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个都不能少

不让江山 知白 714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刘英展并不觉得这种被包围有多大威胁,纵然他打不过那二人联手,难道还不能走?

纵然他此时不能轻易出城,还不能躲?

他师兄井颜戾,又岂是一道城门可以挡住的,他计算着时间,觉得用不了多久,师兄就会带人赶到。

“你们这些中原人。”

刘英展叹道:“最是喜欢苦中作乐,也最能麻痹自己,明明天下都快没了,江山都快亡了,可看看你们现在这很高兴的样子,一点点小的得意,就让你们原形毕露。”

李叱笑道:“苦中作乐四个字,我很喜欢。”

他问刘英展:“那你知道我打算怎么作乐吗?”

刘英展将狼牙棒指向李叱道:“只管过来,我看你有多少斤两。”

李叱笑了笑说道:“论斤两?那你就输的很惨。”

他忽然喊了一声:“神雕,上!”

刘英展脸色一变,立刻看向右边的那只矛隼,他当然认识这种猛禽,鹰爪如钢,抓住就松不开,强行拉扯便是血肉模糊,其嘴如钩,咬住就是骨肉分离。

他迅速转身面对那只矛隼,手已经摸向后腰挂着的连弩,只要那东西敢扑过来,他就一箭将其射死。

砰!

刘英展被神雕直接撞了出去,那五百斤重的大野猪,这一撞之力能有多恐怖。

飞出去的刘英展甚至还在半空中翻转了一周,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一下一口气几乎都没上来。

神雕得意的哼哼了几声。

刘英展看向李叱,眼睛里都是怒意。

“好卑鄙的小人!”

李叱道:“它就叫神雕。”

然后他一指刘英展:“狗子,上!”

刘英展立刻往四周看过去,哪里有狗?

然后狗子就扑了下来,两只利爪在刘英展脸上留下了几道伤痕,刘英展拼了命的挥舞双臂,这才把狗子驱赶开。

满脸是血的刘英展看起来有几分恐怖,他瞪着李叱,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李叱此时早就已经被他大卸八块,九块,十块......

“你们中原人,都不敢正面交手,靠偷袭取胜,我看不起你们!”

刘英展咆哮一声。

狗子一声啼鸣。

刘英展拼着力气站起来,摘下来连弩,却发现连弩已经被那猪刚刚一下撞坏了,他立刻把连弩朝着狗子砸过去,哪里想到那狗子根本没下来,它叫一声......是给它的跟班下令呢。

砰!

刘英展又飞了出去。

神雕得意洋洋的围着落地的刘英展转了一圈,还抬起头看向盘旋着的狗子,一脸邀功请赏的谄媚。

刘英展都快起不来了,可是怒火却烧的他又起来了,那个混账喊了一声神雕,猪撞过来了,那个矛隼叫了一声,猪又撞过来了。

噗!

一把长刀从刘英展背后飞过来,笔直的像是划过半空的一道流光,长刀从刘英展的背后刺入,瞬息间便贯穿身体,从前胸刺穿出来。

庄无敌默不作声的走过来,把长刀抽出,一脚把刘英展踹翻在地。

“走。”

他说。

李叱点了点头:“知道。”

可是不好走,现在两个城门的封门石都放了下来,想再把封门石升起来谈何容易,若是不开城门的话,李叱和庄无敌出 去都没有问题,狗子出去自然更没有问题,可是猪呢?

那玩意五百斤上下,它是肯定跳不出去的。

“好在咱俩力气大。”

李叱忽然说了一句。

庄无敌觉得事情不好,于是不等李叱说出来什么,他已经摇头道:“我不。”

李叱:“别这样,乖。”

庄无敌:“滚。”

没多久,李叱和庄无敌把藏身于柴堆中的岳华年叫出来,又找到裘轻车他们,裘轻车伤的不轻,必须尽快找人诊治才行。

李叱请了一群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帮忙,从上城的坡道登上城墙,然后用很粗的绳索把神雕绑好,一群人拉着绳子把神雕放下去,这猪居然没有一点慌乱,甚至可能还觉得有点好玩。

放下去神雕,又陆续把裘轻车,岳华年,庄无敌,李叱,还有马放下去,而狗子居然站在那排队等着别人把它放下去,一点隼儿的觉悟都没有。

李叱交代百姓们,如果盛昌粮栈的人进城之后问怎么回事,不管威胁什么,只说是几十个江湖客保护着岳华年杀出去的,其他的不要说。

到了城墙下边,李叱看了看神雕,又看了看庄无敌的马,嬉皮笑脸的问:“能不能换换骑?”

庄无敌看了他一眼,回答依然是三个字。

“别做梦。”

李叱认真的说道:“你没有骑过你当然不知道,骑猪比骑马舒服多了,我又怎么会骗你呢?”

庄无敌:“别扯淡。”

李叱转身看向岳华年他们几个人说道:“你们从这先往西北方向走,避开从冀州来的人,走上大概一天多就能到唐县,在唐县找郎中医治,再买一辆大车往北,一路去信州关,到了信州关后投靠虞朝宗,就说是李叱让你们来的,他必会好好照顾你们。”

“虞朝宗?”

岳华年脸色猛的一变,摇头道:“那是叛贼!”

李叱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后说道:“你现在也是。”

岳华年脸色变了变,然后就是颓然的一声长叹。

李叱道:“到了信州关后,你们还能协助虞朝宗守着边关,如今黑武人还没有退兵,边关压力依然很大,别再用叛贼这样的字眼去说燕山营,他们现在做的事,朝廷的人都没做到。”

岳华年想着也只能如此,他一人不惧生死,可是身边还有保护他的这些人,若他此时再讲什么清高,只能是害死自己最亲近的人。

“也罢。”

岳华年朝着李叱抱拳道:“多谢救命之恩。”

裘轻车胸口疼的厉害,不方便抱拳行礼,对李叱点了点头说道:“大恩,必不敢忘。”

李叱抱拳回礼,众人就在城墙下边分开。

然后李叱和庄无敌俩人一个骑马一个骑猪,故意绕了一个圈子,又从运粮队伍后面的方向跑过来,假意是追上来的。

苏掌柜问李叱又去了何处,李叱的理由当然还是那个......猪跑了,骑马去追,差点都没追上。

等再到平昌县城外,封门石起不来,运粮的队伍也就进不来,这一趟看起来怎么都要无功而返。

便在此时,井颜戾从后边过来,看了看那封住的城门,又抬头看了看城墙。

“都不许走,我要进去看看,我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准离开,否则都会被我所杀。”

他说完之后一招手,他身后大批的手下随即快步上来。

有人递给井颜戾一双铁 扣,井颜戾戴在手上,脚下一发力,人已经在丈余高度,戴着铁扣的双手迅速的爬动,看起来无比的轻松,没多久就到了城墙上面。

他把带着的绳索绑好后抛下来,他的手下人开始陆续登城。

苏掌柜一脸疑惑的看向李叱,李叱已经转移到了旁边大车上趴着起来,一只手还在那揉着屁股,看起来屁股疼的不轻。

苏掌柜又看了看那头猪,想想就觉得这东西硌得慌。

余九龄压低声音问李叱道:“怎么回事?到底跑到哪儿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李叱笑道:“过程很曲折,但这不是回来了吗。”

余九龄听到这句话就知道事情成了,他对李叱笑了笑道:“还行,回来没耽误事。”

李叱问:“刚刚我一路回来,怎么少了一辆大车?”

苏掌柜在旁边听着,没听出来这些话里有什么不对劲的,而且李叱居然还能发现少了一辆大车,他对李叱的怀疑就减弱了几分。

平昌县城西北方向。

岳华年问裘轻车:“你怎么样?”

裘轻车苦笑道:“不碍事......没与人交手之前,觉得我这武艺已经能在江湖上行走,纵然不能称得上一流,可也不至于沦为二流,今日这一战后才知道,我......我还比不上那个骑猪的。”

岳华年道:“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裘轻车想了想,补充了一句:“猪也是。”

他问道:“大人,你是朝廷命官,是一县之长,真的要去信州关投靠叛贼虞朝宗?”

岳华年看向裘轻车,沉默了许久之后说道:“我家里,其实历代为官,我祖上曾为大楚宰相,我曾祖曾为雍州节度使,至我祖父,是曲州府治,我父亲后来为利州府丞,再到我这,是平昌县令。”

他问裘轻车:“这一百多年来你看出什么?”

裘轻车叹道:“看出来真正为民做事的好官,为大楚尽心的忠臣,家境却越来越差,官职越来越低,因为大人家里不愿与那些人沆瀣一气,所以......”

岳华年又道:“你祖上曾为大将军徐驱虏的阵前将军,官至正四品,西疆一战,你祖上就是那支令西域人威风扫地的齿刃刀军将军,现在......”

岳华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摇头道:“那个骑猪的好汉说的对,我还有什么资格自恃清高,我说虞朝宗是叛贼,可是虞朝宗治下的地方,百姓们反而安居乐业,这天下早就颠倒了,是非也早就已经不明白。”

他看向裘轻车道:“我们就去信州关,能为边关尽一份力,这一辈子就算有个好的结果,我虽然是一介书生,可我还有为民效命之力。”

裘轻车点头:“大人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咱们就去信州关。”

平昌县。

城门里边忽然间发出一声巨响,地面都跟着震动了一下,城墙上的灰尘都在往下落,没多久,城门被人从里边拉开,封门石竟是被放倒了。

脸色阴沉的井颜戾从城门里出来,看了一眼外边的,沉默片刻后说道:“所有人都进城来,一个都不许少。”

他的视线扫过李叱,李叱还趴在马车上揉屁股呢,根本就没往他这边看。

可是井颜戾总觉得那个年轻人有些不一般,城中这遍地死尸,和这个人在半路离开真的没有关系?

李叱像是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微微一怔。

那个叫井颜戾的人站在城门口,右手抓着刘英展的头发,像是一只恶鬼,拎着另外一只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