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我想看看你的本事

不让江山 知白 748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如今李叱在冀州城里的队伍至少有五六百人,而且这五六百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最初的时候,庄无敌带着一百多人的队伍过来,那是经过抵御黑武人大战的队伍。

之后又有高希宁向虞朝宗借来的一百人,那是虞朝宗的亲兵卫队。

然后就是去云隐山的半路上,结识了挂刀门那一百多个师兄弟,再加上后来招募的人手,队伍规模已经不小。

这五六百人的队伍,皆听唐匹敌号令,唐匹敌以军制来划分职责。

这队伍按照草原人的习惯,分出来五个百人队,其实每队要有一百多个人,设立五个百长。

庄无敌,姜然,挂刀门大师兄贾阮,还有原来青衣列阵的两位高手阮晨和阮暮,分别为百长。

唐匹敌自然是最大的那个,用余九龄的话说,唐匹敌就是五百长。

余九龄还说,为什么我就不能做个百长?

唐匹敌说你仅次于我,你负责打探消息情报,是重中之重,所以你最少也是我的一半,二百五长。

余九龄辞官不做。

地宫现在变得无比重要起来,因为李叱预测,罗境应该已经派人回幽州送信,所以幽州军极有可能会很快到来。

罗耿早就已经眼馋冀州,之前不敢动心思,是因为事事处处都被冀州拿捏掣肘,只一件粮草的事,就能让罗耿低下头。

可是后来不一样了,他打败了兖州军,获得了大量的粮草物资,还有降兵。

再后来又汇合羽亲王击败青州军,又分得了大量的粮草物资,也有不少降兵。

不管是队伍的规模,还是粮草的丰沛,幽州军都已经到了巅峰时期。

所以罗耿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更想再进一步,拿下冀州,他便不是什么别人嘴里的幽州王。

他可以号令整个北境,便是自封冀州王谁又能奈何的了,朝廷也没奈何。

天下大势如此,尤其是北境这边远离都城的地方,谁都想成为一方诸侯。

晚上的时候,李叱从地宫出来后发现后院里没几个人,安静的有些不像话。

他问了问才知道,高院长把人都叫到前院去了,说要给他们上第一堂课。

而在这之前,李叱还把周怀礼周先生请来,不管是学识人品,周先生都可为人师表。

再加上冀州将乱,谁也无法确定城外的三方势力什么时候就会攻城,所以李叱想着不如把周先生也接过来,安全一些。

高院长最讲礼数,周先生亦然,所以这第一堂课,就是教教这些粗糙的汉子们礼数上的事。

一群汉子们一人一个小马扎坐在那听着,高院长为了讲好,特意还在前院挂了一块木板,以炭笔教学。

“我大概听闻了一些。”

高院长清了清嗓子后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当家李叱,想让你们在各方面都有所学,希望你们能在将来要担负起来更多重任。”

“简单来说,不管扮作什么身份,都要浑然天成才好,比如你们装扮成读书人的时候,不能光靠一件长衫就够了,还要真正有文人气质,不然的话,一开口就会露馅。”

高院长道:“咱们从简单的礼仪来。”

这些汉子们都一脸紧张的看着高院长,生怕高院长现在就让他们每个人分别吟诗一首。

他们多出身寒门,来车马行之前,识字的人也没几个,都是来了之后才开始强制性的读书认字。

高院长和蔼的笑了笑道:“你们都不要心慌,这次算是一个摸底,就是想知道你们对于礼数上的事懂多少,咱们先从简单些的来。”

他指 了指一个汉子说道:“你来说,若你进城想问这车马行怎么走,遇到一位妇人,你该如何问?”

那汉子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试探着回答:“这位大嫂,请问可知道永宁通远车马行怎么走吗?”

高院长点了点头道:“勉强,不算太没礼数,但若是年轻姑娘,便会觉得你失礼。”

那汉子如蒙大赦,心说勉强就勉强,原来上学是这个样子,太鸡儿可怕了。

高院长又看向另外一边,一眼就看到有人往后缩,作为一名合格的教书育人的先生,大抵上看到谁往后缩就一定会点谁起来回答问题。

“那位,是叫余九龄吧。”

余九龄连忙起身,紧张的直哆嗦。

“是的高九儿,你就叫我余院长吧。”

高院长:“......”

他咳嗽了几声后说道:“若是你的话,你该如何问?”

余九龄紧张的连咽了几口吐沫,眼珠儿转的跟溜溜球似的,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他心说问路这种事我应该很熟悉,为什么高院长他老人家一问我,我这连怎么说都不知道了呢。

“那个......姑娘,我愿意付一些酬劳,想问问你......”

余九龄话还没完,刚说到这的时候,姜然在唐匹敌身边说道:“他要是从这就停下来,往后不说了,那这句话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唐匹敌:“......”

高院长一脸鼓励的看着余九龄说道:“尽量言简意赅,车马行,姑娘,这些是重点。”

余九龄咽了口吐沫,喉结上下动了动,脑子里想着言简意赅四个字,重点是车马行,姑娘......

他看向高院长,回答:“驾!姑娘!”

鸦雀无声。

唐匹敌愣在那好一会儿,然后想鼓掌,怕挨骂,忍住了。

高院长沉默了许久之后,他的喉结也上下动了动,然后努力挤出来一丝笑容。

“咱们说下一个问题。”

李叱从后边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燕青之靠在前院和后院之间的门口,他听到这之后看向李叱问道:“怎么评价?”

李叱沉思片刻后说道:“有人醉美酒,有人醉诗词,我不一样,我一看到九妹我他妈就醉了。”

李叱问燕先生道:“先生如何评价?”

燕青之想了想,回答:“你有蔓草,我有桃花,余九龄有个大嘴巴,人人都想扇扇他。”

李叱道:“扇而得道,可上九重天。”

燕青之道:“听他一席话,就能上九重天了。”

就在这时候,他们看到高院长往这边望过来,高院长的眼神里都是希冀和信任。

“燕先生,你已经有多年的经验,而且书院弟子们都喜欢听你教授,说你最懂因材施教,这位余九龄天赋不俗,是可造之材,以后你来专门教他吧。”

听到高院长这句话,燕青之的喉结也上下动了动。

就在这时候,门外当值的伙计急匆匆跑进来,找到唐匹敌,说是外边有人求见,是一位将军,名为进卒。

唐匹敌忍不住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车马行外边,进卒站在门口等着,看到唐匹敌出来后就笑着抱拳道:“唐公子。”

唐匹敌抱拳回礼:“将军。”

进卒笑着问道:“我刚才听到你们这院子里颇为热闹,这是在做什么?”

唐匹敌笑道:“打灯谜。”

进卒道:“雅致。”

唐匹敌嗯了一声:“相当雅致。”

他问道:“将军来见我,是有什么要紧事?”

进卒笑道:“出门办了些事,正好路过车马行门外,突然想起来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你,便想问问你吃过晚饭了没有,若没有的话,能否陪我去喝一杯。”

唐匹敌笑道:“晚饭已经吃过,不过,喝一杯这么美好的事,当然不能拒绝了将军好意。”

进卒哈哈大笑道:“再去喊一下李公子?”

唐匹敌道:“也好。”

不多时,李叱也急匆匆从院子里出来,像是逃离一般的样子,这让进卒也好奇起来。

“李公子,你这是......”

李叱拉了进卒一把道:“上车,别问,问就是馋酒。”

唐匹敌哈哈大笑。

与此同时,节度使府。

书房里,曾凌看了一眼面前站着的这个女子,他不知道这个女子能不能起到奇效。

“你先是许家的人,后是崔家的人,历经大事,你却依然好好的活着,这是你的本事。”

曾凌道:“公叔滢滢,你为什么没有逃离冀州?”

公叔滢滢站在曾凌面前,不得不说,如果不看到她杀人的话,她就是一个有小家碧玉之美的女人。

身材虽然显得娇小了些,可是玲珑有致,比例完美,只是个子矮了些而已。

然而偏偏是有些男人,对她这样的女人毫无抵抗之力。

公叔滢滢沉默了片刻之后回答:“我想杀人,我已经很久没有杀过人了,我想赚钱,我也已经很久没有赚过钱了。”

曾凌一怔,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子会如此的坦承。

“你喜欢杀人?”

曾凌问。

公叔滢滢点了点头道:“第一次不喜欢,第二次也不喜欢,就正如男女欢愉,次数多了,我便喜欢起来。”

曾凌又一怔,他更没有想到公叔滢滢能说出来这样一句话。

他更想不到的是,公叔滢滢对他说出这些话,和公叔滢滢喜欢年纪大一些的男人不无关系。

曾凌沉默片刻后说道:“杀人与银子,我都可给你,但你又如何能证明你是我需要用的人?”

公叔滢滢道:“大人可以给我一个目标,第一个,算我免费送给大人的。”

曾凌再次沉默下来,他在想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人作为目标,如果公叔滢滢真的好用的话,那么将来确实可以有出其不意之效。

“找一个人.....”

曾凌在屋子里边慢慢的踱步,他看了公叔滢滢一眼,然后说道:“你对自己的身手很有把握?”

公叔滢滢道:“杀人不仅仅是身手上的事,我对身手有把握,我对杀人的手段更有把握。”

曾凌脚步一停,笑了笑道:“那你就自己随意去选一个,李叱手下有不少人本事还都算不俗,你能杀其中任何一个,回来之后我便把你留下,而且只要你成功了,我便给你银子。”

他笑了笑道:“用银子换人命的事,永远都是赚的。”

公叔滢滢想了想,问道:“李叱手下的任何一个人都行?”

曾凌点了点头:“不说他身边那些朋友,哪怕是车马行里的伙计,你无声无息的杀一个,我也给你算钱。”

“不过......”

曾凌看向公叔滢滢说道:“如果你不杀人,却能进入车马行里,混进李叱的队伍中,成为他们的朋友,那我可以给你杀人十倍的银子,五十倍也可以。”

公叔滢滢笑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