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五十三章 他应该一直都快乐

不让江山 知白 502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你想好了要去什么地方吗?”

曹猎问李善功。

李善功摇头:“没有,我从来都没有想好过要去什么地方,所以对我来说从来都没有什么难选择的。”

曹猎嗯了一声,他只是好奇。

李善功之前说过,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一人可称明主,那必是冀州宁王,可是他却没打算去投靠,所以这让曹猎有些好奇。

虽然当时曹猎说了一句你放屁,但他心里其实也知道李善功说的对。

“你为何不去冀州?”

曹猎直接问道。

李善功一下子就想起来徐绩,那个他曾经的同窗,所以摇了摇头:“不想去。”

他问曹猎:“你呢,离开云隐山之后,你想过要去什么地方吗?”

曹猎笑道:“怎么,你是想甩了我?”

李善功哈哈大笑:“那就随意而行吧,走到哪里就算哪里,什么时候不想走了,你的心境也就已经平复下来。”

曹猎想了想,摇头:“心境这种事,平复不下来。”

他没办法不想到父亲。

“他......”

李善功沉思了片刻后说道:“我只是一个假设,也许不对.....你之前和我说过,你不投宁王,是因为你父亲可能因宁王而死,只是这一句话而已,其他的事我也不知道,但我想着,如果他如你对他那样对你,他也许不会杀你的父亲。”

曹猎一怔。

李善功问曹猎:“你为何笃定认为你父亲已经被杀了呢?”

曹猎无法回答。

于是李善功替他回答:“我知道这句话不是很好,会显得刻薄,作为其实并不了解你,但已经把你当做朋友的我来说,这句话应该要对你说......你没有亲眼见到你父亲因宁王而死,却坚持觉得宁王已经杀了他,是因为......他该死吗?”

曹猎看向李善功,却无法反驳。

李善功又问了一句剜心的话。

他问:“其实在你心里,也觉得你父亲是该死的吧,所以你才会觉得他已经死了。”

曹猎还是没有办法反驳,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父亲没有直接去做过多少坏事恶事,但是山河印那么多事,都算在他父亲头上也不为过。

李善功长长叹了口气,在曹猎肩膀上拍了拍:“我从来都不会去劝别人放弃仇恨,尤其是关乎血亲之人的仇恨,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别让自己过的难受,我把你当朋友,但我也知道我们不是同路人......”

他在曹猎肩膀上拍了一下:“走吧,先不管目标是什么地方,走了再说。”

曹猎嗯了一声。

忽然间就做了一个决定:“我想回豫州。”

他看向李善功道:“如果你愿意和我同行,我会给你讲一个关于有些人,以为可以控制江山的故事。”

李善功问:“是以为可以,还是真的可以?”

曹猎想了想,回答:“曾经可以。”

李善功问:“故事很长吗?如果不够长的话,我怕坚持不到豫州那么远,要走好久的路,故事短了怎么打发时间......你知道,我对于去过一次的地方,兴趣就不是很大了。”

曹猎笑道:“一千多年够不够长?”

李善功笑起来:“我以为你会说,状如儿臂够不够长?”

曹猎的眼睛眯起来:“......”

他长叹一声:“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李善功,哈哈哈......你又不是个妞儿,我吹 “我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本事......所以我从一开始的到现在,理想都没有变过。”

余九龄笑道:“做当家的小跟班,快快乐乐的小尾巴,挺好。”

归元术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在余九龄的肩膀上拍了拍:“宁王之所以强大无敌,是因为你们也都强大无敌。”

余九龄道:“别闹......就算是,你也不能这么直接说,稍微含蓄一些。”

归元术也哈哈大笑起来。

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与人同朝为官,居然是很舒服很惬意的一件事。

在大兴城的时候,那满朝文武,面目可憎。

余九龄道:“我已经和我大哥说过这件事了,我大哥答应了,我回头就把谍卫的档案卷宗都交给你。”

他后退了一步,肃立,肃然道:“现在,归元术,请你记住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归元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肃立。

余九龄大声说道:“当家的说过,谍卫的兄弟在外边,过的小心翼翼,每个人的生死其实都不由己,他们已经不容易了,我们在后方的人如果再不把他们当回事,他们得多难?”

归元术回答:“我记住了。”

余九龄道:“当家的还说过,谍卫的兄弟,就像是远行的家人,他们唯一的指望就是家里人,谍卫的兄弟们不能受委屈。”

归元术回答:“也记住了!”

余九龄道:“当家的说,敌人给我们的兄弟家人委屈,我们都不能忍,家里人更不能让兄弟们委屈了,谁委屈了自己人,那就不是自己人。”

归元术第三次大声回答:“记住了。”

余九龄摇头:“跟我学。”

归元术点头:“好。”

余九龄大声喊了一声:“呼!”

归元术:“呼!”

余九龄笑起来,拍了拍归元术的肩膀:“欢迎你正式入列。”

归元术点头:“谢谢你,兄弟。”

余九龄笑道:“谢谢我是肯定的,当然要谢谢我......哈哈哈,你是不知道做谍卫大统领有多爽,每个月都能公款出去潇洒,你懂得。”

归元术:“这......”

余九龄道:“你看起来好像还挺为难的?”

归元术道:“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爽,哈哈哈哈。”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从城墙上下来,余九龄一边走一边说道:“一开始你问我,是有什么事需要把你叫到城墙上来说,现在我回答你......”

“当家的说,没有比城墙更威严肃穆的地方了,哪怕是和皇帝的金銮宝殿相比,城墙也更肃穆更威严,大殿是装出来的气场,城墙不是......”

“我在城墙上郑重的把谍卫兄弟托付给你了,你在城墙上郑重的答应了我,在这里,不能有负。”

归元术嗯了一声:“不能有负。”

宁王府。

李叱看向高希宁:“九妹......委屈他了。”

高希宁道:“他不委屈,他很快活,没有人比他更快活,因为他知道自己最在乎什么,你如果没有我,还有师父,我如果没有你,还有爷爷,澹台没有我们,还有父亲和家,夏侯没有我们还有母亲和妹妹......九妹如果没有我们,他什么都没了。”

李叱重重的点了点头。

高希宁道:“所以我答应了九妹的要求,如果我不答应,他会更难受,他是一个应该快乐的人,那就让他这样快乐。”

李叱再次点了点头:“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