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二十二章 幼隼和酒壶

不让江山 知白 628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县城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百姓们得到消息之后顿时都慌了,虽然大家平日里没少骂那些贪官污吏是王八蛋,可是突然之间说县衙的人都死绝,又都有一种家里大人不在了的错觉。

百姓们大概都如此,所以众生皆苦。

而就是在这时候,羽亲王做出了一件疯狂试探的事,这件事如果被上奏到朝廷,上奏到陛下,他可能就会直接被内务司的人抓进天牢,大抵上,是谁求情也没用的罪名。

前列县官员皆死,羽亲王就地任命了自己府里几名随从为前列县的县衙官员,这种事传扬出去,如果是在大楚还稳定的时候,绝对是死罪难逃。

这里不是他的封地,他无权任免官员。

可是羽亲王试探的并不是朝廷,而是......武亲王。

他想看看自己这位兄长知道了此事之后,会有何感想,又会有何举动,只要武亲王对这件事最终容忍,那么羽亲王的步子就会迈的更大一些。

他是早就想迈的更大一些了,可是在关键的时候武亲王来了,这让他不得不收敛。

夏侯琢当然明白他父亲这是什么意思,其实从很早很早之前他就知道,他父亲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闲散。

而这,也是夏侯琢想躲出去的原因之一。

“咱们走吧。”

夏侯琢看向李丢丢道:“吃了太多肉,出去溜达一圈消消食,看看这城里有什么好东西买一些,然后咱们就回大营。”

李丢丢知道他不愿意多和他父亲接触,所以点了点头道:“行,转一圈去,确实吃的有些撑。”

夏侯琢道:“诚实些。”

李丢丢:“确实吃的有些欠......”

三个人离开县衙,顺着大街漫无目的的溜达,百姓们虽然震撼于出了那么大的案子,可是该生活还是得生活,太阳升起来没多久,大街上的店铺就逐渐都开了门,那些走街串巷讨生活的小商贩也开始多了起来。

李丢丢他们走到一处拐角,那里有人摆摊卖面,夏侯琢问李丢丢要不要再吃点,李丢丢说你把我当什么了,难道我是饭桶吗?

夏侯琢说是啊。

你说巧不巧,李丢丢就是往面摊上看了一眼,就看到昨日里遇到那个卖矛隼的商人坐在那吃面,一碗素面滋味寡淡,看起来那商人脸色也有几分愁苦。

那只小矛隼蹲在笼子里蔫头耷拉脑,估计着也快饿死了。

李丢丢朝着夏侯琢使了个眼色,夏侯琢这样的坏人顿时反应过来,点了点头,故意大声说道:“昨天溜达一圈也没瞧见什么好玩的,今天再转转,若没有什么有意思的咱们就走了。”

李丢丢道:“转了这么久,唯一让我有点感兴趣的就昨日那只幼隼,可惜了,跟着那人怕是也要饿死了。”

长眉道人一边走一边说道:“别瞎说,你当人家是养不起吗?你们可别小看这些猎户,他们其实不缺钱,所以昨日你们砍价是砍不下来的,人家是猎户啊,难道还能缺了那幼隼一口肉吃?”

李丢丢道:“也对,人家是猎户,整天吃肉都得吃烦了。”

夏侯琢道:“与我们无缘而已。”

三个人就在那商人身边溜溜达达的过去了, 那商人嘴里塞了一口面,一脸错愕的看着那三人走了过去,连嘴里的面都忘记咽下去。

他心说你们三个这是寒碜谁呢?

可是这等生意,若是再不做今天的饭钱都快没着落,所以连忙起身道:“三位贵客,这里这里,我在这里。”

他陪着笑脸说道:“真是缘分啊。”

李丢丢他们三个人回头看了一眼,李丢丢作为代表发言道:“你是谁?”

夏侯琢心说这句话问的不好,演技略显浮夸。

那商人连忙说道:“昨日里才见过,三位贵客不是要买我的幼隼吗?昨日我没卖,今日这一大早又遇到了,真是巧了,这才是真缘分,我这要是不把幼隼便宜些卖给你们,老天爷都不答应。”

李丢丢道:“老天爷不管这事,吃饭呢?那你吃吧,我们去溜达一圈。”

商人紧走几步追上来,笑呵呵的说道:“看在缘分的份儿上,三位贵客再出个价,我也是要赶回老家去的,不想在这多耽搁,你们出个价钱我若是觉得合理,也就卖给你们了。”

李丢丢摇头:“买不起。”

夏侯琢摇头:“不想出。”

长眉道人摇头:“没兴趣。”

一个不想出,一个没兴趣,那商人自然就反应过来,也不理会夏侯琢和长眉道人了,朝着李丢丢一个劲儿的笑。

“昨天的价格那是昨天,今天的价格和昨天必然不一样,公子你出个价,合适咱们就成交了。”

李丢丢道:“我出还是昨天那价,你看卖菜的,昨天的菜新鲜,今天不新鲜,那就要降价卖,不降价就卖不出去,你这幼隼昨天就不新鲜了,今儿看着都蔫了,瞧着你好像也比昨天不新鲜了......我不给你降价,是因为你说那句有缘,也许我和这幼隼真的有缘呢。”

商人苦笑道:“公子,一两银子现在连一只大肥鹅都快买不到了。”

李丢丢道:“我要是能买到大肥鹅,我买你这幼隼干嘛?大肥鹅不更香?”

商人摇头叹息道:“罢了罢了,原来公子也不是诚心想买,这东西说什么也不可能一两银子卖给你,纵然是卖不出去饿死了它,也不能这样卖。”

李丢丢点头:“再见。”

他给了夏侯琢一个眼色,夏侯琢咳嗽了几声后说道:“你看看你这小气劲儿,人家都说给你便宜了,你倒是问问人家要价多少啊。”

他看向夏侯琢问道:“你就说多少钱卖吧。”

那商人犹豫了一会儿后回答道:“十五两,不能更低了。”

夏侯琢看向李丢丢:“看,人家给你落价五两呢。”

李丢丢道:“什么?卖价五两?”

商人有些着急的说道:“十五两!”

李丢丢道:“我知道,我听清楚了,你不用那么大声的告诉我是五两,五两的话......还是有点高。”

长眉道人说道:“高什么高?人家都说五两了,从二十两到五两,落价十五两,你还不知足?”

商人急了:“十五两!不是五两!”

李丢丢道:“是,落价十五两,不是落价五两,我听清楚了,你看你还急了,你这人真是,急 头白脸的干嘛?”

那商人愣了好一会儿,转身往回走:“我还是去吃我的面吧,三位原来是消遣我。”

李丢丢笑道:“成交了,真是抱歉,我们几个就是嘴欠......”

那商人没回头的说道:“五两我也不卖,饿死它我也不卖。”

李丢丢道:“十五两。”

商人猛的回头,李丢丢已经把银子递给他了。

“这东西价值多少我们知道,只是确实太小了,而且你又没怎么喂食,能不能养活不一定,十五两给你,也是心疼这小家伙。”

李丢丢把银子放在商人手里,过去把笼子提起来,那幼隼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但是太蔫了,似乎也已经没什么力气。

李丢丢拎着笼子走,长眉道人叹道:“败家孩子。”

李丢丢笑道:“这是我人生中所买的第一件奢侈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小东西的眼神,就觉得它不该是这样的命。”

他们走路寻了一家屠户卖肉的,买了些肉,让屠户帮忙切碎了,一点一点喂给那幼隼,卖肉的屠户看了一眼,摇头道:“这东西太小了,人是养不活的,公子你们买这个八成是被骗了。”

李丢丢笑而不语,那幼隼却好像听懂了似的看了屠户一样,李丢丢笑道:“看到没,瞪你呢。”

第一顿没敢多喂,差不多就停了,又喂了一些水,过了会儿那幼隼看起来精神好了些。

他们三个又在街上闲转了一会儿,夏侯琢买了一些皮子,说是回去给母亲做一件新大氅,过年的时候穿,还买了不少山货干果,也是准备回去送给母亲的。

三人上了马车返回大营,这地方不怎么讨喜,已经没兴趣多停留。

马车上,李丢丢变戏法似的从袖口里掏出来一个精致的小酒壶递给他师父:“快过年了,送你个小玩具。”

长眉道人都懵了,他都没有注意到李丢丢什么时候买的,说实话,夏侯琢给他母亲采买礼物的时候,长眉道人确实有些羡慕有些感慨。

但他当然没有怪李丢丢,想的只是夏侯琢这样的也真是孝子了。

“你贪酒,这壶小,正合适,以后一天不准超过这一小壶酒的量。”

李丢丢把酒壶放在师父手上,往后仰了仰,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那么大岁数了,一点儿都不让人省心。”

师父看了看酒壶,又看了看李丢丢,两只手握着那酒壶,手指在酒壶上不住的摩挲着。

“还有就是......”

李丢丢道:“我这些日子赚的钱,大部分换了银票,昨夜里你睡着了,我给你放进衣服口袋里了,酒要少喝,喝就买点好酒,别买那些一壶酒半壶水的东西,饭菜也别那么随意,一个馒头一壶水就是一顿饭,你当我养不起你吗?看不起谁呢!”

长眉道人抬起手揉了揉鼻子,嘿嘿笑:“嘴巴真臭。”

李丢丢眯着眼睛说道:“随你。”

长眉道人笑的更畅然了。

夏侯琢看着这一老一少,也跟着傻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跟着笑了,笑的傻乎乎的还不自知。

[求个订阅和收藏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