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六十九章 五面埋伏

不让江山 知白 617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看着周启喜,这个人的脸上有一种决然,而这,恰恰不是寻常人能有的决然。

“吃饭。”

李叱伸手把周启喜扶起来:“就算你把罪名都认了,也不影响先吃饭。”

他看了看四周的菜地:“多好的菜。”

周启喜起身,眼神里的东西格外复杂。

吃过午饭,李叱没有住在官府,而是住进了官驿中。

“方洗刀。”

李叱看了一眼跟进来的两名廷尉千办,一个是方洗刀,一个是杜颜。

方洗刀连忙俯身:“殿下。”

李叱道:“在随行带着的卷宗中,把几份关于周启喜的都找出来。”

说完后李叱又看向杜颜说道:“去官驿外边张贴一份告示,告知全城百姓,我将在金州停留三天,自明日起,若有什么冤屈之事,可来官驿找我。”

杜颜俯身:“遵命。”

两个人一前一后转身出去。

高希宁给李叱倒了一杯茶,递给他:“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问:“可是这周启喜有问题?”

李叱摇头:“我不怕周启喜有问题,我怕的是他没问题。”

他看向高希宁道:“如果他有问题,是他一人的问题,那就办他一人,可若他没问题,却有六七份匿名书信递到冀州,那就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了。”

“若是一个不合格的官员被人检举,我不觉得是多大的问题,可若是一个合格的官员要被人联手扳倒,这问题就大了。”

李叱看向高希宁道:“三天之内,不管是谁的问题,我都要挖出来。”

当天下午,李叱换了一身衣服,易容之后就和余九龄一起离开了官驿。

这两个人的轻功身法自不必多说,悄悄出去,又岂能是什么问题。

两个人,一个扮作了书生,一个扮作了书童。

余九龄一边走一边看着自己身上这书童装扮,一边看一边叹气。

李叱白了他一眼。

余九龄道:“廷尉军随行带着的各类装束衣服,当家的你让我扮成什么都没问题,非要是个书童......”

李叱道:“书童怎么了?”

余九龄道:“这......”

他又低头看了看。

书童没怎么,就是衣服太小了。

裤子没能盖住小腿,半截小腿往下都露着。

这也就罢了,裤子还紧,要是裤腿紧也就罢了,是裤裆紧。

上衣也小,余九龄最近这段时间胖了些,这衣服跟绷在身上似的,也是七分袖。

李叱叹道:“行走江湖,扮演什么角色,就要附和人物的特质,你扮演的是个家境不好的书童。”

余九龄看了看李叱身上,这一身漂漂亮亮的锦衣,造价高昂。

手里拿着的折扇是金边湘妃竹扇骨,这金边可不是为了装饰,而是为了保护湘妃竹的扇骨。

刷的一声打开折扇,这扇面上的字是李叱写的,李叱的字值钱不值钱放一边,落款若是嵩明先生就很不要脸了。

余九龄叹道:“当家的,你手里的扇子说值个大几千两都没问题,你身上的衣服,脚上的鞋,腰间的坠子......你说咱家是家境不好?”

李叱道:“不,是书童家境不好,不然会把你卖给我做书童?”

余九龄想了想,这还真他XX的有道理。

李叱看向余九龄:“刚才你说,扮成什么都行?”

余九龄敏锐的察觉到这话里藏着凶险,连忙坚定的说道:“书童,就书童!扮作什么都不如书童好。”

李叱道:“别勉强。”

余九龄道:“不勉强,心甘情愿。”

“前边有个茶楼。”

李叱啪的一声把折扇合上:“走,去那边转转。”

走了几步后他回头问余九龄:“扮作贵妇不好吗?”

到了茶楼之后,李叱让余九龄去找机会打听一下周启喜的口碑。

他自己坐下来在那听曲儿,也想闲的,坐了一会儿就听出来那曲子有三四处弹错了的地方。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几个穿着品味不俗的人,年纪大的有五六十岁,小的也有三四十岁,没有停留,直接上了二楼。

而那年纪最大的人,在听出小姑娘弹的曲子有错处的时候脚步一停,回头看了那边一眼,摇头叹息。

从掌柜的和伙计的反应来看,显然是老客。

不多时,那掌柜的交代了几句,也跟着上楼去了。

李叱伸手把小伙计叫过来,取了块碎银子给他。

“我是从外乡来做生意的,想结识一下本地的乡绅,刚才那几位器宇不凡,可否愿为我介绍?”

小伙计有些道:“那几位确实都是大生意人,有做绸缎生意的,有做瓷器生意的,这位客人,你是做什么生意的?”

李叱道:“我这个人,什么生意都会做,而且只要我想做的生意,基本上别人就没办法再赚钱。”

小伙计笑着应承了几句,但显然不信,眼神里的意思已经足够清楚了。

看李叱的时候,偶然露出的含义就是......你这样只会吹牛皮的家伙,我见的多了。

李叱问:“你不信?”

小伙计道:“不敢不敢,看公子也是气度不凡,自然不是吹牛之人。”

心想着的则是,就你还做什么生意都赚钱,还你做什么,被人就没活路,小爷我看你就是小母牛儿飞上天。

李叱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觉得我在吹牛。”

小伙计道:“不敢,不敢,真的不敢。”

李叱道:“不如我们打个赌?我可以让你这茶楼里,有一种生意做不下去。”

小伙计脸色一变:“你是来找事的?”

李叱摇头,起身走到那弹曲儿的小姑娘身前,她怀里抱着个琵琶,身后的老人手里捧着笙。

李叱取了一块银子递给小姑娘,小姑娘有些懵,看了看李叱样貌,莫名其妙的脸一红。

“我想试试你的琴。”

李叱指了指小姑娘怀里的东西。

小姑娘先是回头看了看那老汉,又摇头。

李叱取出来十两银子递给老汉:“只是一时手痒,想自己弹一曲。”

十两银子,老汉的眼睛就亮了,一把接过来:“公子请。”

李叱把琴接过来,见老汉还在,他摇头:“不用你帮我和音。”

他坐下来,略微一沉吟,然后奏了一曲。

这琴曲也是李先生给他的书籍中记载,名为十面埋伏。

第一声起,客人们就忍不住抬起头看过来。

片刻后,所有人就都停止了交谈,有人已经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想看清楚一些。

二楼,门吱呀一声开了,刚刚进去的那几个人,有两人出来,手扶着二楼的围栏往下看。

小伙计站在那,想着这有什么,这还能让人家父女两人没生意做。

这琵琶曲马上到了最精彩的地方,李叱的手猛的一停,琴声戛然而止。

“琴不错。”

李叱起身,把琵琶还给小姑娘,小姑娘的脸就更红了。

“别停啊!”

“就是,继续啊!”

有人已经喊了出来,就算他们不通琴律,可也知道这曲子没有奏完。

李叱朝着这些人笑了笑,然后回到自己座位那边。

门口正在拉着另一个小伙计闲聊的余九龄看着李叱,心说当家的你又装波一了......

跟他聊天的小伙计也看着李叱呢,余九龄拉了他一下:“咱接着聊咱的。”

小伙计道:“你这衣服......”

余九龄:“你懂什么!这是冀州城里如今最流行的款式,要多流行有多流行。”

小伙计:“是......吗?”

大堂中。

“公子,请继续啊。”

“公子,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不少人朝着李叱喊话,李叱却只是微笑不答。

那父女二人看了看彼此,坐回去,准备继续表演。

才坐好,就有人喊:“你们下去,请那位公子把刚才的曲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