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四十九章 俞公子

不让江山 知白 715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和夏侯玉立急匆匆的回到客栈,他确实因为韩画眉的话对那印章无比好奇起来。

韩画眉说嵩明先生不是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夸张的表情,甚至看得出来他对此深信不疑。

所以在那时候李叱忽然就想到了李先生,脑子里也就不得不冒出来一个想法。

夏侯玉立看他如此急切,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真的相信这世上有神仙鬼怪存在?”

李叱摇头:“不信。”

夏侯玉立:“可你表情像是信了。”

李叱道:“我不信嵩明先生不是人,但我信人和人不一样。”

夏侯玉立没懂。

李叱回到客栈后,就立刻把那枚真的印章取了出来,之所以没有随身携带,是怕运宝斋是龙潭虎穴万一出个什么意外。

而且在行走江湖的时候他师父长眉道人就教过他,做事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侥幸。

师父说,假如你卖给别人一件假的东西,但是还带着真的,就算只有十万人之一的可能真的那件掉出来了,尴尬不尴尬?

李叱把印章取出来,坐下后就开始仔细观察。

这个印章很小,就算真的能打开一个石匣出来,那最多也就拇指肚大小,能藏着什么东西?

李叱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还是试一试的好,在满足好奇心还是稳妥保护价值数十万两银子的印章之间做选择,李叱选择满足好奇心,毕竟他是败家子,而且李叱对自己的本事还颇有些自信。

他取出来工具,准备把印章拆开来看看。

夏侯玉立见他只是往后一伸手就掏出来东西,下意识的往李叱屁股后边看了看,心说这特么是怎么变出来的?

再看时,李叱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取出来许多蜡烛,在桌子上密密麻麻的立好点燃。

夏侯玉立眼睛都瞪大了,看起来李叱才像个妖怪。

在足够明亮的光线下,李叱才开始动手,他先是用很小的镊子把印章所有的刻纹缝隙都刮了一遍,然后又用布仔细的擦拭。

良久之后,李叱按住印章的顶部轻轻发力......

咔嚓一声,果然有机括响动。

李叱眼神一亮,手上稍稍发力,又是咔嚓一声......印章确实是弹出来个东西,但是印章也断了。

李叱懵了,夏侯玉立也懵了。

这可是最少价值五十万两的印章啊,真要是拿去卖给韩画眉,韩画眉就真的会买。

李叱看着断开的印章,一时之间有些心口疼,特别疼,没心的那边也疼,两边都疼。

印章之中居然只有一件小拇指大小的东西,后边是个别针,翻过来,有字。

李叱仔细看了看,更加迷茫起来。

xx农业大学 这是个什么?

这东西能代表什么天大的秘密?

李叱坐在那有些发呆,一时之间像是丢了魂儿似的,他不是因为这件东西看起来就不大值钱而丢了魂儿,而是因为印章碎了而丢了魂儿。

良久之后,李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想着我居然会因为好奇而把银子不当回事,我是真的飘了啊。

夏侯玉立也发了好一会儿呆,然后转身,李叱见她动了,下意识问道:“你去做什么?”

夏侯玉立道:“我去熬一些浆糊 ,看看能不能粘起来......”

李叱苦笑:“浆糊怎么可能粘的起来......熬浆糊熬的浆一些。”

子时之后,那家小小的糕点铺子里。

梅姑姑坐在桌子旁边缝补衣衫,她的日子过的不算多好,衣服总是缝缝补补舍不得扔掉。

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早忘了在大兴城时候的锦衣玉食。

老皇帝曾经说过,天下人都恨刘崇信,朕也不可能恨他。

刘孤梅也是如此,天下人都对刘崇信恨之入骨,可她心里只有对刘崇信的感恩。

又谁能够想到,刘崇信那样的人,居然会对一个被人遗弃的婴儿发了恻隐之心。

那年刘崇信带着队伍出大兴城狩猎游玩,是他饲养的獒犬把这婴儿叼回来的。

孩子竟然毫发无损,甚至没有吓哭,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一切,她命大如此,刘崇信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了恻隐之心。

他让人把孩子带回去好好照看,不要亏待了,但这件事很快他就忘了。

这一忘就是十年,真的就是如此扯淡。

十年后,太监文秋藤被提拔成了刘崇信身边亲信,这才提起来关于刘孤梅的事。

十年前,文秋藤只是一个小太监,当时就是他把那孩子抱到刘崇信面前的。

刘崇信说好好照看不能亏待,文秋藤就上了心,安排人抚养,给了最好的生活,还安排人教导。

然而刘崇信非但把这孩子忘了,把文秋藤也忘了,毕竟那时候文秋藤真的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他忘了,但是文秋藤不敢怠慢啊,为了取悦刘崇信,文秋藤一直都让人告诉孩子,是督主刘崇信救了她的命,你现在的一切都是督主给的。

所以这孩子从小就记住了这一点,刘崇信是她的恩人。

十岁的刘孤梅被带到刘崇信面前,刘崇信想着这大概就是天意吧,把如此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送给了她。

于是,刘崇信亲自下令好好培养她。

这一下,又是十年。

在刘崇信把刘孤梅派来豫州的时候,对她说的是......等我消息,拿下武王妃和武亲王之子。

武王妃常年住在曹家,武亲王的独子也是一样,若有朝一日需要控制武亲王,这是唯一的办法,这两个人就是武亲王仅有的软肋。

可是,刘崇信的命令还没有来,唐匹敌率领宁军打到豫州城了。

并且,唐匹敌下令派宁军护送武王妃回归京州。

这一下,刘孤梅的任务就失去了目标。

屋子里的灯烛有些昏黄,刘孤梅把衣服缝补好之后看向门口,刘仰公已经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没敢打扰她。

“你是怎么安排的?”

刘孤梅问了一句。

刘仰公道:“我已经把宁王的人引向俞公子那边。”

刘孤梅脸色微微变了变,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刘孤梅沉默了许久,然后说道:“那你小心些。”

刘仰公嗯了一声,似乎因为这一句关心而受宠若惊,他的眼睛里都是她,只是她却始终那般冰冷。

刘仰公道:“如果俞公子出了事,那么宁王的人就会同时把运宝斋拿下,如此一来,你就可以安然出城了,这次我们要分开走,我走我的,你走你的,以后怕是难以相见了,所以我想多看你一会 儿。”

刘孤梅又嗯了一声,似乎还是不愿意和他多说些什么。

刘仰公呆呆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笑了笑道:“你真好看。”

刘孤梅的肩膀微微颤了一下,依然还没有说话。

刘仰公转身:“我去安排了。”

刘孤梅这次连嗯都没有嗯一声,只是点了点头,刘仰公随即转身离开。

刘孤梅坐在那沉默好久,低头看着自己缝补的衣服......那本就不是她的旧衣服,那是一件新衣服。

可是,衣服还在她手里。

星辰楼。

廷尉军千办早云间看了看这空荡荡的小院,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廷尉们已经把这小院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可却一无所获,确实是找到了一些银子,但绝对算不上巨富,粗粗的统计之后,这里的银子加起来也就三四万两左右。

若是从别的地方找到几万两银子,当然足以值得开心庆祝,可是在这样一个大目标的家里只搜出来这些,显然没什么值得开心的。

“人呢?”

早云间看向星辰楼的掌柜:“不是说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的吗?”

掌柜的也很纳闷,从曹猎那边回来之后,他加派了人手在暗中盯着,是真的一直都没有见到那俞公子出门。

然而现在这里空无一人,只能说明他安排的人确实无能。

这让他有些羞愧,想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虞红衣拉了拉早云间,用眼神示意不要说话太过分,毕竟这是曹猎的地方,人是曹猎的人。

早云间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说是白天从不出门,也不见人,到了晚上就打开门任由姑娘们进来,今夜人没在,门还是我们开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远处有些姑娘好奇的看着这边。

他苦笑道:“唯一对的,是姑娘真来了。”

星辰楼的掌柜说道:“我确实是没有一句虚言,今日也确实没见到他出门,昨夜里姑娘们还来过这,他如以往一样喝了一些酒,后半夜把姑娘们赶出来。”

早云间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

虞红衣道:“看来人是已经跑了,那天运宝斋的小伙计来,就是来给他通风报信的,而不是来请示。”

早云间嗯了一声,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收队回去吧。”

虞红衣道:“应该是没有什么收获了,好在还是有一点银子能带回去。”

星辰楼的掌柜心说,几万两银子你们说是一点儿?

怎么宁王手下的人这心大的,都和小侯爷似的,几万两都看不到眼里了。

就在廷尉军的人准备收队回去的时候,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紫色锦袍的年轻男人。

这人看起来好像鬼魅一样到了门口,外边布置的廷尉居然没有察觉。

由此可见,最起码此人的轻功身份极为强悍。

紫袍可不是谁都能穿的,那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大楚朝廷正三品以上的大员才能身穿紫袍。

这个年轻人脸色阴沉的站在门口,看向廷尉们问:“你们这些贼,为何闯入我家?”

早云间笑起来,虞红衣也笑了起来。

可是没过多久之后,他们就发现,这事没那么好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