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我出

不让江山 知白 797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个字,撞。

风柏木所造的战船就狠狠撞在了那艘商船上,商船的船尾直接破碎,不知道多少人落水。

李叱从战船上一跃而下,跳上了商船,没有任何的停滞,直接杀进了青绦军中。

这些青绦军确实厉害,实事求是的说,寻常的宁军战兵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来的不只是李叱,还有李叱的亲兵营。

一拳就把迎面而来的青绦军士兵太阳穴打瘪进去,李叱率先杀进了人群之中。

以他为锋锐,亲兵营势不可挡。

甲板上的厮杀很激烈,可是更激烈的是在水中。

船体破裂,这艘商船下沉的速度很快。

船舱里都是人,不只是那些船夫,还有许多没来得及出来的青绦军士兵。

船夫在剧烈撞击之后摔了一地,看到船体裂开了个巨大的口子,他们纷纷爬起来,有的人往甲板上跑,有的人从舷窗跳了出去,他们都是老水手,谁都知道在灌进水的破洞那边出不去。

可是王斌和那个年轻的船夫两个人四肢俱断,躺在角落处,他们动不了。

“怕不怕?”

王斌问。

年轻人此时却真的豁达了,摇头:“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我这样的在水上讨了好多年生活的人,死在水里,就当是回家了。”

王斌嗯了一声,看了看涌进来的水,他也笑:“你说是不是注定了的,莫名其妙的我就成了这艘船的船头儿,最后又莫名其妙的和这船一块沉下去。”

年轻人笑:“其实以前我挺不待见你的,总觉得你装。”

王斌道:“你要是船头儿,你也装。”

年轻人哈哈大笑。

水已经到了他们的身边,很快就把他们泡了起来。

“我先死。”

年轻人笑着说:“如果你死在我前边的话,可能会吓着我,老人们说,淹死的人可丑了。”

王斌点了点头:“行,那就我先死。”

两个人又对视一笑。

甲板上,李叱他们已经没办法继续向前了,船头已经快要立起来,他们无法站立。

李叱看到一个船夫要跳下去,朝着他喊了一声:“王斌呢!”

船夫好像这才想起来似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他还在船里,他被那些人打断了手脚,动不了。”

李叱一惊。

他没有想到王斌的手脚会断了,船沉的这么快,绝大部分船夫水性那么好,早就已经脱身,可动不了的人只能会被淹死在船舱里。

李叱深吸一口气后,一转身,从船上越入水中,看了一眼破洞何在,朝着那边游了过去。

船还在往下走,李叱游进去之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里边漆黑一片。

船舱顶部还没有完全被水占据,李叱浮上去深吸一口气,然后又潜入水中。

游了一个来回,看到了在水中飘着的青绦军士兵尸体,他拨开一个,看了看不是,再游到另一具尸体那边看,光线实在太暗,只能到近前才看的清楚。

气已经不够用,李叱从一个破了的舷窗游出来,迅速上浮之后,一露出水面就大口大口呼吸。

他没有看到王斌,却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块木板旁边,有个人眼神愤怒的看着他。

李叱朝着那人游了过去,他不认识这个人,可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就是青绦军那个领头的。

找不到王斌,那就让这个人在水里偿命。

青绦军士兵的水性不好,也可以说几乎都不会水,他们是重甲步兵,在过去的生活中,水和他们没有任何关联。

可是郭玮的水性还不错,他是蜀州人,从小在江边长大。

看到有人朝他游过来,郭玮的想法也一样,那就是弄死那个过来的家伙。

李叱游到近出,郭玮深吸一口气后潜了下去,在水中抱住了李叱的腰往下拉。

如果是别人此时肯定会有些慌乱,落水的人都会这样。

可李叱没有,在被拉进水里的时候,李叱没有去挣脱,也没有去掰郭玮的手臂。

他抠郭玮的眼睛。

郭玮双眼剧痛,哪里还能继续抱着李叱,松开双手在李叱身上推了一把。

借助推开的力量分开了一段距离,可是还没有等他调整过来,李叱已经再次靠近。

郭玮双腿收起来然后一弹,想把李叱踹开。

李叱似乎是预料到了他的招式,提前侧身避开,然后一把抓住郭玮的脚踝往自己这边拉了一下。

水中无力反抗,郭玮被李叱拉到近前,李叱这次掐住了郭玮的脖子。

被两只铁钳一般的大手掐住,郭玮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是在水中这挣扎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水性好,李叱为了生存什么技能不好?

掐了一会儿,郭玮就实在坚持不住张开了嘴,一张嘴,水就往嗓子里边灌。

李叱松开郭玮的脖子,一只手抓着郭玮的下巴,一只手扣住郭玮的上牙,郭玮下意识的想闭嘴,李叱双手就那么用力的掰着,水也就不停的灌进去。

没多久,这位被杨玄机誉为真万人敌的青绦军将军,就被活活淹死在水中。

李叱拉了尸体往上浮起来,一出水面,李叱就使劲儿甩了甩头发。

看到战船上不少士兵把挠钩伸过来,李叱一只手抓着挠钩,一只手拽着尸体,士兵们发力把李叱拉了过来。

李叱杀了郭玮,可是心里却没有一点释然。

船上的士兵放下来软梯,李叱扶着梯子往四周看,水面上都是残碎的木板,还有数不清的漂浮着的尸体。

他视线扫过,没有看到他想找到的人。

李叱深深的吸了口气,准备爬回船上,可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远处水面上,有一群人正在奋力游过来。

那些船夫回来了,最前边的几个人,都是单手在划水,因为他们的另一只手,分别抓着一个仰躺着漂浮在水面的人。

他们啊,一次一次的潜入水中,把那两个人给救了回来。

他们啊,怎么可能会放弃呢,那可是他们的伙伴,那可是他们的船头儿,那可是他们的希望。

他们可是争先恐后的喊过是我是我的交情,这交情,重不重?

大船上。

李叱蹲在王斌身边,王斌脸上都是歉疚:“主公......我,我知道错了。”

李叱在他身上拍了拍:“先回家,回家治伤。”

王斌问:“谢大人呢?”

“我在这。”

谢怀南快步过来,也蹲在王斌身边:“谢谢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王斌竟是不好意思起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几天后,豫州城。

廷尉府,空地上,被绑起来的人还是有数百个,就好像之前被砍死在这的那几百人一样的跪在那。

李叱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曹猎坐在他身边也一言不发。

良久之后,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

“不是我不给你们机会,我给了,你们自己不争气,你们总是说,我不喜欢用曾经在楚为官的人,我确实不喜欢,因为你们身上的那种腐烂的气味,我只要靠近你们就闻得出来。”

“可是我也知道,只要是罪不至死的人,都该有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你们却还觉得,城墙上的楚旗换成了宁旗,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还该怎 么贪就怎么贪,还该怎么渎职就怎么渎职,我现在看到的你们,都是廷尉府已经查实罪名的人,你们非但害了自己的命,也害了那些和你们一样旧官出身的人,他们以后没机会不是我不给,是你们连累的。”

廷尉军副都廷尉张汤迈步上前俯身对李叱说道:“就这样砍了,似乎欠缺了些警醒的作用,臣想把他们带到码头那边去杀。”

李叱一摆手。

张汤随即下令,这跪在这的数百人,全都被廷尉军拉了起来,押送出门。

曹猎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后起身准备离开。

李叱看到他要走,于是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甩什么臭脸子。”

曹猎脚步一停,然后回头,咧开嘴就笑了:“和我没什么关系,你不早说。”

李叱瞥他。

曹猎回到座位那边坐下来,憋了好久,也没把下一句憋出来。

李叱道:“人不是你举荐的,但是你手下人举荐的,不行啊,看来都得换人了。”

曹猎道:“都让你砍完了,可不是得换么。”

李叱道:“码头上的生意,最大的还是你家,所以这次我给你举荐两个人。”

曹猎问:“是谁?”

李叱朝着外边招了招手,四名廷尉抬着两个担架进来。

李叱指了指前边那个担架上的人:“他叫王斌,对码头上的事也算熟悉,虽然才干了两个月,但是那些坏蛋怎么干的,他都门儿清。”

王斌听了这句话,不好意思的扭过头。

李叱道:“这位,就是以后码头的主簿大人,以前是正六品校尉,现在升官了。”

曹猎笑起来:“看来主簿大人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正式接管码头诸事。”

李叱指了指另一个担架上的那个小伙子:“记住他,他叫高福来,以后是王斌的副手。”

曹猎道:“副手大人看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干活的。”

李叱道:“所以码头上的事,你亲自去盯着吧,什么时候王斌和高福来他俩可以接手了,你再去干其他的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码头上的老大,没官职,没品级,也没俸禄。”

曹猎点头:“也不是不行。”

李叱道:“把东西拿过来。”

余九龄笑呵呵的过来,带着两个手下,手下人抬着一口木箱,不是很大,看起来倒是有点沉。

李叱问王斌:“知道箱子里是什么吗?”

王斌摇头:“臣不知道。”

李叱道:“是你交上来的银子,我给你数了数,一共是一千四百两,一会儿我安排人送你回去的时候,你把银子也带回去。”

王斌连忙道:“那是臣下上交的脏银,不能要,臣下绝对不能要。”

李叱问:“没有脏的银子,只有脏的人,所以银子不能称之为脏银,人可以被称之为脏人,这些银子,我替你想了想,大概就是杨玄机赔给你的医药费了,安生拿着,杨玄机的银子,不要白不要。”

“只是啊......”

李叱看向高福来,那个受了伤的年轻人。

李叱道:“王斌有一千四百两银子的医药费,可是你就没有了。”

他说到这看向曹猎:“我得想想办法......”

曹猎立刻道:“一千四百里是吗?我出。”

李叱抬起手鼓掌。

片刻后,曹猎看向李叱问:“可为什么是我出?”

李叱道:“我也不知道,我没让你出,我只是说我想想办法,当时我害怕极了,就怕你反悔。”

说完李叱就站起来:“高福来,记得小侯爷他欠你一千四百两。”

说完就走了。

是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