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四十九章 哼!那恋爱的腐臭味

不让江山 知白 673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永宁通远车马行。

李叱看向坐在墙头上发呆的高希宁发呆,她很多时候都像个男孩子,喜欢爬墙爬树,喜欢搂着其他小姑娘勾肩搭背,喜欢让人家喊她哥,以前苑佳蓓就被逼一直喊她大哥来着。

她坐在那晃着两条腿的样子,美的让李叱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艰难,因为他的心跳越来越快。

不久之前,他和夏侯琢把夏侯玉立从羽亲王府接了出来,李叱他们商量一下,这样一家三口团聚的时候总是会有很多话要说,他们还是暂时离开一下比较好。

所以他和高希宁余九龄就一起回了车马行,高希宁回来后看起来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她一个人坐在那发呆,李叱知道,她也在想念她的家人。

她是爷爷一手带大的,爷爷对她来说就是整个家,但是爷爷还在羽亲王府没有出来,她从没有和爷爷分开过这么久,所以心里那种难过可想而知。

李叱能够感同身受,他刚到冀州之后不久就和师父分开,每一天都不好过。

高希宁又不想麻烦别人,不想让别人感觉到她的难过,所以她总是一副小开心的样子,然而那种难过,李叱很清楚。

他在书院里的时候也会装作若无其事,可是没人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

他看着高希宁,高希宁看着远方。

她在想爷爷,他在想她。

李叱转身离开,一个人跑去小演武场那边,在堆积于一侧的木材堆里翻找了一会儿,找到一些合用的木头,然后搬着到了高希宁住处的门外。

他自己动手,没多久就架起来一个秋千,论动手能力,可能没几个人比李叱更强。

高希宁回来之后,看到那个一头汗水,脸上有些脏兮兮,可还靠在秋千架上摆了一个自己以为很帅的姿势的傻小子,她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起来。

她眼睛里亮晶晶的,有那座他特意粉刷过的屋子,有他摆在屋外窗台上的小花,有秋千,也有他。

李叱看到高希宁回来,他笑了笑,甩了甩头发后说道:“磕头道谢就免了,随便给本公子笑一个。”

高希宁低头往四周找,李叱就知道她在找土坷垃,那东西她扔的可准了,第一次见识的时候,就亲眼目睹了她怎么砸燕先生的。

砸的那一脑袋土。

“别别别,算你欠我一个笑。”

李叱指了指那秋千说道:“要不要试试?”

高希宁背着手走过来,走路的时候那马尾辫就又一甩一甩的,她假装很嫌弃似的围着秋千转了一圈,然后噗嗤一声就笑了,笑容里是她的感动和开心,是她的心满意足。

因为她看到李叱居然在秋千上还垫了一个棉垫,从这棉垫的样子来看,应该是李叱剪了他自己的棉裤。

她笑呵呵的在秋千上坐下来,没有坐在正中,而是坐在一边,她的漂亮小手在自己身边的位置拍了拍:“来,大哥带你一起飞起来。”

李叱嘿嘿笑起来,挠了挠头发说道:“这多不好意思,毕竟我们男女有别。”

高希宁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把秋千做的这么大,明显就不是给一个人坐的,敢说自己没有非分之想?我觉得你就是在觊觎你大哥我的媒婆美色啊。”

李叱道:“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把秋千做的这么大,还不是因为你屁股大。”

高希宁道:“你的话,总是带着几分 准备和我恩断义绝的试探,如果不是我心比屁股大,早就和你老死不相往来了。”

李叱哈哈大笑。

他凑到高希宁身边,试探着问道:“那我可真的坐下了啊。”

高希宁道:“又不收你钱,你这个小气巴巴的样子。”

李叱挨着高希宁在秋千上坐下来,然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两个人的身高已经发生了逆转,他已经比高希宁要高一些了,以前高希宁个子比他高的时候,显得比他腿长也就罢了,现在明明他比高希宁高一些,为什么还是显得她的腿比自己长那么一丢丢?

“看什么呢!”

高希宁瞪了李叱一眼。

李叱道:“不是,你误会了......我要是说刚刚我看着你的腿,却没有一丝邪念,你信不信?我就是单纯的好奇......”

他话还没说完,高希宁已经在瞪他了。

“看着我的腿,没有一丝邪念......”

李叱敏锐的察觉到,四周的空气好像都在微微发寒,明明已经快入夏,这寒气却好像凛冬一样嗖嗖的冒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把自己扔进了一个死胡同,说看着人家的腿都没邪念,这好像在说人家没有一点吸引力,要说看着人家的腿满脑子都是邪念,那也太他妈的猥琐了吧。

“我就是单纯的好奇,为什么我比你高了,还是显得你腿比我长呢?”

李叱连忙解释了一句。

然后高希宁就仰天长笑起来。

李叱都懵了,心说女孩子都是神经病吗?

刚刚自己说对她腿没邪念,她一脸不满意,现在说了一句她腿长,她得意的样子好像刚刚得知自己已经是武林盟主了似的。

这个得意的点是什么?就是因为腿长?

很快,高希宁的得意就逐渐消失不见。

李叱和高希宁坐在秋千上,同时用脚蹬地,等到秋千离着地面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高希宁那两只可爱的脚在那使劲儿够,够不着地,然而李叱的脚尖顶在地面上呢。

高希宁侧头看向李叱,李叱得意的仰天长笑。

他终于知道这得意的点是什么了,笑的跟个傻批似的,哈哈哈哈的要多呆瓜有多呆瓜。

“哎哎哎,你够不着。”

李叱贱嗖嗖的说道。

高希宁抬起手在李叱的脑壳上敲了一下,敲了一下还觉得自己还吃着亏了,于是又敲了一下。

李叱把顶着地面的脚尖抬起来,秋千一下子就荡了出去,高希宁一个措手不及,连忙伸手去抓秋千两侧的绳子,左边抓住了,可是右边是李叱......

其实这事李叱是在刚刚那一刻想到的,如果一下子晃起来,高希宁措手不及之下岂不是要抱住他?

高希宁确实是措手不及了,左边抓住绳子,右边薅住了李叱的头发。

李叱:“......”

高希宁长出一口气,心说还好还好,右边的扶手好像更稳固牢靠一些。

好一会儿之后,余九龄从前院跑过来,看到这一幕后都愣了,高希宁吓了一跳,突然有人来让她心里一慌,想停下来,可是脚尖够不着地......

余九龄笑道:“薅着头发荡秋千,你们玩的这么变态......这位大哥你就别刨地了......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 消息,刚刚高院长回到书院了。”

高希宁脸色一喜,眼睛都亮了。

余九龄道:“李叱之前一直安排人在书院和王府的外边都看着,高院长若是出来了就立刻回报,刚刚高院长已经平安回到书院,咱们的人也趁着王府的人离开后悄悄潜进去见了高院长一面,跟他替你报了个平安。”

高希宁笑的眼睛更加明亮起来,她学着江湖中人的样子抱拳说道:“谢谢!”

余九龄笑道:“谢我做什么,都是你旁边薅着的那个家伙安排的。”

高希宁看了李叱一眼,李叱一本正经的说道:“都是自家兄弟,别用那么女人的眼神看我。”

高希宁道:“那我去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和若凌一起回书院。”

余九龄摇头道:“还不行,咱们的人带回来你爷爷的口信,他说你还不能回去住,羽亲王府的人还在找你,你爷爷还说,踏踏实实的住在这,他相信李叱也相信燕先生。”

高希宁一怔。

李叱道:“没事,等你想见他的时候,我晚上偷偷带你回书院。”

余九龄道:“那多麻烦,不如晚上我把她爷爷偷过来比较省力。”

高希宁噗嗤一声笑了,点了点头:“也好,那......我爷爷还说什么了没有?”

余九龄道:“没有,就说让你安心住着,不要惦记他,他没事就都会在书院,哪儿也不去。”

说完后余九龄问李叱:“高院长他老人家把孙女托付给你了,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没有什么要表态的?”

李叱沉默片刻后问了一句:“那......高院长提抚养费的事了吗?”

余九龄:“你打一辈子光棍吧你!”

说完扭头就走了。

李叱哈哈大笑,然后看到高希宁又在踅摸土坷垃了,他起身就跑,没跑出去多远,一个土坷垃精准的飞过来打在他屁股上,于是看起来李叱就是在一边跑一边冒烟。

唐匹敌正好走过来看到这一幕,他楞了一下,然后看向走在他身边的庄无敌,庄无敌嘴角挂着一抹长辈的微笑。

唐匹敌道:“为什么你们在看李叱的时候,都有一种看自己傻儿子一样的表情。”

庄无敌认真想了想,然后破天荒的多说了几个字。

“时间久了,你也会觉得你是他爹。”

唐匹敌陷入了沉思。

他俩正在因为这句话而沉思的时候,夏侯琢带着他妹妹夏侯玉立来了,夏侯琢在家里的时候,对妹妹说应该来对李叱表示一下感谢。

第一是李叱刚刚和夏侯琢一起就王府救她,第二是这一年多来都是他在照顾母亲。

夏侯玉立觉得来就来呗,那个家伙......也不是那么讨厌。

夏侯琢一进到后院就看到唐匹敌和庄无敌在发呆,这两个名字都有个敌字的人,像是被打击到了的样子。

夏侯琢问:“你们在想什么?在那发什么呆。”

唐匹敌恍惚了一下,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流云阵图:“在想这个,好难啊。”

夏侯琢看了看流云阵图,笑道:“这一堆破木头有什么难的。”

庄无敌做了一个手势:“请。”

不久之后,夏侯琢卡着腿艰难的从流云阵图里出来,一边走一边嘟囔:“这么不要脸的东西,谁想出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