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七十七章 这不是诡计这是兵法

不让江山 知白 772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余九龄是跑了,冲进林子里后他还有空想着,自己以后是不是应该多一个令人尊敬的称号?

用生命与马赛跑的男人。

跑马的汉子?

他这一口气,跑到了林子的另外一头,这才回头看,身后已经见不到马贼。

余九龄手脚麻利的爬上一棵树,想着高处看的清楚,然后才发现自己有多傻......

这是林子里,高处还不如下边看的远呢,眼前都是密密麻麻的枝杈,可是想想看既然都上来了,不如就在这躲一会儿。

他蹲在树杈上看着来的方向,好久好久都没有人过来,他终于可以确定自己安全了。

在树杈上蹲的时间久了,腿就有那么一丝丝的麻意,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蹲的时间久了,想拉......

他忽然间想起来,上一次也是这样蹲在一棵树上,直到树上来了一个女人。

但是那次,被那个女人逃走了。

皋县县城里。

公叔滢滢看向休汨罗,她从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很深的杀念。

这个男人应该是一个很自信甚至可以说自负的人,这一次遇到的对手让他丢了脸,所以他接受不了。

这正是公叔滢滢觉得男人特别有意思和幼稚的地方,为了面子,男人往往会做傻事。

一路回皋县县衙,公叔滢滢就一直都在看他,休汨罗似乎是有所感应,不时侧头看她一眼。

她就抿嘴一笑。

不得不说,这种妖娆中还略带一些小女孩子模样的作态,确实会让男人有些心动。

尤其是这些马贼,他们死盯着公叔滢滢看,毕竟他们的生活中很少会有这么好看的女人。

其实休汨罗也差不了许多,他离开黑武之后常年独自一人生活,有个模样不错的女人这么看他,他心里也有些淡淡发痒。

于是公叔滢滢故意挺起来胸脯,她的脸形很美,她的胸脯也很美。

可就这时候,一支羽箭飞来,直奔公叔滢滢。

啪的一声,那羽箭在公叔滢滢面前被休汨罗一把攥住,如昨夜里的他一把攥住长枪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这次休汨罗都开始疑惑。

“他为什么一直想杀你?”

休汨罗看向发箭的地方,已经不见人影,所以他在这一瞬间大概也猜得出来,刚才引走他们的并不是那个夜叉。

真的夜叉趁机在城中潜藏起来,夜叉昨夜里的狩猎并没有尽兴,所以要白天继续狩猎。

“所以他可能并不是奔着我们来的,而是在追杀你,是你把他引过来的。”

休汨罗看着公叔滢滢的眼睛问。

公叔滢滢摇头:“不可能,我在冀州外住了半个多月,没有人发现我,我也没有仇人。”

休汨罗在公叔滢滢的眼睛里没有看到虚伪,可是他不信。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怪,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巧合。

没有遇到公叔滢滢之前,他们从塞北南下,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鬼扯的夜叉。

如果说夜叉是因为他们杀了百姓而来找他们复仇的,那么这一路上他们也没少杀人,为什么夜叉没出现过?

所以他断定,这个夜叉就是在追杀公叔滢滢。

“你得罪了人,夜叉追杀你,你知道自己挡不住也逃不掉,所以故意混进我们队伍里。”

休汨罗道:“你的心思很坏。”

公叔滢滢一怒:“你是傻子?”

她冷哼一声说道:“我进你们的队伍,不是我要找你们,而是你们的人找 的我。”

休汨罗刚要说话,忽然间队伍后边传来哀嚎声,有人中箭落马,掉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后就死了,箭很精准,命中要害。

“这不可能。”

初东脸色有些发白的说道:“刚刚发箭的人在前边,此时后队的人中箭,轻功身法再快的人也不可能瞬间转移到咱们队伍后边。”

休汨罗看白痴一眼看了她一眼:“你到现在还觉得他是一个人?”

又有人发出哀嚎,这一次是从侧面来的箭,一件射穿了马贼的脖子,箭卡在脖子上。

休汨罗催马过去,跳下去后把箭从尸体脖子上拔出来,一股血也跟着出来。

“是我们的箭。”

休汨罗道:“他们趁着我们出城的时候,在我们的营地里偷了弓箭,他们本身连弓箭都没有,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休汨罗道:“他以为这样会把我们分散开,几个高手不断的偷袭杀人,这么想的话,那就太肤浅了。”

他大声吩咐道:“放火,把城烧了!”

随着一声令下,那些凶悍的马贼开始下马放火,队伍不分散开,一路走一路点火。

休汨罗脸色依然很平静的说道:“我又不在乎这座城,也不在乎烧多少房子死多少人。”

听到这句话,连公叔滢滢的心里都跟着一寒。

马贼们不断的放火,一座一座房屋被点燃,火光很快就越来越大,火势越来越盛。

暗处,叶先生看到那些马贼竟然在烧城,眼神里的杀念变得更重了些。

他不善用弓箭,但是他气劲足够强悍。

从地上抓了一把碎石子,在拐角处转过来,朝着那些马贼打过去,比羽箭还要迅疾,石子居然能打穿人的脑壳。

只片刻,有四五个被他击杀。

“在这边!”

有马贼喊了一声,然后朝着叶先生所在放箭。

马贼的队伍人数众多,他们不分散开的话,李叱他们确实没办法直接杀过去。

可是马贼不分散追人的话,其实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叱说,比他们把队伍分散开,不分开都不行。

这就是李叱的战术,四个人不停的偷袭,这四个人还都是绝对的高手。

马贼不分开队伍,只管放火,李叱他们也完全可以不管那些火,只管杀人。

休汨罗的策略其实没什么问题,他下令放火烧房,目的是把敌人逼出来,或者逼退。

大家都在城里待不下去,到城外空旷处,再强的江湖高手,也抵挡不住数百马贼的纵马冲锋。

他只是低估了一件事。

他的敌人,杀人速度太快了。

马贼在放火的时候,一个一个的倒下去,甚至分辨不出来在什么方向。

火势越来越大,却没能把李叱他们逼出来现身,但他们死伤的人数却越来越多。

李叱用四个人,把一支有数百人的马贼队伍袭击的毫无还手之力,这便是兵法的妙处。

李先生给李叱留下的兵法三十六计,对于李叱的帮助实在太大,李叱已经读过无数遍,每一遍都有新的收获。

若是死读书的人,用书的时候也是死用,可兵法上的事本来就是活学活用的东西,不同情况,同一样兵法也会有所变化。

正因为人与人的不同,学过兵法的人那么多,名将却只有那么几个。

“出城!”

休汨罗终究还是放弃了把敌人逼出来的打算,高喊一声,马贼们也早就已经慌了,所以连忙上马往城外冲。

李叱看到这一幕,随即朝着彭十七和张 玉须打了个手势,两个小胖道人立刻明白过来。

李叱之前就有过布置,所以两个人立刻转身离开。

他俩奔行到城门处,比那些马贼先一步到了,两人爬到城墙上的时候,马贼队伍已经快要冲过到他们身下。

“我去!”

情急之下,张玉须用肩膀撞在城垛上,这城墙年久失修,早就已经没有多坚固了。

这一撞,城垛裂开了一条口子,却没有掉下去。

彭十七眼看着最前边的马贼已经到城门口,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转身过来,屁股对着城垛,狠狠的一翘......

这一屁股撅在城垛上,城垛直接就砸了下去,城门下,几个马贼被砸死。

两个人连续撞掉了三个城垛,城门口落石不少,砸死了几个,马贼队伍也全都停下来,不是出不去,但是速度就没那么快了。

这两个小胖道人,手里已没有弓箭,抓起石头就往下砸,普通人拿石头砸在人头上也能把人砸死,况且是这两个高手。

内劲十足,砸的又准,城下的马贼被砸的抱头鼠窜。

他们人多,人已经愤怒到了极致,呼喊着从上城的坡道疾冲上去,想要把两个人杀了。

彭十七一看那群人已经上来,朝着张玉须喊了一声小心点别死翘翘,然后掉头就跑。

张玉须喊了一声你也是,然后也掉头就跑。

俩人还不是往一个方向跑的,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上了城墙的马贼随即分开追。

休汨罗看到这一幕后脸色变得铁青起来,敌人只有几个人,却把他的队伍搞的如此狼狈不堪,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羞辱。

黑武人性子都高傲,天生就看不起中原人,此时此刻,他的怒火可想而知。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忽然发现身边少了个人。

那个之前一直对他微笑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之前放火的时候还在他不远处。

这一刻,休汨罗怒火更盛。

另外一座城门,公叔滢滢催马冲到此处,她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带着些轻蔑的微笑。

那些该死的男人都去死好了,她才不会把自己的命丢在这,趁着队伍乱的时候她悄悄脱身,没有人注意到她。

这本就是她最擅长的事,这么多年以来,她对于危险的敏锐一直都比别人高,她躲避危险的手段也一直都比别人高。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她顺利躲开危险,所以她自然有些得意。

她催马向前,朝着城门外冲出去。

她的马有一半身子刚出城门,门墙一侧居然有人,马身子刚出来,那人一脚踹在战马身上。

这一脚的力度何其之巨!

战马嘶鸣了一声往旁边翻倒,毫无防备之下的公叔滢滢都几乎被马砸在下边。

她的反应向来很快,比任何人都机敏,所以她才能在无数次危险中脱身。

这一刻,还是她的反应救了她,在即将落地的那一瞬间,她双手在马身上推了一下,身子借力弹开。

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一个碗口那么大的拳头就到了。

砰!

这一拳直接轰在公叔滢滢那张好看且魅惑的脸上,也轰碎了这张好看且魅惑的脸。

公叔滢滢向后飞出去,后背撞在城墙上,身子往下滑,还没有滑下来一寸,膝盖到了......

黑影掠过来,膝盖重重的撞在公叔滢滢胸口,这一下,公叔滢滢的身子都瘪了进去。

好看的脸炸了,好看的胸也炸了。

膝盖撞在她胸口的那一瞬间,她后背的城墙上都炸开了一团烟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