衣服里边还穿了链子甲。

这一枪中了,后边的枪不断命中,有两枪戳在庞特狄腿上,庞特狄哀嚎着跪了下去。

“开!”

在亲兵身后,又是一声暴喝。

组成阵型的十几名亲兵同时往两边跨步,澹台器的亲兵校尉疾步而来,连冲三四步之后身形腾起,双手握住陌刀狠狠劈落。

噗!

这一刀从庞特狄的头颅正上方劈中,陌刀一落而下,直接将庞特狄劈成两片。

陌刀从庞特狄的胯下劈砍出来,刀锋又剁在地面的石板上,发出当的一声。

自始至终,澹台器都面色平静的站在那,连动都没有动过,他看着月氏国使者的尸体一分为二,眼神里只有些淡淡的轻蔑。

就在这时候,澹台器身后的长廊上,有两个神舍杀手落下来,他们一直倒挂在长廊上等待时机。

此时见澹台器的人全都防备着前方,两人同时落下,轻若无物,连一点声息都没有。

两把匕首,同时朝着澹台器的后腰狠狠刺了过来。

又是一杆长枪飞来,比之前飞过来的那杆长枪更快更凶,枪从左边杀手的太阳穴戳进去, 戳穿脑壳之后,又戳进另外一个神舍杀手的脑壳。

一枪,双杀。

远处,唐匹敌左臂中夹着一个神舍杀手,那人被胳膊勒住脖子,已经没了气息。

唐匹敌右手掷出长枪之后,往澹台器身后看了看,又有几个黑影跳跃过来,犹如白天出现的鬼魅一样。

“合!”

澹台器的亲兵校尉喊了一声,从两侧支援过来的亲兵立刻在澹台器身后组成防御阵型。

数十名亲兵眼看着后院那边飞掠跳跃的黑衣人过来,却不管他们怎么变换方向,阵型始终不动。

那些杀手几次改变方向,试图把亲兵阵列引诱分散,然而那些亲兵一旦组成阵型,便不动如山。

“长击!”

亲兵校尉下令。

前边一排亲兵立刻蹲下身子,后边一排亲兵将手中长枪掷了出去。

十几杆长枪,像是十几条弹飞出去的毒蛇,片刻之后就把两个黑衣刺客钉死。

澹台器连头都没有回,这些刺客不足以让他动容,他的目光还在那个金甲武士身上。

此时此刻,澹台压境接连猛攻,居然还是被金甲武士逼迫的不断后退。

若要说武艺如何,也确实说不上那金甲武士有多精巧,他气力无穷,又靠着甲胄坚固,完全无视澹台压境的断槊。

已不知道是第几次,澹台压境一槊戳在金甲武士身上,当的一声后,金甲武士的脚步顿了一下。

可就在这一刻,金甲武士的左手抬起来一把将槊锋攥住,虽然那是断槊,可是半截槊锋依然锋利,他却完全不在乎似的。

澹台压境往后猛的拉拽,槊锋在那人手中发出金属摩擦之声,那人的手上戴着的东西,槊锋居然切不开。

金甲武士再一发力,一把将长槊直接拉了出来。

力度之大,澹台压境竟是无法攥住槊杆,在他掌中急速摩擦之后,肉皮都被磨破。

呼的一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旁边飞过来,眼看着飞到金甲武士面前,被金甲武士一拳击碎。

碎裂声中,酒液流淌下来。

李叱砸过去一个酒坛之后并没有停下来,一坛酒一坛酒的往金甲武士那边砸,金甲武士抡起弯刀,将酒坛一个一个的击碎。

地上的酒流的越来越多,那金甲武士身上也都是酒液往下淌,哗啦哗啦的落地。

将军府的地面都是铺的青石板,酒液流了好大一片。

李叱又抓起两坛酒冲过去,一边跑一边把酒坛甩出,这两坛酒又被金甲武士击碎。

可是李叱却已近身,看似一刀砍向金甲武士,等金甲武士出刀格挡的时候,他却身子一压,一脚踹在金甲武士的腿上。

哧的一声,金甲武士脚下滑了,这次没能再站稳,重重的往前趴了下去。

这一身甲胄过于沉重,扑倒之际,金甲武士双手撑住地面,可再想起身就比正常人要慢得多了。

李叱一伸手从地上捡起来一根木桩,那是刚才被拉断的木架掉落下来的。

“刀不破你,棍你可挡?!”

双手抱着木桩抡圆了,横着砸在金甲武士的金盔上,那一声重响,真的犹如撞钟一样。

一击之下,金甲武士扑倒在地,木桩都被打碎了。

李叱扔掉手中断开的木桩,他看向余九龄急切的喊了一声:“来了没有!”

余九龄大喊一声:“来了!”

就在这一刻,余九龄猛的让开。

在他身后,若凌姑娘大步而来,手中的大锤抡起来,朝着金甲武士的后脑狠狠就砸了下去。

那大锤。

真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