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七十三章 聚于一个小县城的大人物们

不让江山 知白 762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先生过了一会儿后又把门拉开看了看,见街上已经没有那人的影子,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觉得那个人有点意思,但并不有趣。

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已经醒来的西域女子,侧身半躺着媚眼如丝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好厉害的男人啊。

于是他迈步走向那女子:“你看你,下着雨,天气凉,怎么还把被子盖上了。”

已经走出去很远的苏入夜一边走一边还在回想着刚才那位先生的话。

如果你一直想发现这个世上的错误,穷尽一身之力都找不到,那你就可以去找正确的,保护这个正确的,阻止错误的事发生。

所以他脚步一停,想着受了人家如此大的指点,却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好像很不礼貌。

他追寻李先生已经很久,他知道李先生有许多身份,但他一定不知道李先生的身份多到他根本就追查不清。

也更不可能知道,李先生不只是看起来那个年纪。

苏入夜想着怎么也要问清楚人家名字才对,于是转身又回去了。

走到那小酒馆的门口,刚要敲门,就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他一惊,因为那呻吟声像是有人受伤了。

所以他立刻走到还开着的窗口那边看了看,才露出头,一只鞋飞出来,他在瞬间闪身避开。

屋子里传出来李先生的声音:“烦不烦!”

“唉......”

苏入夜长叹了一声,自言自语了一句:“可惜了,真的是可惜了。”

他才明白过来,那并不是谁受伤了,打架是打架,受伤倒是不能。

李先生:“滚......”

苏入夜再次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还在自言自语:“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半个月后,京州北三十几里外,泉县县城。

归元术他们的队伍总算是快要走到大兴城,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就算是再赶路到大兴城也进不去,城门在日落之前必会关闭。

于是他们在这县城里寻了一家规模最大的客栈住下来,京州的局势并不好,基本上不管什么行业都没什么生意,都是苦苦维持。

这客栈里除了他们之外只有另外一拨客人,出去逛街还没有回来。

掌柜的见来了这么大一支队伍,心里乐开了花,已经许久没有大生意上门。

安顿好之后,郑顺顺他们也要出去转转,想采买一些必备的东西,归元术也不想走动,交代他们小心些,便一个人回房间休息。

李叱没有给他什么具体的任务,但是李叱猜着只要杨玄机一进京州,武亲王大军必会立刻返回大兴城。

李叱的意思是,如果可以的话,就想办法促使武亲王的队伍,和李兄虎以及杨玄机的队伍三方混战。

一旦出现这样的局面,李叱的宁军再入京州,便势如破竹。

就算是局面焦灼僵持,李叱暂时不入京州,完全可以把兵力抽调出来,趁着那三方势力打的不可开交,他把青州和苏州拿下来。

一个产粮重地,一个鱼米之乡,得这两个地方,再加上已经到手的豫州,天下粮仓,尽在李叱之手。

回到房间里之后,归元术躺在床上仔细思考,如果是以往的话,朝中还是那些奸佞之辈当权,他确实有机会挑拨离间。

那些人唯利是图,况且他们也盼着武亲王早些战败,那样他们就能早些迎接杨玄机进城。

可现在,兵部尚书是他的旧日好友尉迟光明,户部尚书,礼部尚书,也是他的兄弟。

如此一来,他就几乎没有什么机会下手 。

他知道自己的那几个兄弟心中有多大的抱负,当年在崇文院的时候,他们一起发誓要成为大楚的栋梁之才。

年轻人的抱负,一旦有机会施展,那将是一种不可撼动的坚持。

他更知道尉迟光明的能力,亦知皇帝不是庸才,再加上此时启用新人,似乎确实让大楚重新焕发出来一些活力。

就在思考这些的时候,大街上忽然一阵阵嘈杂之声传来,归元术起身到窗口往下看了看,片刻后脸色就变了。

此时楼下经过的是一支官军队伍,看起来人数不少,甲胄齐备队列严整。

可是归元术看得出来,这是一支新兵。

那些士兵的脸色还写着稚嫩,写着因为穿上一身军服而格外明显的得意。

如果是一支老兵队伍,他们的脸上只有沧桑和疲惫。

新兵和老兵,一眼就能认出来,尤其是见过武亲王的大军之后,便更能分的清楚。

仅仅是一支新兵队伍不会让归元术心里震撼,毕竟皇帝一直都在拼尽全力的想把大楚保住,招募新兵的事,朝廷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他震撼的,是那支队伍前边飘扬着的旗子。

其中一面将旗上,能清楚的看到尉迟两个字。

他看着将旗那边,人群中,他发现了曾经将他视为亲弟弟一样的尉迟光明。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尉迟光明回头看了一眼,归元术立刻就蹲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慌得厉害。

那种感觉,就好像做弟弟的办了一件错事,被兄长发现了一样。

然而他知道自己不是办错了事,他只是心里一直都没有消散过的对尉迟光明的敬畏。

尉迟光明是他们的大哥。

归元术蹲了一会儿后就在地上坐下来,自嘲的笑了笑。

“果然......我还是那么怂。”

他有勇气挑战世俗甚至是皇权,但他却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面对大哥。

他没有做错什么,他做出的选择绝对不是错的,可是和大哥的选择不一样,他就心慌。

如果此时尉迟光明指着他的鼻子问他,当初兄弟们一起发下的誓言你还记得吗。

归元术会不知道如何回答,也不敢回答。

楚军队伍中,亲兵校尉高模看向大将军,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将军,你在看什么?”

尉迟光明以兵部尚书身份领大将军职,地位之高自然无需多言。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他只是觉得刚才那客栈窗口的人影,像极了他好兄弟归元术的身影,虽只匆匆一瞥,却有往日熟悉。

可是归元术已经死在青州了,是皇帝亲口告诉他们的,他绝对不会质疑皇帝说的话。

也是在他稍稍有些愣神的这一刻,有三个人从队伍的一侧逆向走过,朝着客栈那边回去。

一如既往的,紫衣女子独自走在前边,清冷的像是不属于这个人间。

老孙和小刚子两个人在后边跟着,而老孙看着紫衣女子的眼神里,是毫不掩饰也不可能掩饰住的爱慕。

小刚子却觉得师父真不要脸,盯着人家屁股看。

但,确实挺好看的。

她没有故意去扭动腰肢,而且气质清冷,可走路的时候就会给人一种微微摆动便是人间最美的感觉。

在队伍的另外一侧,一座茶楼里,一群正在喝茶的人,视线也随着紫衣女子的移动而移动。

虽然隔着队伍经过,可他们还是舍不得挪开视线。

“想不到这等 小地方,居然会有如此风采的女子。”

其中,看起来像是领头的那个人感慨了一句。

其他人纷纷附和,因为他们都怕极了这个人。

这人看起来大概四十岁左右年纪,中等身材,样貌也不出众,哪怕身上穿着的衣服颇为名贵,可就是没有贵气在身。

天生就有这样一种人,给他穿上再华美的衣服都没有用,反而会让衣服显得很廉价。

换上一身布衣短衫,趿拉着布鞋扛着锄头,立刻就显得自然起来。

他就是这样的人,但他一心想做一个他以为的他向往的那样高贵的人。

他叫段狠,被暗道上成为苏越第一高手段狠。

苏越,指的是苏州和越州,苏州,天下最富,越州地域广阔且民风彪悍,这可是天下十三州中地位比较重要的两个大州,所以能被成为苏越第一高手,绝非吹嘘出来。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木秀于林风不能摧,那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如一个读书人号称自己是京州第一文豪,指不定多少人笑话他,还会有人来给他点颜色看看。

换做武者也一般无二,有人敢自称京州第一高手,便一定会有数不清的人来找他挑战。

段狠在越州连续挑战三十六门派高手,从无败绩,为了扬名,他从越州打到苏州,苏州的江湖中人自然不会给他面子,可是连续七个月,他打了多少场已经记不清楚,依然没有败绩。

于是,自负的他去求见李兄虎,想讨要一个将军做做。

李兄虎看不起他这样的人,觉得他装腔作势而且太张狂。

就算是有真本事,狂傲太过,依然会被人不喜。

李兄虎手下谋士就出了个注意,让段狠带人到大兴城刺杀皇帝,如果成功的话,就给他一个将军。

段狠带着一群手下真的出发了,可是走到大兴城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李兄虎当枪使。

一怒之下,他就跑去投靠官府,结果正好遇到了一场机缘。

皇帝要彻底清除朝廷里那些祸根,但是皇帝人手不够用,相对于大兴城里各大家族从盘根错节,皇帝身边可用之人就像是几根孤单单的线。

就是这样一个机会下,段狠带着他的人为皇帝出了大力,大兴城内数十家被屠,他冲锋在前。

各大家族中的高手自然不在少数,可无人能挡他一击。

皇帝杨竞格外的喜悦,凭白捡来了一个一等高手,正好补了方诸侯离开大兴城的缺。

但皇帝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信任江湖客,他连方诸侯都不信任,更何况是李兄虎的人。

他只是让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利用段狠这一批人,一是来监视尉迟光明,二是在暗中继续除掉杨玄机的人。

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很强,再怎么说也已勉强进入了一的境界,比天下第四稍逊一筹。

可是惠春秋对天下第四是惊,对段狠是惧。

好在,段狠这样的人最好利用,段狠要的只是名利。

皇帝查抄了那么多大家族,获利颇多,这也是皇帝可以组建更多新军的底气所在。

皇帝更不会吝啬口头上的封赏,直接给了段狠一个一等伯的爵位,官职也给到了禁军正四品中郎将。

虽然是没有军权,可是官位爵位都给了,段狠满意的不得了。

他这个人简单,给他想要的,他就给回报。

所以这次,惠春秋让他暗中盯着尉迟光明,他来了。

不巧的事,他看上了那个紫衣女子。

......

......

【今日两更,明天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