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名字的贵与贱

不让江山 知白 665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马车上,夏侯琢看了看李丢丢,又看了看那只幼隼,笑着说了一句:“给你这奢侈品起个名字吧。”

李丢丢还真没有想过这东西还要给取个名字,他如此的爱财,却不惜重金把幼隼买下来,确实是因为他觉得这隼的眼睛里有一种睥睨。

这样的东西,不该被活活饿死。

“叫什么?”

李丢丢沉思了片刻,看向长眉说道:“按照这个老头儿的说法,名字取的贱一些好养活,那就取个贱一些的名字,最起码不能比一丢儿贵了。”

夏侯琢道:“叫一钱?”

李丢丢:“俗!你就是个俗人,把银子看的那么重,取名字也要和银子沾上关系。”

夏侯琢一脸惊愕的问道:“你是有什么脸说我把银子看的那么重的?”

李丢丢道:“这是小事,不用在意,还是说说名字的事吧。”

夏侯琢哼了一声:“那你倒是取一个,我看看有多不俗。”

李丢丢道:“根据它的体型,它的能力,它的凶悍,它的习性,它的来路,它未来会有什么样的作用,综合来看,我觉得它叫狗子比较合适。”

夏侯琢:“你前面说那一堆和狗子有关系吗?”

李丢丢道:“管他呢,就叫狗子了。”

那幼隼恰到好处的叫了两声,应该是饿了,叫声还有些许奶气,可是李丢丢却坚持认为这是幼隼同意叫这个名字的回应,而且是愉快且热烈的回应。

所以,这只被称之为禽中一霸的矛隼就有了自己正式的名字......狗子。

夏侯琢都懒得理他了,他原本觉得李丢丢这个人,妖孽和傻批一半一半吧,现在看来是自己想错了,严重低估了李丢丢在傻批那部分的潜力,这么看,他妖孽的那一部分也就占三成,最多三成一。

所以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三成一的妖孽,七成九的傻批,你就是个傻批妖孽......”

李丢丢道:“把你骂我的话放在一边,我是想知道,你凭什么把我分成十一份。”

夏侯琢想了想......有吗?

就在这时候马车忽然停了下来,紧跟着外面的队伍里就发出一阵惊呼声,显然是被什么吓着了,又像是被什么震撼了。

要说八婆之心,夏侯琢排第一,李丢丢排与夏侯琢并列第一,两个人同时要下车看看怎么回事,因为动作几乎一致,所以两人同时起身就卡在车门上了。

李丢丢往后缩了缩,夏侯琢这才钻出去,到了马车外边刚要问发生什么了,他就看到了发生了什么,然后那嘴巴就不由自主的张大了。

一大群野猪正在奔跑着横穿官道,看起来数量不少,怎么也要有百十头,就算是在深山老林里,这样规模的野猪群都不多见。

最让人觉得震撼的,领头的不是一头野猪而是一个人。

“唔吼~”

骑着野猪王那家伙一只手抓着缰绳,一只手还举着个旗子,旗子上好像还有几个字,夏侯琢仔细辨认了好一会儿才看出来,好像写的是大楚畜牧业合作社燕山分社。

这他妈的是什么鬼?

李丢丢一出来就看到野猪群从官道上好像一支队伍似的呼啸着横穿过去,像是在燕山上的时候一样,他先是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然后才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那是书林楼的李先生吧 ?”

夏侯琢其实看清楚了,但也跟着不确定起来,因为书林楼的李先生那是什么样的人?冷傲,孤独,不愿意与人打交道,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高冷的气质。

而这个骑猪的憨批呢?

就在这时候李先生应该也是看到李丢丢和夏侯琢,吆喝了一声后勒住坐骑,那野猪王似乎已经认命了,乖乖的停了下来。

李先生催动坐骑过来,还别说,这千余斤沉重的大野猪王真的骇人,才一靠近,队伍的战马全都惊着了,不住的往后挪。

李先生看向李丢丢笑道:“这么巧,居然能在这遇到,你们是来玩的?”

李丢丢连忙俯身一拜道:“先生好,我们确实是来前列县这边游玩的,先生怎么也在这边?”

李先生道:“我要不是偶然知道这边有个县叫前列县,我是不会来的,我就想来看看这前列县是什么样的......对了,我还要赶路,就不和你多说什么了,还能再见说明你我真有缘,那就珍惜这段缘,野猪一线牵,送你个见面礼吧。”

他从野猪王身上跳下来,那野猪王应该是真的认命了,居然没有趁机逃走。

李先生抱起来一头小野猪递给李丢丢道:“这个送给你了,你就当是养成游戏,养大了要是不好玩就吃了它。”

李丢丢:“......”

他下意识的把小野猪接过来,看了看小野猪,再看李先生,李先生已经翻身上猪,拉着缰绳后说道:“就此别过,我还有大事要做,你们回家一路平安。”

说完之后那缰绳抖了一下,啪的一声轻响,野猪王立刻就加速往前冲了出去,不得不承认的是,野猪的起步速度比马好像快不少。

李先生像是一阵带着猪的风,呼啸而来呼啸而去,那背影很快就消失在原野之中。

夏侯琢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他再次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向李丢丢问道:“李先生是病了吧?”

李丢丢道:“你可能......得把你刚才话里的吧去掉。”

夏侯琢道:“那就是他病了......好好的一个人,前阵子还没事,突然之间,一下子就骑猪了。”

李丢丢又看了看自己怀里这小野猪,心说这东西真是造物主干活的时候做出来的失败品啊,别的动物大了难看的有,但小时候最起码都有点可爱,这东西小时候也这么丑。

是真的丑。

夏侯琢道:“晚上咱们吃烤乳猪吧。”

李丢丢道:“算了吧,万一哪天李先生回来了,问我猪呢,我再去叫你,多麻烦。”

夏侯琢嗯了一声,片刻后反应过来李丢丢说他是猪,抬起手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

李丢丢怀里抱着一头小野猪回到马车上,这小野猪应该是吓坏了,吱哇吱哇的乱叫,鸟笼子里的幼隼似乎是被它烦着了,也叫了一声。

这一声叫,小野猪居然吓得立刻就缩成一团,叫也不敢叫了,本想从李丢丢怀里挣脱出去,此时却蜷缩在李丢丢怀里瑟瑟发抖。

李丢丢道:“都是吃奶的,你说你怕它干嘛?”

夏侯琢纠正道:“狗子不是吃奶的,是吃肉的,你怀里抱着这个东西,在狗子眼里就是个储物间,放肉的。”

李丢丢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夏侯琢叹道:“我现在忽然间发现,你这次前列县之行很有收获啊,一鸟一猪,不错,鸟 都有名字了,给你这猪去个名字吧?”

给你这猪四个字用的很妙。

李丢丢想了想道:“按理说,不能再给它也取个很贱的名字了吧,本身就算是比较贱的东西......这样,给它取个厉害点贵气点的名字。”

夏侯琢道:“叫金元宝吧。”

李丢丢呸了一声:“我就说你是个俗人,三句话不离金银财宝......它,虽然说这么丑而且还土里土气的,这一身的黑毛还扎人,猪生已经这么艰难了,再没有一个好名字,确实是挺可怜的,这样......猪,从今天开始你叫神雕。”

夏侯琢看向长眉道人问道:“我能打你徒弟吗?”

长眉道人抬起手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我先来。”

李丢丢倒是不觉得这两个名字有什么不妥当的,反而觉得和这俩小东西很配。

他看看矛隼,嘿嘿笑了笑:“狗子。”

又看看猪,傻里傻气的笑着叫:“神雕。”

夏侯琢叹道:“道长,你现在有没有那么一丝丝后悔把李叱送进书院?他跟着你那会儿应该不是这样吧。”

长眉道人连忙说道:“不能,跟着我的时候正常着呢。”

夏侯琢道:“我有那么一丝丝不信。”

队伍再次出发,顺着官道往燕山峡的楚军大营返回,只有二十几里路,不着急走了半日也到了。

回到大营里才知道,羽亲王已经比他们还要快两个时辰回来的,羽亲王骑马,带着的也都是骑兵,李丢丢他们的马车和骑兵队伍自然没法比。

况且他们还在前列县的县城里转了半天,中午出发往回走,而羽亲王中午就已经回到军营,此时不在这边,夏侯琢问了问,下边人说王爷去武亲王大营了。

他问过了之后洗澡换衣服,出门看了看,李丢丢居然在外边找来木头做了个笼子,把小野猪神雕装进去了,然后又用水泡了馒头喂给神雕。

夏侯琢闲来无事,把带回来的肉喂给狗子,俩人一个喂猪一个喂鸟。

夏侯琢看了一会儿后问李丢丢:“你发现了没有,这小东西时不时往猪身上瞥一眼。”

李丢丢道:“看到了,这一路上都是。”

夏侯琢问:“那你觉得它想什么呢?”

李丢丢道:“大概想吃鲜的。”

夏侯琢忽然想到,如果有一天李丢丢不在家的时候,这矛隼抓着小野猪飞走了,指不定飞到什么地方饱餐一顿......

李丢丢好像读懂了夏侯琢的心思似的,他蹲在猪笼外语重心长的说道:“神雕啊神雕,你唯一的活路就是一定要比狗子长得快,你长到你爹那么大,千斤大神雕的体型,狗子想抓你都抓不走了。”

夏侯琢问:“它能听得懂?”

李丢丢道:“你都能听懂!”

夏侯琢:“唉......拔剑吧。”

李丢丢看向帐篷里喊道:“师父,夏侯叫你。”

夏侯琢眼睛都瞪大了,看着李丢丢说道:“你这么大逆不道的吗?”

李丢丢道:“我说什么了吗?你说拔剑吧,我喊我师父,我这怎么能是大逆不道呢?这明明是赞美,赞美我师父刚直不阿,如大宝剑一样锋芒毕露。”

长眉道人从里边出来,正好听到这句,眼神一亮的问道:“什么大宝剑?去哪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