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三十章 北境的秋天

不让江山 知白 751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在凉州城又休息了五天之后,见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于是唐匹敌率先离开凉州返回燕山营。

与罗境联手夺取冀州城的计划到了将要实施的时候,已经到了秋天,是这计划的最好时机。

五天来,李叱脸上的肿也消了不少,看起来没有那么夸张,身上的伤换了几次药之后也没有感染。

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好运气。

在这样一个时代,战场死亡的人,其实并不是一场大战的全部死亡人数。

绝大部分重伤者,都会在之后陆续死亡,只要感染,几乎无药可救。

这几日来高希宁几乎就没有离开李叱的房间,除了上厕所这种事不好照顾之外,其他的事都是她亲自照顾。

当然,在她看来,就算是上厕所这种事她来照顾也不是什么问题,她已是李叱名义上的妻子。

所以李叱想着,这次回去之后,也必须给高希宁一个名分了,不然的话对于高希宁来说太不公平。

“今天胃口都好了不少。”

高希宁看到李叱吃了不少饭菜,眼睛里都是笑意。

李叱嗯了一声,还没有说话,高希宁伸手过来,给他擦了擦嘴角。

李叱一张嘴咬住了高希宁的手指头,当然也不会用力,只是轻轻咬着不松开。

两人正四目相对,这一幕,被刚进门的余九龄看在了眼里。

余九龄楞了一下,然后咳嗽了几声。

李叱和高希宁一时之间都有些慌,也许就是因为这有些慌,所以李叱忘记松开嘴了。

余九龄立刻对高希宁说道:“大哥你别怕,我知道这怎么办,你拔两根头发插他鼻子眼,他鼻子里一痒痒就会松开嘴了,上次我和长眉道爷一起去钓甲鱼的时候,我就被甲鱼咬了手指,长眉道爷就是这么教我的。”

高希宁抬起另一只手在李叱脑壳上敲了一下:“还不松开?”

李叱连忙松开嘴。

余九龄道:“唉,这也不能都怪当家的,我们总是看到他英明伟岸的那一面,却忘了其实他还是个孩子,喜欢嘴里嘬什么东西。”

他把大拇指伸出去:“来试试这个,换个口味。”

李叱:“九妹你安心等着,等我能下去揍你的时候,我把你大拇指缝你自己嘴里。”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道:“我是来告诉当家的一声,澹台率军出征了。”

李叱嗯了一声,其实昨日澹台就来告诉过他,龟兹国已经率先表示,要协助凉州大军攻打月氏国,并且是龟兹国主亲自率军。

这态度一出来,估计着西域诸国的国主都会有所反应,尤其是卯犁国,那个新皇契桦梨当然明白此时应该怎么办。

卯犁国和月氏国接壤,两国又历来不和,所以趁着这次机会若能灭掉月氏国的话,卯犁国就能分得大片土地。

这是一道并不难的选择题,他若选择对抗凉州军,未必会有那么多人站在他这边。

而且打凉州军,实在是没有底气,打月氏国就不一样了,本来两国实力相差无几,这次有数十国联军,还有凉州铁军,月氏国扛不住多久。

余九龄道:“澹台刚才让我告诉当家的,一定要等他回来再一起走,他要跟咱们一起回山寨。”

李叱点了点头。

余九龄立刻笑起来:“澹台能跟着咱们回去就真的太好了......另外就是,那个,有些......”

李叱笑道:“你是还有什么事想问我?”

余九龄扭扭捏捏的说道:“还有......还有就是,我想劝劝蒂克花青公主,跟我们一起回中原......”

李叱突然严肃起来,看向余九龄说道:“九妹,你应该知道这涉及到了两国之争,蒂克花青是卯犁国要追杀的人,而她也有复国之心。”

余九龄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黯然下来。

然后就听到李叱认真的说道:“所以要看她是以什么身份去咱们山寨了,若她只是想去咱们山寨来避难的话,此事有待商榷,若她是咱们山寨某人的家属......”

余九龄的眼睛都亮了。

他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道:“当家的,这事还得你帮我出面啊,我自己去说,显得......显得不那么郑重。”

李叱叹道:“九妹,你想过没有,一旦你真的要迎娶她,你以后的日子就会多了些约束。”

余九龄立刻说道:“我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一个成熟的男人首先就是要学会约束自己,怎么能指望着别人来约束自己?被别人管和主动约束自己,这就是成熟和不成熟的区别。”

李叱看向高希宁,高希宁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才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余九龄和那位公主殿下的感情发展的很快啊。

李叱道:“刚才是谁笑话我来着?”

余九龄把大拇指抬起来塞自己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来,找东西,插我鼻子眼!”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还是我去说吧,女孩子之间好说话。”

余九龄朝着高希宁俯身一拜:“给我大哥请安,给我大哥行礼,愿我大哥长命百岁妻妾成群......”

李叱:“嗯?”

余九龄噌的一声就窜出去了。

与此同时,冀州城。

沈医堂。

沈如盏看了看从外边进来的这个人,戴着斗笠穿着蓑衣,外边雨水很大,这人进来的时候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显然有些不对劲。

这人进了沈医堂后压低声音说道:“我想求见你们东主。”

沈如盏正好在前堂检查药品,看着那人说道:“我便是沈医堂的当家,你是谁?”

那人把斗笠摘下来,笑了笑道:“姜然。”

沈如盏眉角微微一扬,姜然突然来了沈医堂,那就说明那个计划就要开始了。

于是她转身走向后堂:“姜大人跟我进来吧。”

姜然嗯了一声,低头跟了上去。

一个时辰之后,姜然离开沈医堂,又一个时辰之后,沈医堂里的伙计分派出去十几个,分做两批,一批往北去燕山,一批往东北方向去幽州。

半个月后,幽州。

校场上,罗境看着列队完毕整整齐齐的队伍,他站在高台上,连续深呼吸几次后迈步向前。

走到高台边缘,罗境大声说道:“你们都是我父亲的老部下了,我父亲的仇,我没有忘记,我想你们也都没有忘记,我身为人子,父仇不可不报,你们身为部下,主仇不可不报。”

罗境抬起手指向南方:“今日我将带你们出征,拿下冀州,砍下潘诺的人头,祭奠我父在天之灵。”

校场上的幽州军立刻呼喊起来。

“报仇!”

“报仇!”

“报仇!”

罗境看向高台下边的罗枝节,大声说道:“罗枝节,我命你为先锋将军,率军一万先行。”

罗枝节立刻上前一步,抱拳到:“属下遵命!”

这一日,罗境尽起幽州军六万,浩荡开拔。

又三日后,燕山营。

刚刚回到山寨的唐匹敌就得到了消息,沈如盏派来的人一直都在等着他回来 。

听完之后,唐匹敌随即点了点头,也顾不上休息,他看向庄无敌说道:“这次我要带兵去冀州,庄大哥还是要守着山寨,家里一切都交给你了。”

庄无敌道:“你只管放心,我在家在。”

唐匹敌随即点起兵马,宁军大概八千人的队伍离开燕山,朝着冀州放心开拔。

北境,边关。

站在边关城墙上,夏侯琢举着千里眼看向北方,每年这个时候黑武人都会来寇边。

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还不见黑武人有所举动,这似乎有些反常。

黑武人知道什么时候来最有效果,两国已经对峙了数百年,彼此太过了解。

如今已到收秋粮的时候,秋粮对于楚人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若夏粮欠收,哪怕靠着树皮草根度日,百姓们还能坚持。

可若是秋粮欠收,这个冬天没办法熬过去,北方苦寒,缺衣少食的百姓们会死很多人。

所以每年秋收时候,黑武人都会来袭扰,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哪怕不能灭了楚国,也要不断的消耗楚人国力。

“将军。”

有人快步跑上来,跑到夏侯琢身边说道:“燕山营又给咱们送粮来了,队伍已经到了关口外边,等待检查进城。”

夏侯琢点了点头,心里的愧疚再次涌了上来。

他在北疆这边,消息滞后,很多事都是发生之后许久他才知道的。

比如燕山营之前被来自兖州的白山军围攻,导致燕山营大当家虞朝宗战死,燕山营被付之一炬。

他听闻消息已经是这事发生之后能有月余时间,他立刻就下令兵马集结,准备亲自率军去寻李叱。

可是队伍还没有出发,李叱派来的人就到了,来的人给夏侯琢带来一封信,很短。

【我很好,没有受伤,你安心守关。】

再后来,夏粮收了之后,李叱就派人来给他这边送粮食,来的人也带来李叱的信,依然很短。

【我这里人少了许多,用不到那么多粮食,所以给你多送来了些,秋收之后,我再派人来送,我一切皆好,安心。】

当夏侯琢看到我这里人少了许多这句话的时候,当时忽然就绷不住了,心如刀绞。

李叱才多大,肩膀上扛着的,已是大山般的责任。

他快步下了城墙,带着人赶到内城门,燕山营的运粮队伍还在这里等着。

为首的是燕山营的陈大为和刚罡,两人见到夏侯琢后连忙行礼。

夏侯琢问:“李叱可有书信给我?”

陈大为摇了摇头道:“当家的去西域还没回来,走之前吩咐过,燕山下的屯田夏粮一旦收了,第一时间给夏侯将军送来。”

夏侯琢一怔:“他去西域做什么?”

陈大为道:“率军追杀一伙贼寇,顺便把澹台压境护送回凉州。”

夏侯琢又问:“唐匹敌可跟他一起去了?”

陈大为答道:“去了,唐当家先回来的......说,说我们当家的受了伤,还在凉州修养,所以要迟一些回来,唐当家说,夏侯将军不用担心,我们当家的伤势不重。”

夏侯琢听到李叱受了伤这几个字的时候,手就微微颤了一下。

陈大为道:“有将军母亲的书信。”

他把信取出来递给夏侯琢,夏侯琢下意识的接过信后,沉默了许久。

他将书信打开,他母亲的书信很长。

其中有一句话,让夏侯琢心里一疼。

【叱儿是你兄弟,他知你有民族义,叱儿是你兄弟,你可知他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