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一十八章 神雕冲阵图

不让江山 知白 681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队伍已经在官道上停下来半个时辰,苏掌柜急的团团转,可这永宁通远车马行的小当家就失踪了,还是带着猪一起失踪的。

他恨不得把李叱的人丢在这不管了,先带着他的人直接去平昌县,可是李叱的车马在前边,把路堵的乱七八糟,他让庄无敌把车马顺好让他的车队先过去,庄无敌说不行。

苏掌柜问为什么不行,庄无敌说阵法不能乱。

怎么他妈的就有什么阵法了?

好在,又等了不到两刻左右,李叱回来了,骑着猪回来的。

苏掌柜脸色铁青的把李叱拦下来,怒问道:“小当家,你这事就做的有些不地道了吧,把队伍扔在这你却不知所踪,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李叱连忙道:“交代,一定有交代,我一定老实交代。”

他指着坐下这头神雕说道:“我本意是带它去方便一下,这猪被我养的确实太娇气,当着人的面它拉不出来,只能到避人的地方才行。”

李叱道:“谁想到,它下了官道就跟疯了一样似的乱跑,我真的是拼尽全力的去追,从这追到了冀州城,它跑回家去拉,拉完了回来的,我也不敢耽搁苏掌柜的时间啊,想了想就骑着它回来了。”

苏掌柜脸色上的难看,都没办法形容出来。

李叱道:“都怪我,家教太严了些,它从小就在那一个地方拉屎,谁想到这还认地方了。”

他话刚说完,坐下的神雕哼哼了几声,当着苏掌柜的面拉了一坨粑粑。

苏掌柜:“?????”

李叱道:“这......应该是跑的吧,古语不是说跑肚拉稀吗?跑肚就一定会拉稀。”

苏掌柜都懒得说什么了,他就知道有问题,但是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反正李叱回来了,所以他语气很愤怒的问了一句:“现在能走了吗?”

“马上。”

李叱回头问道:“有人带铁锹了吗?我得把这处理一下,这要是不处理一下,有人经过踩一脚多恶心,这恶心还不怕,就怕让人以为这是狗屎,踩了一脚还要安慰自己说这是要走狗屎运,那我们这就不仅仅是不道德的事了,还涉嫌诈骗。”

苏掌柜道:“小当家,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李叱回头看了一眼,见余九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人群里,他连忙说道:“算了,不耽搁了,后边的马,你们都看着点啊,别踩着。”

队伍再次出发,余九龄凑到李叱身边,把他在平昌县城里看到的事说了一遍,李叱脸色顿时就变了变。

“那样的好官,不该死。”

李叱问余九龄:“想个法子,把后边苏掌柜的队伍挡下来。”

余九龄问道:“神雕那一招用过了吗?”

李叱回答:“刚用过。”

余九龄看了看飞在半空中的狗子,有些遗憾的说道:“这个办法,狗子不好使啊。”

说到狗子不好使,李叱眼神一亮。

他抬起手打了个口哨,天空中的狗子盘旋了一周,随即往南边飞了过去。

神雕一看狗子飞远了,也不管那么多,撒开四蹄就追了过去,它就是一个标准的狗子的狗奴才。

李叱道:“一会儿苏掌柜的问起来,你就我追神雕去了。”

余九龄道:“那队伍怎么拦下来?”

李叱已经冲了出去,声音在前边飘回来......不是让你想办法了吗?

余九龄心说我能想办法,我能想到什么办法?

他在身上拍了拍,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忽然就摸到了腰畔的鹿皮囊,把手伸进鹿皮囊里摸了摸,然后眼神就亮了。

他趴在马车上朝着庄无敌招手:“庄大哥,掩护我。”

庄无敌从旁边的战马上直接跳到了大车上,用身子挡住了余九龄,他问:“李叱干嘛去了?”

余九龄一边说了平昌县的情况,一边把一根小竹管准备好,又把针塞进小竹管里。

“我想起来李叱说他除掉许青麟老子的时候用的法子。”

余九龄道:“但我不保准自己能射中那么不好瞄准的地方,所以我得多吹几下,你替我挡好,我让拉车的马惊了,最好是车翻过来堵住路,咱们就能耽搁一会儿。”

庄无敌一回身从马车上把苫布拉过来:“用这个给你作掩护吧,我得去追李叱。”

余九龄道:“不急,你好歹看我吹一下,我跟你说,虽然我没有吹过这个东西,但想来也不会比李叱吹的差多少。”

他把竹管从庄无敌腋下伸出去,庄无敌假装抬起手挠了挠头发,余九龄瞄准了半天,然后噗的一声把银针吹了出去。

他们要运送粮食,大车都是没有车厢的,后边的马车上是苏掌柜手下几个人,再后边的马车上是苏掌柜。

余九龄这一根银针吹出去,好像那根针落进了大海里似的,连一点响动都没有,消失了一样。

庄无敌呸了一声,然后说他不等了,得尽快追上李叱。

余九龄道:“就再看我吹一下,这次吹不中你就走你的,我早晚能吹中。”

庄无敌无奈道:“那就看你最后在吹一根,吹的中吹不中我都得去追李叱了。”

余九龄嗯了一声,眯着眼睛瞄准,腮帮子鼓起来憋着一口气,瞄准了半天,一口气把那银针吹了出去。

巧不巧,苏掌柜从隔一辆马车上跳到前边马车上,他看起来略显肥胖,可是动作竟然很轻灵,显然是要到前边来盯着李叱他们的。

他一个大鹏展翅,紧跟着接上一招大鹏收翅,再一招大鹏捂裆,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余九龄这一根银针,倒是准,只不过打的不是驽马的那地方,打中了苏掌柜的那地方。

苏掌柜哎呦一声,直接就摔在大车上了。

余九龄一捂脸,然后顺手就把竹管塞在旁边的苫布下边,装作若无其事躺好。

庄无敌叹道:“你吹了苏掌柜一裆。”

余九龄:“我凑!”

庄无敌道:“说的不对?那就是你吹了苏掌柜裆一口。”

余九龄:“我要是打的过你的话,我现在就把你按住打......”

话还没说完,庄无敌已经趁乱跳到了前边一辆马车上,然后喊了一声身边的骑士,那骑士把战马让给他,庄无敌催马冲了出去。

苏掌柜疼的脸都青了,摸索着把那根银针拔出来,眼神里闪过一抹凶光,他猛的往前边车上看过去,就见余九龄在那躺着打呼噜呢。

苏掌柜强忍着疼痛和羞耻,朝着余九龄喊了一声,余九龄装作大梦初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问:“什么事啊苏掌柜?”

苏掌柜问道:“你们小当家呢?”

余九龄 道:“苏掌柜没看到吗?好一会儿之前,我们小当家又追猪去了。”

苏掌柜越发觉得有问题,他催促余九龄加快速度,余九龄连忙应承下来,还喊了几声大家速度快一些。

等苏掌柜到后边去处理伤口,他又把那竹管取出来,心说这确实是个技术活啊。

又吹了好几下,还是一次都没吹中。

在旁边的车夫看不下去了,这汉子是庄无敌的手下,他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弹弓,朝着余九龄说道:“前边来赶车,我来搞。”

余九龄道:“那你吹准点。”

车夫道:“你才用吹的,我用弹的。”

他趴在大车上,略微一瞄准,啪的一声把石子打了出去,这一下虽然没有命中该中的部位,却打在那拉车的驽马大腿根上了。

应该也挺疼的,那马嘶鸣了一声,立刻就往旁边跑了出去,连车带人一下子翻倒旁边沟里。

好在是,后边赶车的车夫也是李叱的人,车上坐着那几个嘀嘀咕咕说话的不是李叱的人。

车夫看到余九龄喵了半天都没有瞄准,已经是恨其不争,再看到同伴把弹弓取出来,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马车翻进沟里的瞬间他就跳了车,顺势一滚,没有伤到分毫。

与此同时,官道上,骑着神雕的李叱觉得自己平日里真的是低估了这猪,跑起来居然比马还要快似的,风从耳边吹过,声音都显得有些刺耳。

远处高空上,狗子飞在前边,这一年多来,李叱都是用口哨来训练狗子,虽然没多精妙,但是简单的指令狗子还是能迅速执行。

他吹了那一声口哨,意思是让狗子往前飞探路,神雕听不懂那口哨,它可能觉得李叱吹口哨的声音跟它撒尿的声音也差不了多少。

但是它觉得狗子要抛弃它,所以追的那叫一个凶残。

李叱双手抱着猪头紧紧贴着神雕后背,可是神雕是他妈的跟真的狗学的跑步,这跑起来颠簸的厉害。

李叱上半身能紧紧贴在神雕身上,因为双手抱紧了,可是屁股不行,他夹不住啊......

一颠,屁股起来了,一颠,屁股落下了,神雕跑的速度是真的快,所以颠簸的频率极高,李叱下半身被颠的跟甩开的面条似的。

那屁股一下一下的撞着,肯定不好受。

如果此时有人能仔细看着李叱的表情,就会发现他的眼睛一下一下的往上翻着。

神雕的速度有多快?

反正后边的庄无敌骑着战马硬是追了两刻都没有追上,一直都在神雕的屁股后边吃土。

就这么一路狂奔,李叱往前看了看,平昌县的县城已经出现在眼前,离着还远就看到城门口里边堵着不少人。

他想着催促神雕直接撞过去,在颠簸中往后拍了一下,他的本意是在神雕屁股上拍一下让它直接冲,可是一回手的时候他自己屁股颠起来了。

这种时候,动作并不是那么的能随心所欲。

啪!

这一下拍在自己屁股上,还挺响亮的。

关键是,神雕还听懂了,哼哼了几声,低着头就朝着城门里边冲了进去。

听懂了这个操作,连李叱都没理解。

......

......

【说实话,咱要是不想着神雕是头猪,这神雕冲阵图的章节名,是不是还挺正经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