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一十七章 她多大?

不让江山 知白 793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听完进卒的话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值得尊敬,值得一直尊敬。

进卒不是一个不明是非的人,他知道一切好与不好,他只是没得选。

有些人因为知道自己走的路错了,迷途知返而被人尊敬,有的人知道自己走的路错了,却因为恩义而不愿回头,亦被人尊敬。

“如果有一天。”

进卒喝了最后一杯酒,洒脱的笑了笑。

“我站在你们面前,手里拿着兵器......请你们与我一战,不要留情,是为成全。”

说完之后-进卒起身离开。

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今天的话会说到此处,他本意真的只是想替节度使大人探探李叱或是唐匹敌的口风而已。

然而有些人就是那样,你不忍去骗。

进卒敬重唐匹敌,也敬重李叱,他如果在这样两个自己敬重的人面前一味说谎,他做不到,做到了也会看不起自己。

“我是军人。”

进卒回头看向李叱和唐匹敌,尽量轻松的笑着,可是这四个字背后的含义,却如此的沉重。

李叱和唐匹敌同时抱拳,当进卒看到他们两个这样的举动,再次笑了起来,那是一种满足,也有些淡淡的骄傲。

节度使府。

曾凌一直都没有睡着,进卒没有回来把探听到的消息汇报,他就睡不着。

诚如进卒推测的那样,曾凌要解决李叱他们的办法其实无非两种。

一是杀二是赶。

和李叱搞好关系进而和燕山营搞好关系,那不是解决李叱的办法,那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进卒进来的时候就看出来曾凌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所以他更为小心了些。

“大人?”

进卒轻轻叫了一声。

“嗯?”

曾凌回过神来,看了看进卒,然后长出一口气。

“你回来了......刚才想了些事情,一时之间沉进去了,你回来我都没有察觉。”

曾凌起身,走到一侧亲自动手泡了茶。

“怎么样?”

他问。

进卒垂首道:“大概试探了一下,没敢太过明显,李叱话里话外的意思,大概他是想走。”

“想走?”

曾凌泡茶的动作一停,他看向进卒问道:“他想走?”

进卒点头道:“大概是这个意思,有些明显,所以属下不确定是真心还是假意。”

曾凌给进卒倒了一杯茶,坐下来就再次陷入沉思。

许久之后,曾凌端起茶杯,到了嘴边的时候茶杯又停在那,他眼神转向进卒,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李叱是想借你的口让我知道,他想走?”

进卒道:“应该是这样。”

曾凌又一次陷入沉默。

他开始想不明白李叱这个人了,如果说李叱之前的计策他确实有些低估,但最终还是想明白了。

现在李叱想让进卒转达他要走的意思,这就让曾凌再次变得不明白起来。

因为不管最终是三方围城还是四方围城,李叱不走,才是最有利的选择。

现在他主动要走,可能此处有坑。

曾凌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才醒悟过来进卒还在这。

他歉然的笑了笑道:“忘了你还在,一时之间想的有些多了,越想越多。”

进卒劝慰道:“大人,其实最艰难的时候不是已经过去了吗?羽亲王已死,羽亲王党羽也大部分被除掉,现在冀州城内外掌权掌军之人,都是大人属下,都是大人亲信。”

曾凌在进卒对面坐下来,不由自主的深呼吸了几次。

“进卒,你说的都没错,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再坏的情况,还能坏的过兵败之后羽亲王态度上的变化?”

曾凌道:“那时候我想着,最坏也不过如此了吧,且这最坏我也没放在眼里。”

“但......”

他的话锋一转。

“进卒,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明白过来,羽亲王与我反目那不是最坏的时候。”

进卒摇头。

他到现在也觉得那是最坏的时候,外敌再强大又如何,他们还有军队,还有冀州城,大不了就是死拼到底。

“在我见识到了李叱的厉害之后。”

曾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很长很长,像是想把心里的什么东西吐出来一样。

人在压力,在积郁,在苦闷,在有些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都会下意识的大口大口往外吐气,但自己却并不察觉。

李叱给了他压力。

曾凌叹道:“我觉得最坏的事,不是羽亲王与我反目,也不是城外的刘里和崔燕来,更不是还没有到来的罗耿,而是年轻人......”

曾凌道:“是因为到了这个年纪之后,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触碰到那个高的地方,看尽人间,历经艰险,又明白是非,懂得轻重,不管是思谋还是魄力,此时应该最盛太对,我已知天命,还怕弱冠人?”

“是的,我怕,越来越怕。”

曾凌看向进卒道:“他们才是什么都不怕。”

进卒怔在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然后想到,也许说什么都没办法安慰的了。

“你看着吧......”

曾凌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那些不知道害怕的,像我一样觉得自己年纪到了这个地步已经知天命的人,最后都会吃大亏。”

沈医堂。

此时已经深夜,沈医堂的东主沈如盏却没有一丝睡意,她坐在院子里看着头顶的明月发呆已经好一会儿。

但她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有时间发呆?

她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不管做什么事,都追求实用,再漂亮而不实用,她不屑一顾,就正如她的穿着。

而在她看来,最大的实用是时间,浪费时间的人比浪费任何东西都要可耻。

她手下吕青鸾是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有一种很奇怪的特质,那就是容易被人忽略。

他和沈如盏是两个极端,沈如盏站在那,谁都会第一个注意到她,他站在那,谁都不会注意他。

所以若他站在沈如盏的身后,大概会被人当成一个透明人,视若无睹。

“东主。”

吕青鸾低声叫了一声,这才让人能注意到他的存在。

“到时候休息了。”

吕青鸾提醒着。

沈如盏点了点头,她却没有起身回屋的意思。

片刻后,沈如盏问吕青鸾道:“你觉得咱们来冀州城是做什么的?”

吕青鸾觉得这个问题有些难,从最初的理由来看,是接受了沈冷他们的请求。

而接受请求的人是云隐山门主,也就是沈如盏的姐姐沈如筠。

沈如筠的本意,是安排云隐山的弟子出来帮助李叱,也是为了历练弟子,是为了能在有人救世的时候,云隐山的弟子可以出一份力。

可是到了冀州之后,沈如盏表现出来的,都没有一丝一毫是要帮助李叱的意思。

就像是亲兄弟明算账的那种格局,我用你的地,我给你银子,你用我的药,也要给我银子,况且还不是什么亲兄弟。

赚来的钱我会按照约定好的分给你,不会多一个铜钱,也不 会少了一个铜钱。

这是生意,不是帮助。

所以吕青鸾觉得东主的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因为现在做的和之前要做这些的原因,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沈如盏见他不回答,知道他为难,所以笑了笑道:“想说什么就直说。”

吕青鸾低头道:“属下是觉得,咱们现在是不是刻意走的和李叱那边显得疏远了些?”

沈如盏嗯了一声后说道:“连你也这么觉得,那么李叱他们也一定这么觉得。”

吕青鸾点头:“应该是,自从东主说不想被人插手生意,李叱他们那边的人就一直没来过,直到今天那个叫高希宁的小姑娘来登门拜访。”

沈如盏道:“我问你这个问题,就是因为高希宁来过。”

她停顿了一下,像是自嘲般说道:“我是一个商人,哪怕做的就是救死扶伤的事,也是商人,商人的第一目标自然是赚钱,其他的都要往后靠一靠。”

吕青鸾叹道:“东主这样说,别人或许会信,但属下一直都不信。”

沈如盏楞了一下,看向吕青鸾问道:“为什么你不信?”

吕青鸾道:“东主手下的人,哪个不是熬不过命,被东主硬生生从命里救出来的人,东主若真的是自己经常说的那样只认钱,何必救我们,十年来,东主看起来一直都在赚钱,但赚来的钱,一直都在救人。”

沈如盏叹道:“那我也是个商人。”

吕青鸾道:“是是是,东主是商人,非但是商人,应该还是如今这天下最好的商人。”

沈如盏无奈的笑了笑。

她停顿了一下后说道:“我刚刚跟你说这些,是想问你,我之所以表现的泾渭分明,和李叱那边划出来一条界限,你是你,我是我,也是因为出于商人做事的考虑,所以我才会问你,你看得出来我的目标是什么吗?”

吕青鸾摇头道:“这个,属下是真的没有看出来,也一直没有想明白。”

沈如盏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说:“高希宁看出来了。”

吕青鸾一怔,下意识的问道:“她......看出什么来了?”

沈如盏道:“我可以划清界限,态度冷淡,是让李叱对我的期望降到最低,只有这样,在我出手帮他的时候,效果才会最好,从期望最低变为收获最大,我们沈医堂在李叱那边的地位,自然会直接拔高起来,而不仅仅是一群只会治病配药的人。”

“在我看来,李叱想要的是一群医者,不过是为了他的人提供一些保障而已,如果我一开始就顺着他的想法去做,那么我们沈医堂的位置就会被摆得很低。”

沈如盏道:“我是一个商人,怎么做利益最大,我才会怎么做。”

吕青鸾懂了。

所以他好奇的问:“高希宁今天来,和东主说什么了?”

沈如盏看了吕青鸾一眼,然后又叹了口气,还是很长很长的那种。

人在压力,在积郁,在苦闷,在有些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都会下意识的大口大口往外吐气,但自己却并不察觉。

在这一刻,吕青鸾却看出来,有人给东主压力了。

女人和女人之间,从来都是东主沈如盏给别的女人压力,但是今天,他看到了东主感受到了压力。

沈如盏道:“我问她怎么今日想起来到沈医堂来了,她说......来得晚,但来的刚好,那是最美好,她还说,若我故意来的晚了,也确实来的晚了,倒还不如不来。”

她看向吕青鸾问:“她多大?”

吕青鸾还没回答,沈如盏自言自语的说道:“她为什么能看的明白?”

......

......

【抱枕已经做好了,图片发在了评论区,大为了减少圈主的庞大工作量,大家可以现在统计一下自己的发言数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