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七十二章 被哄着的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62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天黑之后,徐绩在客栈里用过了晚饭,然后就早早的回到房间准备休息。

他坐下来后就开始思考张汤那样的人,让他去登州的真正含义是什么,难道真的也出于想要保护他的考虑?

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这寒冬腊月,寒意一下子就钻进了徐绩的脖子里,他冷的哆嗦了一下。

他下意识的起身去关窗,走了两步之后忽然意识到,窗户怎么会开?

他下楼和手下人一起吃晚饭的之前,绝对没有开过窗子,这么冷的天气还是晚上,他不可能去开窗。

在这一刻,徐绩的背脊忽然一阵发寒。

比起刚才冷风灌进脖子里的那股寒意还要冷一万倍的,那风吹的寒只是肌肤之寒,而此时的寒意是从他自己骨髓里往外冒出来的。

“吓坏了?”

他背后有人轻声说了句话。

徐绩立刻喊了一声:“来人!”

他背后的人叹了口气道:“我都已经进到你房间了,你此时才喊人,不觉得有些迟了?”

徐绩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从二楼窗户就跳了下去。

他的武艺算不得有多好,但年轻,体质也不错,所以从二楼窗户跳下去并不会有多大的难度。

这般当机立断,倒是让屋子里说话的人稍稍有些惊讶。

“有趣。”

说话的人没有急着追徐绩,而是缓步走到窗口,两只手扶着窗户往下看着,脸上的表情之中透着几分玩味。

徐绩跳下来之后借势翻滚了一下卸掉力度,可是在起身的时候,却愣在了那。

他回头看了一眼一楼大堂,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和手下人一起在那吃过了晚饭。

此时看过去,屋子里站着一个年轻男人,而四周的地上横七竖八倒着的都是徐绩的人。

从徐绩上楼到跳下窗户,根本就没有多长时间,而楼下也没有传来任何呼喊之声。

所以徐绩心里骤然一紧,他知道自己的手下人在那个年轻人面前,连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甚至连呼喊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大人,走!”

就在这时候,校尉罗就从黑暗中冲过来,一把拉了徐绩的胳膊。

徐绩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挣脱开。

罗就明显楞了一下,再一次伸手去拉徐绩:“大人快随我走啊。”

徐绩在刚才那一瞬间下意识的反应,是因为他不知道此时还能信任谁。

虽然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可徐绩还是想到了许多......如果不是有内应的话,贼人怎么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绕开他的护卫?

“大人,还是回来吧。”

他手下的那队江湖高手的首领焦俊缓步从客栈里出来,脸上带着几分戏谑的笑意。

徐绩立刻就明白了。

焦俊道:“我们只是想请大人坐下来商量一些事,如果大人能看清楚现在的情况,就应该回来。”

罗就怒道:“焦俊,大人待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焦俊打断,焦俊有些同情的看向罗就道:“你们当兵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傻?大人待我不薄......这种话你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显得你很白痴。”

罗就高呼一声:“护送大人离开!”

他手下的精锐士兵在客栈外围组成了防线,可是显然就算是没有焦俊和那些人里应外合,他的人也没能发现进入客栈的人。

“这样吧,咱们打个赌。”

焦俊笑着说道:“我赌大人不会跟你 走。”

罗就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理会他,喊过之后就再次伸手去拉徐绩,想带着徐绩冲出去。

可就在他们俩刚要跑的时候,从黑暗中走出来一群人。

那些黑衣人不知不觉间,将罗就手下的老兵全都制服了,就这样被人押着走了出来。

“大人,你看,他们对你真的忠心耿耿,每一个你也都那么熟悉,你舍得吗?”

焦俊指了指其中一个士兵,手往下比划了一下,那黑衣人立刻一刀将他控制的士兵捅死。

这一刻,徐绩惊呼出声。

“大人,走啊!”

罗就再次拉了徐绩一下,他嗓子都喊的哑了,把徐绩拉道到自己身后:“我为大人断后!”

焦俊叹了口气:“果然是傻的。”

他再次一挥手,另一个黑衣人将他手里按着的士兵砍死,尸体在地上还抽搐了几下。

“住手吧。”

徐绩回头看向焦俊:“我不走了,你放我的人走,我知道你们对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兴趣,他们都无足轻重。”

焦俊点了点头:“确实对他们并无什么兴趣,毕竟也只是勉强算作一群蝼蚁罢了,大人愿意回来和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我答应你,放他们走。”

徐绩立刻回头看向罗就:“走!”

罗就摇头:“我是大人的亲兵校尉,我不会离开大人半步。”

“愚蠢!”

徐绩道:“性命在你们眼里就那么不值得尊重吗?你的兵,他们都曾经在刀山血海之中拼杀,能活下来容易?所有人都死在这,又有什么意义!”

他走到罗就面前,忽然一伸手将罗就的刀夺了过来,罗就没有想到大人会夺他的刀,一时之间愣在那。

“焦俊!”

徐绩把长刀放在自己脖子上,大声说道:“只要你说话算话,我就留下来,你若是不肯放他们走,那我就不劳你们动手,我自己了结自己,你们要我还有用,要他们无用。”

焦俊回头看了一眼客栈那边,那屋子里的年轻人点了点头,于是焦俊大声喊了一句:“放他们走。”

那些黑衣人随即松开手,一个一个的退回来,把徐绩和罗就围在当中。

徐绩对罗就压低声音语速很快的说道:“如果你们能活着逃出去,想尽一切办法回封州,告知封州的人,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许轻易开封州城门,哪怕是我在城门外叫喊,也不许开。”

罗就一怔。

“速走。”

徐绩说完这两个字后,转身朝着客栈那边走过去:“我就站在门口看着,若你们耍什么花样的话,我便横刀自刎。”

焦俊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放他走。”

那些黑衣人再次把路让开,给罗就打开了一条通道。

罗就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一咬牙,转身跑了出去。

他知道大人刚才说的话有多重要,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话带回封州。

黑暗中,罗就带着他的手下人迅速的冲向远处,有的士兵已经在一边跑一边哭。

看到自己的人消失在黑暗之中,徐绩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然后握刀的手横向一拉。

当的一声。

一枚暗器飞来,直接将徐绩的长刀打的掉在地上。

站在一楼大堂里的那个年轻人一脸不屑的说道:“真的以为你能要挟我们?我只是不想太麻烦罢了。”

说完后他就转身朝着楼梯那边走了过去,连看都没有再多看一眼。

焦俊笑 呵呵的走过来,一把抓了徐绩的衣服往屋子里拉拽。

“大人,我是真的看不懂你,你治理地方井井有条,安置万民游刃有余,可是有些时候又显得那么白痴。”

他一甩手将徐绩扔进屋子里,徐绩重重的摔在地上。

焦俊跟进来,一弯腰,抓了徐绩的腰带把人提起来,就这样走上了二楼。

二楼窗口,那个一直看着的年轻男人笑了笑,走到一边坐下来后说道:“徐大人好奇吗?我们是谁?”

另一个年轻人道:“我们只是一直都在暗中关照着,也帮衬着你的人,只是你不知道自己早就被我们控制了。”

之前在二楼的那个是谢行,在楼下的那个是谢止。

谢行抬起手往窗口指了指:“带徐大人看看夜色美不美。”

焦俊拎着徐绩到了窗口,把人扔在地上,然后又掐着徐绩的后颈把人提起来。

他按着徐绩往外看,手上的力气极大,徐绩根本无法挣脱。

就在这时候徐绩听到了一阵阵的呼喊声,还有战马的嘶鸣声。

不久之后,黑暗中,数不清的骑兵驱赶着罗就等人又回到了客栈外边。

黑压压的,到底有多少骑兵在外围封堵已经根本无法计数,他们以一种密集的阵型将罗就等人圈了回来。

罗就的人被挤压着到了客栈门外,这里有灯火照亮,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大人!”

罗就抬起头看向窗口。

徐绩的眼睛已经红的好像血都要往外溢出来似的,眼泪似乎都是淡红色的。

罗就单膝跪倒:“大人,是属下无能,害大人受苦受辱!”

噗!

他的话刚说完,一支羽箭飞来,射穿了他的后背。

紧跟着,无数的箭矢密密麻麻的射向徐绩手下亲卫,那些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老兵,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

当羽箭停下来的时候,地上,门板上,窗户上,柱子上,尸体上......插满了一层白羽。

焦俊笑了笑道:“大人,看起来是不是有几分壮观?”

徐绩被按在那,身上的肌肉绷着,牙咬着,眼睛几乎都要从眼眶里凸出来。

他嘴角都被牙齿咬出了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早晚会血债血偿。”

“发狠?”

焦俊一甩手,把徐绩仍在地板上,徐绩重重落地。

“徐大人是不是以为,我们要控制你去封州,让你骗开封州城门?”

谢行摇头道:“哪里需要如此麻烦,我们想拿封州,还至于这么辛苦?在封州也是哄着你玩而已,是你自己把自己太当回事了,你在封州招募来的守城士兵是怎么招募来的?你看看外边那些骑兵,他们的盔甲他们的弓箭眼熟不眼熟?”

徐绩听到这句话,猛的反应过来。

他看向说话的人,怒视着对方:“你们是谢家的人还是王家的人?”

封州城内,王谢两家,平日里可没少巴结徐绩,把徐绩都要捧到天上去了。

谢行道:“哪家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徐大人还会按照那位张汤张大人的要求去登州,并且由我们一路护送。”

他看向焦俊:“这一路对徐大人还要客气些,毕竟还要让人看呢。”

焦俊俯身道:“公子放心,我会办的妥妥当当。”

徐绩明白了,他们是要在登州杀张汤,还有张汤那一千二百人的廷尉黑骑。

【今天家里事有些多,忙了很久,所以今天只能两更了,抱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