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零一章 入坑

不让江山 知白 708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罗境的将军府在冀州城东城,这是一座前后三进的大院,是曾凌当初亲自为罗境挑选出来的住处。

这院子前边隔一条路就是小井河,河水平缓,两岸景色很精致,河对岸就是冀州城里有名的桃花苑。

罗境来的时候带来他的是虎豹骑,虽然兵力只有三千人,可是这三千轻骑的战力之强悍,已经让青州军和豫州军为之胆寒。

南下之战,冀州军屡战屡败,尤其是那些叛军更是一触即溃,唯独虎豹骑所向无敌。

冀州军大败退回的半路上被青州军猛追不舍,罗境看出来追兵队伍脱节,犹如一条断了线的风筝龙,所以请求率军反击。

羽亲王却看不起他,觉得他狂妄,只准他带着自己的三千虎豹骑回去,反正死了这些兵也是幽州的兵,本就不受羽亲王节制。

谁想到靠着这三千虎豹骑,罗境一口气把追兵杀退十余里,后面的青州军大队人马害怕被伏击,竟然没敢上来。

罗境之名随即传播开来,人人皆知幽州少年将军罗境勇猛无敌,不负北境第一高手的称号。

罗境回到冀州之后就住在他这大院里,院子里留下三百亲兵,其他的队伍驻扎在冀州军大营里。

闲来无事,罗境每日都和手下亲兵在大院中比武游戏,倒也自在。

此时在后院空地上,罗境只穿了单衣,没披挂甲胄,赤手空拳,被十几名精悍的亲兵围着。

“你们若能将我摔倒,每人赏金十两。”

罗境笑着说了一句。

他手下士兵们互相看了看,然后呐喊一声同时冲了上来,一个个却都很紧张。

罗境也不出重手,只是将手下人一个一个的摔出去,一时之间竟然有人仰马翻之势。

他出手极快又精准,抓住一个摔翻一个,没人能在他面前撑住一招。

有两名亲兵扑上来,一左一右抱住罗境两条腿,两人发力就要把罗境往后掀翻。

罗境哈哈大笑,腰往下一沉扎了个马步,那两人奋力之下,罗境竟然马步不乱。

他伸出手去,一边一个抓了那两名亲兵的腰带,随手一甩,就把两人扔了出去。

“想从我手里拿到十两黄金,没有那么容易。”

罗境招了招手道:“再来,我的兵可不许如此轻易就认了输,再来再来!”

那些都被摔趴在地上的士兵们纷纷爬起来,再次呐喊着冲向罗境。

就在这时候,门口的卫兵跑进来一个,见罗境正在摔跤游戏没敢直接打扰,而是等着罗境又一次把十几个人全都放翻后才上前说话。

“少将军,叶先生求见。”

“叶先生来了?”

罗境伸手要过来一条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笑了笑道:“应该是节度使大人找我有事,你们各自训练,不可懈怠。”

说完之后一边擦汗一边往前走,这前后三进的大院,后院空地是他练功所在,也是士兵们住处,中院是罗境住处,前院也是士兵们住处。

他走到中院,叶杖竹已经在院子里等着,见罗境过来,叶杖竹笑着迎过来抱拳道:“见过将军。”

罗境一摆手:“你我之间还需如此客气?叶先生来,可是节度使大人有什么事要你传话?”

叶杖竹道:“将军猜的正对。”

他靠近之后压低声音说道:“前天夜里和罗将军吃酒之后,我回去就把遇到世子门客的事对曾大人说了,曾大人格外生气,想为将军讨一个公道。”

罗境笑道:

“节度使大人自己都不敢出府门来,还想为我讨一个公道?”

这话里,颇有些不满。

叶杖竹道:“我昨日苦劝大人一天,大人也深知,若如此坐以待毙,不是大人一人生死,还有冀州军上上下下无数人的生死,所以大人决定见将军一面,商量对策。”

罗境眼睛一亮:“节度使大人总算是想明白了,这样任由欺辱,只会让那父子二人变本加厉。”

叶杖竹道:“大人今夜会到双星楼等将军商议大事,顺便也请将军放松一下。”

罗境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我罗境不好女色,不过若是节度使大人想去消遣一番,我便陪他就是,可约好了在今夜何时?我提前去等候节度使。”

“将军只需在府中等候,待入夜,节度使大人会派车马来接将军。”

叶杖竹道:“若将军能赴约,我就回去和节度使大人说一声,然后就去双星楼那边安排。”

罗境点了点头道:“你只管去,车马来了,我便出门。”

叶杖竹再次俯身施礼,然后告辞离去。

罗境往后院走,本想回去继续练功,可是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住,他沉思片刻后吩咐身边亲兵道:“今夜所有人穿甲等待军令,若我派人回来,你们立刻纵马来援。”

他亲兵队正罗枝节有些担忧的问道:“将军是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罗境道:“羽亲王父子一心要杀曾大人,他今夜出门与我见面,难保不会被人盯上,这里距离双星楼没有多远,你们随时戒备,另外派人去知会咱们在冀州军大营里的队伍,今夜不可卸甲。”

“是!”

罗枝节应了一声,连忙去安排人传令。

在河对岸的桃花苑里,世子杨卓的门客郑六成躲在一棵树后边,举着千里眼看向罗境的将军府。

“你们也都给我盯紧了,什么时候罗境出门,你们立刻回去告知殿下。”

“是!”

他手下几个人都应了一声,死死的盯着罗境将军府那边,郑六成知道今夜要打的人是罗境,他想着纵然罗境本事大,难道还能打得过几百人?

但是世子府里那些门客,其实绝大部分都不知道今夜打谁,只知道有人敢染指世子在双星楼里的姑娘,打的就是这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倒霉蛋。

只要罗境这边一出门,郑六成就会派人回去报信,然后世子就会带着他的门客浩浩荡荡去双星楼里打一架。

节度使府。

曾凌看向走到门外的进卒,他点了点头道:“进来吧。”

进卒面带愧色的进门,俯身道:“大人交给属下的差事,没有办好。”

曾凌看向他,沉思片刻后说道:“查不到什么?”

进卒道:“调取了三座城门的进出登记册子,有几个人比较可疑,他们清晨进城,只在冀州城里停留了一个时辰,然后就又出城离开,如果是这几个人的话,可能送信到大人府门外就立刻出城跑了。”

曾凌笑道:“看来这个想算计李叱的人,还是一个又怂又坏的人。”

进卒道:“要不要派人通知李叱一声?”

曾凌道:“抓不到人也无妨,先不要告诉李叱,等到李叱的事办妥了之后,我把这封信给他,也算是还了他一个人情,有没有那个送信的人,其实不过锦上添花的事。”

进卒好奇的问道:“大人,李叱真的敢动手杀了世子杨卓?”

曾凌笑道:“他那样的人,断然不会自己去动手,如果他想动手的话何必要等 三天,别忘了,他可是和罗境交手而不输的人。”

进卒点头道:“还有唐匹敌等人帮他,唐匹敌的武艺,怕还在李叱之上。”

曾凌嗯了一声后说道:“且看着吧,看看这个少年郎能玩出来什么花样,我也想看看夏侯推崇备至之人,到底有多少斤两,他都能算计些什么,又都能算计了谁。”

入夜。

一辆马车停在罗境将军府门外,车夫走到门前和门外守卫说,他是节度使大人派来接罗将军的。

士兵连忙进去禀告,罗境早就在等着了,交代了几句,然后出门上车,只带了几名随从。

车夫赶着马车往双星楼那边走,小井河对岸的郑六成一看到,立刻就派人去报信。

而此时此刻,羽王世子杨卓已经带着几百人在双星楼附近埋伏了。

在双星楼的楼顶上,李叱和唐匹敌坐在那看着,他们已经来了许久,白天的时候一直都躺在屋顶上轻声闲聊。

这秋天正是气候最好的时候,微风不燥,躺在这休息也还算舒服。

世子罗境带着几百人分批到来,其实两人都已经看到,只等着罗境入坑。

不多时,一辆马车转进这条大街,车夫见前边有路人,摇晃起来铃铛,那铃铛声音正是和李叱他们约定好的暗号。

李叱和唐匹敌随即往下边看了看,见马车到了,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就笑了起来,因为赶车的那车夫是余九龄。

马车到了双星楼外不远处,郑六成的人已经在这等着了,站在世子杨卓身边指了指说道:“就是那辆马车。”

世子杨卓冷哼一声,伸手一指:“给我过去打,最好将那狂徒给我打残了。”

他身后的人把黑巾往脸上一蒙,呼啸着冲了出去。

几条巷子里都藏了世子的门客,这边一往外冲,那些巷子里的人也往外冲。

只片刻,数百人就把那辆马车团团围住。

余九龄心慌,特别心慌。

可是他此时强装镇定的怒斥道:“你们是哪里来的贼人,居然敢围堵罗将军的马车?!”

那些门客都懵了,他们本来要动手,忽然间听到罗将军这三个字,一时之间全都不敢贸然向前。

这冀州城里,还有几个罗将军?

如果真的是那个罗将军,他们这些人岂不是要倒霉?本以为是要打一个倒霉蛋,现在极有可能他们变成几百个倒霉蛋。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怒道:“这冀州城里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你们再不散去,休怪我不客气!”

其实他也不敢动手。

罗境从马车里下来,面沉似水。

他扫视了那些人一眼,被他看到的人全都往后退,没有人敢上前。

只一眼,逼得数百人后退,这便是罗境气势。

这些门客,大部分都是人精,他们的一项基本生存技能就是认人,认得冀州城里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以防得罪人。

不少人认出来罗境身份,更加不敢动手,毕竟罗境威名之大,他们每个人都很清楚。

就在这时候,趴在楼顶上的李叱把弓拿起来,拉开弓瞄准了罗境位置,突然间一松手,那箭犹如流星一般飞了过去。

片刻后,咄的一声,那箭戳在车厢上,箭羽还在急速的颤抖着。

罗境侧头看了一眼那箭,眉角微微上扬。

人群后边,庄无敌喊了一声:“奉世子之命,诛杀奸贼罗境,大家上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