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章 胜负不在比武

不让江山 知白 873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我是领兵之人。”

丁胜甲看向李叱很认真的说道:“所以不能习惯退缩。”

李叱点头道:“我不是领兵之人,但我也不会退缩。”

丁胜甲问:“军人求胜,你求什么?”

李叱道:“求心安。”

丁胜甲皱眉:“心安?”

李叱也起身,指了指门外:“这是我家,你来了,你们的药商仗着有钱欺负本地药商,我比你们的药商有钱,自然要欺负回去。”

他缓缓说道:“老百姓有句俗话说,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在冀州医药这一行当,我就是个子高的那个人。”

“原来如此。”

丁胜甲道:“我们只是奉命来护送商队采买药材,这般小事,本不该管。”

李叱看着他,只是看着他。

丁胜甲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但还是那句话,我是军人,军人不会退缩,但我可以许诺,若你赢了我......”

丁胜甲看着李叱的眼睛说道:“我立刻带人离开冀州,而且永远不会再来此地。”

他问李叱:“你若败了呢?”

李叱摇头:“从没有想我败了会怎么样。”

丁胜甲笑起来:“你这样的人,应该领兵。”

他迈步出门,站在大雨之中。

李叱跟着走到门外,看了一眼丁胜甲的刀,那是一把大楚的制式横刀。

将军用的刀自然与普通士兵的不同,看似款式一样,实则相差甚远。

大楚所锻造的横刀真正能称得上百炼刀的,怕是只有校尉级别以上才能分到一把。

丁胜甲问:“你的兵器呢?”

李叱指了指丁胜甲手里的刀。

丁胜甲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对李叱更为欣赏,刚刚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你这样的人,真的应该领兵。”

说完他抽刀,刀出鞘,雨水打在刀身上发出轻轻的敲击声。

这样的大雨,只有两颗雨点落在刀上,刀就已到李叱身前。

李叱身子向后一仰,同时抬脚踢向丁胜甲的手腕,丁胜甲刀势一变,用刀柄往下砸李叱的脚腕。

李叱单臂撑着地面,身子横向转了一圈,下沉的刀柄落空。

李叱的脚却没有落空,扫在丁胜甲的手背上。

这一脚把丁胜甲的刀势踢歪,李叱顺势起身,向前跨步,手肘撞向丁胜甲的胸口。

丁胜甲来不及挥刀,只能把横刀挡在自己胸前。

当的一声。

李叱的手肘撞在刀身上,丁胜甲的双脚在雨水中向后滑出去。

这一击,将丁胜甲震退了近一丈远。

大雨打的人睁不开眼睛,可是丁胜甲的眼神却越发明亮起来。

“好功夫!”

丁胜甲赞叹一声,一刀劈开雨幕。

李叱侧身,那一刀几乎擦着他的肩膀落下。

恰此时,一道闪电炸亮。

刀身映电光,仿若刀芒。

一刀落下,李叱避开,可是李叱身后的客栈木门被笔直切开。

丁胜甲一刀横扫,李叱再次避开,刀划过门口的拴马桩,刀过之后,半截拴马桩才掉下来。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唇边的雨水被他吹开。

破阵拳。

这是当初大楚第一名将徐驱虏所创的拳法,是天下第一刚猛之拳。

大雨滂沱,拳势亦然。

被李叱近身之后的丁胜甲显然开始乱起来,他的刀劈砍不出去,只能用作防守。

在雨水声中,李叱的拳打在横刀上的声音,金属铮鸣,胜于雷鸣。

连续十六拳,丁胜甲被逼退四五丈远,可他不管怎么退,李叱和他的距离始终没有变化。

丁胜甲忽然一声大喊,一甩手,他的百炼刀飞出去,当的一声斜着戳进地里。

他以拳对拳。

所以李叱对这个人有了几分欣赏。

哪怕刚才丁胜甲用刀,却没尽全力,手里有刀的人,又怎么可能那么害怕一个人的拳头。

他只是想赢的光彩。

这刀落在一边后,丁胜甲的拳法和李叱的拳法在雨幕之中,像是开山破海。

片刻后,两人同时后撤。

李叱胸口很疼,中了四拳。

丁胜甲的胸口也很疼,他同样中了李叱四拳。

丁胜甲大声说道:“你这样的人,为何要做生意!”

李叱回答:“我这样的人,天下还少吗?我这样的人,你军中可多吗?”

这一句话,把丁胜甲问的愣住。

大楚那么大,称得上才俊之辈有多少?多到数都数不清。

可纵然是惊才绝艳之人,能真正为朝廷所用的又有几人?

丁胜甲点头:“你说的对。”

他居然没有反驳,而是大跨步向前,再次和李叱打在一处。

两人身形越来越快,这么大的雨,雨幕之中本就视线不清,两人速度又快,变得犹如两道黑影在雨水中穿梭。

李叱一勾拳打空,可是拳头扫过的时候,距离丁胜甲的脸太近,拳头甩出去的水滴打在丁胜甲脸上,打的生疼。

丁胜甲迅速后撤,李叱又一拳上来。

丁胜甲横着移开,他背后就是客栈门外的一根柱子。

砰!

李叱一拳打在柱子上,比人大腿还要粗一圈的柱子直接断裂。

丁胜甲趁机一拳打过来,李叱左手往前一伸抓住丁胜甲的手腕,手发力一甩,丁胜甲被李叱的力度带的偏离出去。

他本身向前疾冲,被李叱拉开后,地面又实在湿滑,于是他抬脚往下重重一踩......

石板碎裂。

丁胜甲的身子稳稳停下来,转身看向李叱。

“我打不赢你。”

丁胜甲道:“你也打不赢我。”

李叱问道:“那要如何?”

丁胜甲道:“吃饭,我饿了,吃饱了再打。”

李叱点头:“那就吃饭。”

两个人回到客栈大厅里,面对面的坐下,丁胜甲问:“你这里的吃的上来,我付钱。”

李叱道:“将军莫不是忘了,沈医堂不缺钱。”

他回头问:“九龄,晚饭吃什么?”

余九龄回答:“今天担心有事,所以吃的简单,蒸了肉包,就在锅里。”

李叱道:“端来。”

余九龄问:“要多少?”

李叱回答:“锅端来。”

余九龄转身离开,到了后厨就要把蒸屉端过去,这蒸屉很烫,好在两侧有把手。

他找了两块布垫着把手,端起来刚要走,叶先生道:“我来吧。”

叶先生看了看那三层蒸屉,热气腾腾,这三层的蒸屉,每一层都有几十个拳头大小的肉包子,三层自然分量沉重。

他单手拖着蒸屉下边,迈步离开。

这一幕,把余九龄都吓懵了,如果懵分九层,余九龄此时已经被吓懵到了八层半。

那么烫的蒸屉,叶先生单手托着就出去了。

到了前边大厅,叶先生单手把三层蒸屉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走,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丁胜甲看了看那蒸屉,又看了看叶先生,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这三层蒸屉就算是满的,对于他们习武之人来说,这点分量自然不算什么。

可是烫啊。

看着叶先生什么事都没有的出去,丁胜甲忍不住摇了摇头:“沈医堂的人,让我刮目相看。”

叶先生回到后边,余九龄抓起来叶先生的手问道:“先生那蒸屉莫非不烫?”

叶先生看着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后叹道:“烫。”

他把手抽出来,背着手走了,一边走一边说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能装的人那么少了吧。”

余九龄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旁边的锅灶,心里想着别犯傻别犯傻......

然后他就过去想单手把那个锅灶上的蒸屉托起来,一伸手,立刻烫的缩了回来。

后门,叶先生站在门口,单手背在身后,看背影,他身材修长笔直,一身白衫如雪。

这赏雨的气度,确实非凡。

到前边看,叶先生一只手伸在门外......

客栈大厅那边,李叱把三层蒸屉分开,推给丁胜甲一层,自己留了一层。

这蒸屉很大,一层就有三四十个包子,热乎乎的,一打开盖子,那肉香就扑鼻而来。

“请。”

李叱说了一个请字,然后就开始吃饭,他吃的很快,但并不显得粗糙失礼。

丁胜甲也是饿了,抓了肉包子就吃。

两个人吃的速度居然旗鼓相当,而且丁胜甲的饭量居然也很了不得。

这一个蒸屉的包子,两个人一前一后吃完。

还剩一个蒸屉,李叱端上来放在两人中间:“你我平分。”

丁胜甲看了看李叱,摇头:“不吃了。”

他叹了口气后说道:“我第一次在饭量上输给一个人,这也算是输了。”

他起身道:“我会带兵离开这,以后也不会再来。”

李叱拿了一个包子,三四口吃完,然后才起身道:“这才算你输了。”

丁胜甲眼神一亮:“有气度。”

他转身要走。

李叱看着他背影说道:“若我的沈医堂要开到安阳城去,将军可再来比过。”

丁胜甲脚步一停,回头看向李叱:“你真的要把沈医堂开到安阳城?”

李叱道:“沈医堂的店面,西起凉州,北至幽州,已有七十二家分号,开到安阳城也不算什么。”

丁胜甲沉默片刻后问道:“你采买药材,就是要去安阳城?”

李叱摇头:“本来没打算去,现在却打算去看看。”

丁胜甲道:“你若带着药材到安阳城,我保证没有任何人敢为难你。”

他问李叱:“还不知道你名字。”

李叱回答:“李怼怼。”

丁胜甲一怔:“什么?”

李叱道:“怼,上边一个对,下边一个心。”

丁胜甲道:“这名字......很好。”

李叱笑道:“自然很好,心里想的都对,所以才能怼。”

丁胜甲抱拳:“谢谢你的包子,你带药材到安阳城,我会亲自在城门口迎接,世面上的药材什么价格,我多给你三成。”

李叱道:“你知道......”

丁胜甲笑起来:“沈医堂不缺钱。”

说完后大笑而去。

二楼凭栏处,沈如盏手扶着栏杆看着李叱,眼神里有些笑意。

她轻轻说道:“谁又能想到,也许将来沈医堂名扬天下,不是因为医术高超救人生死......”

站在她身后的吕青鸾笑道:“是因为......沈医堂,不缺钱。”

沈如盏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身离开。

吕青鸾跟着她走了几步,沈如盏却忽然站住,回头看向一楼大厅,桌子上那还冒着热气的包子。

她笑了笑道:“拿几个上来,忽然很想尝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