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六十九章 紫色

不让江山 知白 69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小刚子拎着两只野兔和一只山鸡回来,老孙看到之后就笑起来:“运气还行啊,竟是不少。”

小刚子道:“师父你可不知道,刚才我去见那姐姐,她今日着实不一样。”

老孙好奇的问:“何处不一样?”

小刚子道:“她不收我钱,我扔下钱袋急匆匆的就跑了,半路才回想起来,她今日竟是穿了裙子。”

不管什么时候见那少妇,总是一身朴素装束,棉布的上衣,麻布的裤子,一双手纳千层底的布鞋。

但是老孙好像也没怎么在意,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人家女人独自在家,穿的随意些怎么了,噫?你是不是盯着人家看了,回来却告诉我说你没来得及看。”

小刚子连连摆手:“师父可说过,盯着人家女人看那是下三滥才做的事,我可不是下三滥。”

老孙在小刚子肩膀上拍了拍:“以后成亲了,盯着自己媳妇看就是了,盯着别人家的女人看......要是真好看的忍不住看看也行。”

小刚子撇嘴:“师父你真不要脸。”

老孙在他脑壳上敲了一下:“你懂个屁,到你成亲之后你就明白了,能看看就很不错了。”

他指了指那些野味:“去收拾出来。”

小刚子嗯了一声,然后回头坏坏的笑:“师父,这野兔土腥味大,回头得拿料腌一下。”

说完比划了一个撒尿的姿势。

老孙瞪了他一眼:“不许胡作非为!”

然后笑:“少尿点也行。”

小刚子:“我就往里尿一口的。”

老孙:“你这个蠢货孩子,你家撒尿论口?”

小刚子嘿嘿笑起来,拎着野味出去收拾。

与此同时,山里那个篱笆小院中。

赵壮阔跪在那瑟瑟发抖,他带来了十几个手下,但他都没看明白怎么死的。

他没死,但他知道自己离死也不远了。

这个看起来那么淡然恬静的女人,下手杀人的时候比毒蛇都毒,比母狼都狠。

刚才来了个小孩子,他听声音听出来是庄园后厨的学徒小刚子,他拼了命的想弄出些动静来,可是下巴被那女人摘了,四肢被折断,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出。

他用尽全力的忍着剧痛翻身,想把衣架撞倒,可是距离稍微远了些,衣架只是晃了晃,却没有倒下去。

赵壮阔也根本就没有去想,就算他弄出来些声音,那个小学徒能救的了他?

少妇在换衣服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到了,那绝美的后背若是在平日里见到,一定会让他血脉喷张,可当时的情况下,他还能有什么心思。

“我之前见过你。”

少妇开口说话,她的声音不算是那种标准的女人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可却一点儿都不难听,反而有一种让人着迷的魔力。

“你们在庄园外也见过我。”

少妇问:“所以,你是奉命来抓我过去的?”

赵壮阔点头,快速的点头,唯一希望的就是自己此时的态度好一些,这女魔头能放过他。

他们找到地方,赵壮阔在院子外看到了那女人,于是下令手下进去抓人。

然后他就看到手下一个一个捂着脖子倒了下去,每个人的姿势几乎都一样。

他都没有看到那女人怎么动手,手下人就倒了一地,他转身要跑,那女人一步就追上了他,两息之后就折断了他的四肢。

结果就在这时候,那少妇微微皱眉往远处看了一眼,然后拎着他回到屋子里,顺手摘了他的下巴。

“是谁让你来的,是那个下车要买我东西的人?”

少妇又问了一句。

赵壮阔先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又摇头。

少妇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倒也不重要。”

她随手一挥,有微弱的银光一闪即逝,赵壮阔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条红线,片刻后,那红线崩开,血液喷涌而出。

而此时,少妇人已经到了篱笆小院里。

她眼神里多是不舍,这小院她也付出了不少心血,最不舍处,便是那才搭建起来的秋千床。

遮着轻纱幔帐,躺在那轻轻摇晃,看几卷书,真的极舒服。

她喜欢这般无人打扰的日子,喜欢一个人独处,自从那个人走了之后,便再无一人能走近她。

他说山河那么大,若困于一地,是浪费了人生活的这一场,所以他说走就走。

但他还说,人那么多,他却只困于她一人,不管走多远,都会再回来。

她当时很生气,觉得他只是个混账王八蛋。

可是走了之后,又那般思念,思念的久了,不疼了,习惯了。

她想着,或许他回来的时候才会再疼起来。

真是舍不得这秋千床。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本来打算着,已经在这里动了手,杀了人,那就开这里好了。

因为舍不得那秋千床,又想着,要不然把人都杀了算了,都死了之后,也就没人来打扰。

于是她看向庄园那边,回忆起来那个下了马车走到她面前的男人。

举手投足便看得出来有功夫在身,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庄园。

小刚子嘿嘿笑着进来,看了师父一眼后压低声音说道:“他们不会吃出来吧?”

老孙笑道:“做个麻辣的就行了,他们能吃出来个屁。”

小刚子道:“屁不是吃出来的,屁是闻出来的。”

老孙:“放屁,屁是放出来的。”

老孙问:“你刚才尿过了,然后又洗干净了?”

小刚子:“没洗啊。”

老孙看了看自己接过来那些野味的手,然后一脚踹在小刚子屁股上:“你大爷的。”

小刚子嘿嘿傻笑。

老孙对手下人立的规矩很严,他做菜的时候绝对不能有外人进厨房,不然的话就会被他骂出去,甚至锅碗瓢盆的往人身上砸。

那些人被他打骂了两三次之后也就守规矩了,没人再敢随便进出厨房。

师徒两个忙活起来,收拾的也快,菜品就一盘一盘的端出去。

可是在客厅里坐着的归元术,却不想吃,因为他不确定这些看起来殷勤的地方官,到底有没有安好心。

这世道啊,你可以不害人,但绝对不能不防人。

“先不急着吃酒。”

归元术笑道:“我这次去大兴城是要办一件要紧事,如果这件事办好 来了的话,主公必有嘉奖。”

说到这他稍稍停顿了一下,郑顺顺多聪明啊,立刻就把话接了过去。

郑顺顺对县令张大人说道:“我家大人的意思是,张大人你既然想让王爷记住你,总得有些功劳才行,若什么功劳都没有,即便我家大人在王爷面前提及,那分量也不够。”

张大人连忙道:“是是是,大人提醒的对,确实该为王爷出力才对,大人若是需要下官做些什么,只管说,只管说!”

郑顺顺看向归元术,归元术装腔作势的点了点头。

于是,郑顺顺往前凑了凑,一脸真诚的说道:“我家大人进京是要和诸多世家大户的人接触,其中自然多是朝廷重臣,至于要谈什么,你们就不必知道了。”

县令张大人和县丞钱大人都点头:“是是是,不敢乱问,不敢乱听。”

郑顺顺道:“两位大人想想,若要接触那些人,我家大人又是第一次去,用什么方式比较合适?”

张大人立刻就反应过来:“明白明白,下官回头就去筹备一些礼物,给李大人带上,到了京城或许用的上。”

郑顺顺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张大人为王爷做事如此尽心尽力,我家大人在王爷面前提及的时候,也就方便的多了。”

张大人道:“只要是下官能做到的,一定竭尽所能。”

郑顺顺嗯了一声,然后看向归元术。

归元术轻轻咳嗽了一声:“菜还没齐,但不妨碍我们先喝一杯,就当是为我此行提前庆功,有两位大人相助,我想此行也会事半功倍。”

张大人和钱大人连忙起身,两人争着为归元术和郑顺顺他们倒酒。

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有些异样的响动,紧跟着负责外围戒备的丁满就到了门口:“大人,出事了。”

归元术立刻站起来,脸色一寒。

张大人和钱大人吓了一跳,但他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丁满道:“有人进来,速度奇快无比,我们竟是跟不上,只一眨眼的时间就没了。”

归元术快步走向门外:“招呼人手,大家聚在一块不要分散。”

正说着,他忽然看到了门口那站着个人。

丁满就是从那个门进来的,那时候肯定是没有人在那,说话之间,那人却好像已经在那好一会儿了。

她穿着一身艳紫色的长裙,看起来格外的精致华美,风从她那边吹过来,每个人都似乎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香。

那香味明明不重却又那么明显,这就有些矛盾,归元术下意识的思考了一下,醒悟过来那是紫丁香的味道。

可是这个季节,早已经过了丁香花开的时候。

与此同时,厨房里。

正在忙活着的老孙忽然间想起来什么,他炒菜的手都颤了一下,像是被烫了一样。

小刚子连忙问道:“师父烫着了?”

老孙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小刚子问:“你说她换了一身裙子?是什么样的裙子?”

小刚子回忆了一下,不太确定似的说道:“很漂亮,好像是紫色的......应该就是紫色的。”

老孙脸色猛的一变,把手里的炒锅扔在一边,炒锅落地发出当的一声。

这一下把小刚子吓了一跳,再看时,师父不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