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群贼

不让江山 知白 633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都没有想到,姜然是个实干家,在宣布投靠他的第三天,也就是刚刚藏进那个小院的第二天,他就画了一幅藏宝图。

为了安全起见,李叱和余九龄到这的时候还是带着面罩,他们确实不敢掉以轻心。

姜然看到李叱和余九龄进门,立刻就迎了上去,一瘸一拐的,腿上的伤很重,好在李叱之前交给他的伤药足够有效,缝合伤口这些事,他们这些从军者当初都学过,只是太久没有用过。

余九龄看着姜然这走路艰难的样子,内心之中稍稍有那么一丝丝愧疚,一阵风就给吹没了。

让他对当官的人改变看法改变态度,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接纳姜然,纯粹是因为姜然说可以带他搞钱。

“这是武备军的库房路线图。”

姜然递给李叱地图后说道:“我还把换岗的时间,查库的日期,还有进出的路线都标注出来了。”

李叱是真的没有想到姜然居然态度这么好,他坐下来后问道:“武备军的库房怕是难以下手,那种必然是戒备森严才对。”

“那就算说错了。”

姜然道:“你不了解武备军,这种地方除了我们自己人之外,谁敢偷?”

李叱:“这......”

姜然道:“既然我想着以后跟你了,我就掏心掏肺的跟你说实话,武备军的库房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戒备森严,但实际上,那些王八蛋哪个不偷懒?哪个不耍滑?”

他有些羞愧的说道:“我在武备军做将军一年多,我自己也没少从库房里往外拿东西换银子,银库那边不太好下手,那边才是真的重兵把守,而且都是节度使的兵,不是武备军的兵。”

李叱问:“能不能搞到皮甲之类的东西?”

“能。”

姜然道:“我就再说的彻底一些,就是为了让你信我,前两天我和你说谁要杀我的时候,我还没敢说出是谁,因为我怕你听了之后害怕就不敢救我们了,要杀我的是羽亲王......”

他看着李叱说道:“其实我现在也想明白了,你们根本就不是青衣列阵的人,也不是岳华年的人,而且说起来我现在混成这个惨样,九成九是你们害的......”

余九龄叹了口气道:“剩下的那一小点是你看面子给抹了吧。”

姜然哈哈大笑:“我不怨恨你们,是因为我也想明白了,就算没有你们救人的事,早晚我也是这一条路走......我以前得罪过羽亲王,他那种睚眦必报的性子,我估摸着今天不动手明天也会动手。”

他对李叱说道:“索性老子也反了他娘的,什么都比不上活着。”

李叱嗯了一声后说道:“说这些事之前,我有件事先和你说,我让人打探了一下,你夫人和孩子确实已经出城,羽亲王没打算对你家里人赶尽杀绝,我派人追了上去,人已经追到,我安排人送到燕山营去了。”

姜然猛的站起来,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发白,他下意识的想去摸他的兵器,手都伸出去了又僵在半空。

“燕山营......”

姜然看向李叱,许久后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罢了,罢了!”

李叱道:“现在还想着和我们一起做事吗?”

姜然道:“没什么大不了的,燕山营就燕山营,好 歹是个去处,刚刚那一会儿我想明白了,换做别的地方,未必能保得住我。”

李叱点头:“我跟你说这些的意思不是要挟你,而是告诉你让你安心。”

姜然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如果我投靠了燕山营的话,我能不能当个头领什么的?”

余九龄道:“看你贡献有多大。”

姜然再次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后,姜然说道:“皮甲有,兵器都有,我可以帮你们搞到这些东西,但有一个前提条件。”

李叱道:“你说。”

姜然看着李叱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得信得过我,去武备军的库房里往外倒腾东西,必须是我说了算,我不想死。”

李叱道:“可以。”

姜然长长吐出一口气,坐下来后继续说道:“咱们为了彼此安心,我现在又不能动,所以我留在这,每次去武备军库房拿东西,我的人带路,你的人必须听我的人安排,我留在这你们也安心,你的人听我的安排,我安心。”

余九龄笑道:“只要能搞东西,听你的就听你的。”

姜然道:“问题是,你们怎么把东西运出去?”

余九龄道:“这个你不用管,我们自然有办法运出去,多少都能运出去。”

姜然嗯了一声,回头看向他那几个亲兵问道:“你们觉得这事干不干?老子不强求你们留下,只要求一点,你们可以走,但别出卖我。”

队正刘山道:“大人,我们都跟着你。”

姜然点头:“那行,咱们就交个投名状,今夜就他娘的去干一票!”

一个时辰后,李叱和余九龄两个人顺着大街往回走,余九龄看起来颇为兴奋,只要是能搞到东西,别管是搞什么,他都兴奋。

“我看着姜然那小子应该不会骗我们。”

余九龄道:“今夜我带几个兄弟跟着他们去一趟,如果真能搞出来一些,以后咱们去燕山营的话,也不至于被人说咱们空手而来。”

李叱笑道:“你不打算去找夏侯了?”

余九龄立刻就沉默下来,许久之后他叹了口气说道:“不想去了,不是我怕死,也不是我忘了要给掌柜的报仇,而是我不想去那边受冤枉气,连夏侯都在受气,去了那边,我才是真的没有机会给掌柜的报仇了。”

正说着,俩人路过云斋茶楼,李叱下意识的加快脚步,他不想被茶楼里的人看到。

经过的时候听到茶楼里有人在唱曲儿,还有一阵阵的喝彩声,李叱心里也松了口气,云斋茶楼没有因为他离开而变得萧条下来,对于孙夫人和孙掌柜来说就没那么大的失落。

可是喝彩的全都是男人,这让李叱好奇起来,他路过的时候从窗外往里看了一眼,他每天都在的那个位置上换了人,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怀里抱着一把琵琶坐在那弹唱,脸上遮着面巾,看不出年纪甚至看不出容貌。

这女子的声音很好听,唱的曲子悠扬婉转,从声音判断应该年纪不大,在李叱离开云斋茶楼之后,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一下子就几乎都不来了,这地方重新被一群大老爷们攻占。

余九龄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曲儿,最好听的声音,我推测那姑娘一定貌若天仙。”

李叱摇了摇头,加快脚步离开。

当夜。

云斋茶楼的后边小院里,白天在茶楼唱曲儿的那小姑娘坐在院子里看着月亮怔怔出神。

她年纪确实不大,看起来十五六岁左右,有一双格外漂亮的眼睛,可是这双眼睛里只有悲伤。

一位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妇人走到少女面前,微微俯身道:“少主,该休息了。”

少女看向妇人说道:“云姑,你明天就去打听一下吧,咱们到冀州也有三日了,该去做些准备。”

被称为云姑的妇人垂首道:“遵命......只是,少主这次出来,门主并不知情,我担心门主会责怪你。”

少女摇头:“师父她说过,这件事不解决好的话,终究是我心里的一根刺,况且如果不杀了他的话,冀州早晚会毁在他手里,冀州的百姓已经那么苦了,再因为他而受战乱之苦,他便是千古罪人。”

云姑道:“羽亲王府里必然高手如云,想杀他太难了,少主这次来带的人手又少......”

少女道:“我自己就够了。”

她看了看放在一边的琵琶,抱起来,转身回屋。

“这家茶楼的掌柜夫妇二人人不错,不要连累了他们,办完了事咱们就走。”

云姑俯身:“遵命。”

半个时辰后,躺在床上的少女却怎么都睡不着,她躺的有些累了,起身活动了几下,窗户没有关上,可以看到夜空中的璀璨星辰和那绝美的月色。

她拉开门走到院子里,抬头看着月色发了好一会儿呆,她这几年,一直都喜欢在夜里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着月亮。

少女一甩手,从袖口里飞出来一条锦带,卷住了屋子里桌子上的一壶酒,锦带卷着酒壶飞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轻飘飘的掠起,手在屋檐上按了一下,人落到了屋顶。

手一抖锦带,酒壶便落在掌中。

斜靠在屋脊上,她举起酒壶喝酒,眼睛依然看着那银盘一般的明月。

就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从外边传来,不大,但是听起来人数应该不少。

少女飘身到了屋顶后边,坐在那往下看,大街上有一群人经过,每个人都穿着夜行衣,还蒙住了脸面,更奇怪的是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很大的包裹,看起来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

少女一怔,心说这冀州城里已经如此不太平了吗?

这么多人夜里出来,不是行窃就是劫掠,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于是她心里有些恼火。

管他是大贼还是小贼,教训一顿再说。

她本来心情就不好,此时见到贼人出没,心情就更加不好了,最主要的是她喝了酒......在她的师门里谁都知道一件事,小师妹不喝酒的时候才是小师妹,喝了酒的小师妹是大老虎。

少女从衣袖里抻出来一条纱巾蒙在脸上,然后从屋顶上一跃而下,她身法轻灵,落地无声。

看了看前边跑着的那些黑衣贼,她眼神里闪过一抹寒意。

刚要追上去,听到身后又有声音传来,她猛的一回头,就看到远处有两个黑影上来,这两个人应该和前边的人是一伙的,他们俩之所以落后了些,是因为他们俩每人扛着两个大包。

这长裙少女就不打算追前边的人了,因为后边这两个更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