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九十二章 年方十二已成爹

不让江山 知白 710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回冀州城的这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事发生,本以为半路还会有点小插曲,可是故意走的很慢都没有人追上来,夏侯琢直说无趣。

他觉得那个叫王兴伦的人会去县衙找大伯诉苦说自己被欺负了,这般在地方上张狂习惯的人多半会带上一众爪牙追上来。

可是一直到回了冀州城里一路上都是平安无事,夏侯琢觉得自己吃亏了。

想打第二场来着,没打就是吃亏。

如果是寻常人,这事也就到此结束,可夏侯琢什么时候是个寻常人了......

他对李丢丢说道:“这些事如果放在战场上来说,就是你要认真对待你的每一个敌人,哪怕这个敌人弱小到你随便动动手指都能灭了他,也不要心慈手软。”

听到这些话李丢丢一怔,好像很蛮不讲理似的,可是又好像很有道理。

“敌人有十万人,你穷尽心思打败了他们之后,你也不会一下子就当做没事了,打败了敌人就不要再给敌人反败为胜的机会,所以要赢就必须彻彻底底的赢。”

夏侯琢道:“敌人只有几个人,那也是来取你性命的,也是敌人,所以要有一样的对待。”

李丢丢问:“可是敌人太弱小,何必如此?”

夏侯琢看白痴一样看着李丢丢说道:“我给你打个比方,你领兵数万,对敌十万,敌人被你击败,你为了没有后顾之忧,下令把所有俘虏屠杀,你觉得这样过分不过分?”

李丢丢摇头:“不过分。”

夏侯琢又说道:“敌人只有三个人要来杀你,你能杀数万俘虏,却觉得杀这三个人过分了,是不是傻批?”

不等李丢丢说话,夏侯琢道:“如果你想说三个人不值得,那么你就更傻批。”

夏侯琢在李丢丢肩膀上拍了拍道:“道理自己琢磨去吧,我现在要去办事了。”

半个时辰不到夏侯琢人就已经在节度使大人的衙门里,又半个时辰不到,从节度使衙门里有一队数百人的骑兵队伍呼啸而出。

李丢丢在这个时候把王黑闼的夫人和孩子安顿在一家客栈中,然后他还要去找宅子来谈价格,这是王黑闼临死之前的嘱托,李丢丢觉得这事要管就要管到底。

好在他师父和他一样都是憨批,他师父之前看好了的一座宅子本来都已经要交些定金了,听李丢丢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他就决定帮王夫人把这做宅子买下来。

手里有银子说话底气都足,这个只有正房三间左右配房各一间半的小院就以三百两的高价买了下来。

买下这宅子后长眉道人满脸都是不舍得,这是他在冀州城里这么多日子以来看到的最合适的一座宅子。

他最初想买的时候要价二百两,世道不好,冀州城这样的大城坚固可靠,宅子越来越值钱,一个月不到就涨到了三百两。

之所以买这个宅子很顺利,是因为这宅子太小了,小到那些达官贵人们看不上。

他们看不上,长眉看得上啊。

这事有叶杖竹从中帮忙,冀州府那边衙门里的事就好办的多,连功名现在被压着,羽亲王府的人亲自过来要办一座如此小的宅院备案,这事要是连功名再从中作梗的话就显得他太傻了些。

三天时间,顺利把事情搞定,而这三天李丢丢全程都没有参与,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他去不了。

回到四页书院的第一天,燕青之就让他在教室外边罚站了两个时辰。

第二天继续罚站,不过可以在距离门口比较近的地方听课,第三天依然如此。

第四天的时候,一早吃过饭后李丢丢很自觉的在教室门口站好,昨夜里夏侯琢告诉他事情已经 办妥,王夫人带着两个孩子已经住进那小院里,李丢丢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心里高兴,罚站就罚站吧。

花丛后边,高希宁蹲在那偷偷看着李丢丢,她想着这都第四天了难道燕先生还不准备让李丢丢回去?

一站就是一天,想想就辛苦,之前她爷爷也不是没有让她罚站过,只站了不到一个时辰她就觉得腿酸的受不了,李丢丢这都第四天了。

燕先生,真狠。

她在和高院长的对抗中勉强取胜,那天晚上李丢丢给她送过饭之后,第二天高院长其实就认怂了,那是亲孙女,真出什么事他的心都得疼碎了。

所以高院长决定放高希宁出门,但有两条,第一不准出书院,第二不准去见李叱。

高希宁想着敌人的让步就是我们大跨步向前的开始,所以就一口答应下来。

她倒也不是真的敢去直接招惹爷爷生气,所以就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找李丢丢,只好远远的偷看。

看着李丢丢自觉的站在教室门口的样子,高希宁想着这样也不行啊,本来就傻,万一站的时间久了血脉流通不畅更傻了怎么办。

那谁还看得上他?

在这一刻,高希宁身上燃烧起来了智慧的光芒,她那不知道什么回路的脑子里像是亮起了满天星辰。

她想到了办法之后立刻就跑回去找她爷爷高院长,好说歹说,只说自己实在是憋闷的慌想出去买些好吃的,高院长没坚持多久就败下阵来,于是让家里的那个比夏侯铁柱还铁柱的丫鬟陪高希宁去街上买。

大楚风气没有那么刻板,周时候女孩子可是不能随便上街的,否则就会被视为伤风败俗。

这丫鬟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若凌,其实倒也说不上面目丑,只是确实有些胖,个子也高。

大概有夏侯琢那么高,大概有两个夏侯琢那么重,走起路来山在摇一样,瞧着如此彪悍却有一手好厨艺,若非如此的话,当初高院长应该也不会把她留下来。

高希宁和若凌走在一起的时候,寻常壮汉离着还远就已经避开了。

可是更让人觉得诧异的是,这丫头虽然如此魁梧彪悍,但声音却细柔细柔的,比高希宁要柔十倍,如果不看人光听声音,妥妥的是能把人甜一个跟头的那种温婉文静小女生。

“小姐,咱们去哪儿啊。”

若凌一边走一边问。

“去云斋茶楼。”

高希宁背着手走路,那马尾辫就又开始一左一右的甩着。

若凌问:“我们要去喝茶听曲儿吗?”

高希宁摇头:“我们去招募一支军队。”

若凌没懂,心说去云斋茶楼那边能有什么军队?

一个时辰之后她就懂了,尤其是看到那个挥舞着双臂站在书院门口大声喊话的孙夫人后,若凌觉得她比自己彪悍多了,孙夫人才像是在万军之中取人首级的大将军啊。

“书院如果再不让李公子回去上课,我们就堵着书院的门不走!”

孙夫人回头招呼着。

“对!”

一群女孩子在那摇旗呐喊般附和着。

明明只有几十个人而已,可她们的声浪此起彼伏,就像是有数百人般的气势。

如果是一群男人,书院的护院早就已经驱赶了,可是这些女人在那他们不好下手啊,你敢推一下?你推一下就敢说你非礼信不信?

况且,四页书院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为李公子鸣不平!”

孙夫人挥舞着胳膊带头喊口号,围观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高希宁躲在书院大门里边看着一阵阵小得意,她知道自己爷爷的软肋是什么,四页书院的名声就是他爷爷绝对不许被人破坏的东西。

果然没多久,书院里就安排教习出去和孙夫人她们交涉,并且说明李叱已经回到教室去上课了,孙夫人说必须得让她进去看看李叱怎么样,不然不走。

无奈之下,书院的人也只好把孙夫人放了进来。

若凌好奇的问高希宁:“小姐,你是怎么把她们说动的?”

高希宁压低声音说道:“我就跟她们说,李叱没去云斋茶楼是因为被书院罚了,如果她们不帮忙的话,李叱可能永远都不能出书院的大门。”

高希宁嘿嘿笑了笑:“李叱可是云斋茶楼的金字招牌了,那边多少达官贵人的家眷都喜欢听他弹曲儿说书......但是孙夫人这么热心,好像是有点不正常......”

说到这她不笑了,为什么有些酸溜溜的呢?

书院,燕青之的书房。

燕青之怒视着李丢丢,李丢丢低着头哪里敢和他对视。

“出息了?”

燕青之道:“居然还敢去怂恿一群女流之辈来威胁书院?”

李丢丢道:“先生,我冤枉啊......”

燕青之道:“我知道不是你去找来的人,可一定是高希宁去的,她的账算在你头上怎么了?!”

李丢丢想了想后说道:“那就算我头上吧......”

燕青之:“你还真敢接!”

李丢丢道:“她做的事也是为我,虽然我觉得幼稚了些,可是这个过错我来认。”

燕青之刚要说什么就听到孙夫人在外边喊着,他不愿意和女流之辈交涉,所以一摆手:“你自己出去说!”

李丢丢应了一声,出门后就看到孙夫人正在焦急的寻找,看到李叱的那一刻,孙夫人立刻就笑起来,阳光灿烂在她脸上盛开。

“小李公子,你都好几天没去茶楼了。”

孙夫人看到李丢丢额头上有汗,取了一块香帕给李丢丢擦了擦,李丢丢尴尬的退了两步后说道:“夫人,我都挺好的,是我先触犯了书院规矩所以才会有一些很轻的责罚,夫人还请回去,明日我就会去茶楼和你致谢,也和客人们致歉。”

孙夫人道:“你没事就好,对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要不是这事今天我还不一定来呢。”

李丢丢问:“什么事?看起来你很开心似的。”

“开心啊,当然开心了。”

孙夫人笑道:“我和我们家那老头子成亲已经快二十年,一直都没有孩子,可你说巧不巧,就打你去了我们家茶楼后,我就有了!”

李丢丢吓得后退一步连连摆手道:“可不能乱说。”

孙夫人道:“我不管,这都是你带来的好运气,以后谁要是对你不好我就跟谁过不去。”

李丢丢道:“我去云斋才一个多月,所以......这与我也没什么关系才对。”

孙夫人道:“什么叫没关系,你不来,我能有身孕?你没来的时候二十年不孕,你一来我就有了,你还能说不是你带来的好事?”

李丢丢觉得脑袋里嗡嗡的,脸色都白了。

孙夫人道:“我是想告诉你这好消息,然后再跟你说一声,不管你答应还是不答应,以后孩子出生了你就是他干爹。”

李丢丢的表情是:?????!!!!!

孙夫人道:“你没事就好,我就不扰你了,你好好读书,孩儿他干爹。”

李丢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