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零二章 离他远一些

不让江山 知白 664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徐绩当然知道他这位同乡也是同窗的本事,看到他笑起来,徐绩心里都升起来一种喜悦。

“你快说,你是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徐绩急促的问了一句。

那俊美的年轻书生笑了笑道:“要解决什么问题,先不要去考虑问题本身,先考虑自己有什么能力,不管做什么事之前,要做的都是知己。”

徐绩道:“不要卖关子了,你这话我以前就听你提起过,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想到什么法子了。”

年轻书生笑道:“你总是这般心急,完全沉不住气......既然是想自己有什么东西,而你最多的东西就是甲胄兵器,甲胄是可破敌的,难道还需要我明言?”

徐绩的脸色变幻不停,思考着甲胄可以退敌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年轻书生叹道:“果然是当局者迷么?”

他起身,在屋子里一边缓缓踱步一边说道:“你知道青州大贼甘道德率军进入冀州,带着至少三十万大军,这些消息是怎么来的?”

徐绩回答道:“自然是我宁军谍卫打探来的消息,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各处,我这里也收到了消息。”

年轻书生道:“所谓打探,无非是听说,听说甘道德带着三十万大军来了,具体是不是三十万,并不确定。”

徐绩点了点头:“但也总不至于差的太多。”

年轻书生道:“你刚刚说过,库里至少有十五万套甲胄,你可从封州招募人手,只要是男人就行,你库里又缺钱,招募来十五万人,每个人发二十两银子,就告诉他们说,只是为了保证要护送的甲胄不会被抢夺,所以请他们穿着甲胄送到冀州去,去的时候发十两,回来的时候再发十两,如果顺利的话,他们走到冀州最多只用三个月的时间,而算起来在这时间,恰好是青州贼兵到冀州的日子,贼兵若是看到十几万大军到了,就算没看到,也是听说......难道他们不多想想?”

徐绩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想骗贼兵,让他们误以为是大将军唐匹敌回军冀州了?”

年轻书生道:“正解。”

徐绩道:“可是如此一来,就要消耗至少三百万两银子......”

年轻书生笑骂道:“你还真是个守财奴,三百万两银子,若能换冀州城平安无事,你觉得是亏了还是赚了。”

徐绩坐在那沉思起来,一时之间难以做出决断。

片刻后他看向年轻书生说道:“净崖,这十五万套甲胄,大将军早就有过军令,在两个月后发往南边战场......”

年轻书生瞥了他一眼:“你这人,又想做大事,又畏首畏尾,既想解决问题,又瞻前顾后,我是说不动了,你好自为之吧。”

徐绩见他要走,连忙拉了他一把:“你这人难道不是也一样难伺候?谁没有听你的你就不愿搭理谁,在读书的时候便如此。”

年轻书生道:“不是谁不听我的我就不搭理谁,而是问了我,却又不想听的,我便不再搭理,因为这样的人,着实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徐绩知道他是在损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现在这身份,着实有些尴尬,做好了自然没话说,做不好的话......”

年轻书生又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就当我没有来过,也当我没有说过。”

徐绩又拉住他:“听你的,都听你的还不行?”

年轻书生摇头道:“我就是担心,你这样的性子,有胆子想没胆子 做,做了也会瞻前顾后,早晚你会毁在这上面。”

徐绩叹道:“我事事处处不如你,你满意了吧......话说回来,我给你写信,派人寻你,请你来宁王帐下做事,你却总是不肯。”

书信这种事,说写了就写了吗?

年轻书生却不点破,只是笑了笑道:“我这性子,别人不能得罪我,我不能不得罪人,所以还是做一闲云野鹤的好,你做的事我做不来,我做的是你也做不来,哈哈哈......不要再劝。”

徐绩点头:“不劝就不劝,可你当记住,若有朝一日你想入仕为官,就到宁王手下来,别处都会委屈了你的大才。”

年轻书生撇嘴:“你此言,言不由衷。”

徐绩道:“为何?”

年轻书生道:“你想劝我来宁王帐下做事,一是觉得我可以帮宁王,二是你有举荐之功,可是你心里又觉得,我这样的人若是到了宁王帐下,怕是会压过你的风头,将来也还是事事处处都被我压着......不好不好,大大的不好。”

徐绩叹道:“你在读书的时候就不讨人喜,现在还是不讨人喜。”

年轻书生笑道:“直接说我做人讨厌就是了......还是谢谢你,你最起码敢说出来,有些人,连说都不敢说。”

他抱了抱拳:“不过,还是要就此告辞吧,不然的话你又会问我许多无关紧要的事,烦得很。”

徐绩道:“天下大事,怎么在你嘴里就成了无关紧要的事。”

年轻书生道:“与我无关的事,自然也就不紧要......哪怕你假意留我下来吃一顿酒,这顿酒也吃不踏实,最不济也要让我帮你把这假扮宁军的计谋想完善些,我偏不.....”

他拱了拱手,转身走了。

徐绩看着那个家伙就这般施施然的走了,重重的叹了口气。

徐绩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倒是说的没错,我确实害怕你事事处处压着我......”

其实他也理解了那年轻书生话里的意思。

花三百万两银子,若你解决冀州之围,难道不值?

还有就是,若大将军唐匹敌知道了,这十五万套甲胄用于破贼兵攻冀州城之策,那大将军难道还会怪罪他?

但他还是想把那年轻书生留下来,哪怕他确实被说中了心事,但留下来终究比不留下来要好。

徐绩长长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出门,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步伐都变得轻松起来。

如果真的能用十五万民夫,哪怕凑不齐十五万人,十万民夫逼退青州贼兵,这份功劳之大,宁王也必会记挂在心。

越想,徐绩的步伐就越是轻松起来。

府治大人的府门外,年轻书生上了马车,在门外等候的小书童兼职车夫看到他这么快就出来,显然有些吃惊。

“先生不是说要去找旧日同窗讨一顿酒喝吗?”

小书童坐上马车,挥了下马鞭,那老马随即拖着马车缓缓前行。

马车里,年轻书生轻叹一声:“我倒是只想蹭他一顿酒,他却存了心思害我,还是尽快走了吧。”

小书童问:“先生为何这么说?”

年轻书生道:“我来找他叙叙旧而已,看往日同窗的面子,给他出了个主意,他却非要留我下来与他一同为官,在宁王手下做事,这不是害我是什么。”

小书童不懂,他问道:“先生来之前不是也说过,现在 看来,这天下可为明主之人,唯宁王一人,先生既然已经有愿要去宁王那边,留下来不是正好吗?那徐绩与先生还是同窗,自然也会为先生帮些忙。”

年轻书生笑道:“他心术不正......我为他想了个办法,他留下我不是让我去宁王身边,而是在他身边,若是这个办法帮了他大忙,那自然无事,若是这办法没能帮他,又损失了十五万套甲胄......宁王问起来,他自然就会把事情都推倒我身上。”

他摇头道:“这人在读书的时候,就自作聪明,也只是一些小聪明,我本以为他这两年会成熟一些,而且性格也会改变一些,现在看来,倒是我想的多了一些。”

小书童听到这,也跟着叹了口气:“若是因为此人,先生就不去宁王那边,倒也可惜了。”

年轻书生笑道:“哪有什么可惜的,我不愿意被人管,去哪儿都不会长久,宁王纵然是天下难得一见的明主,也不会喜我性格,还是周游天下的好。”

小书童嗯了一声:“那我就一直陪着先生周游天下好了。”

年轻书生道:“你聪慧,等你再大一些,我倒是可以把你送到宁王帐下做事。”

小书童摇头道:“我才不去,先生不在的地方,哪里都无趣。”

年轻书生哈哈大笑起来,他在马车里躺好,伸手拿过来一壶酒:“你我两个,走到哪里都欢喜,这便是最好的生活。”

小书童也笑起来,然后说道:“就是委屈了先生这般大才,可治世平天下。”

年轻书生叹道:“我这点本事算个屁,当年先生的风采你是没有见过......”

他往后躺了躺,慵懒且惬意。

他说:“若你见过我的先生何等风采的话,你就会明白,我这些东西,真的只是微末所学......只是不知道先生他去了什么地方。”

小书童向往的说道:“先生的先生,那必然是神仙一般的人物,神仙一样的人,自然是去什么仙境一样的地方隐居,过着高雅的日子,连真正的神仙都会羡慕他老人家。”

年轻书生道:“你不懂,第一,先生他不是老人家,先生他看起来比我也大不了几岁,第二,先生就算是去找什么地方隐居,也绝对不会过什么高雅的日子,他啊......”

年轻书生忽然笑了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他大概更喜欢找个地方养猪。”

小书童懵了。

年轻书生躺在那,翘起腿,想着和他的先生在一起的时候,那日子才是真的快意。

这世上之人,再无一人可以与先生相比,要说神仙......神仙又怎么比得过先生他那般的人。

“要不然......”

小书童问:“咱们就去寻先生的先生吧。”

年轻书生楞了一下,笑起来道:“也好,那就一路往北走吧,先生以前说他要去冀州,也不知道还在不在,若不在的话,那就不好找咯。”

小书童道:“不是说先生的先生喜欢养猪吗,那谁养猪养的好,自然就是先生的先生了。”

年轻书生哈哈大笑起来。

他躺在那说道:“若是先生听到你说这句话,大概还会觉得你这憨货有慧根。”

他闭上眼睛休息,不由自主的又想起来刚才徐绩的表现,笑着笑着,他就又叹息一声。

那徐绩啊,如此心性,以后或许会出大问题。

所以他现在的唯一想法就是,离那个家伙远一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