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大人和小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97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左边是一棵很漂亮的柳,右边有一条潺潺的溪,你就在这,面前就是吐出了嫩芽的野草。

澹台压境站在一座土坟前沉默着,一直沉默着。

离开凉州城的时候,父亲对老黄马说,阿黄,要把压境好好的带回来。

父亲,我没能把老黄带回去。

远一些的地方,李叱他们站在那看着澹台压境,谁也没有上前去说什么。

因为他们知道此时此刻的澹台,应该不想被人打扰。

在李叱他们身后,是尸横遍野的战场,那一千多悍匪被杀了有半数左右,剩下的已经逃窜。

李叱他们人数少,羽箭又已耗尽,所以没有贸然追上去,兵法上说,穷寇莫追。

其实若兵力足够,哪有什么不能追的穷寇。

只是李叱他们已经没有余力再杀一场,杀敌五六百,李叱这边一兵未损,这已经是奇迹。

再追的话,没有了地势上的优势,怕是会有伤亡。

“他......”

余九龄看着澹台压境那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后边自己要说什么,最终也只是长叹一声。

就在这时候,忽然传来一声马鸣,之前瘫倒在地上的那匹枣红色的战马挣扎着站了起来。

它往四周看了看,停顿了片刻,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澹台压境身边。

它低下头轻轻的触碰着澹台压境的肩膀,澹台回头看了看它,然后转身抱住了它的脖子。

一人一马,就这样抱了好久好久。

李叱他们看着这一幕,一开始有些心酸,可是忽然间像是看到了一种希望。

许久之后,澹台压境牵着那匹枣红马走回来,他看向李叱,还没有开口,李叱点了点头。

澹台压境对李叱点头致谢,手在枣红马的脖子上轻轻拍了拍,枣红马随即打了个响鼻,像是在回应他。

“老黄其实也是一匹很普通的战马。”

澹台压境声音很低沉的说着。

“我父亲告诉我,当初他选老黄马作为自己的坐骑,并不是因为老黄马在血骑兵队伍里最出类拔萃,而是因为它显得有些孤独。”

“这么说可能会显得有些矫情,但我父亲就是这样告诉我的,父亲说老黄很傲,孤独的,都傲。”

澹台压境看向李叱,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它不合群,还总是被欺负,一些比它高大强壮的马总会排挤,也抢它的草料。”

“但它从来没有退缩过,谁抢它的草料它就和谁打,打不过也要打。”

“父亲说,那是一匹好马。”

澹台压境回头看了看那座土坟,沉默片刻后说道:“它是一匹好马。”

他指了指枣红马:“它也是一匹好马。”

李叱知道刚刚澹台压境要说的是什么,他想带走这匹枣红马,这是他的伴。

其实从枣红马跟上澹台压境的那一刻,它已经不会再认别的主人了。

“咱们走吧。”

澹台压境长长吐出一口气,他看向站在旁边的唐匹敌,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确实不是天下无敌。”

唐匹敌道:“我也不是。”

澹台压境道:“你以后会是。”

唐匹敌道:“至少以后还有两个对手。”

澹台压境看向李叱,过了片刻后说道:“等你伤好了,我想知道谁第二。”

马车上。

挂刀门的小师弟甄艮看向他大师兄,大师兄受了伤,脖子上现在还有一圈青紫色的痕迹。

“疼不疼?”

小师弟问。

大师 兄摇头道:“不疼,咱们的飞刀都捡回来了吗?”

小师弟嗯了一声:“放心吧,都捡回来了,也擦干净了,你的飞刀我也帮你捡回来了。”

大师兄笑了笑,躺在马车上抬头看着蔚蓝蔚蓝的天空,一朵云就在他们头顶上,像是在跟着他们一起走。

“挺爽的。”

大师兄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

小师弟没听清,立刻问道:“大师兄你说什么?”

大师兄板起脸说道:“我说你挺蠢的,你们都挺蠢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

小师弟笑起来。

“唔......”

他直起身子,朝着后边的师兄们喊:“大师兄说你们都是蠢货,有一个算一个。”

后边的师兄们一阵骂声传来,有的说大师兄才蠢,有的说大师兄是大蠢,他们都是小蠢。

还有人说大师兄之蠢,堪称蠢中之爹。

大师兄听到这句话后撇了撇嘴,自言自语道:“放屁......师父才是。”

小师弟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后他看到大师兄不再说话了,于是问:“大师兄,你在想什么?”

大师兄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在想......我们是不是已经听了师父的话,从今天开始,尽量伟大的活着。”

小师弟道:“师父当时真的这么说的?”

大师兄道:“你居然质疑师父的临终遗言,这当然是师父说的。”

小师弟叹道:“我以为当时师父会说......贾阮,扶我起来,我还能喝两杯。”

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就沉默了,沉默了很久很久很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师兄忽然说道:“师父......其实确实这么说来着,我是觉得告诉你们不大好,有损师父的威严。”

大师兄道:“师父还说......世上的酒啊其实也就那样,解不了愁,也醉不了人,最多是让人迷糊一下,觉得活着还行。”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坐起来,看向队伍前边。

队伍最前,李叱,唐匹敌,澹台压境三个人并骑而行。

那匹受了伤的枣红马跟在他们后边走,不时停下来,啃两口路边野草的嫩芽。

“活着还行。”

大师兄再次自言自语了一句。

他躺下来,嘴角带着笑意,小师弟学着他的样子也躺下来,正好看到了那朵洁白无瑕的云。

“真好看。”

小师弟说。

大师兄道:“你是说那朵云?”

“对,好看。”

“我看着,像是师父去茅厕的时候,你往茅厕里扔的那个爆竹,炸开的那股烟。”

听大师兄说完,小师弟楞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去揉了揉屁股,他说:“突然感觉好疼。”

两个人又哈哈大笑起来,显得有那么点没心没肺。

大师兄道:“师父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不会打你,也不会生气,他会觉得......连你这个小不点,都已经是大人了。”

小师弟问:“我现在是大人了?”

大师兄点头:“是,有担当,就是大人了。”

山中林子里,郑恭如甩开了所有人,他害怕,他拼了命的跑,最终连他的手下都甩掉了。

此时此刻,在一棵大树旁边,他蹲在那,把手上绑着的绳索在石头上来回蹭。

不知道过了多久,绳索终于蹭断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就疯狂的笑了起来。

“我这都没死?”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突然大声 喊了出来。

“我这都没死!”

他往后一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片刻后,他开始回想之前发生的事。

不知道那支队伍是哪儿来的,人数不多,但是战力绝对强悍,从武器配备和战术上来看,应该是一支府兵。

而且绝对不是新兵,那些人配合默契作战勇猛,从他们的表现来看,肯定是一支百战老兵队伍。

“呸!”

郑恭如啐了一口,心说北狂徒啊北狂徒,这就是该着你倒霉,也该着我走运。

现在看来,老子就是天命之子,两次大难不死,以后的日子会有多爽?

老人们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看来,老子就是这世上后福最大的那个。

躺够了,郑恭如坐起来开始想着该怎么办,肯定是要回燕山营,他母亲几乎押上了全部身家,不能不回去。

回去的话,该怎么对虞朝宗解释?

他带出来三四百人的队伍,最后孤身一人回去了,就算他说的天花乱坠,虞朝宗也不会相信他有多勇敢。

还会怀疑他临阵脱逃,不顾手下人性命,不然的话,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了?

想到这,郑恭如觉得自己应该下去转一圈,看看能不能收拢回来一些人。

哪怕带回去几十个人,也好说话。

他又原路返回,一路走一路呼喊,最终还真的被他收拢回来四五十人,这三四百人的队伍,可能活着的都在这了。

“咱们若是如此回去的话,大当家必然责怪。”

郑恭如把人聚集起来后说道:“你们最后谁看到了,是谁赢了?北狂徒赢了还是那些官军赢了?”

“官军赢了。”

其中一个人回答道:“我当时没能跑多远,就爬上了一棵大树藏身,我亲眼看到了,那些官军杀了北狂徒,剩下的马贼落荒而逃。”

他对郑恭如说道:“我没敢轻举妄动,一直看着那些官军,他们可真强,好像一兵未损。”

郑恭如嗯了一声:“如此说来,确实很强,这也是咱们的运气,谁能想到会遇到那样一支队伍。”

他那个手下人继续说道:“我看到了,那支官军掩埋了所有尸体,然后继续往西北方向走了。”

“西北?”

郑恭如怔了一下,再往西北应该就是云隐山,难道那些官军也是去云隐山的?

如果是的话,那他们绝对不能再去了,那些官军可以杀了北狂徒,也可以杀了他们。

毕竟他们都是燕山营的人,在官军眼里,北狂徒那些人是贼,他们燕山营的人也是贼。

郑恭如沉思片刻后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但需要你们所有人配合,若是大家都能团结,守口如瓶,大当家的非但不会责怪我们,还会奖赏我们。”

他手下人连忙问:“当家的,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郑恭如道:“那些官军已经走了,咱们现在回去,把北狂徒的尸体挖出来,砍掉人头带回燕山营。”

他扫向那些人,说话的语气加重。

“回去之后都要这么说......咱们遇上了北狂徒的马贼,对方有一千多人,咱们只有三四百人,马贼要夺取我们的马匹,突然袭击。”

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如何把话说的更圆一些。

“咱们虽然突然遇袭,但是并没有任人宰割,一番苦战,我们损失了三百多兄弟,但是杀贼五六百人,还砍下了大贼北狂徒的人头!”

郑恭如笑了笑道:“这样一来,大当家绝对不会怪我们,还会重重有赏。”

他手下那些人互相看了看,然后都开始点头。

“就按照当家的说的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