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夜叉游戏

不让江山 知白 751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北狂徒手下的这些马贼其实并没有多强的军事素养,跟着北狂徒的时候他们也都只靠狠厉生存。

休汨罗是觉得这样一支队伍没了可惜才亲自出面,然而这支队伍与他心目中的军队相差甚远。

在他心中,黑武血蹄才是真正的军队。

可是黑武血蹄是汉皇陛下的禁军,除了汗皇之外,那支天下第一凶悍的队伍,谁都调动不了。

这些马贼杀戮心重,却毫无纪律可言,以前有一个杀戮心更重的北狂徒镇着他们,所以听话。

然而听话和有纪律是两码事,不然的话,北狂徒一千多人的马贼队伍,也不会被李叱的人打成那个样子。

休汨罗不喜欢这些马贼,从心里不喜欢,看他们犹如看一群茹毛饮血的野人一样。

如不是因为目标在燕山营,休汨罗就算是要把这支队伍重新收拾起来,最多也就是再选一个新的头领,让他们继续在塞北劫掠。

火堆旁边,休汨罗眯着眼睛躺在草堆上,他不不吃那些东西,他认为最起码一个人不能吃人。

马贼们都没有实物,他有,因为所有人发现的食物都必须交给他,不然死。

可是他不反对那些马贼吃,因为确实没有粮食,而且这些马贼跟着北狂徒的时候就已经在吃了。

塞北的冬天不好度过,闭着眼睛休息的时候,休汨罗想着这些畜生一样的家伙,大概就是如此过冬的。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那两个女人也没有吃,穿红裙的那个中原女人已经远远的躲开,自己找了个地方点起篝火。

之前有几个马贼要偷袭她,毕竟她确实很美,身子很诱人,休汨罗看到了,没管。

那几个马贼被公叔滢滢杀了,然后当着其他马贼的面把其中一具尸体扔在火堆上。

她逼着一个她故意没杀死的马贼去吃同伴,那马贼不吃,她就割他一块肉下来。

割到第三块的时候,那马贼就开始吃了。

所以休汨罗反而有些欣赏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知道在什么的环境下,应该怎么生存下来。

也许是发现了休汨罗在看她,公叔滢滢往休汨罗那边看了一眼,两个人的视线穿过火堆相遇,然后又迅速分开。

与此同时,在城门口。

五六个马贼聚集在火堆边上,骂骂咧咧的,他们今夜当值,所以很不爽。

他们不敢当面反抗休汨罗,可是背地里骂的极狠毒。

正说着话,看到一个黑影从远处走过来,步伐不快,他们以为是同伴,朝着那边喊了一声,结果那人也没回应。

走到近处,那几个马贼全都吓了一跳,他们在火光下,看清楚了一张青面獠牙的脸,尤其是那牙齿,让人心跳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一下。

一刻之后,负责巡逻的马贼到了这,他们看到了火堆旁边有个人背对着他们坐着,只一个人。

他伸着手在烤火,隐隐约约的,好像那两只手的颜色有些不对劲。

其他人都不见了,他们觉得有些奇怪,于是过来询问,打头的人喊了一声,坐在火堆旁边的人慢慢回头。

他们也看到了那张夜叉的脸。

又一刻之后,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冲进院子里,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没有人注意到休汨罗什么时候动了,他却第一个出现在倒下去的人身边。

“鬼......”

那个浑身是血的马贼颤抖着说道:“这城里有鬼,有厉鬼!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休汨罗皱眉。

他从不相信中原鬼怪故事,什么妖魔鬼怪都是人杜撰出来的,况且什么妖魔鬼怪其实也不如人可怕,不然的话,统治着这个世界的就不是人,而是妖魔鬼怪。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这个跑回来的人,然后确定了一件事,这个所谓的鬼,是故意把人放回来的。

如果真是鬼,也是一个很聪明的鬼。

休汨罗起身吩咐道:“所有人不准出去,有人希望我把你们分派出去。”

他走到火堆边,把长刀戳在地上,两只手扶着长刀的刀柄站在那。

“如果真是鬼的话,我们在这等他来。”

就在这一刻,他看到了那个鬼。

居然就直接出现在院子门口,站在那,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没有说话没有举动,只是站在那,谁知没有人发现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看到的时候他已经在那了。

“我希望鬼厉害一些,不怕弓弩。”

休汨罗抬起手指了指门口的鬼:“射死他。”

有弓弩的马贼开始朝着那个人开弓放箭,一时之间,不少羽箭飞了过去。

那鬼居然真的一动不动,至少有几十支箭射在他身上,已经听到箭簇刺进肉里的声音,他却依然一动不动。

片刻后,这个鬼似乎是笑了笑,声音很轻,但却充满了轻蔑不屑。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这个鬼横着平移离开,他的双腿没有任何动作,就平移着飘了出去。

“不要追。”

休汨罗依然不信那是个鬼。

他大概猜到,那本就是个死人,被人套了个面罩而已,站在门口处,火光照不亮那么远的地方。

有个人躲在那尸体后边扶着尸体,马贼的弓箭都很简陋,没有那么强的力度可以射穿人的身体。

所以躲在后边的人,根本就不害怕。

他离开的时候,也只是把尸体提起来,脚离开地面,所以像是横移出去的。

“夜叉?”

公叔滢滢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

她眼神里都是疑惑。

“你在说什么?”

休汨罗问。

公叔滢滢解释道:“在冀州城里,一直都有一个夜叉的传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但每次出现都会带走几百条人命。”

“传闻夜叉第一次出现,说要带走三百条人命,那天夜里冀州城中就死了三百人。”

“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夜叉就会出现一次,每次都会有人遇到夜叉,夜叉不会杀无关的人,但是会告诉他们这一次他要杀多少人。”

休汨罗听到这之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问公叔滢滢:“是个高手吗?”

公叔滢滢道:“我怀疑要么真的是夜叉,要么就不是一个人,因为在同一天夜里,他曾出现在不同的地方。”

休汨罗道:“你们中原人很奇怪,杀人就杀人,装神弄鬼,无趣。”

公叔滢滢道:“难道你觉得,他如此杀人,是为了让被杀的人觉得有趣?”

休汨罗思考了一下,明白了公叔滢滢的意思......只是因为那个杀人的人觉得这样有趣。

就在这时候,那个人又出现在门口了,还是横着漂移过来的,腿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

他回到门口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箭了。

他还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那,距离众人大概有十丈左右的距离,无声无息也无动作。

李叱把人立在那,用木棍在后边撑住,然后他就后 退着离开,他换了一具尸体放回来,因为他确信没有人敢轻易靠近。

离开之后的李叱绕回到这个大院的后边,这是原来的皋县县衙后院,地方很大。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门口那具站着的尸体上,李叱却从后边轻飘飘的翻了进来。

他就这么直接走到队伍的最后边,站在人群后,和那些马贼一起看向门口的尸体。

他前边的那个马贼显然很害怕,低声说话的时候,嗓音颤的有些厉害。

这马贼问他身边的另一个马贼:“那个......那个东西,真的是什么夜叉吗?”

李叱把嘴贴到他耳朵旁边说道:“放心吧,他不是。”

那人吓了一跳,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嘴巴就被捂住了。

然后他就听到了三个字。

“我才是。”

一声轻响,这个马贼的脖子被李叱切开,他一只手捂着那人的嘴,一只手扶着尸体缓缓放下。

他也没打算走,转移了几步后又站在另外一个马贼身后,慢慢的把手伸过去,迅速的捂住嘴,然后短刀戳进这人的心口,再来回拧几下。

前边,休汨罗觉得一个人不会一直站在那一动不动,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必然有所图。

可是等了很久,那个所谓的夜叉居然真的不动,好像只是想嘲笑这些人。

“枪。”

休汨罗伸手。

立刻有一名马贼将自己的长枪递给休汨罗,休汨罗一甩臂将长枪掷了出去,极精准,噗的一声戳进门口那尸体身上。

尸体仅仅是靠一根木棍支撑着,被长枪刺中后歪倒在地。

“嗯?”

休汨罗再次皱眉。

“被骗了。”

他大步往前走。

就在这时候,队伍后边传来一阵阵惊慌失措的喊声,吓破了胆子一样的喊声,嘶哑且颤抖。

休汨罗立刻回到队伍最后边,地上躺着六七具尸体,是因为血腥味越来越大,才被人注意到后边死了这么多人。

休汨罗检查了一下尸体后起身,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虚虚实实声东击西,这是你们中原人的兵法,一个鬼,难道还会兵法?”

此时所有人都围拢过来,看着地上的尸体,每个人都吓得面无血色。

不管是不是真的鬼,杀人都是真的。

“他在冀州城里也是这样杀人的?”

休汨罗问公叔滢滢。

公叔滢滢的脑子里正想着一个人,却不敢确定,她听到休汨罗的问话后摇了摇头。

冀州城里的人,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普通百姓,都听说过夜叉索命的传闻,可是活着见过夜叉的,只有那寥寥数人而已。

“可能......”

公叔滢滢仔细思考过后轻轻的说了一句:“这个夜叉,和你们要杀的人有关。”

听到这句话,初东猛的扭头看向她,眼睛里都是疑惑,还有瞬间燃烧起来的仇恨。

“嗯?”

休汨罗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些兴趣,他才不在乎这些马贼的死活,他开始在乎这个有意思的对手了。

“在门口!”

就在这一刻,又有人惊呼起来。

马贼们都看向门外,那个被一枪戳倒下的尸体,居然在往前爬似的。

已经进门了。

尸体爬的姿势无比的诡异,手脚没动,身体却一下一下的往前蠕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