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二百零五章 我是合法的

不让江山 知白 715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夏侯琢带来一千二百名精锐的边军士兵,持续的惨烈作战之后,现在还勉强能保证有战斗力的不足四百人,伤员二百人左右,六百人已经再也回不到他们来的地方。

其实昨天黑武人就差一点攻破代州关,夏侯琢带着人拼死守住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还在冷眼旁观着的人,那几个来自左武卫的人。

他们只是在看着战局,什么时候那些义勇打没了,他们就会立刻上报,左武卫大军就会马上赶到。

也就是在那一刻,夏侯琢想放弃了。

这样的楚,这样的皇族,值得他和他的人拼了命的守着吗?

所以在这一次扛住了黑武人进攻之后,夏侯琢下令撤出,所有人离开城墙,那一刻,那几个冷眼旁观的人吓坏了,立刻就分派人离开去报信。

夏侯琢大声的下着命令,一声一声嘶吼,命令他的人撤出战斗,可是士兵们回头看着他,然后又默默的把武器装备准备好,迎接下一次敌人的猛攻。

“这是我的军令,为什么你们不走!”

夏侯琢嘶吼着。

他手下副将安松擦了擦脸上的血,朝着夏侯琢一脸疲惫又一脸自豪的笑了笑:“都是你的兵,怪谁?”

夏侯琢怔住。

安松把已经崩出来无数缺口的长刀在城墙石头上来回蹭着,一边磨刀一边说道:“将军,为了守住这座城,死去的人已经太多了,不只是那些义勇兄弟,还有我们的六百兄弟。”

他再次回头看向夏侯琢说道:“他们都死了,我们没权利走。”

安松抬起手在自己心口位置啪啪的用力拍了拍:“这儿,不让我走。”

一个亲兵递给夏侯琢一壶水,然后默默的走到城墙上边,拿起那张弓看向城外,可是身边的箭壶里已经一支箭都没有了。

“将军,这个时候走了,那我们为什么要来?”

夏侯琢站在那看着他们,他握着刀柄的手都在发抖,这是他的兵,怪谁?

第二天,余九龄到了的时候,援兵也到了。

夏侯琢坐在地上,靠着墙一口一口的吃着干粮,眼泪从脸上无声的滑落,冲开了灰尘和血迹。

“将军!”

一名士兵跑过来说道:“武亲王要见你。”

夏侯琢抬起头看了那士兵一眼,没理会,低头继续吃他的干粮。

那士兵茫然的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好在没多久武亲王杨迹句就到了,穿着光鲜夺目的金甲,带着悍武雄壮的卫队,打着随风招展的旌旗,释放着打出皇族的威严。

“琢儿。”

武亲王低头看了看夏侯琢,他不是很喜欢这个侄子,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侄子。

夏侯琢抬起头看了武亲王一眼,但是没理会。

武亲王并没有生气,他很清楚夏侯琢为什么会这样,但他觉得夏侯琢幼稚,很幼稚。

“你可以带你的人找地方去休整了。”

武亲王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将接管此处,你和你的士兵保护了大楚边关,挡住了外敌,我会向陛下给你请功,作为节制北境军务事,我现在正式提升你为正四品将军。”

说完之后武亲王等着夏侯琢回复些什么,可是夏侯琢还是一言不发。

“你休息吧。”

武亲王指了指夏侯琢,他手下亲兵抬着一口箱子上来,在夏侯琢面前打开,箱子里边是一套格外漂亮的正四品将军甲,还有一把镶嵌着宝石的长刀。

武亲王淡淡道:“你父亲说过,你很聪明,其实理解我的苦心,朝 廷不希望得到叛军守城的消息,也不希望让天下百姓们知道这个消息,若天下人都知道了,那么叛军还是叛军吗?”

他回头看着夏侯琢说道:“叛军就只能是叛军。”

夏侯琢抬起头看了武亲王一眼,在那一刻,他想砸了面前的将军甲,可是他没有,他忽然笑起来,伸出手在那正四品的将军甲上摸了摸,然后笑道:“多谢王爷。”

他没砸,没吵,没闹,没骂人。

是因为他忽然间明白,只有自己穿上了这正四品的将军甲,才能保护更多的人,如果他此时砸了吵了闹了,那么他的人都会跟着遭殃。

他是羽亲王的儿子,武亲王再生气也不会杀了他,但是会处置他的部下。

武亲王看到夏侯琢的样子,点了点头道:“很好,你懂了就好。”

说完后迈步登上城墙。

其实在几天前,武亲王就已经派人加急往都城送去了一分奏折,奏折的内容大概是......黑武百万大军压境,猛攻代州关,代州关全部将士阵亡,将军夏侯琢率军一千二百人驰援,以区区一营兵力,抵挡黑武百万大军十几日。

这份奏折只要到了朝廷,皇帝陛下就不可能没有反应,所以这次死战之后,夏侯琢的嘉奖绝对不仅仅是正四品将军,这是武亲王当场就可以给的,皇帝有皇帝该给的。

皇帝还会想尽办法昭告天下,这个他已经不能昭告天下的天下,让百姓们都知道大楚的边军是怎么抵御外敌的,大楚的将军是如何大展神威的。

就算大楚现在各地都是叛军横行,已经传出来名号的就有五六十支规模很大的队伍,可是百姓们依然会敬重英雄,夏侯琢就是朝廷需要的一个英雄。

所以朝廷在对夏侯琢的嘉奖上,绝对不会吝啬,甚至会史无前例。

更主要的是,这个史无前例的嘉奖给的还不是外人,夏侯琢随母姓,但他是杨家人,武亲王在奏折里,一定会把夏侯琢是杨家的事写的清清楚楚,会比战功写的还要清楚。

这个英雄,这个将军,得姓杨才行啊。

而这才是夏侯琢痛苦的地方,他是站在那些叛军兄弟,那些义勇兄弟们的尸体上,霸占了他们的功劳甚至是名声,领取来自朝廷的嘉奖。

武亲王登上城墙之前,说了一句很好,你懂了就好。

夏侯琢自言自语的说道:“懂,怎么会不懂呢,谁叫我是姓杨的。”

夏侯琢起身,走到刘文菊的车队边上,刘文菊看到这个样子的夏侯琢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他连忙拜倒在地:“草民刘文菊,拜见夏侯将军。”

夏侯琢没理他,打开一口箱子看了看,里面是满满当当的银子,一块一块,在阳光下反射出淡淡的光。

夏侯琢的手在箱子上拍了拍,然后回头吩咐道:“把银子数出来,按人头分发。”

士兵们应了一声,可是每个人眼睛里都没有对银子的欲望,如果不是将军下令,他们更愿意去歇会儿,碰这些没有用的银子做什么?

“不用数。”

刘文菊谄媚的说道:“将军,这里是足足两万两,数量不可能有错。”

夏侯琢总算是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银子分发的很快,因为活下来的人本就不多,不足六百,但是分的银子不是按照六百份分的,而是按照五千六百三十六份分的,每人大概三两半。

五千六百三十六,是所有在城墙上刻下名字的人的数量,现在还活着的,六百。

一个士兵看着手里的银子,沉默片刻,迈步过去把银子又放回箱子里。

他摇头:“我不要,给死了的人立个碑吧,他们的名字得在碑上。”

所有人都过来了,把手里的银子又如数放回箱子里。

武亲王站在城墙上看着这一幕,脸色有些难看。

许久之后,武亲王吩咐道:“去告诉夏侯将军,代州关城外可立碑林,但只可留姓名,不可留身份,要留,就都是大楚边军。”

手下人连忙去传令,夏侯琢答应了,因为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妥协。

不妥协的话,那些战死在这的人,连名字都留不下来。

刘文菊一直在等着夏侯琢说什么,也一直想和夏侯琢说什么,这等机会如果不抓住的话,那不是他刘文菊的性格。

“你是我兄弟李叱派来的人?”

夏侯琢问。

刘文菊连忙回答道:“是是是,是李公子安排我来的。”

夏侯琢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知道你要什么,那么索性就直接一些,你写一亲笔信回家里去,告诉你的家人尽快再送五万两银子过来,银子到了之后,我自会给你想要的一切,你也看到了,我要建碑林陵园,但银子不够,你筹集过来,我会上报朝廷,陛下也会知道你的名字。”

他拍了拍刘文菊的肩膀:“你想要权,我都可以给。”

刘文菊脸色变了变,五万两的数额实在是太大了,他有些心疼。

可是他又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不答应的话,这机就会从指缝里溜走。

和权相比,钱算个屁?

只要能在羽亲王门下做事,将来做了大官,那钱还不是源源不断的回来?

所以只是稍稍犹豫,刘文菊立刻就答应下来。

“草民回去之后,立刻就准备出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夏侯琢的眉头就皱了皱。

夏侯琢道:“你听不懂我刚刚说了什么?我让你留在这等着,你写信回去,银子到了你再回,我说的够不够清楚?”

“够够够,够清楚,对不起将军,草民知错。”

刘文菊立刻让人找来纸笔,写了一封信交给手下亲信马上送回家里,尽快把银子运来。

那手下人也不敢耽搁,带了几个人连忙又离开了代州关。

等人出城走了之后,夏侯琢对刘文菊说道:“你们既然到了,好歹去做一些事,我也好给你们表功,你们去那边武亲王大军的辎重营里搬来一些羽箭,送上去,也算是协助守城了。”

“是是是,马上就去。”

刘文菊乐开了花,连忙带着手下百十个人去武亲王大军的辎重营那边搬运箭矢,夏侯琢带着他的人在后边跟着,到了辎重营那边,刘文菊他们一脸茫然,不知道该去哪儿搬。

一群人等着夏侯琢吩咐,夏侯琢已经走到一辆马车旁边,一把拉开帆布,马车上都是整捆整捆的羽箭,他招了招手,刘文菊立刻带着人过来,一人两捆扛着往城墙那边走。

他们才走出去没多远,身后传来夏侯琢一声暴喝。

“哪里来的贼寇,竟然抢夺大军甲械物资!”

刘文菊吓得一回头,身后一片羽箭铺天盖地的过来。

夏侯琢手下士兵一支一支的放箭,不明怎么回事的左武卫的人,听到夏侯琢的喊声后也开始放箭,羽箭密密麻麻,片刻后,百十个人就被射死当场,身上的羽箭多的跟刺猬一样。

夏侯琢走到刘文菊旁边,看着这个还剩下一口气没咽下去的人,语气平淡的说道:“做坏人,我也会,而且比你合法。”

刘文菊看着夏侯琢,努力的想抬起手,可是没成功。

那口气,他终究还是咽下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