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二十四章 打打打打劫

不让江山 知白 829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澹台压境,余九龄,再加上张玉须,四个人就这样明目张胆的离开了队伍。

说是偷偷的溜走,可是哪里有溜走的觉悟。

澹台压境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是宁王,怎么能出行连亲兵营都不带?

如今身份不同,好歹也要顾及一下吧,就当是顾及大家的感受了。

你不带亲兵营就是错的,你错了我就要说。

我说了若是你不听,那就带上我好了。

其实澹台压境不再坚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知道廷尉军会在暗中跟着。

李叱说是不带上廷尉军,可李叱这个宁王,都不知道廷尉军具体会在哪儿。

廷尉军身份特殊,特殊到连李叱都不能去过分干涉。

所有廷尉军的士兵,在进入廷尉军的第一天都会被告知,他们必须遵守都廷尉大人的命令。

当宁王的命令和都廷尉的命令相悖的时候,那么也要听都廷尉大人的命令。

因为这第一代都廷尉大人的身份,是特殊中的特殊。

他们四个人,一人双骑,带上干粮和水,出了大营后朝着西北方向疾行。

澹台压境一看这种速度,也不像是去游山玩水啊。

“现在正是时候啊。”

李叱一边纵马一边说道:“在西北洞阁县那边,有一片湖,名为小仙湖,小仙湖里独有的金线鱼此时最肥美。”

澹台压境楞了一下:“你急匆匆的离开大队人马,就是为了去吃那鱼?”

李叱道:“我早就有所耳闻了,小仙湖中金线鱼,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之一。”

澹台压境叹道:“恕我直言,你已有昏庸无道的迹象......”

李叱哈哈大笑道:“到了你就知道。”

他们所在之地,距离洞阁县大概有一百一二十里的路程,以他们四个的速度,倒也用不了多久。

洞阁县这个地方,也有些特殊。

当初冀州这片曾是幽山国的疆域,幽山国的历代皇帝都喜好百戏。

不管是什么戏,都喜欢,戏法,杂技,各种各样的东西,稀奇古怪的也好,正经的曲艺也好,都喜欢。

还不是一代幽山国皇帝喜欢,而是每一代都喜欢。

每一代幽山国皇帝,在被灭国的这件事上都参与其中,亲力亲为。

所以在幽山国的统治时期,从各地来幽山国都城的艺人实在多的数不过来。

李叱他们在塞北偶然间遇到的逍遥国,就和幽山国有着莫大关系。

这洞阁县也和逍遥国那边情况差不多,很多定居在幽山国都城的各地少民,在幽山国被灭之后,不敢留在都城,所以迁居到冀州各地。

洞阁县这边,有大量从西南蜀州甚至是越州一带过来人各部族少民。

他们在洞阁县定居,就是因为这里有山有水,风景秀美,不愁吃穿。

澹台压境一听说洞阁县小仙湖那边,忽然间又醒悟过来一件事。

在凉州的时候,他就听说过洞阁县这边百姓的习俗。

每年的三月中的一天,洞阁县的年轻男女,便会在这特定的日子同游小仙湖。

谁若是看中了谁,就可结为夫妻。

确切的说,当场结为夫妻。

所以他看向李叱:“你......真的是去湖中捕鱼?”

李叱道:“不然呢?”

澹台压境道:“我怀疑你别有所图。”

李叱道:“别瞎怀疑,这种事瞎怀疑,一怀疑一个准。”

澹台压境:“......”

李叱笑道:“你倒也真信,那边的习俗,特定的那天可是不许外人靠近的,谁要是靠近就要重罚。”

余九龄小心翼翼又稍显贼兮兮的问了一句:“怎么罚?”

澹台压境道:“阉了,阉九族。”

余九龄一惊。

虽然只是想想,就觉得很凉。

而且是替九族都觉得很凉,集九族之凉于一身......

他们一路疾行,赶到了洞阁县的时候,其实早已经过了那特定的日子。

每年的三月中那一天,是洞阁县这些各部族的年轻男女各自挑选配偶的日子。

过了这一天,日子还是照常过。

进县城之前,就会先到小仙湖。

在小仙湖一侧是大郎山,以前这山这湖是不是叫这名字不知道,但现在这名字,也和这些各部族百姓的传说有关。

人们交融一处,逐渐习惯,所以各部族也就没那么泾渭分明。

这么多年过来,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族似的,只是还少许保留了各部族的习惯,还有各自的传说故事。

传闻在他们刚到这地方的时候,小仙湖中有蛟龙,害人性命。

大郎山中有虎豹,也会害人性命。

有夫妻二人,愿意为百姓们除害。

妻子擅游水,丈夫擅攀爬。

后来妻子战死在湖中,与蛟龙同归于尽,而丈夫则战死在山中,灭了满山的虎豹豺狼。

所以这湖就被称之为小仙湖,山就被称之为大郎山。

李叱他们的目标又不是进洞阁县的县城,而是来小仙湖吃鱼。

要到湖边,就要绕过山。

在李叱他们过来的路上,往前边大概十几里的地方。

山林中,有一伙山匪蹲在林子里,正在等待着生意上门。

大概有二三十人,看起来懒懒散散的样子,也不像是多期待路上能劫掠些什么。

有的蹲在一边看蚂蚁打架,有的趴在树上,用有些破损的千里眼看着小仙湖那边。

他们的首领是个胖子,不能说特别胖,也就是勉强装两个李叱那么胖。

人若是胖的厉害,自然就会显得面目有些丑,可是这个胖子,却胖的有些小帅,所以他若是能瘦下来的话,必然也是个美男子。

“程老大。”

一个山匪看向正在抠脚的首领。

“咱们每天都来这等生意,似乎也没什么必要吧。”

被称为程老大的山匪首领瞪了他一眼:“你懂个屁,我们是山匪,山匪就要劫道,不劫道的山匪算山匪吗?”

另一个手下有些无力的说道:“咱们劫道,太难了。”

他看向程老大:“大哥你又说了,过路的寻常百姓不劫,来往的行商不劫,孤儿寡母不劫,一家人的也不劫......你当时说咱们就两不劫,谁知道是这也不劫那也不劫啊。”

他叹道:“咱们当山匪已经有一年七个月了,每天都来这报到,就跟上工做事似的,按时按点,可一年七个月,咱们什么都没劫过啊。”

程老大认真的说道:“打打杀杀不好。”

手下山匪道:“可是老大,咱们是山匪啊,你不是说了吗,山匪就得劫道。”

程老大又认真的回答:“对啊,咱们是山匪,山匪当然要劫道,但至于劫什么,劫谁......随缘随缘。”

手下人道:“老大你就承认了吧,咱们在这,就是虚度时光。”

程老大激动起来:“放屁!我可是立志要做冀州第一大山贼的人。”

手下人道:“那咱们倒是劫个什么啊,打打杀杀不好,就算是吓唬吓唬人也行的。”

程老大想了想。

自言自语道:“吓唬吓唬人......也不是不行,但是可别把人真吓坏了。”

另一个人说道:“还是算了吧,上次也 说是吓唬人,把人家小孩子吓哭了,咱们还赔给人家三包糖,还护送人家到县城,又请人家在酒楼吃了一顿......”

他感慨道:“洞阁县的人都说咱们是什么,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吗?”

程老大脸一红。

洞阁县的百姓们都知道他们在这劫道,但,那又怎么样......

他们劫就劫呗,反正跟闹着玩似的。

百姓们都管他们这支山匪队伍,叫做好客军。

管程老大,叫做好客大当家。

洞阁县谁家要是有点事,忙不过来,就会跑到大郎山下,朝着山上喊两声,立刻就会得到相应。

“大当家,家里娶儿媳妇,缺人帮忙啊。”

“大当家,家里的猪该抓了,来帮个忙啊。”

“大当家,家里来了客人,能喝,过来帮忙陪陪酒啊。”

程老大猛的站起来,一脸决绝。

“好客军!这称号就是我们的耻辱......今日若遇到肥鱼,我们就一定要大展神威,让洞阁县的百姓们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好客!”

手下人全都鼓掌。

然后又该干嘛干嘛去了。

程老大道:“你们不要忘了,我的祖上,可是幽山国的大将军之一啊。”

他手下人道:“知道知道,当初我们的祖上能逃出幽山国,还是大当家祖上保护的。”

当初幽山国都城被围困,幽山国皇帝下令程老大的祖上率军死战。

可是程老大祖上知道,皇帝是要跑了,让他带着各部族的人给皇帝做挡箭牌罢了。

他当时应了下来,却以布置防御为借口,连夜带着各部族的人跑了。

程老大回头看向看蚂蚁那个年轻人:“小六,你是斥候,下山去探一探!”

小六抬起头看了看程老大:“蚂蚁这还没打完呢!”

程老大过来,解开裤子,一泡尿把蚂蚁都冲走了。

他对小六说道:“水淹七军,已经打完了。”

小六叹了口气,往山下走:“每次都是我去探路,每次都一样......”

程老大道:“每次路过的人跟你打听路,不都是给你一些小礼物的吗,不给你礼物也要说谢谢,这是多好的事,你还不乐意。”

小六道:“就因为这个,他们都说我是好客军的头牌!”

程老大道:“瞎说,别听他们的,我才是。”

他又看向趴在树杈上那个家伙:“小九,你别他妈的看了,都过了日子了,还看个屁。”

小九道:“万一呢......”

每年三月中的那一天,各部族的青年男女,就会同游小仙湖。

游水的事,当然不可能穿着那么多衣服。

许多看上了彼此的男女,都会在这一天结为夫妻。

小九的千里眼,那天都忙不过来。

这千里眼是他们捡来的,是他们好客军中最值钱的一件装备,可宝贝了。

“去山顶看看!”

程老大抱着树干,使劲儿摇晃起来。

那双臂合抱的大树,被他摇晃的簌簌发抖......

小九被他从树上摇晃下来,摔了屁股,却还把那已经有些坏了的千里眼举高。

摔了他可以,摔了这个宝贝可不行。

“程老大!”

就在这时候刚刚下去的小六跑回来了,一脸的兴奋。

“有肥鱼,山下来了肥鱼!”

小六一边跑一边说道:“看着就不像是好人!”

程老大立刻就兴奋起来:“看着就不像是好人?!那这可不多见啊,都给我精神起来,咱们去打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