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二百六十四章 天下第一

不让江山 知白 623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老皇帝似乎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不太足,在两个宫女的搀扶下才起身走到桌子那边,这几步路,对于他来说好像就已经把全部体力消耗殆尽。

“晚膳来了吗?”

老皇帝问。

荆听命连忙回答道:“还没有,奴婢现在去催一下?”

老皇帝道:“还没来的话,有些可惜了,朕其实还是想吃一口的,不过何必你去,你留下来陪朕说说话,你师父不在,这宫里机灵的也就你一个了。”

荆听命看了一眼姚无痕,然后吩咐那两个宫女道:“陛下既然不让我去催,你们两个去催催晚膳,告诉御膳房陛下已经饿了。”

那两个宫女巴不得赶紧出去缓一口气,这屋子里的气味实在是难闻的厉害,不只是有鬼瘾膏的那种异香,还有一股腐朽老人的体味。

两个宫女退出去后,荆听命再次看向姚无痕,示意他可以动手了,可是姚无痕却好像有些傻了一样,就那么看着老皇帝,他似乎还处于一种难以置信中,思维还没有清醒过来。

其实这也难怪,对于百姓们来说皇帝是什么?皇帝就是神灵一样的存在,是人间至高无上的存在,在百姓们心目中,皇帝都是威严的肃穆的也是恐怖的,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天威。

可是这样的老皇帝,带给姚无痕心里的震撼一时之间还没有让他缓过神来。

荆听命咳嗽了一声,姚无痕这才醒悟过来,他往前迈了两步假意要去扶着皇帝,可是就在迈出去这两步之后,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暗处有人,而且绝对是高手,只要他有任何轻举妄动,那暗处的人立刻就会出手,不要说轻举妄动,哪怕他就是走到老皇帝不远处,暗中的人都可能对他出手。

所以姚无痕算计了一下距离,他必须一击必杀,不然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手。

“你叫什么名字?”

老皇帝忽然问了一句。

姚无痕立刻回答道:“陛下是在问臣吗?臣叫姚无痕。”

老皇帝哦了一声:“在地方上做事,没少吃苦吧,朕看你脸上有伤疤,你侧头给朕看看,脖子上是不是也有一些伤疤。”

姚无痕把衣领把旁边拉了拉,露出脖子上的伤痕。

“陛下,臣没吃苦。”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敷衍的回答了一句。

“看起来你年纪不大,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立功,既然是刘崇信把你调到京城来的,朕就知道你是可信的人......你年轻很好,将来还能辅佐太子,他比朕要强......不过,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辅佐太子。”

老皇帝好像是恍惚了一下,然后问荆听命道:“朕是不是有阵子没有见到太子了?”

荆听命回答道:“陛下,太子殿下每日都会来向陛下请安。”

老皇帝楞了好一会儿,他问:“有吗?可是朕怎么觉得,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

荆听命道:“殿下每次来都在殿外叩首,因为每次来,陛下都没有起床,也吩咐过谁也不许来打扰,但是太子殿下每日都会准时到殿外,风雨无阻,没有一日落下。”

老皇帝叹了口气,他侧头往暗处看了一眼,那里就是姚无痕戒备着的方向,就在陛下身侧大概半丈左右距离的屏风后边。

“荆听命,你去把门关上吧。”

老皇帝忽然吩咐了一句,荆听命觉得有些不对劲,可现在又不是动手的时机,他连忙应了一声,回身去把房门关好,再回身的时候,他忽然看到老皇帝正在看着他,那双原本昏黄的眼睛里有一种凌厉的光,一种让人害怕的光。

“其实朕猜到了,你们是来杀朕的吧。”

老皇帝指了指姚无痕:“他一直盯着朕的脖子看,朕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防备着有人来杀,看人的眼睛,看不错,朕想知道,是太子让你们来的吗?”

荆听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陛下,没有啊陛下,奴婢......”

老皇帝笑着摇了摇头:“你们都低估朕了,也低估了朕身边的人,扑奴,你出来吧。”

老皇帝的话说完之后,从屏风后边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他面容冷峻,手一直都放在剑柄上,这样的一个人自身就像是一柄长剑。

老皇帝道:“扑奴,你跟他们说。”

那个叫扑奴的中年男人看向姚无痕说道:“你们靠近寝殿之前,你曾经整理过三次衣服,你的衣服下边藏了利刃,你应该更习惯用左手,因为你的兵器藏在了右侧,如果是惯用右手的话,这样拔出兵器会有些费力,对于一个高手来说,不会允许自己耽搁半息的时间。”

老皇帝道:“你们还没有进门的时候,扑奴就已经提醒过朕,说你们有问题,是否下令外边的禁卫把你们拿下,朕想着,就不必了吧,朕想知道是谁,想来想去,好像也只能是太子,满朝文武都盼着朕多活几年呢,他们就能多祸害几年,也就是朕的儿子盼着朕早点死......”

他笑着问荆听命:“你知道朕刚才对扑奴说什么吗?朕说,快把鬼瘾膏给朕拿过来,朕还想再抽一口。”

荆听命吓得脸色发白,身子都在发颤,结结巴巴的,一个字都没能说出口。

“姚无痕,你要快一些,朕,怕疼。”

老皇帝长长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朕等着太子动手等了好几年了,可是他胆子小,一直都不敢动手,再加上刘崇信怕朕出事,护卫周全,所以太子也没什么机会,朕的儿子,朕也知道他下不去手。”

他深呼吸,又缓缓吐出。

他看向姚无痕说道:“朕可以死,但不要动刘崇信。”

他又看向扑奴说道:“你出去吧,就当不知道,朕希望......太子他,还来得及。”

这句话刚说完,姚无痕的掌中就亮起来一道光,那是辟野的光,一闪而过,刀锋在老皇帝的脖子上扫了一下,老皇帝的话嘴还张着,话还没有说完,脖子上的血线忽然就崩开了,血从伤口里喷涌而出。

扑奴就站在那看着,片刻后跪倒在地,一个接着一个的叩首。

然后他起身,看向姚无痕说道:“陛下去了,你也可以死了。”

姚无痕摆了摆手,示意扑奴先别动,他有件事很好奇。

他问:“既然陛下早就有求死之心,为什么你不动手?别人不动手?”

扑奴居然很认真的回答道:“陛下是陛下,我们是臣子,但陛下早就对我说过,如果太子遣人来的话,不要拦着,陛下说,太子还能救大楚......可是陛下等了好几年,太子一直都没有动手,陛下还说过,太子应该下得去手才对,为什么就不动手?”

姚无痕叹了口气道:“明白了,但是我还不能死。”

扑奴皱眉 道:“你可以死。”

姚无痕道:“太子不踏实。”

扑奴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些,片刻后他懂了。

他说:“我给你一刻的时间去办事,然后我会杀你,接下来的事也没有人会帮你,你能做多少做多少。”

姚无痕傲然道:“刚才太顺,我自己都觉得无趣。”

说完之后忽然从后窗掠了出去,扑奴没有动,他沉默了大概半刻左右,然后看向荆听命,荆听命跪在地上还在发抖,老皇帝的尸体就倒在他面前不远处,血已经快流到他跪着的地方。

“你以后,别做刘崇信。”

扑奴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然后一转身从后窗也掠了出去。

这一夜,姚无痕杀皇后,杀贵妃,杀皇子,他像是一个鬼魅,他是第一次进宫,此时又已经天黑,可是那张太子杨竞给他的路线图,却深深的刻进了他的脑子里,没有走错一步路,他杀的兴起,越杀越觉得开心,这是第一次他如此开心。

他杀了太子的生母,也就是当今皇后,因为他知道皇后性子软弱,只要刘崇信回来,她必会屈服于刘崇信的恐吓,如果刘崇信控制了皇后,以太子对他母亲的感情,太子还是会沦为傀儡。

他杀了宫里数位贵妃,还杀了所有的皇子,他就像是一个真的鬼,在皇宫里无声无息的飘来飘去。

最后一处,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那个大概也就十来岁的皇子,想着这绝对不该是老皇帝的骨血,以老皇帝的身子骨,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小的儿子。

就在这时候,四周出现了无数的大内侍卫,他们将这个院子团团围住,扑奴仗剑站在门口看着他。

扑奴很后悔,他以为不会死这么多人,他后悔不该给姚无痕那么长时间,虽然他根本就没有给足一刻,可是他发现自己给的那些时间让他也变成了杀人凶手,姚无痕太快了。

下一息,无数羽箭朝着姚无痕激射过来,姚无痕身前出现了一片刀幕,辟野刀在他面前变成了流光漫天,可是羽箭太多,还有一些射在他身上,然而他的身上还有一件软甲,羽箭不能射进他的身体里。

姚无痕大笑起来,他想着太子这个人,其实还不赖。

他向外冲出去,迎面而来一把剑,那剑快的让姚无痕有些害怕,可是他手里有削铁如泥的辟野刀,他的刀斩在剑上,剑应声而断。

姚无痕从扑奴身边冲过去,前边更多的大内侍卫往这边疾冲,姚无痕摘下来腰畔挂着的连弩,一边纵掠一边点射,他在心里计数,一路冲杀出去,他到了约定好的位置,然后把最后一支箭射上半空,那是第三十支箭,是一支鸣镝。

鸣镝没有响,所以那根本不是一支鸣镝。

非但没有响,而且还从连弩里喷洒出来一些粉末,姚无痕虽然立刻就捂住了口鼻,可是根本没有用,只片刻他就感觉到一阵阵头晕。

姚无痕怔住,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喊道:“果然,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啊。”

四周冲出来无数人,像是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海水。

姚无痕握紧辟野刀,朝着面前的人喊了一声:“你们都记住了,我叫姚无痕,我是天下第一刺客,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天下第一!”

他大喊三声天下第一,然后持刀向前,摇摇晃晃,一往无前。

“你们要把我名字传出去!杀皇帝者姚无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