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四十章 要选在合适的地方

不让江山 知白 762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圣刀门的小师叔见离如果勇气再大一些的话,就会直接杀进松鹤楼里,因为这里确实满地伤员,也确实都尽了全力。

可第一他的胆子没有那么大,第二他需要尽快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消化他看到的那些东西。

从根本上来说,他和门主两个人的目标根本不一样。

门主已经在那么高的地方了,止境之内,再无进境,已在最高,高无可高的地方。

而他不一样,他渴望达到那样的高度,去体会一下到了那个高度之后的无敌。

这么多年来,他师兄一直都是他仰望的大山,也是他畏惧的心魔。

当年他亲眼看到师兄一人一刀屠了几乎整个圣刀门,心魔在那一天就种在他的恐惧之中。

所以如果选择去松鹤楼里杀人是为什么呢?

为师兄报仇?

不不不,就算是有一天他也达到了师兄达到的那个高度,他去杀李叱,去杀那个用剑的女人,去杀今日出现在松鹤楼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可能是因为给他师兄报仇才去杀的。

只会是因为他若是到了那一天,需要杀这些人来证明他确实已经有这么高了。

见离朝着北边离开,他甚至多一息都不想在豫州城里呆了,以他的实力,想要混出城绝非难事。

就在见离往城门方向走的时候,一支镖局的队伍和他擦身而过。

这就是那支在大街上吸引了廷尉军注意的镖局队伍,在仔仔细细的检查过之后,廷尉军确定他们没有任何威胁。

唯一的可疑,只是他们出现在那。

而这个可疑还是廷尉军故意放出来的,廷尉军以为这支镖局的队伍是刺客的同伙。

然而检查之后才发现,镖局所有的手续都齐全,到府衙查过之后,镖局的队伍这次出门也已经做过了报备。

所有镖局人员的身份核实之后,没有任何疑点。

他们带着官府的批文,每一个人都有官府勘发的可以携带兵器的文书。

廷尉军还检查了他们押送的货物,又找到了对应的商行确认,一切无误。

这样一支队伍,廷尉军没有理由扣押下来。

此时此刻,这支队伍的人数也没有多一个,因为在刚刚转过街角的时候,有个人趁着人多混乱的时候离开了队伍,而另一个人则趁机加入了队伍。

刚才转过街口,镖局的马车和对面过来的马车剐蹭了一下,两边的人都下来查看。

人就是在这时候换的。

镖局里一个人趁机滚进了对方马车下边,那马车是特制的,车底有个洞,滚过去的人钻进了马车中。

而对面马车里的人则滚出来,加入了镖局的队伍。

这个人在滚出来之前,把身上的斗篷脱掉扔进马车里,他身上是一套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镖局衣服。

这支队伍在城门口接受盘查,依然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守城的士兵把他们放了出去。

廷尉军的人确实在暗中派人盯着,却真的没有发现这车底下的把戏。

甚至在出了城之后,廷尉军的人依然在暗中盯着。

马车里,脱去了斗篷的男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脸色白的有些异于常人,像是生病体虚一样。

他算是一个模样很标致的男人,偏偏就是这股阴柔气太重了些。

车夫问:“公公,咱们直接回都城吗?”

年轻男人点了点头:“回。”

他是曲南怀。

他设计了一切,最终失算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身为大楚皇族的方诸侯会在关键时候不杀李叱。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 内,方诸侯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李叱面前,只需一剑就能将李叱送进地狱。

那可是方诸侯,那是一剑可让天下惊的方诸侯。

就是这个方诸侯的所作所为,让曲南怀震惊。

那天,他说要去打探一下消息,然后被李叱的人杀了,当然是他设计好的。

他需要让自己隐身,最好的办法就是死掉,没有人会再去怀疑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曲南怀安排人在距离松鹤楼没多远的地方刺杀他,可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换人了。

他在离开方诸侯等人所在的民宅之后不久,就让一个安排好的和他穿着一模一样的手下往松鹤楼走。

两个人身材体型几乎一样,又穿着一样的衣服,发式也并无区别,所以猛的看起来根本分辨不出真伪。

然后他又安排那家字画店的小伙计,带人在松鹤楼不远处出手刺杀了那个假扮成他的人。

他计算的很精妙,为了有人证明他确实已经死了,他特意安排了四个人在那附近盯着松鹤楼。

其中两个就是他的亲信,另外不是他的那两个人可以被他利用成为人证。

两个他的人就是谢亭台和邓鹿。

曲南怀知道方诸侯不好控制,以方诸侯的实力也难以控制。

他更知道那些大兴城里找来的江湖客,其实对大楚朝廷对陛下并没有多少忠诚。

他们之所以愿意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方诸侯来了。

他们信任方诸侯,远超信任大楚朝廷信任大楚皇帝陛下。

这样的一群人,在曲南怀无法确定方诸侯会不会尽全力的情况下,如何还能利用?

制造仇恨。

赫连上就是他杀的。

那天,方诸侯在曲南怀离开小院之后,让赫连上去盯上曲南怀。

赫连上是这一行人中轻功身法比较出众的一个,所以方诸侯才会安排他去。

赫连上远远的看着曲南怀,实际上他跟着的人早就已经不是曲南怀了,而是那个替死鬼。

快到松鹤楼的时候,躲在巷子里的赫连上看到了曲南怀被杀,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冲过去救人。

就在这一刻,有人在他背后叫住了他,赫连上回头看了看,发现居然是同伴谢亭台和邓鹿。

当时谢亭台在他身后轻轻叫了一声:“赫连大哥,等等我们,咱们一起去想办法把曲公公的尸体抢回来。”

听到这句话,看到的又是同伴,所以赫连上根本就没有疑心。

可就在他转身看向两个人的时候,曲南怀从另一边闪身出来,一刀刺穿了赫连上。

赫连上根本没有看到对他动手的人长什么样子,中刀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身穿黑色锦衣的人逃离。

那一刻,他确定是廷尉军的人。

然后谢亭台和邓鹿两人就假惺惺的冲过来救他,又把他架着回到那个小院里。

自始至终,赫连上都没有怀疑谢亭台和邓鹿二人,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如果不是谢亭台喊他一声的话,他不会死。

赫连上就成了另一个目击了曲南怀被杀的证人,还是一个将死的证人。

这样一个人会说谎吗?

赫连上死了,如此一来既证明了曲南怀被杀,又可以促使赫连下等人对宁王李叱充满仇恨。

唯一对他的死产生了怀疑的,就是方诸侯。

方诸侯在得知曲南怀已死之后亲自去现场查看,他看到了在松鹤楼里停放着的那具尸体。

这正是曲南怀计算中的一环,那个替死鬼死在了松鹤楼不远处,他算定了松鹤楼里的人会把尸体抬进去 ,第一是想确定死者是谁,第二是不敢让百姓们看到大街上躺着个死人。

曲南怀也算计到了方诸侯一定回去看看现场,而尸体已经在松鹤楼里了,方诸侯还敢真的去松鹤楼看一看?

自然只能是远远的看一看,只要是远远的看一眼就没有破绽。

然而方诸侯真的去看了。

方诸侯离开那家酒楼的时候遇到了岑笑笑,他也看到李叱和曹猎带着人一左一右绕过来。

方诸侯用一根筷子震慑住了岑笑笑之后从后窗跳了出去,岑笑笑以为他逃走了,可他并没有。

在李叱他们带人进入那家酒楼之后,方诸侯却进了松鹤楼。

以他的实力,想进松鹤楼并不难,况且那一刻李叱和曹猎带着大部分高手去了对面。

方诸侯怀疑那具尸体根本就不是曲南怀,所以他一定要看看,好在他看了看。

这就有了后来,方诸侯在面对李叱的时候说......有人以为可以骗我来杀你。

曲南怀的这个计划按理说很成功,不只是把方诸侯等人算计进去,还能把当初刘崇信的人算计进去,把门主也算计了进去,都成为他杀李叱的刀。

他只是低估了方诸侯。

而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批该死的人。

其中一个就是金满堂。

金满堂是曹猎找来的高手,他是主动要求赴死的......

在动手之前,金满堂对曹猎说:“小侯爷,现在不一样了,什么都不一样了,因为宁王来了,以前我觉得这乱哄哄的天下,恰好就是我这样混暗道的人最美好的天下,可是直到我开始担忧我儿子的未来会怎样。”

他说:“如果我不死的话,宁王的人早晚会除掉我,廷尉军会把我这样手里染了无数人血的家伙都揪出来,我儿子纵然是干净的,可他还能有什么办法?他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父亲被斩首示众,而他则被千夫所指。”

曹猎知道了金满堂的心意。

这个世上,做父亲的人,做母亲的人,会有很多愿意人用自己的命为孩子换一个未来。

所以曹猎当时的回答只是一句话:“我会告诉宁王殿下,你的儿子叫金展意,是个干干净净的人。”

金满堂笑着走出松鹤楼。

笑着赴死。

所以在金满堂与雁北城动手的时候,岑笑笑只是抱着剑站在那看着,像是冷血无情的看着。

一脸敬意的看着。

城外官道上,马车朝着远处前行。

坐在马车上的曲南怀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想着回到大兴城之后,自己该如何告诉陛下这件事的经过。

如果陛下知道了的话,还会不会重用他,他还能不能成为甄小刀那样的人。

不是他对大楚的皇帝有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忠诚,而是因为......他已经是个太监了,他能选的路实在不多。

就在这时候队伍忽然停了下来,车夫嗓音有些发颤的说了一句:“曲公公......我们完了。”

曲南怀猛的撩开马车的帘子出来,于是看到在对面出现了一支铁甲森寒的廷尉军黑骑队伍。

高希宁坐在战马上伸手指了指那支镖局队伍:“动手快一些。”

黑骑呼啸而出。

这一刻,曲南怀忽然间想明白了,所以他竟是笑了起来,一种原来他妈的是这样的苦涩笑容。

廷尉军啊,当然不能在豫州城里,当着百姓们的面,对一支没有任何疑点的队伍动手。

但只要廷尉军怀疑了,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把人放走?

所以......城外多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