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不低头

不让江山 知白 835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安阳城,地势最高的地方是亭山。

亭山其实算不上是一座山,只是一座占地很大的高坡,在安阳城里位置独特。

在这,可俯瞰整个安阳城,还可看到城外的景色。

亭山上有一座已经废弃了的寺庙,原本的名字就叫做亭山庙。

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来过,这里的殿宇楼阁还在,却早已破败。

有人说,家里的房子再老旧,只要有人住着就没问题。

可哪怕是新房,只要没有人住的时间久了,房子的寿命也会迅速的缩短。

这里也曾经辉煌,现在只剩荒凉。

因为安阳富庶,大楚又包容万象,所以在很久之前,来自西域的传道之人,在安阳城建造了亭山庙。

因为有因果关系的说法,所以很多做生意的人,很多达官贵人,都心里有点发毛。

如果花点钱就能化解罪业,当然不算什么过分的事。

所以这里曾经香火旺盛,后来大楚内乱,亭山庙的人便离开安阳,也不知去往何处。

如今,这安阳城里的制高点,这破败的庙宇,是楚军最后的阵地了。

北城丢了之后,宁军开始沿街巷战。

这是善战楚军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对手,因为这样的对手完全打击了楚军的自信。

楚军都自负,可这次不得不说的是,他们的对手更为善战。

在大街上向前推进的时候,宁军之间配合之默契,已经到了令人胆寒的地步。

如果楚军被逼迫在一条死巷子里,宁军也绝对不会贸然的从巷子口往里强攻。

如果兵力足够,能用羽箭覆盖,绝不牺牲人命。

如果可以调来弩车,哪怕稍稍耽误一些,也会把弩车调过来对准巷子里放箭。

如果兵力不足,也调用不来弩车,那么宁军的战术才会展现出可怕的地方。

一排盾兵,手持步兵盾,盾兵后边是手持连弩的宁军战兵,再后边一排又是盾兵,再后边还是弩手,各有三排叠加。

巷子口狭窄,一般能有三四人并肩而过的宽度。

正常的步兵盾不似巨盾那样有一人多高,在宁军配备中,步兵盾牌一共分成三种。

一种是步兵冲锋盾,大概有三尺左右长度,不到两尺的宽度,分量也不是很重。

一种是步兵战阵防御盾,大概与人等高,厚重,寻常羽箭根本没法击破。

还有一种是更为巨大的墙盾,一面盾牌,就需要七八人才能移动。

这种墙盾,可以在平原上迅速组建成堡垒一样的防御阵地,应对敌军冲锋。

但是墙盾造价高昂,而且极不方便运输,所以在宁军中的配置也很少。

除非是大规模出动的战斗,有强大的运输能力,墙盾才会在辎重营的名单中出现。

进入巷子的宁军士兵,手里没有防御用的巨盾,用的是正常的冲锋盾。

所以他们进入巷子的时候全都猫着腰,盾牌举在前边,身后的弩手压低身子跟着。

进入之后,弩手立刻起身朝着楚军点射,迅速打空弩匣下蹲。

后边一排弩手则立刻起身,再把他们的弩匣打空,然后是第三排。

基本上三排连弩打完之后,被堵在巷子里的楚军已经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了。

楚军的战术训练很强,这是得到公认的强,然而这种战术训练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

有改进战术职权的大楚兵部,几百年都没有人想过要去改进。

或许有人想到过,但是在位的官员会觉得麻烦。

改好了,大楚府兵战力得到了提升,但这种事他们未必能等到的。

改进训练方式,要见成效最起码需要数年时间,还需要用战争来检验。

兵部的大人们,谁愿意干这种劳心费力,而且完全没有奖赏 的事。

那要是改不好呢......

万一突然出现一场大战,结果因为改了战术训练,楚军惨败,那兵部的大人们是要掉脑袋的。

无利有害,所以不干。

然而宁军这边的战术配合,是李叱和唐匹敌两个人,基于大楚府兵训练的方式,不断的推敲,不断的改善,最终才有了如今模样。

高处。

宇文尚云坐在那,脸上很脏,身上更脏。

一夜的厮杀之后,楚军已经败退到了这最后的阵地。

借助地势,将宁军的攻势压下去两次,可是这两次又能代表什么呢。

只是暂时击退,又不是击败,所以宁军的下一次攻势也许很快就会上来。

在有机会退出安阳的时候,宇文尚云却觉得还有一争之力,所以放弃了出城。

现在连出城的机会都没了,除了死战之外,似乎再无其他选择。

“大将军,喝口水吧。”

一名亲兵把水壶递给宇文尚云,水壶里剩下的水大概也只有两口了。

宇文尚云把水壶接过来,晃了晃就知道还有多少,所以没喝。

他沉默了片刻后,看向这个亲兵:“你们会怪我吗?”

这句话把亲兵吓了一跳,连忙俯身道:“大将军,属下不敢。”

宇文尚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昨夜里厮杀,其实我们有机会从东门杀出,但我不想认输......你们都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轻易认输的人,而逃,对我来说是无法忍受的耻辱。”

他看向四周的士兵们,一个个都已经累到了极限似的,可依然没有人松开手里的兵器。

鏖战一夜,又累又困,又渴又饿,可他们依然是战士。

这是宇文尚云亲手打造出来的一支雄兵,如今似乎也要被他亲手毁掉了。

“你们都是我的亲兵,如果你们想走,就偷偷的离开,不要声张,脱掉身上的军服......”

宇文尚云看向那个亲兵:“走吧,我们败了。”

亲兵摇头:“大将军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大将军要战我们就陪着大将军一起战,我们当初都发过誓的,要誓死追随大将军。”

就在这时候,从下边有士兵跑上来,一边跑一边喊:“大将军,宁王李叱要见大将军。”

宇文尚云脸色猛的一变,下意识的握紧了刀柄。

“在何处?!”

“就在我军阵列之外,没带护卫,只身一人。”

听到这句话,宇文尚云的脸色再次变了变,他犹豫了片刻,把刀挂回腰畔,然后迈步往下走。

到了最外围的防御阵列处,宇文尚云一眼就看到了李叱一人站在那,没带兵器。

“宁王!”

宇文尚云抱拳。

李叱抱拳回礼。

“宁王是亲自来做说客的吗?!”

宇文尚云大声问了一句。

李叱回答道:“是。”

宇文尚云冷笑道:“我看不然,如今宁王占尽上风,这一战打到现在,宁王已经算是赢了,此时来做说客,大概也只是来羞辱我的吧。”

“我曾到冀州,在宁王身边做事,如今想想,本以为是值得骄傲之事,我也曾说过这是平生得意事,回想一下,着实像是个白痴一样。”

“宁王,不必来羞辱我了,我自己知羞,请宁王回去好好布置,这最后一战还是要认真的与我打过。”

他再次抱拳:“宁王,我对你尊敬,所以就请你不要再说什么了。”

李叱道:“你为何不降?”

宇文尚云一怔,他只想着李叱是来羞辱他的,没有想到李叱是来劝降的。

片刻后,他摇头道:“我是领军之人,我也是骄傲自负之人,宁王应该知道,我也不是只为了大楚而战 。”

“我心中有江山,眼前有天下,我练兵领军,是要争雄天下,宁王问我降不降,我心中骄傲告诉我说,不准降。”

“我这样的人,假意投靠你的时候,身为臣下也就罢了,真说到要我为人臣......以后要听从调遣,要被指使,日日俯首揖礼,看人脸色......”

“宁王,如果非要做这样的选择,非要选一个人投降,非要选一个人为主公,我在当世,只会选你。”

“但!”

宇文尚云道:“我的高傲告诉我,战死可以继续高傲,我祖辈父辈,姓宇文的人弯腰习惯了,到了我这,不弯腰。”

他看着李叱的眼睛说道:“宁王请回吧,这最后一战,还请不要轻视。”

李叱沉默片刻,抬起手指了指那些楚军士兵:“他们呢?”

宇文尚云道:“他们都是我的兵,自然同生共死。”

“呸。”

李叱呸了一声后说道:“他们可以生,是你非要带着他们一起死,你觉得自己宁死也不低头,那是你的骄傲,却要为这骄傲带上所有人的生死,为你的骄傲加一份重量。”

宇文尚云道:“他们可以骂我,可以恨我,他们是我的兵,就是这般的命。”

李叱道:“你见不到以后这个天下会有多好了,但是我希望你手下这些人,他们中有人还能见到以后这中原繁华锦绣。”

“宇文尚云,你若要求死,我给你与我一战的机会,若你赢了,我放走你手下士兵,但我不会放你走。”

他看着宇文尚云的眼睛说道:“你不是想赢我吗,这是唯一的机会。”

宇文尚云回头看了看,士兵们都在看他。

在这一刻,宇文尚云心里忽然疼了一下。

“宁王。”

宇文尚云看向李叱道:“你为何要以身冒险?”

李叱回答:“心疼这些善战之兵,若能归我,我将带着他们重整山河,你若一心求死我不劝阻,但是这些兵我确实想要。”

宇文尚云叹道:“你倒是直白。”

李叱道:“又何必遮掩?”

宇文尚云沉默了许久,再次回头看向这些士兵,他知道只要他一声令下,士兵们还是会陪着他打完这最后一战。

这高坡上,将会铺满勇士的尸体。

“宁王!”

宇文尚云大声喊了一句:“你会善待他们吗!”

李叱回答:“会。”

宇文尚云忽然抽刀:“那就善待他们,带他们看看你说的,将来这中原有多繁华锦绣,你称霸中原的路,我宇文尚云......送你一程!”

他回身看向楚军将士,大声喊道:“我现在给你们最后一道军令,楚大将军宇文尚云下令......你们,你们......降了吧。”

说完之后,一刀抹过自己的脖子,血液顿时喷涌而出。

片刻后,尸体倒了下去。

他的亲兵们一拥而上,想把宇文尚云救回去,可是宇文尚云已经气绝身亡。

“大将军去了!”

之前递给宇文尚云水壶的那个亲兵站起来,猛的把长到抽出:“你等可降,遵从大将军军令,我们是大将军的亲兵,大将军何在,我们何在。”

他们都发过誓的,誓死追随。

说完之后同样一刀抹了脖子。

数百亲兵,皆抽刀在手,一个一个的自杀身亡。

“姓宇文的!”

有一名将军抽出长刀放在自己脖子上,仰天高呼一声:“我们败了,但姓宇文的不低头!大将军说,我们这一代不弯腰,我们随大将军去吧!”

一刀抹过。

那些领军将军中,姓宇文的人一个一个的抽刀在手,一个一个的自杀而死。

李叱站在那沉默了许久,抬起手行了个军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