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零四章 漏算

不让江山 知白 762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黑武人在休整了足足半个月之后,再次对北山关发起了进攻,似乎没有想到什么更好的办法,所以采取的还是人海战术。

没有了攻城坡道的威胁,宁军守住北山关的难度比起之前来说要减轻了许多。

连续三天猛攻之后,黑武人不得不又一次退回大营,再作调整。

“看得出来,黑武人已经犹豫不决。”

夏侯琢看向李叱说道:“他们直接退兵的话,劳师动众近百万大军,损耗如此之巨,领兵的人回去必会被处置,可继续打下去,他们也没有了之前的必胜信念和把握。”

李叱嗯了一声:“看起来,铁鹤部的队伍应该也有了些变化,他们把营地向后退了大概十几里左右。”

从草原骑兵的大营往后退就可以推断出,黑武人现在已有退意,只是还没有人敢轻易下这个决定罢了。

可想而知,黑武人这次南下是带着多大的期待来的,有多大的期待就必然会有多大的自信。

可是这自信却被宁军在北山关城下一次一次的践踏,此时此刻早已经荡然无存。

夏侯琢笑道:“此时领兵的黑武将军大概已经不觉得我们北山关是一块大肥肉了。”

余九龄接话道:“那便是评书里讲过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鸡肋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夏侯琢道:“九妹出息了。”

九妹笑道:“那我是不是应该因为出息而涨工钱。”

夏侯琢看向李叱道:“这种逆贼还留着有何用处?”

李叱道:“该涨,九妹除掉了黑武南苑大将军赤柱琉璃,这事不只是涨工钱那么简单,可以载入史册。”

余九龄看向夏侯琢:“我真的出息了。”

夏侯琢噗嗤一声就笑了。

“现在可以说说其他事了。”

夏侯琢看向李叱道:“我昨日听到你和高希宁两个人商量事,说是兖州和青州的贼兵,都趁着冀州兵力空虚大举来袭。”

李叱嗯了一声,笑了笑道:“不妨事。”

夏侯琢摇头:“你还是应该去主持大局,黑武人此时已经萌生退意,估计着最多耗到深秋就会退走,你回冀州,看看怎么能打退兖州和青州贼兵。”

李叱摇头:“若黑武人是故意为之呢?假意有退兵之象,实为麻痹我们,等我们松懈的时候再发起猛攻。”

夏侯琢道:“我应付的来。”

李叱道:“我应付不来。”

夏侯琢怔住。

李叱道:“冀州之内可以调用的兵马,都在这里了,现在若是让你来做这个选择,是把兵马带走去保住冀州,还是留在这抵抗黑武人?”

夏侯琢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李叱道:“等黑武人退了之后再说其他的事,冀州我可以打下来一次,就可以打下来第二次。”

夏侯琢道:“也许老唐已经得知消息,正在带兵赶回来的路上。”

“他不会。”

李叱道:“我与他说过,无论冀州这边发生什么,他都不能轻易退兵,一旦退了,南征的十万将士就会损失惨重,能退回冀州的连一半人都未必能剩下,杨玄机会像狼一样追在老唐后边撵着撕咬......”

他看向夏侯琢道:“谁得豫州,谁得天下粮仓,杨玄机不会给老唐全身而退的机会。”

夏侯琢听到此处,不由得长叹一声。

李叱道:“国门在,冀州是谁的都是我的,国门失,冀州就是黑武人的了,不管是兖州贼还是青州贼,你觉得他们能挡得住黑武人?”

李叱道:“我少年时和 师父行走江湖,看那些人鲜衣怒马,便觉得他们都是大人物。”

他停了一下,缓缓吐出一口气。

“我本观天下,满是英雄豪杰......我再观天下,皆为乌合之众。”

他看向城墙下边,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道:“原本还想着,这天下乱世,总会有豪杰站出来拯救苍生万民,现在看来,不过是一群吸血的禽兽......”

李叱手扶着城墙,双手微微发力。

“兖州贼梅岩,青州贼甘道德,这里的贼那里的贼......这江山万民与其交给你们,还不如我自取之!”

自从李叱得知兖州山海军,青州的甘道德的贼兵,还有各地的大大小小的贼首,都在带兵过来想抢夺冀州,他心中那原本并不坚定的要争霸天下之心,在那一刻无比的坚定起来。

谁拿了这中原,都不如我拿了。

“先把黑武人的事解决了,我再去解决他们。”

李叱笑了笑:“黑武人尚且不能奈我何,他们这些乌合之众......”

李叱抬起手,屈指一弹。

“弹指一挥间,灰飞烟灭。”

夏侯琢喃喃自语的重复了一遍李叱刚刚说过的话:“我本观天下,满是英雄豪杰,我再观天下,皆为乌合之众。”

他看向李叱,也笑起来:“很好,非常好。”

李叱嗯了一声:“我知道我有多好,以后会有更多人知道。”

二十几天后。

有军报从龙头关那边加急送来,算算日子,庄无敌已经率军在龙头关挡住山海军二十万人足足两个月了。

再算算日子,如果不是庄无敌在龙头关把山海军死死的挡住,此时,那支可能已经被黑武密谍控制的叛军队伍,说不定早就打到北山关了,和黑武人内外夹击宁军。

庄无敌亲笔写下的军报,一共只有十六个字。

兵损近半,山关犹在,贼兵虽众,土鸡瓦狗。

李叱把军报递给夏侯琢,夏侯琢看完之后心里格外的难过,因为庄无敌没有援兵。

李叱能调用的所有队伍,都在北山关了。

与此同时,龙头关。

老张真人脸色有些憔悴,他在龙虎山上坐观天下,知世上万物,但却不知战争究竟有多可怕。

这两个月来,他在这亲眼所见的,就是这世上最大的灾祸,什么天灾,也比不上兵祸。

“真人。”

庄无敌递给老张真人一壶水:“你确实该走了。”

老张真人摇了摇头:“不走。”

庄无敌沉默下来。

老张真人道:“两个月前,你第一次劝我走,是因为你害怕战争开始刀剑无眼会伤到我这个老人家,现在你劝我走,是因为你觉得山关不稳了吧。”

庄无敌摇了摇头:“稳。”

老张真人道:“那我走什么?”

庄无敌刚要说话,就看到有亲兵快步从城下跑上来,气喘吁吁。

“大将军!”

亲兵喊道:“你快来看。”

庄无敌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连忙跟着亲兵跑下城墙。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庄无敌这般冷硬的汉子,竟是眼睛微微湿润起来。

从关内方向,一队一队的百姓们来了,他们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粪叉,镰刀,甚至是擀面杖,队伍虽然看起来不严整,三三两两,各自成群,但是一眼看不到头。

“大将军!”

一个壮硕的汉子看到穿铁甲的人,不认识, 但他猜着那应该就是龙头关的守关大将军庄无敌了。

他喊着:“我们屯子里的男人们都来了!”

他挥舞了一下手里的镰刀:“这几年都是宁王的大军保护我们,现在,我们来保护你们。”

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喊着:“冀州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宁王的,我们每一个百姓也都是宁王的,谁想来抢,不答应!”

人群爆发出一阵喊声。

“不答应!”

老张真人看到这一幕,忽然间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可怜那些魑魅魍魉,本以为算准了一切,可他们却漏算了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天下苍生!”

龙头关外。

山海军大营中,海啸王梅岩已经有些厌烦,他不喜欢这里,荒凉,没有什么可让他玩的东西。

在西京城里,他可以每天潇洒快活,灯红酒绿夜夜笙歌,在这,除了黄土黄沙,什么都没有。

一开始看着攻城还挺有意思的,现在却也已经看的厌烦。

“慕先生!”

梅岩懊恼的说道:“到底什么时候回去?”

慕风流皱眉,眼神里闪过一抹杀意。

见慕风流不说话,梅岩又看向站在另外一边的那个人:“胡先生,你来说!”

这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穿着一身书生长衫,看起来书卷气倒是颇浓。

“回大王。”

胡不语道:“此时龙头关内的宁军,已到极限,他们的兵力损失过半,几千人想挡住大王二十万大军,痴人说梦罢了,只需再三五日,必破龙头关。”

梅岩道:“我一天都不想等了,这种狗屁地方,我住不下去了,没有唱曲儿的,没有舞姬,没有美酒,也没有别的什么消遣.....我不想要冀州了,我现在就想回西京城。”

胡不语看向慕风流道:“慕先生,要不然......”

慕风流摇头:“绝对不可以在此时退兵,不然的话岂不是前功尽弃!”

胡不语道:“我们这次出兵,本就不得民心,再耗下去的话,兖州之地都怕是要出什么意外,白山军那些人,说不得会趁机作乱。”

“不行!”

慕风流立刻喊了一声,脸色气的有些发白。

他怒道:“哪有这样打仗的道理,二十万大军是儿戏吗!”

胡不语道:“这儿戏之事,难道不是慕先生一手造成?”

慕风流道:“无论如何也不能退兵,我已经安排人潜入龙头关内刺杀庄无敌,应该快有消息了。”

他看向梅岩道:“大王若是觉得无趣,不如带人去附近转一转,附近也有一些大镇子,说不得就有什么好玩的。”

胡不语脸色一变:“慕先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你是在怂恿大王去那些镇子里强抢民女不成?!”

慕风流道:“这天下都是大王的,那有什么?”

胡不语立刻看向梅岩说道:“大王,绝不可以如此,不然的话,大王威望尽失!”

他话还没有说完,梅岩就瞪了他一眼:“枉你还是我父故交好友,一点儿都不为我考虑,还是慕先生待我好。”

他起身道:“不用说了,打仗的事,我交给你们了,我不管你们怎么打仗,你们也不要管我。”

说完后他笑起来:“召集亲兵营,我要出去玩。”

胡不语怒视慕风流:“慕先生,你莫非不怀好心?”

慕风流无所谓的笑了笑:“胡先生,你想多了,我懒得和你解释什么,一切都是为了大王啊。”

说完也转身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